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37|回复: 32
收起左侧

[翻译中] 【講談社ノベルス】【北山猛邦】千年图书馆(10.23 24%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9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830700061 于 2019-10-23 15:21 编辑



日文書名:千年図書館中文標題:千年图书馆
作者:北山猛邦
翻譯/錄入:d830700061
掃圖:沒有
校對:沒有
輕之國度:https://lightnovel.us/


这本书“技术性”比较强,每篇的精髓都可以说凝练在最后几句话上,绝顶除灵下本前,先来这本过渡下

内容简介

不到最后一行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的5篇推理。心被囚禁在死后的世界和禁忌山谷中的少女的物语《回望谷传来的呼声》。村里每逢出现凶兆就会献祭年轻人的图书馆的秘密《千年图书馆》。和侵略地球的异星人遭遇的大学生的奇妙生活《今夜的月亮是条纹状?》。在村子各处兴建巨大怪奇坟墓的男爵之谜《末日玻璃瓶(风暴瓶)》。奏响被诅咒的曲子的伤心高中生身上所发生的《献给逆转少女的钢琴独奏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95轻币 +1527 收起 理由
hihi_0213 + 15 工作辛苦
mm78452373 + 13 工作辛苦
freewwdews + 15 工作辛苦
tracylee + 11 工作辛苦
lawliet2007 + 10 工作辛苦
stronzo + 10 666
nick1044 + 10 工作辛苦
mpwjdj + 10 工作辛苦
1903628195 + 15 赞一个!
huwhcu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830700061 于 2019-10-14 11:46 编辑


回望来的呼声

回望谷】——
北海道部的某
有着阿依努称之拉魄努(死之洞窟),被认为是冥界入口的洞窟。
个山谷返回之时,
绝对不能回头。

1

十月的放学后,推着自行的两人的人影有些异的被拉,延伸在田小道的前端。右的是HAKASE,左的是YUUKI,两个都从小就是我的朋友。
HAKASE当然是戴着眼的(日本人对HAKASE第一反应是博士,对博士第一印象是戴眼镜,译者注),知渊博的直不像个中学生。而且名字是博士。(写成博士,HIROSI者注),所以HAKASE。另一方面,YUUKI在学然一塌涂地,运却有人之。被公认为班上最勇敢的男生。所以YUUKI(勇气)。
和他相比,毫无特征的我,叫做司郎。大家就叫我SHIRO(司郎的罗马SHIROU)。都名字表示身体,在我看来是合乎我的外号。(SHIRO也可以写作“白”)。白是无色,什么都没有。
HAKASEYUUKI并行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东边的海已然暗色,像是黑色的帷幕数重叠再曳一般。海冰凉,已是需要厚厚的外套的季了。
HAKASE来年就是大城市的人了”HAKASE半开玩笑的道。“没想到我学校,也出了要去京上高中的家伙了……莫不是潮分校建校以来的天才?”
“太夸了你。我真的算不上什么。而且不知道能不能通
HAKASE肯定可以的”
不管学校的成单单是可以去京上高中一件事,在我看来他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了。也是成个无比偏僻的下的原因,一听到京,即使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感也是好害。我也憧憬于HAKASE,以京的高中作为过憾的是早早就放弃了。比起我来YUUKI才更是充了可能性。
YUUKI和我是同学年,今年是初二学生。HAKASE是初三。学生的数量本来就少,没有按照学年来分教室,我从小学开始就是一个班。班里包括我就只有八个人。
然不像青梅竹那么近,但仅仅班上同学我也是足了解方的,就是我奇妙,但也非常普通的关系。
“那明天见喽——”
临别的一角,生锈的看板上,显示着现已不复存在的酒店的方位。HAKASE位于其下,挥手作别。
“稍等一下”
YUUKI唐突的出声音。
“怎么了?”
“往那看”
YUUKI指向道路前方,稀松分布着夷松的林。
黑影从林那横穿而
“熊?”
真要这样得打起警惕来了。附近不有目到熊的情在也是到了它冬眠前四处游荡的季节。只是,对于熊来说,与其降临到这贫瘠的乡间,不如留在山里对捕食更加有利。熊来到上学路上的故事是真没怎么听到过。
“不不,不是熊,你好好看看”
“看不清楚”
HAKASE上下推动眼镜聚焦眼神。他是视力不太好。
从树林中出来的,是真真切切的人。

“是KURONE”
我说道。
同班同学,中学二年KURONE。班上最神秘,是一个人的女生。老是穿着漆黑的衣服,全称叫做“全KURONE”。字写作“黑音”。
,那个是KURONE吧?什么会从那个林中……
“是不是去方便了一下?”
YUUKI嘻嘻的笑道。
KURONE林走到步道上,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一瞬,好像注意到了这边子,但上又好像什么事都没生一上停在附近的自行,向着夕阳方向消失。
是看到我
“千万不要跟班上的同学啊”
YUUKI一副憋不住上就想出去的表情,面朝我这边
起来她回家的路不是这边……恩?不成,……
HAKASE像是注意到什么一,快快的来到林旁。
“喂,等等”
我和YUUKI匆忙跟在他的后面。
跟着HAKASE在林中前不久,隔就矗立在眼前。是隔,不就两米幅度立起来的支柱上,数根铁棍依次排开的简易物。可以穿过,也可以绕远。
然而HAKASE在隔前停了下来。越过这应该是件简单的事,然而精神上的什么好像阻止了他脚步的子。隔面,来冷冷的空气。
HAKASE里是……
YUUKI也意到了的子。
“恩——就是【回望谷】”
稍稍前,很快就可以看见鸟居吧。这就是【回望谷】的入口。从那往前,左右地面渐渐高于视线起来,不知觉间已经走在被高崖围住的谷底。阴暗,潮湿,让人窒息。左右没有落脚的地方,不然前进,不然后退。
当地的老人,都会说着不能靠近【回望谷】这样的告诫。他们知道,位于山谷深处的那个洞窟在以前是被叫做什么的。
拉魄努——阿依努语【死之洞窟】。
“KURONE为什么会在这里……?”
HAKASE青。
“是不是迷路了什么的?”
YUUKI笑着道。但可以明看到嘴角已了抽搐。
突然周开始暗下来的原因,我像逃一离开此。回去的路上一直,都感有什么从背后看着我的感
第二天早晨我入教室后,除了YUUKI外已来了不少同学,烈的讨论着昨天的事情。看起来好像是YUUKIKURONE添油加醋的散播了一些什么。MIKOSAYYAPI等等,一听到KURONE的事情都漏出露骨厌恶的神色。
HAKASE于之后来到学校,本来以为作为昨天发生事情的当事者会积极的参与到同学们的议论中去,然而只摆出一副无所适从的表情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仅此而已。即使有人主动搭话,他也只是“啊”“唔嗯”敷衍着,随后就沉默了。因为他平时也有过这个样子,学生们倒是没有多在意的样子。
漩涡中心的KURONE,比其他学生更晚,最后才来到学校。
她进入学校的途中,学生们一瞬间噤了声。想必是因为闲话别人半天之后罪恶感涌现出来了吧。又或许是谣言的影响下,KURONE那黑色的身姿看起来就像是裹挟着黑暗的魔女,对此表现的惊异和恐惧。
KURONE则全然不理会教室的氛围,面无表情的,走向自己的座位。窗边仿若离群小岛一般空着的座位旁边,就是她的位置。
班主任这时候进来了,本来静止的教室的时间再次开始流动。
“早上——好?铃森你怎么才来吗?有点危险啊”
班主任看着要坐到座位上的KURONE说道。铃森是KURONE的名字。KURONE倒是没有特意回头,只是甩了下肩上的头发,坐了下来。
“那,现在开始点名了哦——相川”
相川是我的名字。本来及时不进行点名,这个班上谁来谁没来也是一目了然的,但这似乎是作为学校教育实施方针的一环。
“小林——”
“到——!”
对KURONE的疑惑,或者是恐惧一样的东西,从朦朦胧胧的灰色,转变为难以拭去的黑色,是在这天打扫卫生的时候。

一天的课程结束,开始打扫的时间,班级中大概一半(四人)被分配打扫教室。其中两个男生SARUZOU和YUUKI跟往常一样竖起扫帚当成球棒模拟打起棒球来。就在打闹途中,SARUZOU没控制住就撞到了KURONE的桌子。
桌子一下子翻了,里面的东西都散落在了地上。
“糟了,快点收拾好”
KURONE没有分在教室打扫卫生真算幸运了。SARUZOU他们慌慌张张的把桌子摆好,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东西。
然而SARUZOU中途停了下来。把捡起来的书给YUUKI看。
“你看看这个”
“呜哇……这什么”
YUUKI的脸色变了。
书的标题是——《死后的世界》。
从简朴的装订却如辞典般的厚度来看,不单纯是那种猎奇类的图本,而是学术一样的东西。
在KURONE的桌子里,还有着《黑魔法的实践和应用》《阿依努咒语》《黄泉釜食》等等,全都是古风且颇有些奇妙的书。
认真打扫教室的女生们,虽然装着没看见,但也明显变得害怕起来。
“不快点收拾好的话KURONE就要回来了哦”
我大声呼喊道。
“差不多马上就要回来的样子”
SARUZOU和YUUKI急忙把桌子摆正到原来的位置,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结束了打扫。
结束外面的扫除回来的KURONE,没有注意到自己课桌被人弄乱过的样子,还和往常一样胳膊支着脑袋,心不在焉的听着临别的班会。班会课结束后,拿起桌子里的几本书塞进书包里,马上离开了教室。
“那家伙,绝对有什么不对劲”
YUUKI早早,就向没在教室进行打扫的HAKASE,汇报了KURONE的书的事情。
“看起来是在读有些晦涩的书啊”
“太过奇怪了。什么嘛,什么《死后的世界》”
“在我看来——”HAKASE把眼镜抬了抬。“KURONE像是对【回望谷】很感兴趣的样子。【回望谷】深处的洞窟和冥界,或者说是《死后的世界》相连的传说,你应该有听过吧”
“所以是《死后的世界》啊……”
这一带的孩子,大抵都是知道的。
根据阿依努的传说,洞窟的存在是在五百年前就已然被人知晓。最近的话,是被一个有名的猎奇网站写了一篇文章,变成了圈子里的人必知的灵异地点。
“有兴趣是什么意思。是打算自己去进行研究吗?即使不是为了这个,一个人跑去那种地方是怎么想的”
“同感,我也没想过再去那个地方”
实际上以前,全班一起去过【回望谷】。
那是一年前的夏天。那天是本地的庆典【送熊节】。孩子们分成一组一组的挨个到各家,要点心,说些祝福的话。本来是对熊神的祈祝的,但对孩子们来说能拿到点心就不在乎什么意义了。我们班级全员都在一个小组。
一连串庆祝活动结束的傍晚,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要不要去【回望谷】的话题上。也就是所说的试胆。大概是庆典的气氛让人有些浮躁,没有人提出反对,我们就有点带着去宿营的感觉前往【回望谷】了。
穿过鸟居的时候,薄暗开始渗入,有几个这个时候已经想回去了。但现在就少数几个人搭伴往回赶也着实恐怖,没办法只能跟着大部队。
山谷的深处,洞窟的入口处有一个小祠堂。大家是打算走到那里就回去的。
大家小心翼翼的走到山谷里边,确实也在那里看到了大概已经矗立几百年的小祠堂。看起来宛然就像冥界的守卫一样的生物。我们此时已经没有说笑的心情,随便的拜了拜,紧接着就准备回去了。祠堂的对面,厚重的暗色马上就要抵达。
这时,有人说了一句话。
“回去的时候绝对不能回头”
我,也多少听闻过这个迷信。
“回头的话会怎么样?”
有人问道。
“会死”
有人回答。
现在这句话,还从记忆的深处钻出清晰可闻。

会死。
“那之后我也对【回望谷】在意起来……做了不少调查”HAKASE说道。“这二十年来,在【回望谷】周边失踪的人……你们觉得有多少?十三个。这还只是我能调查到的,所以实际上可能更多”
十三人——
在和人碰面都少见的这个乡间,已经是足以惊人的数字。
“真的吗?不是在开玩笑吧?”
YUUKI睁大了眼睛。
“而且几乎所有最后下的结论都是被熊袭击了,但都没有发现符合结论的遗体。另外不仅是遗体,衣服和随身物品也都没有发现。其中还有一个案例是,骑自行车进入山谷的孩子,连同自行车一起消失了”
“自行车一起?”
我下意识问道。
“在那个自行车少年的案子里,虽然是发现了应该是从洞窟调转回去的车轮的印迹,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中途就消失了的样子。也就是说那个少年,是在回去的途中消失了。就像是神隐一样”
“神隐?……这种事情不可能的吧”
YUUKI不以为然的笑道。然而眼里却没有笑意。
“但是,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这又是唯一的考量了。比如说如果是被熊袭击的话,那么周围就应该留有熊的足迹才对,而如果是诱拐或者杀人的话,那也应该多多少少留下犯人的痕迹才是。然而却完全没有发现类似的东西。而且如果是由第三者参与的犯行的话,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必要把自行车从现场也弄走”
“所以是那个少年发生了什么?”
“暂且在否定熊说的场合能够想到的……差不多就还是由第三者参与的犯行,而自行车的痕迹原本就是伪装的。但在周围完全没有留下自己足迹的情况下,这种伪装真的是可能的吗……”
HAKASE望着放学后的教室,一副陷入深思的样子。其他的学生大概早都走了。冷清的教室无比寂静甚至让人感受到一丝寒气。
“离开山谷的时候,不能够回头——”
HAKASE突然小声说着。
“什么?”
“YUUKI,这个告诫你也知道吧。那有听过要是回头的话会怎么样吗?”
“好像就是会被带到那个世界之类的”
“没错。如果说这不是迷信,是先人流传下来的真实的话呢?”
“什么意思”
“山谷里面的洞窟真的和那个世界相连接——一般人迷途进入的话,在回到出口之前万不可回头。万一回头的话……结果就会被带到那个世界去”
“哈哈,不是都说了是迷信了嘛”
“真的可以这么断定吗?那回去的路上消失的自行车少年要怎么解释?难道不是在途中回头了吗?所以被带到那个世界去了。这样来想的话,其他失踪者也可以得到解释了。一年前,那天的事情也——”
“不要说了,这个话题”
“啊,不想想起来的回忆。但是对于KURONE来说又是怎样呢。她囚禁在【回望谷】里。所以那天她是不是在【回望谷】看到了些什么?”
“那家伙该不会是……回头了吧?”
“要是这样的话,她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我们一齐看向KURONE的座位。
她那漆黑的轮廓就像还在那里一样。
“直接问KURONE那是最快的办法了,但这样肯定行不通吧,要怎么办呢”HAKASE耸肩这样说道。“……说起来,SHIRO好像和那家伙关系不错”
“有吗?”
对我来说,她和其他同学是并没有什么区别的存在。离得很近隔得很远的同学中的一人。然而,在和所有人都保持距离的她眼中,我的存在,也许是离得很远隔得很近的一人。
“对,经常和SHIRO说话的。SHIRO的话应该能问出来什么吧”
YUUKI也兴风作浪。
“怎么可能问的出来……”
我的话,当然他们是听不到的。

2
第二天,早早的在同学之间,就传出了KURONE在【回望谷】进行黑魔术的实验,接连杀人再把尸体藏在洞窟里这样耸人听闻的流言出来。流言的源头也是很容易想象出来。
虽然不觉得有人会囫囵吞枣的相信……但她为什么会去【回望谷】,她在想些什么,我们也许是有必要知道真实的。
第二节课是体育课。我们班级男女生一起上课。
“先是准备运动——”体育老师吹响口哨。“两人一组!”
这时候,KURONE大抵都是被孤立到一边的。她孤零零一个人,格格不入的待在体育馆的角落里。
“铃森,你——”
“身体不舒服我这节课休息”
KURONE的语调高过体育老师一头,离开了体育馆。体育老师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目送她离开。因为总是这样,也没有过多的进行勉强。
缺少KURONE的体育课继续进行。
中午休息的时候,KURONE拿着便当的包裹,离开教室。
美术室是她的固定场所。那个教室现在没人使用,钥匙也坏了所以可以自由进入。虽然室内除了放一些桌子和椅子外什么都没有,然而得益于面南的窗户,即使没有暖气白天也很暖和。如果不在乎已经侵染入房间的绘画工具的味道的话,可以说是个相当理想的环境了。
她一直都在这,吃着饭团和盒装的咖啡牛奶作为午餐。而多余的时间,就在读书和学习中度过。
她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和周围的人保持距离。在本来人就不多的小乡村,还刻意选择这种孤独的所为,是真的不想跟他人扯上关系吧。
要说这种心境,我也是稍稍理解。
一直以来,我就不擅长和别人说话。说起来其实是不知道和别人说什么话。为了不说错话,为了不让对方误解,为了不让对方感到无聊而慎重选择的话语,一点都对会话没有促进作用,这时候对方表示出没有兴趣的话更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以最后总是沉默。
所以,我变成了尽可能避免和人交谈的现在这样子。谁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嘛,而我不擅长的恰好就是和人交流而已。
KURONE和我是不是一样的人虽然不知道,但都不适应周围,我们两人之间对话不可思议的得以成立也是事实。互相之间,兴趣所在,对话的速度也相似。平常的话会觉得这种事情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从而埋在心里的话在她的面前就会自然的说出来。
KURONE不来学校的时候,带给她课堂讲义的任务,总是由我来完成。其他没有别人想要做这件事情,交给我做就好了的气氛,从小学开始就已经诞生出来。
但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人开我俩的玩笑,兴许根本就没人关心极端少数分子之间的关系会怎样。
午休的时间结束,我朝着走出美术室的KURONE喊道。
“KURONE——”
她瞥向这边一眼,但马上好像在说是我的错觉一样自然的回过身,摇曳着长发走掉了。
这样似乎根本就不能对上话。看来有必要更加主动些。

放学后,我决定和KURONE一起回去。
说【一起】,可能有些语病。准确来说是我自己跟上去的。KURONE倒是没有特别露出厌恶的样子。但实际上她感情的泉水周围覆盖了厚厚的冰块,仅仅看样子是基本不知道什么东西的。
她骑着自行车走在和往常不一样的归道上。还想着她是不是又要去【回望谷】,但也不是那边的道理。
那个和一般家庭住宅并无多大区别的公民中心,兼有图书馆的作用,从绘本到当地的乡土史一应俱全。但因为只是将民家的一室作为书库数量不多的原因,并没有配备一般图书馆具有的图书管理员。
这里很少有人来,KURONE就常常把这当做一个隐秘的基地,拿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钥匙,随便出入。
KURONE自言自语说着什么,打开门进到里边,坐在书库里的小椅子上。大出一口气。仿若回到自家一样的宽解。
我靠近窗边,目睹着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马上从四处抽出书本,摆在桌子上。
全部都是当地传承,以及和阿依努传说有关的书籍。
果然是这样吗……
“是在调查关于【回望谷】的事情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指滑过文字,一本本把书打开。
“【回望谷】,本来是被叫做拉魄努的”KURONE说道。“通行惯例是直接将阿依努对应的汉字进行称呼,但不知为什么洞窟的存在被遗忘,渐渐的以称呼整个山谷全体的【回望谷】为主了……”
“为什么会被叫做这个名字?”
“根据老人们的说法,是从地方的传承所以这样叫的样子”
“所谓的“不能回头”?”
KURONE突然合上书,朝我的方向沉默的望了一会,随之拿起别的书。
书里,写了我所不知道的关于【回望谷】的传说。
是让人足以吃惊的内容。
说是从战前到战中这段时间,【回望谷】是被叫做【御灵回谷地】的。名字,即来源于这块土地上从阿依努时代就传承下来的奇妙的风俗。
【御灵回】——也就是将死人的魂灵呼唤回来的仪式。
从黄泉之国将死者带回。说是仪式其实相当简单。在和黄泉相连的洞窟,不断呼喊想要带回来的人的名字就好。
本身虽然简单,确实有唯一一个禁忌。
在把带出的死者带回到现世之前,绝对不能回头。
具体来说,就是从洞窟入口的祠堂,直到山谷入口的鸟居为止。如果回头的话,就会和被带出的死者一起,被带回到黄泉之国。
【回望谷】这个地名,据说就是对【御灵回谷地】简化称呼后的结果。过程当中。可以想象的是,传承的内容和地名混同在一起,使得【御灵回】最终变为了【回望】。(日文的【御】罗马字一种为【MI】同时也可写为【】,【御】变为了【】,【回望谷】原文里为【見返谷】,译者注)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我呢喃着,一边看向KURONE。
御灵回啊。
好像解开了部分的谜题。

另外这本书,还提出了这片土地的传承是不是来自于伊邪纳岐神话的见解。
伊邪纳岐为了见到死去的妻子伊邪那美而前往黄泉国。虽然终于是到达妻子的所在,但也被提醒绝对不可以回头去看宫殿中伊邪那美的样子。然而伊邪纳岐最终还是打破了禁忌。看到丑陋腐败,已经改换至极点的伊邪那美的样子…..
黄泉的趣旨,确和【回望谷】的洞窟有相似之处。
但是——
“不如说这个更加相近才对吧”
KURONE打开希腊神话的书。
有名的俄尔普斯下冥府的故事。俄尔普斯为了把自己的妻子欧律狄刻从冥界带回来,前去会见冥界之王哈迪斯。哈迪斯最终答应了把他的妻子还回来,只是有一个条件。
在离开冥界之前一定不能回头看。然而俄尔普斯在就快要出冥界的时候,因为在意欧律狄刻有没有好好跟上来,就回头了。欧律狄刻就随之被带回了冥界。
不能回头看,从这点来说,确实这个故事和【回望谷】的传承更加相似。然而如果说这个小乡下的传承,是以希腊神话为蓝本又显得不太可能。
在神话和传承这一类型里面,这种所谓【不能去看】的禁忌经常登场,所以只是恰巧类型一致罢了。即便如此,隔着如此遥远的希腊和这片土地上,会生发相似的传说也确实奇妙。
KURONE不断反复熟读打开的书。就像是遇上疑难文献的学者一样。事实上,她现在大概就是打算做研究【回望谷】的学者。
——那家伙被“囚禁”在【回望谷】里了。
HAKASE这样说过。
现在已经很清楚她不是魔女,杀人鬼一类的角色,但对【回望谷】执着到如此程度究竟是为什么。
“KURONE,你为什么做这种事情——”
她关上书,抬起头。
“SHIRO”她的眼神像穿透我,注视着墙壁一样小声道。“说他在等着”
说完,她把书收拾好,离开了公民中心。我一个人,暂且怔怔的盯着书架。
最后,她也没有回到公民中心。
实在不明白KURONE在想什么。
从以前开始就这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35轻币 +442 收起 理由
mm78452373 + 13 工作辛苦
freewwdews + 10 工作辛苦
mpwjdj + 10 工作辛苦
00-Raiser + 15 我很赞同
ren01 + 13 工作辛苦
will4444 + 11 精品文章
二流探员 + 11 工作辛苦
RED__亡灵+ + 10 工作辛苦
winng + 10 工作辛苦
4543561 + 2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830700061 于 2019-10-19 15:09 编辑

附近的公园里,曾经有着球形的攀登架。最近说是危险又撤走了,但在我小学那时候,是相当受欢迎的游玩道具之一。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吧。那天的傍晚,没什么人的公园里,KURONE一个人在攀登架周围晃荡。开始亮起的长夜灯,如舞台上的灯光一样映照出孤独的她。
“你在干什么?”
我有些在意的问道。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能够毫无顾忌搭讪的关系了。
“看还不明白吗?”
她有些不耐烦似得说道,继续那奇妙的行为。
用球鞋的鞋尖部位踢地面来划线。
看了一会发现,她所描绘的线条,正好沿着球形攀登架一周。
“这什么”
“土星的环”
看起来,她是把球形攀登架当做土星,在地面上描环的样子。
“我也来”
“那SHIRO画D环。最内侧的。我来画外侧的E环。然后慢慢一点点把中间的环补充出来”
我们热心的描绘着土星的环。公园是宇宙。常夜灯是太阳的话,饮水处就是土卫二。即使周围已经暗色也没有关系,我们不停地描绘土星的圆环。
描完所有的圆环的时候,我们爬上攀登架,仰望着浮现在夜空的真正的土星。星球发出如此澄澈的光辉,努力凝目似乎就能看清周围的光环。星空和我们的公园相连,到处都不见分界点。此时,我们似乎真的就在宇宙当中。
“……不回去没问题的吗?”
KURONE问道。
“KURONE呢?”
我回问。
“没有”
我大概知道她出身于一个复杂的家庭。父亲不在了,母亲也基本不在家。一直都穿着同样黑色的一副,一直吃着同样的便当。一直都是一个人。
“你在的话,我也在”
“为什么?”
“因为很开心啊”
这份心情是真的。虽然我从来没有和别人共享过心情,但这个时候,她大概和我是一样的心情。
“不知道近看土星的光环是什么样的”
我呢喃到。
“好像是冰组成的。所以看起来应该是亮闪闪的吧”
“这样啊……我想到个好主意”
我爬下攀登架,捡起散落在附近的空瓶子,来到“土卫二”,往瓶子里灌满水。
接着,把水洒向土星的光环。
“好不容易画好的,你怎么就把它弄没了呢”
“到明天早上你就知道了”
说了这话,她好像也有些懂了的意思。
“真是期待明天呢”“还是生来第一次,对明天抱有期待”
撒完水的时候,碰到父亲担心我没回家,提个手电筒来了。反正是被骂了一顿。我和KURONE告别之后,就回家了。父亲好像是说了关于KURONE的什么,但现在已经记不得了。
第二天早上,上学之前我去了公园。
这时候温度蛮低,呼出的气都是白色的。
把自行车停在公园入口的地方,前往攀登架。和预想的一样,薄薄的白色的霜降在昨天描绘的光轮上。沐浴在朝阳的斜照下,闪闪发光。
这才是土星的光环。
我开始等着KURONE的到来。
然而她没有出现。
明明都说很期待了。
到了要上学的时间,没办法我往学校赶去。KURONE还没有来。她出现在教室,是在下午的时候。眼睛上缠着绷带。一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吧。然而我什么都没问,她也什么都没说明。
到底她有见到那个土星的光环吗。
不知道。
因为她什么都没说。
从以前开始就这样。
实在不明白KURONE在想什么。
但是……在她看来,我也许也是一样的吧。

3
“那之后我还试着对神隐进行了一些调查”
HAKASE在午休时说道。
“神隐……?”
YUUKI歪起头。
“【回望谷】的事,你已经忘了吗”
“啊”YUUKI像是才想起来一样。“怎么会忘了呢。KURONE就是犯人吧”
“那是你这家伙编造的传言吧。我虽然之前也觉得KURONE很可疑,但仔细想起来山谷中不可思议的现象可是十二年前就开始发生了。不可能是她”
“那为什么之前,KURONE从【回望谷】中出来?”
“是在调查山谷。恐怕那家伙在一年前试胆那天目击到了什么,注意到了山谷的秘密。但还没有抓住核心。于是就一个人进行各种调查”
“什么嘛,这是要当侦探团的意思吗”
“不是团,就她一个人”HAKASE冷静的进行指摘。“而在KURONE获取真相之前,我想我们就先把【回望谷】的秘密解开”
“这又是什么对抗的心理啊、HAKASE你不是这段时间考试很多吗。有空顾这个吗”
“学习的话我回和以前一样努力的。比起这个,残留在这片土地的谜题才更让我寝食难安”
“这么严重吗?”
“毕竟失踪的人数都达到了两位数,这是地方的耻辱吧。如果就这样去东京的话,肯定会被人取笑的,说我们这乡下怎么这么可怕什么的”
“这确实挺让人头疼的”
“就算是为了守护住我们的名誉,也绝对要解开【回望谷】的谜团”HAKASE的表情变得认真。“所以,我就试着进行了很多调查……现在总算是无限接近真相了”
“诶,已经有了答案了吗”
“理论上来说是的。只是这种事情是否真的可能发生,不实际调查的话是不清楚的”
“调查,怎么调查?”
“当然是去【回望谷】了”
“还要去那种地方啊?说不想再去那里的不就是你嘛”
“这是为了名誉。会跟来的吧?”
结局,放学后我和YUUKI跟在HAKASE的后面去了【回望谷】。
站在隔栏前。
可能是比周围温度更低的原因吧,身体自然的就颤抖起来。新一轮冷空气,又由山谷方面流出。
“所以,你想调查的是什么?趁天黑前赶紧完成”
“嘛,不要这么急嘛”
HAKASE把眼睛推上去,沿着隔栏走了一阵随后向对面迈出一步。我和YUUKI匆忙追了上去。
“对【回望谷】进行了种种调查后——”
“恩,我先问个问题,你是怎么对这里进行调查的?”
“网上”
“哦,这样啊……”
“你这口气有点瞧不起啊。但去检索一下就知道了,大量的在这里拍摄的照片被上传到了各个站点,个人的博客还有猎奇类网站之类的。还有那种很细致的找到了洞窟各个死角的照片”
“怎么这样……把兴致都破坏了。没有一点感觉了”
“对我们来说是神秘的场所,对外来的人们只不过是观光地罢了。所以,根据他们的话,洞窟的深度最多不过三十米程度,里面是死路的样子”
“哦……”
“当然,根本就不存在那个世界的入口”
“不奇怪”
“实际上,警察和消防队迄今已经对洞窟内部进行过数次调查的样子。当然再怎么调查,不说怪物了,失踪人群的物品也都没有发现”
“所以什么回头就会死,回头就会被带到那个世界的说法什么的根本就是胡说的喽”
“不不,这点也不能说死”
“哈?”
“有大量失踪没回来的人是事实吧?他们全都是,在从洞窟返回的途中,忽然就没有任何痕迹的消失了”
“所以还应该是鸠占洞窟的熊的所为?”
“都说了没有留下熊相应的痕迹”
“动物是没办法一点痕迹不留下的——意思就是果然还是人的所为?”YUUKI突然一副胆怯的样子环视周围。“不会是杀人狂吧!”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鸟居前。
不知什么时候出于何种目的,由谁,鸟居在此建造。在KURONE搬出的乡土史上也没有写明。虽然看起来是古代的遗物,但实际上可能并没有那么久远。
我们穿过鸟居向前。
“之前是说二十年十三个人是吧?即使假设杀人犯最开始的杀人是在二十岁犯下的,现在也不过才四十岁……”YUUKI说道。“所以都不是不可能的……而且今后数十年一直犯案的可能性可是很高的。我们这样贸然前行真的没关系吗?”
“冷静一点,所谓的二十年是说在我调查范围之内。如果把调查范围扩大的话,那么至少百年以前就有神隐的事迹流传下来了”
“哈?所以,是说就不是人类的所为了?不是动物也不是人类的话——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吗?”
“为了揭开这个谜,所以我们来这里了啊”
HAKASE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向前进。
我们已经来到了谷底,左右两米以上的高崖逼近,没有可以逃离的地方。
“揭开谜题的关键,应该还是在先人的警句上吧”HAKASE走在前面说道。“以观光客为首,访问这里的全部人,并没有都遭遇到神隐。还是有大量的人平安回来,我们不也是这样吗?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人遭遇到了神隐。你们觉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距?”
“这难道是……”
“没错,恐怕,他们是回头了”
终于是看到了洞窟的入口。
开口最多高1.5米,宽2米程度。虽然是有逼仄感,但说是越往里走越宽阔。然而里头漆黑的原因从外面是无法窥见的,完全就像是张开一张黑幕的感觉。
古旧的祠堂,在入口稍稍右上方建立。木制三角屋顶的小型祠堂。似乎是曾经有过可以放进去什么东西的观音扉,现在却只残留有些微的痕迹。
“就像是连接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电话一样的东西吧……”
我小声道。
“好,到了”HAKASE说。“今天我们还是不用对洞窟探险了,也没有带什么装备”
“所以?你说要调查什么?”
“赶快进行试验吧。YUUKI,稍稍往回走一点,然后回头看看”
“喂……你这是让我去死吗”
“放心好了,不会死的”
“……真是的……”
YUUKI一边抱怨,一边从现在的位置稍稍退回到山谷的入口方向。不愧是有勇气的男人。虽然露出了些许的犹豫——但走了几步还是回过头来。
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变。
“怎么样?看到什么了吗?”
“看到了盛气凌人的插着胳膊的HAKASE”YUUKI耸肩道。“此外还有祠堂,洞窟什么的。倒没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
“身体的异常呢?”
“没有”
“就说是这样吧。只是回头的话不可能引起什么异常的”HAKASE一边苦笑一边说道。“实际上回头的话感觉如何?假设真的有【回头就会死】的情况的话,你觉得是什么情况下呢”
“唔嗯……大概,是被什么追及的时候吧?熊要是就在身后的话,这时候肯定是不能回头的”
“但是这里没有要追上来的东西。当然洞窟里外都没有”
“喂,别卖关子了快点说答案吧。太阳都要落山了”
“别急”说完,HAKASE蹲在了地上。“YUUKI,再试着回头看看”
“这是要干嘛啊……”
YUUKI一边吐槽,一边还是走向山谷入口方向——然后回头。
“停下!”HAKASE制止道。“明白了吗?”

“哈?什么?”
YUUKI好像也有点不耐烦起来。
“YUUKI,你现在,步子停下来了吧?”
“是你说让我回头的啊”
“对了,这就是答案!”
“…..什么?”
“【回头=站住】啊,当然说一边回头一边接着走也不是没可能的,但一般来说会停下脚步吧?也就是说……遭遇神隐的人全部,都停下了脚步”
“什么意思。不管是回头还是停下脚步,怎么会引起神隐的”
“看下地面”
YUUKI低头看过去。
大量的泥沾在了鞋上。明明没有下雨,地面全体却显得潮湿。
“在被叫做【回望谷】之前,这里是被叫做【御灵回谷地】的HAKASE开始仿若博士一样的说明。【御灵回】意思是【唤回死者】,但重要的不是这里,而在于【谷地】”
“【谷地】……?”
“没有听说过吗?以前这一带【谷地】众多,大人们都会提醒孩子注意的。用【不要靠近谷地】这样告诫的形式。【谷地】,一般指的是潮湿地带。有说其语源来自于阿依努语——比如说这一带的人把“钏路湿原”(日本最大湿地)都一概叫做谷地,那边的小池塘和沼泽也有这么叫的”
“啊,说起来以前爷爷有带我去过湿地,那时好像确实有叫【谷地】的”
“另外还有——说起谷地的话有时也指【无底沼泽】”
“【无底沼泽】……”
“或者说是这一地也称之为【谷地眼】……看上去只是很小面积的沼泽,底下却很广阔,就像无底一样深。这种沼地就被叫做【谷地眼】”
“原来如此,这里曾经是沼地啊”
“不,现在也是”
“现在?”
YUUKI吃惊的看着脚下。虽然湿润,但没有陷下去。
“恐怕是要具备一系列条件之后,【无底沼泽】才会在这里出现。这样想的话,一切都讲得通了。【不能回头】这一警句,不留下痕迹一个个消失的人——”
“难道说神隐就是……”
“对,就是被【无底沼泽】所吞噬。说是无底,但实际上不可能无底。大概五米……十米不知道有没有,但底是有的。但不管是自行车还是衣服,其深度足以是淹没这些也不奇怪的程度。而且沉没下去之后,就不会再浮上来”
“喂……你是说,就在我们脚下,沉着十几个人的尸体?”
“恐怕就是这样”HAKASE用手指捏起地上的土确认道。“以前好像是很多地方都有被叫做【无底沼泽】的存在,但现在基本上只能在这种乡下看到了。即使是这里,将来也会被开发埋掉吧”
“等,等等。所以说我们现在是站在【无底沼泽】的上面了?那为什么没有陷下去?”
“刚才也说了,【无底沼泽】发生“神隐”现象,需要具备数个条件。首先,就是地面上的水分要比平常多。本来,所谓的【无底沼泽】,就是指的泥土溶于水中达到的饱和状态”
“也就是在下雨之后了?”
“没错。但是似乎只是下雨【无底沼泽】也不会马上形成。我的看法是,洞窟不是通过地下,地下水跟海相连吗。要是这样的话,由潮水涨落,导致这里的水分出现增减。【无底沼泽】就只在满朝或者是类似的时候,才会出现”
“这样子啊……”

“另外一个神隐发生的条件,就是站定在上面。说了【不能回头】仍然还是回头的时候——这个人也就是停在了沼泽之上,然后马上陷入了泥里,之后就是越挣扎陷得越深”
“恩?这样难道不奇怪吗?已经身处【无底沼泽】之上了,那么和停不停下来回不回头都没有关系,只要在上面走,就会陷入到里面去才对啊……”
“然而并不是这样的。事实上,一年前,我们就走在【无底沼泽】之上”
“什么意思?”
“比方说,也有在电视和电影中,看到过汽车行驶在沙滨上的情景吧?仔细想想那不也很奇怪吗?按道理的话轮胎也应该陷入沙子里,无法前进才对啊。实际上那是特殊的现象,不是任何沙滨都会出现这种现象。沙子必须要特别细,并且包含海水才是理想的条件。在这种条件下的话,加力的时候,沙子会变得紧致。所以车子也可以在上面正常行驶”
“和这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无底沼泽】?”
“就是这样,像沙滨和【无底沼泽】这样,被细微粒状物质充满的情况,在受到剧烈的冲击力下会变得坚硬,而反过来受到缓慢而缓和的力量是又会丧失抵抗力。这种现象有个术语叫做“胀流性”。所以在【无底沼泽】上以某种速率走动的haul不会陷入,但停下来的时候,就会沉下去”
“那么【回头就会死】就不是迷信….而是事实了吗…….”
“一年前的那天,那家伙——”
那个庆典的夜里。
班上全体同学,到了这里。
离开山谷的时候,少了一个人。
害怕之下向大人报告了。那个时候,没有说去了【回望谷】。因为怕被骂——实际上是很单纯,幼稚的理由。
大人们一片骚然,拿着手电一直到大晚上还在各处搜寻。但是,就是没有找到没见的孩子。下一天,在下一天,仍然没有找到。
全部学生,都没办法向大人告知真实的情况。已经没办法挽回了。如果有人追究我们责任怎么办?被送去少管所,甚至被送进监狱,那天晚上的事情成了全班的秘密。
大家都暗暗害怕着总有一天会有谁把那晚上的事情说出去。然而没有任何人泄露。就这样过了一个月,过了两个月,过了一年。
现在,教室里空着一个位置。是打算到毕业为止一直都空着的。说起来也算是一桩美谈。那个孩子只是不见,绝对没有死,这是大人们到今天为止的见解。
KURONE旁边的位置。
她一直,透过那空荡荡的座位,看着教室。
每天是怎样的心情呢?
“呐,今天,突然想起了那天的事情……在从山谷回来的时候,KURONE确实,是在最后”
HAKASE说道。
“不记得啊,怎么了?”
“那家伙,如果一直是在最后面的话……那就是越过了开始沉入沼泽的同学,离开了山谷不是吗?”
“啊!”YUUKI的脸变得铁青。“那就是眼看着前面的人死去了不是吗!”
“班级里面,只有KURONE知道真相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知道却一直保持沉默”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那么拼命调查【回望谷】就让人在意。到底是在企图些什么?”
“谁知道,那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完全不知道”
我们全员暂时,陷入了沉思一样沉默下去。
周围已经暗的差不多了。视界被封锁之后,相对的听觉就会变得敏锐。风的声音还是有人在低语。或者,是长眠在地下的死者的声音……
“关于失踪者的真相,要跟警察报告吗?”
YUUKI问道。
“说什么,说这附近有人沉陷下去了你们需要把这里挖掘一下?肯定会被当成妄想置之不理的。至少也要实际证明了【无底沼泽】的存在之后……”
HAKASE语尾变得浑浊。似乎在暗示我们有必要做到那一步吗。
另外,如果发现了同伴同学的遗体,那天的事情也再难保密下去。
“今天差不多就回去吧”HAKASE说道。“小心点不要停下来了”
我们没有回头离开了山谷。

4
我想起之前KURONE说过的话。
“要是大家都不在了的话就好了”
她那天没上体育课,应该是初一的时候。她坐在体育馆的舞台上,看着我们上课。我因为崴到脚的原因,也跟她一样在旁边看着。
“【大家】是说?”
我虽然坐的离她有些远,但也听到了她的话,不由自主就问了一句。她也许,是特意让我听到的也说不定。
“大家就是大家。父母,老师,同学,这个世上的所有人”
也许谁都曽这样考虑过,也许只是程度上的差别,但谁都有过曾经厌恶一切的时候吧。
只是到了KURONE这,似乎是真的打心底的憎恨全世界的感觉。要说为什么,因为说着刚才那番话的时候,她还在微微笑着。
那是思春期常有的厌世感情的一种。还是……
不管怎样,她越讨厌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就越讨厌她。她慢慢变得只有孤身一人,身体上的伤口和淤青增多。她母亲因为故意伤害事件被逮捕也是这个时候吧。不知道是对谁的伤害,反正没有公开。我也只是听得传言。也许受害者是KURONE也说不定。
第二天,早上的教室发生了一些骚动。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欺身到KURONE身旁。
他的勇气化为野蛮的一种,学生也都像鼓动一般,围了过来。
KURONE在自己的座位上用胳膊支着下巴,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
“喂,有听到我说话吗”
YUUKI要抓住KURONE的胳膊。
我伸出手要去阻止却没能阻止,空虚的划过空气。
被抓住手臂的KURONE,露出稍稍胆怯的神情。看到有效果的YUUKI,继续审问道。
“【回望谷】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你说什么?”
KURONE第一次发声。
“别装傻。是你杀了那家伙吧?”YUUKI指着旁边的座位。“然后打算一个一个杀死看不过眼的人吗?”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混蛋……”
“YUUKI,停一下”一直在旁观的HAKASE说道,“不要拿没有根据的事情逼问KURONE了”
“你是说要放着这家伙不管吗!证据当然有。你不是也看到了吗,这家伙出入于【回望谷】!喂,快交代,目的是什么?你准备对这个班做什么?”
“老师来了”
谁说了一句。这让YUUKI离开了KURONE。
学生们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座位。然而几分钟前和现在的教室相比,明显有什么不一样了。仿若已然越过无法挽回的一线。
那天的午休时刻,看准KURONE不在的时间,YUUKI他们又聚集起来。
“那个女人,迄今已经数次瞒着众人杀人了”YUUKI开启演说模式,对教室的听众披露自己的观点。“这是完全犯罪。把自己不喜欢的人,挡道的人全部都弄到【无底沼泽】里。最近就有在传那家伙的母亲不见了,估计也是她弄到沼泽里去的。肯定她父亲也是一样的,旁边座位那家伙也是的”
“HAKASE……你怎么看?”
面对周围学生的询问,HAKASA叉起胳膊念念有词。
“唔嗯……先不管KURONE是不是真的做了这些事——但只要弄到沼泽里去了确实就是完全犯罪了吧。不留下任何痕迹,将所有人清除出这个世界是可能的。如果没有尸体的话,也就不成为事件了吧”
“这样吗?”
班里的同学也都对HAKASE的话表示附和。对于年长的HAKASE的信赖十分深厚,结果上来说,这反而对YUUKI的主张起到了增强的作用。
“怎么办?不管那家伙的话不是很糟糕吗?”
“也许很快就要对外面泄露出一年前【回望谷】的事情了”
“这可不太妙!”
“一定要做些什么!”
“说起来那天,把那家伙叫上的是谁”
“不知道”
“如果那家伙真的是不断杀人再把人弄进沼泽的话……那只能是做些什么了不是吗?知道这件事的我们……”
有谁说道。
“我们就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这是全体学生的意志吧。比起单个学生的话,也许更像是全体教室的发言。
这是为了将自己正当化的正义。
“你们,在想什么呢?”
我本意是打破这沉寂的空气。
然而没人听我的话。
大家都心意已决的样子。
“HAKASE,下次满潮是什么时候?”

评分

参与人数 25轻币 +337 收起 理由
freewwdews + 10 工作辛苦
修修补补 + 36 工作辛苦
mpwjdj + 10 工作辛苦
ren01 + 13 工作辛苦
will4444 + 11 精品文章
二流探员 + 11 工作辛苦
RED__亡灵+ + 10 工作辛苦
winng + 10 工作辛苦
didactic + 12 工作辛苦
orz101 + 16 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830700061 于 2019-10-23 15:20 编辑

三天后放学的时候,全体学生围在KURONE桌子旁边。KURONE还是往常一样的漠然表情。如果这时候她呼救了,也许会有出现犹豫的学生。然而她现在的表情,只是更加坚定了他们的决意。
“一起回去吧”
YUUKI说道。
大概是为了不被老师注意到,全体学生互相保持一定距离,把KURONE从学校带出。
目的地是【回望谷】。

到达鸟居之下的时候,周围已经暗下来了。雨水开始一点一滴的降落。脚下已经变得肉眼可见的濡湿。
YUUKI推搡着KURONE的后背,让她站在鸟居下。
然后全体学生,堵在那里像是挡着归路一样。
“承受恶果吧,KURONE”YUUKI说道。“【回望谷】的完全犯罪今天就此结束。”
透过濡湿的头发,KURONE略带怨恨的眼神看着YUUKI。YUUKI虽然有犹豫,但这反而更给他认定KURONE是恶人的动机。
“今天似乎是大潮。又下雨,比往常水分都要更多是HAKASE的见解。对吧,HAKASE?”
“啊啊”HAKASE面带难色的望着黑暗。“每踏出一步都是和泥土的斗争吧”
“……快走你”
YUUKI又推了KURONE一把。
KURONE失去平衡,趴着膝盖跪在了泥土上。黑发濡湿贴在后背,雨水突然之间变强。暗色扩散,她漆黑的身姿溶于周围。
全部学生都屏息看着她。
KURONE站了起来。
没有回头。从鸟居踏出去一步。
前方就是【无底沼泽】——

“跑啊!”

我大声的呼喊。
“跑起来的话就不会沉下去了!跑啊!”
HAKASE说道。
KURONE跑了起来。
泥土沾上了脚,就要被绊倒,但还是拼命的踏出下一步。
变硬的足板支撑着她。啪啪啪的声音下她往前奔跑着。美国多久就身影消失,独留下那拼命的足音还暂时回响在山谷里。
“……她走了”
YUUKI的声音在颤抖。他似乎也无法再保持平常心。
“即使可以跑到洞窟,也没办法回来吧”HAKASE小声道。“下雨的关系水分更增的话,涨流性的效果也会消失的”
什么?
所以HAKASE是知道这一点故意对她说跑动起来的话的?
可恶。
KURONE——
我非常不了解你。
但要以这种方式你死去的话,我也知道绝对是错的。
我突然间跑了出去。

KURONE在雨中全力奔跑,终于抵达了洞窟的入口。
像是避雨一样,坐在了祠堂的旁边。
一如往常,一人的身姿。然而却远胜往日的孤独。被全世界厌恶,被大家所追逐,最终被赶到此世与彼世境界的感觉。
十一月山谷的空气惊人的冷彻。夕阳时分的雨水濡湿全身,夺去她的体温。到早晨的话沼泽的水或许会退去,但她的身体能挨到那个时候吗?
还是说,应该明知危险还从山谷里跑回来呢?
她到底残存着这样的体力吗。
KURONE环抱膝盖,把脸埋在其中。
一年前的那个夏天的夜晚——叫你去赴节日的是我。
是不是做了多余的事了。本以为会被拒绝的,结果很意外。你好像对穿着夏季和服的样子感觉有点羞耻?
试胆的归途。突然担心起总是跟同学不同调的她有没有跟上。黑暗中,看到好好跟在后面的她我安心了。你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回看着我,从旁边超了过去。
你从那天开始,就被“囚禁”在了这个地方。
要是这样的话这是我的责任吧。
你为什么,现在去【回望谷】呢?
不是一次也不是两次。我已经数次看到你消失在树林之中。
为什么你——
“SHIRO”
KURONE突然间说道。
“在这”
我向她伸出手。
“SHIRO!”
她号泣一般呼喊着我。
一次又一次——
从内心深处的泉眼里,感情溢满出来。
如孩子般一边哭,一边叫喊着我。
是这样啊。
终于好像明白了。
你为什么数次来这里的理由。
以及我现在来到这里的理由。
是为了此刻,我才来到这里。
所以,我为了你而祈祷。
这个时候——
洞窟中吹来极冷的凛风。
那冰冷的风,宛若飘雪一般裹住KURONE,接着气势汹汹的通过到洞窟外。
看过去,看到那黑暗之中时,不可思议的现象发生了。
凛风通过的地面,开始闪耀起白光。
冻住了?
依凭现在的冷风,一瞬间将沼泽的水分冻住。甚是奇妙。视界所及的黑暗之中,闪闪发光的冰道——就宛若那天见到的,土星的圆环一样。
KURONE终于抬起头,大睁着眼睛看向眼前发生的奇迹。
“土星之环——”
“KURONE。站起来”
这句话后,她踉跄的还是站了起来。
“SHIRO……你还是来了!”
奇迹也许马上就会结束。
所以,快。
跑起来。
KURONE踏出一步。
“谢谢你,SHIRO……但即使回到那里……还只会是一个人。我没有能够活下去的自信”
“我会守着你的”
“SHIRO……会守护着我吗?”
“当然了”
KURONE拭去泪水。
然后就此向前看去,在土星的环上奔跑起来。
“听好了,KURONE。绝对不能回头。这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向前,积极的活着!”
很快鸟居出现了。
同学们的身影都不见了。
到这里的话应该已经安心了吧。
我凝望着消失在鸟居那边的她的背影。
KURONE——
请一定好好活下去,连同我那份一起。


【回望谷传来的呼声】完


译者的话:这篇的反转大家觉得怎么样,是否在故事中后部就已经看出来了呢,带着这点信息再看前文的各种对话和动作可以看出作者的良苦用心,后面几篇也大概都是这个感觉,敬请期待。


千年图书馆

1
即使过了夏至,位于村北面的湖泊仍然没有解冻。这个现象,古来就被认为是凶兆。
长雨,洪水,干旱,或是饥荒。
长老们聚集一堂,围绕着村子的存续进行了三日三夜的会谈。
结论是——
遵以往惯例,从村民中选出一名【司书】,献给西边尽头岛上的那个图书馆。
那天晚上,村里的年轻人被召集在一起。准备了一个布袋,其中装入水鸟的白色羽毛若干及唯一一枚黑色羽毛。然后年轻人们按顺序,把手伸进袋子里,一次取一枚羽毛,无所畏惧伸手去拿的,快要哭出来手怎么也不肯伸进去的,弄不清楚情况的,各种各样的表情下抓住了命运的羽毛。
抓住黑色羽毛的,是叫做贝鲁的十三岁少年。
和同岁的孩子比起来身子纤瘦,绝不能说是口齿伶俐,总是在村外一个人玩的,不合群的少年。因为他抓住黑色羽毛而起了骚动的人,村里没有一个。他的两亲早早就因病而逝,收养他的叔父不如说因为这个结果,还蛮高兴的样子。诶呦都是因为光荣的被选上【司书】了,绝不是因为家里少了一个要吃饭的人——至少从叔父的笑脸上,可以窥见到这样去解释的踪迹。
随着日没,洁净的仪式开始了。
贝鲁被人命令套上崭新白色的衣服,由村里的祈祷师施加沐浴四方圣水的仪式。冷气渗入的夜晚,水花如冰晶一般拍打上来。体温瞬间被夺走,身体内核都麻痹一样的感觉逼迫而来。
接着全身被包在鹿皮里,再被关进用杉树嫩枝编成的笼子里。
盖子马上就被盖上。
贝鲁头朝下关在笼子里,目睹到了漫天大的星光被闭合的那一瞬间。马上来临的黑暗,让他预感到了死亡。
四个年轻人来到笼子周围,那是没有抓到黑色羽毛的人。他们用肩膀扛着通过笼子下方的棒状物,把笼子抬起来。
那天晚上的村子里,笛子的声音响起——
以此为信号,笼子从村子开始出发。
送行的只有长老们。大多数村民都沉浸在牺牲一个少年生命整个村子得以拯救的喜悦中,在久违出现的安稳睡眠中沉沉睡去。
贝鲁在剧烈摇晃的笼子当中,醒悟到自己再不可能回到村里了。
“喂,贝鲁,听得到吗。没想到你被选上了【司书】”
抬笼子的男人叫道。笼子编的很细,看不到外面的状况之下,贝鲁无法确认这个男孩的样子,但光听声音马上知道就是福卡了。比贝鲁大两岁,平时总是捉弄贝鲁的乱暴者。
“放我下来,福卡。我可不想去什么图书馆”
贝鲁的声音微弱。然后福卡他们都笑起来,故意开始上下晃动笼子。
“里面感觉怎么样?”
“害怕,放我下来”
“大半夜的,我觉得就把你留在半路上更加恐怖才是。你要是强烈要求的话倒也不是不行”
“那,那就不要了!”
“说要放下的是你,说不要放下的也是你,司书大人的任性还真是让人摸不到头脑啊。放心好了,一定会在天亮前把你送到图书馆的,这也是为了整个村子”
贝鲁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冰冷的身体开始蜷缩,也没有撞开笼子逃出去的体力。听着福卡他们开玩笑的声音,意识渐渐的就模糊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20轻币 +260 收起 理由
修修补补 + 10 工作辛苦
ren01 + 13 工作辛苦
will4444 + 11 精品文章
RED__亡灵+ + 10 工作辛苦
winng + 10 工作辛苦
didactic + 12 工作辛苦
orz101 + 16 辛苦了
丨镜花水月丨 + 10 工作辛苦
最喜欢another了 + 12 工作辛苦
a372374665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40%444444444444

评分

参与人数 13轻币 +151 收起 理由
will4444 + 11 精品文章
winng + 10 工作辛苦
didactic + 12 工作辛苦
a372374665 + 11 工作辛苦
666c + 10 工作辛苦
misaya007 + 13 工作辛苦
fornew + 12 工作辛苦
上帝的酒瓶 + 11 工作辛苦
悠夏2024 + 12 工作辛苦
z5529752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50%555555555555555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6 收起 理由
orz101 + 16 辛苦了
z5529752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60%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6 收起 理由
上帝的酒瓶 + 11 工作辛苦
724032540 + 15 灌水,二次警告,请不要再犯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70%77777777777777777777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5 收起 理由
724032540 + 15 神马都是浮云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80%8888888888888888888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90%9999999999999999999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100%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备用00000000000000000000
发表于 2019-10-9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后看看
发表于 2019-10-9 19: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称之为北山牌胃药可以吗?
发表于 2019-10-10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献给逆转少女的钢琴独奏曲这一篇网上有人翻译过!!!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dark1979 发表于 2019-10-10 08:15
献给逆转少女的钢琴独奏曲这一篇网上有人翻译过!!!

好的,谢谢提供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10.10更新3%~~~~~~~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10.11更新5%~~~~~~~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10.12更新7%~~~~~~~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3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10.13更新8%~~~~~~~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0-23 18: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