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42|回复: 11
收起左侧

[翻译中] 【mediaworks文库】【斜線堂 有紀】我终究杀死了挚爱的小说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问寒途 于 2019-11-8 15:51 编辑

原书名:私が大好きな小説家を殺すまで
作者: 斜線堂 有紀
------------------------------------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随性开坑,随机更新。



简介:为何少女非得杀害自己最喜欢的作家不可?
          小说家·遥川悠真离奇失踪。这件事的背后,则藏着的一位他一直以来都对外界隐瞒的某名少女的存在。
          喜爱遥川悠真所写的小说的少女·幕居梓,在机缘巧合之中被悠真所救后,两人便缔结下了某种奇妙的共生关系。可好景不长,随着遥川悠真逐渐陷入无法创作的状态后事情彻底发生了变化。尽管梓为了拯救遥川而决意成为他的代笔(ghost writer)可却……少女意欲拯救丧失了才能的天才小说家,可最终等待他们的却是冲击性的终局!为什么梓非杀了自己所挚爱的小说家不可呢?

评分

参与人数 34轻币 +1037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2 工作辛苦
田中嗯哼 + 39 工作辛苦
lrh0323 + 13 工作辛苦
暴走欲望 + 270 工作辛苦
qpzmfgal + 12 工作辛苦
gablin + 14 工作辛苦
学龄前儿童 + 13 工作辛苦
x0528 + 13 工作辛苦
fsm4545 + 16 工作辛苦
SwanmeiS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问寒途 于 2019-11-8 23:24 编辑

——目睹一心憧憬之人破落颓唐,落日余晖亦不可寻之状后,心想着“拜托了,请快点去死吧”,可谓之敬爱;想着“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活下去”,则可谓之执妄。故而,我渴求着遥川悠真的死。



真切是一封极为怪异的遗书,该说不愧是出自小说家之手吗?文艺范十足——这便是她看完这封遗书后的第一印象。乱作一团的房间、失踪的小说家,再加上这份文档,作为楔子来说倒也十分精巧。精心准备到如此程度,称之为某种行为艺术也不为过了。
“有什么发现吗?”
将她拉回现实的,则是同样身处这间房屋中的前辈刑警的一句话。若是没有这句话,没准她会永远地被那一段话摄住魂魄也说不定。值纯粹的失踪事件之际,上面命令务必要以两人一组的模式进行搜查,想必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态的发生吧。诸如此类不可思议的现场中,总是存在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引力。
  “哟,这玩意竟然还平安无恙啊。有了这个没准能找到什么线索呢。”
他的目光转向她之前一直在注视着的笔记本电脑上。在柜子弯折,电视机被打碎,能称得上家具的东西尽数四脚朝天的房间中,这是唯一幸免于难的部件。
“不行,里面的数据基本上都被删光了,残存下来的只有标题为《房间》的一篇word文档。”
“小说?”
“不好说,没准可能是遗书……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应该先调查一下这间实际存在的‘房间’才是。”
“像这种明摆着肯定有什么问题的房间,反而更摸不着头绪好吧。”
  即便如此,他们两人应当面对的地方也唯有这里而已,“丰岛警察署搜查一课”——动用如此威名才得以突破而入的这间房屋,正是迈向解决此次事件的唯一矿藏。




距离小说家·遥川悠真人间蒸发已经过去两日之久,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嗅到了腥味,他的神秘失踪已经让网媒陷入了新一轮的狂欢,譬如说,“知名作家被狂热粉丝绑架”啦,“遭遇到离奇的灵异事件”之类的。要是这间房屋里一片狼藉的事实走漏风声的话,指不定这些个流言会膨胀到什么地步,一想到接下来可能会等待着自己的愚蠢质问,他们的心头不禁笼上了一层深深的阴霾。
“遥川的案件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
“毕竟是个成天到头上电视节目的人啊。哎,不是我说,小说家就乖乖宅在家里写小说不就完事了嘛。”
“他也不是这种类型吧。”
她一边在脑海中回忆着遥川那遗世独立的站姿,一边轻声反驳道。遥川的确是一位和优雅二字完美契合的贵公子。
  前天,在粉丝见面会结束后,遥川突然之间不见踪迹,一切试图和他联络上的手段都以失败而告终,编辑们登门造访时他也没有丝毫出门迎接的迹象。感受到此事非比寻常的她迅速选择了报警,随后来到这间房间进行搜查。再之后,迎接他们的就是眼前的这副惨状。
  那个男人究竟在盘算着些什么呢?身处这间狼藉的房间中,这种疑惑更是愈演愈烈。很难将眼前的景象和那般优雅的站姿很好地联系在一起。
“确实,长得也挺不错的。”
“小说可不是用颜值就能写的出来的东西好吧。嘛,不可否认他身上表现出来的艺人特质也是高人气的一个成因就是了。”
“总感觉有些可疑啊,一帆风顺跃升为畅销作家的家伙……”
“倒也不是一帆风顺啦,他也曾经有过碰壁的时期。出道作惊为天人,之后的第二本还能靠着出道作的名头卖个好数字,可是之后的第三作就有点……从那之后大约一到两年完全没怎么动过笔了,人们都说他江郎才尽了啥的。可是呢,等他复出之后又重新以极为高产的节奏接二连三地发表着新作,这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哦?是这样啊。”
“都已经这么成功了却还想舍弃自己的人生的话,恐怕会成为人类这种生物无论取得多么都无法获得幸福的强有力的佐证吧……话说回来,绯闻那一条线有什么斩获?比如说这里有没有住过什么特定关系的对象之类的?”
  “我个人是认为有的……仔细观察的话,这里的确有他人曾经居住过的痕迹。冰箱里的东西缺乏统一感,洗漱台上的牙刷也有两支。”
“换言之,这里曾经住着和遥川同居过的人咯?”
“也有可能是他会带着不同的女人回来过夜就是了。”
毕竟对方可是还算是挺有名头的小说家,发生这种桃色事件也并不奇怪。
“只不过,有一件事让我挺在意的。”
“什么?”
“你看,这里有快递包裹吧?”
男性有些苦恼地说道。
“别看遥川平常那样,据说他是个没有任何私人交友关系的男人。就连买东西也基本上是通过通贩解决,也是因为这层关系,他和配送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老相识了,嘛,可能有时会有负责他这一块的人员变动,不过无伤大雅。我向工作人员打听了情况,问他收快递的是不是都是遥川本人,他说是的。”
“那又如何?”
“分明和人同居,那位同居人哪怕一次也没有出来收过包裹,你觉得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到这里她终于反应过来了。就连快递也不收的同居人,也就是说这位同居人应该是必须得避人耳目的存在,而遥川悠真并不想让这位同居人抛头露面的行为,又意味着什么呢?
“……可能是遥川独占欲特别强,将这位同居人圈养在屋中,甚至连收快递这种事都不让她做。”
“要是真有这种男人的话,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由于此时两人说话都尽力压低了声音,反而更为现场增添了恐怖的氛围。
“之后该去卧室看看了吧?”
“说的也是,来吧,往里面走就是卧室。”
宽敞的卧室中,除了床以外几乎空无一物,旁边的床头柜上早已堆满了灰尘。这里之所以看不到遭到破坏的任何痕迹,恐怕只是单纯的因为东西太少了无从下手。
   在这间人去楼空的卧室中,吸引两人注意的则是摆放在一角的步入式衣柜。倒也不是因为这间衣柜本身散发着什么不详的气息,只是按照常理,就算是玩失踪也需要事前进行准备才是。所以当下他们决定先找一找有没有衣服以及行李箱被带出去的痕迹。
然而,他们的愿望落空了,进入他们视线的并不是上述部类,而是正常人的想象力难以企及的东西。
“喂,看看这个。”
  她再度确认一般地说道。
步入式衣柜内部的空间,乐观估计也仅有一榻榻米而已。如此有限空间的内侧上、贴满了形形色色的纸张。倘若这是封条的话,看起来简直活像是事故的案发现场。不过这也仅仅是假设,实际上贴在墙上的是A4大小的纸张,印刷在上面的文字也是竖版排列。
“……这是啥?某种咒语吗?”
“——‘经过了短暂的延迟后,她那一句‘具体要采用什么办法’的话语传到了我的耳边,毕竟我们之间的距离实在是遥远得过于离谱了,她如今所处的位置,远在月亮之外。’”
  她用清脆的声音流利地读出了印在上面的一段文字。
“这是小说吧……虽然不知道是谁写的就是了。”
“肯定是遥川吧,毕竟是小说家嘛。”
  “你的意思是,会有将自己的小说贴在步入式衣柜内侧的小说家?而且,你再看看这个。”
诚然墙上的小说让他们非常挂心,但衣柜里的内容物更是极为异样。
放置在狭窄地板上的红色双肩背包、挂在架子上的运动上衣、孩童所穿的时髦红连衣裙、除此之外还有几件女性罩衫和小尺码的连帽式呢子大衣。考虑到遥川悠真本人是三十出头的成年男性,这些内容物实在是有些格格不入。
“他有女装癖?不对,他是萝莉控?”
?双肩背包和红色连衣裙看上去应该是小学生穿的,但挂在衣架上的运动上衣应该是学校的制服才对。初中?高中?……不管怎么是,这些衣服所适用的年龄跨度也太大了。
她一脸严肃地论断道。如果将其视作纯粹满足个人癖好的物品的话,这些衣服看起来也太皱了,以收藏品的角度而言生活气息则过浓。
右侧的墙壁是唯一没有被纸覆盖住的区域,在墙壁上则有一个篮球大小的黑斑,仿佛像是将某人的剪影整个印在上面了一般,十分奇妙。在被复印纸包围的衣柜中,这块黑斑更是显得愈发突兀。
“这又是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这个位置。”
她说着走进了衣柜中。衣柜内部十分狭小,即便是一位身材苗条的女性,也足以侵蚀衣柜的所有空间。她在塞满了不知为谁准备的衣柜中坐下身,随后双手环抱膝盖,在将背部靠在右侧墙壁上的时候,事态变得明晰了——黑斑的位置,正好和她的头部目前所处的位置相同。
“住在这里的人,就是如此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在漫长的时光里——否则是不会产生这种黑斑的。”
  她毫无抑扬地定论道,同时在这连脚也无法向前伸展出一厘米的空间中保持着坐姿,直勾勾地看着外面。
  理性上很难相信竟然会有人曾在这里。像这种光是待着就觉得窒息的空间中,有人竟然一直坐在这里,甚至于在墙上印下了黑斑。
  一旦坐在这个位置上,又有新的小说断章闯入视界——“……某个小说讲述过一个以血肉之躯飞扑到战车面前的催眠术师的故事,结局呢,他并没能够制止战争,就这么白白牺牲了。”“英华甚至想着就这么直接从这个世上消失,然而,深渊仍未来到她的脚下。”“那时,第一百六十二号名弥子出生了。”……在衣柜内十分有限的空间中,塞满了支离破碎的故事,彼此并没有任何联系,只是纯粹的断章而已。甚至让人不禁怀疑这些小说是否真的能正常完结。
  她观察了这些小说好一会后,终于从衣柜里走了出来。从内部出来的瞬间,一股不可言喻的解放感袭向全身,真是个宛如忏悔室一样的空间啊,她由衷地想到。        
“真是了不起啊,你竟然能跟个没事人一样。那种黑斑,我连碰都不想碰就是了。”
“我也不是完全没事就是了。不过,有些事不亲自进去试试的话是永远无法搞清楚的。”
  一片狼藉的房间、失踪的小说家、灵异的衣柜中残留的人类痕迹。话虽如此,这间房屋又没有出现任何关于同居人的其他情报……过了一会儿,男性说道:
“或许遥川根本就没有和任何人‘同居’。”
这句话意指之处不言自明。
“……所以你的意思是,畅销小说家和监禁事件有关系?这也太扯了吧。”
“你看看衣柜里的东西吧,有双肩背包,还有孩童穿的连衣裙,甚至还有运动上衣。这些衣服尽管被送去干洗过,但完全看不出任何近期有穿过的迹象。也就是说,这些衣服的主人已经长大了。”
“你的意思是,这些衣服的主人被囚禁在这里?但是我从没有听过遥川悠真有孩子啊?”
“是啊,遥川理应是未婚才对。”
这已经涉及到丑闻的领域了,比起狂热粉丝和灵异事件的说法要危险的多。
  乐观阳光、仪表堂堂,看不出任何负能量的艺人型小说家,在这间房屋中圈养人类的可能性。
“要把遥川带到局子里去问问吗?”
“本人都不在这里,说这个也没任何意义吧。而且,理应来说应该居住在这里的‘某人’也不见踪影了呢。”
就那间衣柜里所观察到的情况来说,遥川似乎和某人缔结了一定程度的共生关系。衣柜并没有上锁,可那个‘某人’却自发地一直待在那里。
要是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土崩瓦解的话?又是事发于何因呢?
“话说到头来,我们不还是什么都没搞明白吗?”
“刚才不是说笔记本电脑里有一篇奇怪的文章吗?那个还没看过吧?没准能从里面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也说不定。”
那篇文章是在这间有意被破坏的房间中,唯一幸免于难的东西,老实说,很难不让人认为这是对方刻意的诱导。尽管看上去很像是汉塞尔一路上洒下的面包屑这一点让她觉得有些讨厌,但不管怎么说,如今也只能顺着这条线索往下走了。(注:出自格林童话《汉塞尔和格雷特》)
 “那篇文章,也往我的平板上传一份?两个人同时读的效果会更好吧?”
“知道了。”
  她遵从前辈刑警的话,移动起桌面上的光标。虽然她本人对复制这篇小说一事本身怀有抵触情绪,但最后还是照做了,而就在这时,那一段文字又再度出现在眼前。
——所以我期盼着遥川悠真的死。
  这到底是谁创作的小说呢?
“‘房间’到底指的是谁的房间?不会是那间不详的衣柜吧?”
“你觉得那看起来像房间吗?叫小屋比较好吧?”
恐怕读完了这篇小说后,这起失踪事件又会平添上一层多余的意义——这股不详的预感在她的心头一直挥之不去。然而,她没有别的选择,也只能硬着头皮读下去。
  她无言地低下视线,那篇残存下来的小说,正静候着解读。




    1





——目睹一心憧憬之人破落颓唐,落日余晖亦无从觅寻之状后,心想着“拜托了,请快点去死吧”,可谓之敬爱;想着“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活下去”,则可谓之执妄。故而,我期盼着遥川悠真的死。

我的神明,长久以来却一直在苟活着。像我这种什么也不是的人,会有这种想法还是过分呐。不过啊,这就是我的真实,亦是我的全部。
  为了讲述我所犯下的罪孽,不得不将时间线回溯到六年之前才行。彼时我还仅仅是个小学生,而先生仍是这个世上最为美妙的小说家。
  那时,我的存续之所是朝任何人开放的学校图书馆,放学后的时光,我定会在那里度过。




——“四处流离的基督徒们无法携带圣经,作为替代,他们记下了圣经中的内容,通过口口相传的形式,维系着心中的神明。”
在读到这一段时,宣告下午五点到来的钟声随之响起。虽然内心想着再往前读一点,找一个文章告一段落的位置停下,但既然钟声响起,就必须起身回家不可,否则会赶不上约定的时间。于是我只得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将书合上放回书架。
“没读完的话,借给你回家读也行哦?”
  目睹这一幕的图书管理员有些犹豫地对我说道,那语气像是明知道是徒劳,但却又实在忍不住不说出来一般。
  “因为幕居同学老是在读一些晦涩的书嘛,难道不想把书带回家仔细读吗?”
她的声音太过温柔,反而让我心生愧疚。
“对不起……我在家没有时间读书。”
“是因为要学习吗?还是别的什么?”
我表态不明地点点头后,确认了一下待在手腕上的手表——五点零三分,虽说时间上并不紧张,但如果万一遇到什么麻烦的话,说不定会赶不上。
“谢谢您的好意,我要回去了。”
“哦,对了,遥川悠真的新作好像出版了哦?”
图书管理员笑逐颜开道。
“你已经将《遥远的海》看到能倒背如流的程度吧?那么你肯定喜欢这个作家没错吧?”
估计她是看到我无数次地将这本书塞回书架里的场景吧,或许也曾经目击过我一脸陶醉地重复阅读这本书的姿态。那位遥川悠真先生出版了生涯的第二本书。仅仅是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脏就止不住地高昂起来。
‘“真的吗?”
“放心吧,等这边有了后我会给你弄张借书卡的。”
图书管理员笑着说。无法明确地当场表示拒绝的我,就这么离开了图书馆。




  我所就读的小学到我家的距离并不十分遥远,大约十五分钟的步程就能抵达。在夕阳的照射下,我走上老旧公寓的二楼,在玄关前站定下来。
接下来,我再度确认了一下现在的时间——五点二十七分,由于比预定的时间要早,我只得在门口稍作等待。晚一秒也不行,早一秒也不行,这就是我母亲的规矩。随后,当时间正好来到五点三十分整的那一刹那,房门打开了。在玄关内侧迎接我的母亲毫无感情地说道:
“欢迎回家,梓。”
“我回来了,妈妈。”
“十五分钟。”
“知道了。”
   摆放在餐桌上的是一大袋的甜点面包,我一面看着时钟,一面从装有众多内容物的袋子里挑出了菠萝包和巧克力螺卷包。
我开动了——说完这句话后我马不停蹄地开始进食。十五分钟分钟稍纵即逝,我并没有任何可以犹豫的空间。
进食完毕后,小憩上五分钟就到了洗澡的时间,花上二十分钟打理好身子和头发,并在六点半之前换好衣服,在七点之前准备明天上学需要带的东西,随后来到壁橱处站着。
“动作快。”
在母亲催促之前,我已然在指定位置待命了,可能母亲确实看不见吧。母亲打开壁橱的推拉门,见我一言不发地钻进去后,便将我的双肩背包和鞋子一并丢了进来,并随手关上门。下一秒,我的视界被黑暗所吞噬,再也辨不清任何事物了。
晚上七点到隔天早上七点,我都将一直被困在黑暗之中。自从我念上小学起,这项惯例便一直持续着。
我必须在这黑暗中蜷缩着,直到母亲过来开门之前不得出去,同时在时间上也不许有任何的拖延,这是我和母亲之间立下的规矩。
黯淡无光的十二小时开始了。
在如此早的时间点自然不可能有什么睡意,然而母亲所定下的时间是不可违抗的,与我而言,除了想方设法适应这份漆黑以外别无他法。而我和书本,也正是在脑海中尝试过几乎所有自娱自乐的方法,过量睡眠到睡无可睡的节点开始结缘的。
在这无边的黑暗中,我甚至觉得自己找到了内心的灯塔。
“——‘他们选择背诵下圣经,以口口相传的形式,维系着内心的神明,并化作自己的归处。’”
我以极其丝微的声响,咏唱着今天刚刚读到过的句子。
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有使用借书卡的机会吧,我不禁这么想到。
因为在全暗的环境中无法阅读,所以我只能在脑海中不断反刍着在图书馆读到过的书。将白天读过的书化为路标,以便让我能在无尽的暗夜中行走时不至于迷失方向。
这个家中没有哪怕任何一本藏书,不过我的脑海中却早已有了为我量身打造的书架。只要将喜欢的书通过这种方式放入只属于我的书架里的话,无论在多么黑暗的场所我也能随心所欲地进行阅读。之所以会被描述四处流离的基督徒的文章所吸引,或许也正是因为我在其身上产生了共鸣也说不定。
  我本打算回味今天刚刚读过的书,然而思绪却不受控制地飞到了遥川悠真的新刊那边。没错,先生的新作终于问世了。
  遥川悠真的小说被我放置于心灵书架中最为显眼的地方。在无数遍的阅读中,我就连书本装帧的手感也一并记了下来。每当在脑海中想象着封面上涌金箔印刷而成“遥远的海”四个字时,我甚至有一种先生与我同在的感觉。
  我反复回味着已经翻阅过不止多少的故事。再过不久,在这个特别的地方,又将再添一位成员。




  这时壁橱外又传来了异样的声音,那是和与我同在时的母亲永远也不会发出的音色。母亲把我所不认识的人邀至家中,谈着我所不知道的事。我的母亲是一位时程表管理得非常完美的人,每晚七点以后则是属于他人的时间。将我赶进壁橱的母亲开怀地笑着,将自己母亲的角色全然抛诸脑后。
「梓。十五分」
熬过漫长的黑夜,时间终于来到早上后,推拉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从外部射入的光将黑暗驱散。而母亲则是一如既往地站在那儿。
“梓,十五分钟。”
新的一天和时钟的指针一起开始转动,我必须在十五分钟以内做好出门前的准备,前往学校。并在晚上再度回到这里。
说不无聊的话定是违心之言。周一到周五是十二小时,双休日除了特定的时间外基本就是一整天,除了那间壁橱外我哪儿也不能去。母亲所定下的规则不容侵犯,我曾经有一次擅作主张去了躺厕所,等待着我的就是严酷的惩罚。你能想象出被塞进比自己的身体更小的笼子时的情形吗,那个时候无论是萨林杰也好,远藤周作也好,遥川悠真也好,谁都没有来拯救我。
我在暗夜之中唯一能做的就是蜷起身子默默等待。不过,唯独浮现在脑海里的行文以及情景即便在昏暗中也不失其光辉。
只要有这个的话,我就能一直坚持下去了吧,我曾如此想过。
可是,击碎我如此想法的,正是遥川悠真的小说。

评分

参与人数 13轻币 +164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2 工作辛苦
初之影 + 15 工作辛苦
new13shao + 15 工作辛苦
论极语易 + 13 工作辛苦
sam07190719 + 10 工作辛苦
路易撒冷 + 12 工作辛苦
tinghao + 12 工作辛苦
wxhx + 15 工作辛苦
李阿爾404 + 11 工作辛苦
zxzxa698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评分

参与人数 9轻币 +110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2 工作辛苦
jyx1234 + 11 工作辛苦
初之影 + 15 工作辛苦
论极语易 + 13 工作辛苦
sam07190719 + 10 工作辛苦
路易撒冷 + 12 工作辛苦
tinghao + 12 工作辛苦
wxhx + 15 赞一个!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评分

参与人数 6轻币 +72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2 工作辛苦
初之影 + 15 工作辛苦
论极语易 + 13 工作辛苦
sam07190719 + 10 工作辛苦
tinghao + 12 工作辛苦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

评分

参与人数 6轻币 +71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2 工作辛苦
初之影 + 10 工作辛苦
路易撒冷 + 12 工作辛苦
tinghao + 12 工作辛苦
wxhx + 15 赞一个!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2 收起 理由
sam07190719 + 10 工作辛苦
tinghao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1 收起 理由
jyx1234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1 收起 理由
jyx1234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3 收起 理由
jyx1234 + 11 工作辛苦
路易撒冷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8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孤问寒途 发表于 2019-11-8 14:42
——目睹一心憧憬之人破落颓唐,落日余晖亦不可寻之状后,心想着“拜托了,请快点去死吧”,可谓之敬爱;想 ...

你太难了,但是工作辛苦,版主厉害。
发表于 2019-11-8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你要到哪去 于 2019-11-8 21:35 编辑

感谢翻译,好像挺有趣的样子,开头并没有明确写死,感觉男主应该还活着吧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5 00: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