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alex0389
收起左侧

[翻译中] [自翻web]難得被借予作弊能力轉移到異世界了 想要隨心所欲的生活 9/16更新251話(漫譯:异世界风流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8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有点流水账,没有剧情深度
发表于 2019-7-18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alex0389 发表于 2019-6-10 08:42
234

 奧斯特北部寬廣的精靈之森。在其中心聳立的世界樹的樹幹上、有著高等elf所聚集的館。

馬尾自爆的行徑還是沒啥長進阿XD,不過不這樣就不是馬尾了哈哈
发表于 2019-7-19 0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666666666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Spirits.hg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21 0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知道這個版本要怎麼打賞嗎?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7-26 14:51 编辑

243

 王都的中央廣場。
 在其北側不遠處聳立的王城、白大理石的外壁正炫目的反射著日光。
 在其更北邊存在的、是王國騎士團的本部。由蜂蜜色石材建造的、樸實穩重的建築物。

「好摟、吃飯吃飯」

 宣告中午的鐘聲響起、在桌上寫著文件的大叔操縱士發出了聲音。
 站起來後把手放在腰上、原冒險者的已婚大叔用力的伸懶腰了。

「Lightning桑、今天也是愛妻便當嗎」

 一邊浮現害羞的笑容、嘴上鬍青年一邊取出布包著的午餐盒了。他很羨慕似的、眺望著Lightning的那個模樣了。
 已婚大叔、也經常是愛妻便當。但因為昨天妻子在娼館當班到很晚的關係、自己推辭掉了。

「要去哪裡吃?」

 雖然和一直都是外食的獨身大叔商量、但沒討論出好點子。
 煩惱著該怎麼辦的時候、身為同事的少女們的聲音傳入耳中了。

「發現好吃的店了、一起去吧」

 一邊搖晃著砲彈型的胸部一邊邀請友人的、是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臉蛋稍微有點強硬的馬尾少女、看起來似乎也很有興趣。

「聽起來不錯哪、也讓俺們參加吧」

 一邊指著自己們、已婚大叔一邊靠近少女們了。雖然馬尾做出稍微有點討厭的表情、但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笑著點頭了。
 這是她的、值得讚賞的氣質之一吧。
 就這樣同期入團的四人、為了解決午餐外出了。

「牛肉雜煮的料理哪、像是燉牛肉(Ragout)似的東西嗎?」

 一邊繞過王城、一邊以中央廣場為目標的一行人。話題當然、是關於接下來要去的店的新菜單了。

「嗯、就是那樣的感覺。但是加上了各種原創、味道變得相當深奧」

 看吧、的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打開雜誌展現介紹的那一頁了。和馬尾不同、她很熟悉這方面的情報。
 大叔們將臉靠近、目不轉睛的讀著報導。

「確實很好吃的樣子、真期待啊」

 互望後、浮現出笑容了。
 店位於中央廣場的北側、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等人馬上就到達了。但是、即使僅從外面看、也能明白正擁擠著。

「已經中午了、這是味道很好的證據哪」

 不稍微等一下不行了吧。已婚大叔一邊這麼想一邊窺伺店中了。
 雖然看起來似乎客滿、但某個角落進入了眼中一隅了。

「喂、那裏不是空著嗎。四個人的話感覺坐的下哦」

 在六人坐的位子有一個像是客人的人、正背對著這邊。
 往那邁步的已婚大叔、被店員慌慌張張的阻止了。用單手制止店員、露出笑臉說了。

「是要去問問看能不能併桌呦。不行的話就會放棄的等待了」

 是由於操縱士這樣的高地位吧、在這種情況也不退縮。要舉例的話、就如同『國際線的駕駛員、對身為乘客的不認識的藝人出聲搭話』似的情況吧。
 招待到駕駛艙這樣的、從以前開始就常有的添麻煩的案例。

『基本上自己、和對方對等或以上』

 或許無意識的、有這樣的感覺吧。

「喂、可以併桌嗎?」

 像是要讓人看清操縱士制服似的抬頭挺胸、已婚大叔沒看對方的臉這麼說了。
 是剛點完餐吧、正在闔上菜單途中的壯年魁武男子抬起頭、落落大方的點頭了。

「無妨呦」

 瞬間、已婚大叔凍結了。
 雖然不熟、但是認識的對象。是自己所屬組織的首席、也就是王國騎士團的騎士團長就在那裏。

(為啥、不是操縱士的制服啊! 這不是沒注意到了嗎)

 在心中發出悲鳴。雖然這是由於騎士團長對周圍的關照、但沒理由知道那件事。

「喂怎麼了?」

 獨身大叔從後面搭話了、看到先來的客人後同樣的凝固了。
 順便一提這兩人、知道騎士團長身為黃金的美食家的事。

「大家、怎麼了嗎?」

 接著過來的是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對騎士團長的身影驚訝後、露出笑容打招呼了。
 沒將騎士團長這樣的職位說出口、是因為顧慮著穿便服的理由吧。

(太過偉大的人在的話、周圍的客人會感到不自在哪)

 她與馬尾、沒有關於黃金的美食家的知識。
 所以這個感想、是沒有不滿的率直之物。

「站著也有點那個、坐下便是」

 道謝的同時、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坐在騎士團長正對面了。
 沒有因為對方是騎士團長而恐懼、反而把這當成自薦的機會了。另一方面、坐在她隔壁位子的馬尾、因為緊張繃著臉。

「……失禮了」

 沒有精神的坐在騎士團長旁邊的、是已婚大叔。獨身大叔、坐在再旁邊的一個位子。
 因為錯失了撤退的機會、已經放棄了。
 四個人一起點了同樣的東西、沒等多久料理送來了。因為是西式燉牛肉(Hashed beef)加兩個圓麵包為一品的料理、所以是用大鍋製作後分裝的吧。

「哇啊、好好吃!」

 用湯匙運到口中後、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在兩腋下用力握拳了。
 一旁的馬尾、單手拿著湯匙的睜大了眼睛。

「……即使同樣是燉牛肉(Beef Stew)、也有如此的不同啊」

 這樣的話從嘴唇漏出來了。因為只在煮好放涼的便宜店吃過同樣東西的關係、所以對這味道感到驚訝的樣子。
 騎士團長瞇起眼睛、眺望著那個模樣。

「中意的話比什麼都好啊。這也是私喜歡的料理之一呦」

 另一方面、並肩坐在騎士團長這一側的大叔們、還沒動手。
 正縮著身子、觀察女性陣營的模樣。

(不是那個吧?)

 對獨身大叔傳來的眼神、已婚大叔小小的搖頭了。

(這個顏色的話、就算混進去也不知道哪)

 對這樣的兩人、坐在正面的馬尾少女的聲音傳過來了。

「在做啥啊? 你們也請吃吧。柔軟的肉與濃厚的醬汁、和附近的攤販完全不同哦」

 被馬尾催促、兩位大叔面面相覷了。
 這個場所只有五個人、沒辦法不動手吧。
 互相推辭想延後順序之後、兩人一同拿起湯匙。然後僅刮取少少的一點、戰戰兢兢的放入口中了。

(……沒問題、大概)

 對那感想、獨身大叔傳來依賴的視線了。

(是真的嗎? 真的確定不是那個吧?)

 客套的回應等待著感想的騎士團長後、再度動著湯匙了。
 馬尾皺著臉、看著小口小口吃著的大叔兩人。

「你們怎麼回事、那個像是公主大人似的吃法是怎樣啊」

 大叔們雖然用不愉快的眼神回應、但沒說話。一邊停止高雅過頭的舉動、一邊開動了。
 另一方面、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正興高采烈的和騎士團長對話著。

「您喜歡、怎樣的料理呢?」

 停下湯匙、騎士團長稍微思考了。

「露營同時的野味料理哪」

 對沒聽過的話、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可愛的偏頭不解了。
 騎士團長感到說明的必要後、用溫柔的語氣繼續說了。

「在山野漫步、拾取落下的山中的恩惠、當場調理後品嘗的料理呦。享受那野性的味道充滿了味覺這點、是最有魅力的哪」

 眼睛閃閃發光的、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繼續這個話題了。『想要吃吃看的說!』的、用興奮的口氣大聲說了。
 馬尾不善長這方面的交際的樣子、哈姆哈姆的持續吃著。這樣的她的腳、被正面的大叔用腳尖戳了。

(快阻止她)

 抬起頭後、看到拼命做出這樣嘴型的已婚大叔。

(幹嘛啊、想要自薦的話、你們也這麼做不就行了嗎)

 對用冰冷語氣小聲回應的馬尾、大叔們的臉孔扭曲了。

(是為了歐派醬才說的呦! 這樣下去可不知道會變成怎樣哦)

 但是、沒能把話中真意傳達給她。隔著桌子、持續的小聲爭吵著了。
 一旁的話題、正更加的熱烈討論著。

「野性的東西、味道強烈的很多。君們的場合、從裹粉油炸的東西開始比較好哪」

 因那些話、大叔們的臉色從白變為發青了。

(不妙、是那個勸誘哦。打算增加同伴啊)

 對已婚大叔的話、獨身大叔用力點頭了。

(什麼『君們』啊、別把俺們捲進去呀)

 對他們來說幸運的、是午休並不長的事。餐會很就結束了。
 我來買單你們先走吧、對這些話道謝後、同期的四人一同走在馬路上了。

「明明說了希望這次請帶我一起去、卻沒被同意哪」

 辮髮娃娃頭超巨乳醬、覺得很可惜似的垂下了肩膀。看到那個模樣、大叔們對上司區別對待的事感到感謝了。
 從這點來看、食物是普通的東西不會錯吧。互望後、打從肺底吐出安心的氣息了。

(怎麼辦? 要告訴她、黃金的美食家的事嗎?)

 對已婚大叔的眼神交流、獨身大叔小小的搖頭了。

(算了吧、雖然或許總有一天會知道、但不要是從俺們這裡得知比較好吧)

 想掩蓋醜聞這點、意見是一致的。一邊對與騎士團長同席的事嘆息、一邊前往有工作等待著的騎士團本部了。




 場所改變、來到位於東門旁的商人公會騎士格納庫。
 俺散漫的坐在辦公室的沙發、呆滯的眺望著天花板。

(終於回來了啊)

 位於王都以北的騎士訓練場。
 在那裏徹夜進行了的、老孃(Old Lady)全身的總檢查。作業結束、是在白天的太陽高高升起之後了。
 當然、出發也延遲了、剛剛才到達王都。在午後的這個時間啊。

(再怎樣也沒想到、會進行兩次哪)

 被拉入格納庫內的、載著老孃(Old Lady)的貨車。一邊看向那邊、一邊回想起昨晚到今早的回憶了。
 從深夜變為早晨的時候、大致的檢查結束了。

(結束了嗎? 可以睡了吧)

 胸中有這樣期待的、窺伺著草食整備士的模樣。

「……沒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不是『沒有』而是『沒發現』。表情陰暗、原因就是那個吧。
 說完後咕嚕咕嚕的繞圈踱步後、開始碎碎念的說著『加工的痕跡』之類的『和之前一樣』之類的了。

(這樣的話、不到滿意就不會停下來了哪)

 拋棄期待、在心中嘆息了。
 因為在一起工作、所以這種程度還是明白的。草食整備士的技術者魂延燒的火焰、沒那麼簡單就會熄滅的吧。

「漏看了、什麼東西也不一定。稍微休息後、再確認一次看看吧」

 纖細的青年說出的話、一丁點也沒有偏離預想。

「這是宵夜、請用」

 這麼說著遞過來的、果然是點心。然後飲料、是很甜的果汁。
 草食整備士喝果汁的同時、吃著單面塗滿巧克力的餅乾了。看到那個的俺、再怎樣也覺得噁心了。

「那麼開始吧」

 啪啪的拍著手和衣服、青年把餅乾碎屑拍落了。明明說了要休息才對、卻馬上打算繼續的樣子。
 他一定、是不能玩MMORPG的類型。毫無疑問會變成廢人玩家吧。

「請把燈光、照稍微上面一點」

 聽從草食整備士的指示、俺盡力把發著白光的短杖往上舉。
 俺負責的任務是照明。也就是像這樣、持續照亮草食整備士手邊的工作。

(只是因為無聊、感覺時間的流逝就變慢了)

 熱心的進行著作業的草食整備士、集中到了『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早上了』的程度吧。但是俺、就只是在手上拿著照明而已。
 因為手的動作非得配合他不可、眼睛也不能離開。

(我的想法、太輕率了也不一定)

 就這麼高舉著短杖想了。

『馬上在現場進行檢查』

 這個行為是正確的。
 但是奉陪的辛勞、與心情是不會改變的吧。

(再稍微、委婉的傳達就好了)

 那樣的話、就會回到格納庫再開始了吧。
 這時、一陣風吹過了山的斜面。

(好冷)

 就這樣俺一邊因冬天夜晚的寒冷發抖、一邊持續舉著短杖了。

「……塔瓦羅桑」

 聽到草食整備士的叫聲後、從記憶中回來了。

「塔瓦羅桑、您辛苦了。之後就請回家、好好的休息吧」

 用一如往常的模樣、草食整備士這麼告訴俺了。那個模樣、完全感覺不到夜間作業的影響。
 無視第二次也和最初同樣結果的事、也沒有沮喪的模樣。

(是習慣的關係嗎? 還是說因為自己掌握了主導權、所以沒什麼疲勞的感覺嗎)

 那麼纖細的身體、到底是哪來那樣的體力啊。
 一邊稍微搖頭的停止思考、一邊承蒙好意了。

(別用走的了吧)

 幸好在東門、聚集了許多等待客人的哥雷姆計程車。俺搭上其中的一台、前往歡樂街了。

(首先是洗澡、接著是睡覺。醒了後吃頓正經的飯吧)

 下車的地方、是大馬路最深處彎曲的一條橫巷。被稱作『一本横丁』的場所。
 並排的店面、都是些個人經營的小店。擔任對手的女性、也通常是一個人站在店前。
 所以有客人進入了的話、會掛上『客滿』的牌子吧。

(很靈活哪)

 時間與play內容都是交涉而定。工作結束、只想洗個澡的之類時候很方便。

(哦、開了哪)

 進去的是、相對熟悉的店。三十代半的年輕老闆娘風格的女性、一個人打點著。
 相當的中意、會溫柔的接受任性這點。

「您工作辛苦了、相當不容易哪」

 說了在野外通宵的事後、委託洗澡與休息了。年輕老闆娘脫著俺衣服同時、說著慰勞的話。
 那之後在浴室、全部交給她的被洗乾淨了。順便刮了鬍子。

(極樂、極樂)

 雖然很舒服、但這樣下去感覺要睡在浴缸了。勉強用意志力起身了。

「稍微睡一下」

 身上的水滴全被擦乾後、就這麼成大字的躺在床上了。
 若是娼館的話、經過了接近兩個時段的時間。醒來後、看到圍裙模樣的年輕老闆娘。

「您有什麼想吃的嗎?」

 居然能享用手制料理的樣子。

「就麻煩蔬菜與肉了」

 已經不想、再吃甜的和麵粉制的了。
 因俺的話微笑的年輕老闆娘、靈活的料理。端出肉與蔬菜的雜煮了。

「……好吃」

 不是油炸、或是炒的、是因為關照了俺的身體狀況吧。

「謝謝、活過來了」

 雖然沒play、也支付了遠超時間份的小費後離開店裡。
 之後、就走回家了。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在爬樓梯的時候就察覺到氣息了吧、毛毛蟲與藥丸蟲來到玄關迎接了。
 操縱士的工作、視魔獸而定有時也要外宿。所以即使隔天才回來、眷屬們也不會擔心。
 沒預約娼館、可以說是正確的判斷吧。

「稍微想商量一下哪」

 因俺的話、毛毛蟲與藥丸蟲聚集過來了。打開窗戶出聲搭話後、從龜那也傳來回應了。
 因為走過來還要花點時間、這段期間就包含內衣褲的換成室內服了。

『魔羯?』

 這麼問的是伊莫斯基。
 覺得從商人公會那裡、問到了螺旋角(魔羯)的棲息地吧。

「那個現在、還在等回應哪。想商量的是其他的、關於騎士的事」

 伊莫斯基與丹哥羅偏頭不解了。到達了的薩拉坦、一如往常端正的就坐了。

「是嗎、不知道騎士的事嗎」

 雖然俺時常提到、但牠們沒有看到過才對。
 不過薩拉坦說過『巨人的人形』這樣的話、看來隱約有點印象的樣子。

「在操縱席發動傷勢治療魔法的話、會有手感啊。明明不是生物、這不是很奇怪嗎?」

 對不能跟整備士也不能跟魔術師商量的俺來說、救命繩索只有眷屬們而已了。
 雖然很抱歉、但這次沒辦法期待伊莫斯基與丹哥羅。俺緊盯著的、看著長生博學的龜。

『那個 人形、是 很古老 的嗎?』

 露出思考的模樣後、薩拉坦提問了。是有什麼頭緒吧。

「啊啊很古老哦。至少也有三百年、聽說在現役騎士中是最古老的哪」

 閉上眼睛、龜再度沉入思考之海中。
 不久後、慢慢的張開了眼睛。

「咦? 想用自己的眼睛確認?」

 沒有說明理由。但對那很認真似的氛圍、俺一邊吞下唾液一邊點頭了。

「明白了、最近會想辦法」

 靜靜點頭的薩拉坦旁邊、伊莫斯基與丹哥羅開始動了。

『出門!』

『一起!』

 俺慌慌張張的跟兩匹說了。

「等一下、沒辦法一次全去。而且、沒有人管理庭森的話會變的很麻煩吧?」

 因這些話、伊莫斯基牠們變安靜了。

『還會來?』

『很少但是還會來』

 頭互相碰撞後、兩匹環視天空了。之後一同轉向這邊、同時發出波動了。

『可惜』

 雖然不太懂、但好像放棄了的樣子。
 稍微感到心痛的俺、哄著兩匹讓牠們心情恢復了。

评分

参与人数 91轻币 +1147 收起 理由
tn607596 + 12 赞一个!
heroman77 + 12 工作辛苦
rtytrury + 12 工作辛苦
nn5755 + 12 我很赞同
roinger + 10 工作辛苦
pz123456 + 13 工作辛苦
Daytona + 70 工作辛苦
EDST + 13 工作辛苦
yukie8426951753 + 12 工作辛苦
samltfe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22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哇 龜龜怎麼都知道(X
发表于 2019-7-22 22: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解開其中一個迷團了嗎
发表于 2019-7-22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薩拉坦:那不是骑士,是EVA哒!
发表于 2019-7-22 2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嬢的谜团一点一点揭开了
发表于 2019-7-22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又更新了, 感謝翻譯
发表于 2019-7-23 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txmmoon 发表于 2019-7-21 03:43
有人知道這個版本要怎麼打賞嗎?

在樓層右下角有 評分
如果畫面有調過比例尺的話下方滾輪要拉一下
发表于 2019-7-23 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OMG...山中的恩惠...裹粉油炸...太可怕了,黃金的美食家..
发表于 2019-7-23 07: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这两位不要被喂食。。。
发表于 2019-7-23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还是需要家的温暖啊
发表于 2019-7-23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說裏,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黃金美食家了。
只要是看到這段,就有一種想要他快點退場的想法啊~~真的是口味太重了啊
发表于 2019-7-23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少有的重要剧情开始了,真想快些看到后续。
发表于 2019-7-23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團長愛吃的知道他稱號的大家都不敢吃
发表于 2019-7-24 10: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金美食家吃正常食物反造成惊慌了233333
发表于 2019-7-24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momoumn 发表于 2019-7-16 11:16
老孃這個問題我也一直很在意
但是這作品交合場面比較多
劇情進展好慢噠

下窑子才是本业啊
请不要舍本逐末(滑稽)
发表于 2019-7-24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譯辛苦了
感謝更新
每天都期待看到新進展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9-20 16: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