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alex0389
收起左侧

[WEB] [自翻web]難得被借予作弊能力轉移到異世界了 想要隨心所欲的生活 11/11更新259話(漫譯:异世界风流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0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更新,不知道后续剧情如何,先收藏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5 收起 理由
20193287 + 15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0 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从头到尾都是风流院么?没有固定的对象入队?
发表于 2018-5-20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起來了 這有出漫畫 線上連載中 comicride.jp/sekkache/ 但目前就是賣藥上館賣藥上館 就這樣沒劇情可言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11-12 15:31 编辑


「請您多多指教」

 被笑著打招呼了。嗯、雖然是美人卻很可愛。
 在俺付錢的期間、她從店裡的人那邊拿到鑰匙了。
 附著小孩子手掌攤開來大小的鑰匙圈、鑰匙圈上記載著和她的號碼不同的號碼。
 支付完的俺、與她挽著手臂、和剛才的客人一樣上了樓梯。

 到了二樓後、這裡是一整條的走廊、兩側設置了好幾扇門。
 她比對著鑰匙圈和門的號碼、帶路了。
 終於到了目標的門前、轉了鑰匙打開。
 進入裡面、房間的一半有鋪著地毯、放著很大的床、沙發、還有桌子。
 另一半低了差不多兩階梯、鋪著毛巾、設置了浴缸與淋浴設施。順便一提沒有窗戶。
 被催促坐在沙發、就把行李和斗篷放著、坐下了。
 於是、像是看準時機、響起了敲門聲。
 搞不清楚狀況的看向她、「請進」的回應了。
 馬上、10歲左右的孩子進來了。
 到俺的面前單膝著地、

「您請點餐」

 的、結結巴巴的說了的同時、給了像是菜單的東西。
 是和大廳同樣的飲料菜單。
 在這裡也點些什麼吧、的想了、這次點了像是冰茶的東西。

「私也可以點嗎?」

 的、她詢問了、可以呦、的回答了。
 她也點了冰茶。
 接受訂單的少女、離開了房間。
 嗯~、少女會拿飲料回來不會錯、所以還不能開始行動。
 經過了微妙的時間後、少女回來了。
 像大廳時同樣的、支付小費。
 少女離開房間後、她走向門、從內側上了鎖。
 終於要開始了不會錯。


 兩小時後、外表與內心連角落都被洗淨的俺、飄散著清爽的肥皂香味走在街上。
 昨天沒有去洗澡的俺、剛才從頭到腳趾尖都被漂亮的洗乾淨了。
 今天、已經、不去洗澡也沒關係了也不一定。
 俺前往面向廣場的漂亮咖啡廳、在那裏點了磅蛋糕和紅茶。
 累的時候吃甜的是最好的。
 從包包把書(租書店借來的公會的初學者導覽)拿了出來、邊讀邊打發時間。
 從書上知道的是、從這個城鎮往東2天距離的地方、有和蘭德班恩這邊同規模的城鎮、名為阿瓦克。
 然後、再兩日的距離、就是做為王都的地方了。
 前往王都方面、從蘭德班恩也有像馬車那樣的定期班車在、因為是沿著主要街道前進所以很安全、被襲擊什麼的、幾乎沒有的樣子。
 就這樣回復體內的疲勞後、從咖啡廳出發前往蝦域。
 因為喜歡、所以要去。


 又過了數小時後、俺在開始飄著傍晚的氣息的城鎮中、走著。
 已經對這個城鎮、不對是這個世界感到中意了。
 這次去的蝦域也是、剛才去的海神也是、俺不需要裝備必要的裝備。
 不對、那個裝備本身、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戰戰兢兢的俺、問了是如何處理這方面的問題的、結果得知是用發達的魔法技術解決的。
 所以、可以直接的新鮮的play。於是就這麼做了。
 俺在覺得害羞的同時、因為無裝備還是第一次、覺得感動了。
 然而、這份感動會一直持續下去。
 希望能仔細想想。如果是因為必須要裝備而嘆息的您的話、應該能明白才對。
 也就是說、說了用魔法解決了的關係不需要裝備的話、就連在海中的海底火山爆發都可以了。
 不對、既然是海底火山的話、在海中爆發也是當然的、所以說噴火通常都是在海中進行。就這樣子的去了。
 俺感到、深深的深深的、感動。
 異世界好厲害、太美妙了。
 俺的腳步輕盈、稍微有點搖晃的前往旅店。

 到達旅店、老爹飄著下流表情的笑臉過來了、塞給他數枚銅幣、「good job」的說了豎起大拇指。
 意思已經完全傳達給老爹了。
 對於好的情報必須回報更多的報酬才行。
 俺的心情、比什麼都好。
 告知明天也要住宿、然後詢問很在意的事。也就是小費的事。
 幸好、這個旅店不需要小費。
 不對、基本上都不需要小費、是娼館那邊比較特別吧。
 娼館是完全的服務業、為了提高勞動意欲所以才導入了小費制度的樣子。
 說了飲料的小費的事、

「啊對吼、忘了說耶」

 的老爹道歉了、別在意、的輕輕地拍他肩膀。

 晚餐過後、為了明天製作了F與E的藥水合計40瓶。
 寫完今天的份的日記後、為了外出離開房間。
 被食堂老爹搭話了。

「哦、又要去嗎?」

「機會難得、想去枇杷」

「這個時間的話、會很擁擠哦」

「看情況、看情況、進不去的話從外面看看也好」

「真羨慕哪~、畜生」

 接受了老爹的羨慕之情、前往夜晚的街道。
 雖然走到歡樂街的最深處、這裡卻感覺不到危險。
 治安相當好的樣子。
 進入枇杷。大廳相當擁擠。
 雖然想坐在椅子上點個飲料、但連那邊也幾乎客滿。
 相對的雛壇的女性所剩無幾。
 怎麼辦呢、在考慮是不是就這樣回去時、後面來的客人、跟受付的大嬸說了什麼。
 豎起耳朵聽、好像說了預約什麼的。
 大嬸前往裡面的櫃台不久後、沒待在雛壇的女性從裡面出來了。
 剛才說了預約之類的客人、變了表情、前往那個女性的地方。
 兩人輕輕地擁抱後、牽著手前往會計櫃台。

「原來如此、預約嗎。關係好的話、就可以像那樣子保留了哪」

 又學到了一件事。
 這種學習的話很歡迎啊。
 結果、俺什麼都沒做的離開店了。
 對俺來說太過擁擠了點。
 對不是在夜晚也能遊玩的俺來說、以下午到晚上的時段為主比較好也不一定。
 在歡樂街閒晃參觀的同時、回往旅店。
 對照慣例在餐廳的老爹、搭話了。

「太擁擠了放棄了」

「這還真可惜哪」

「啊啊、之後再去看看」

 掰掰的同時、上了樓梯、回到了房間。
 今天也不去洗澡也行吧。
 雖然稍微在歡樂街走了一陣、還是很清爽。
 睡覺之前、還有今天最後的工作。
 沒錯、就是使用S級魔法。
 這次、想要試著製作S級的疾病治療藥看看。
 雖然高級過頭沒辦法在這個城鎮賣、但想看看會做出多麼了不起的東西。

(疾病治療藥(S)製作!)

 俺的面前出現1瓶藥水。
 裡面有著深藍色的液體、閃閃發光。
 那個藍光很強、幾乎無法直視。
 俺用右手遮住眼睛、從指縫中偷瞄。

(啊啊、這絕對是很不妙的傢伙。光看被看到持有、就會被送進牢房的程度)

 這個藥水、弄不好的話、是至今為止不曾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之類的、那個等級的逸品吧。
 這種東西被人看到的話、會因為羨慕之類的、馬上被抓起來拷問也不一定。不對、是一定會那樣吧。

(雖然想把緊急用的S級各1瓶留著藏起來、但不行吧。所持品檢查之類的被發現的話、就會變得很恐怖了)

 很煩惱要怎麼處分、就把它喝了。
 沒有像是味道的味道、身體也沒有產生變化。

(要是能喝到這個的話花上全部財產也在所不惜、會這樣想的傢伙、應該會有很多吧)

 這麼想的同時、覺得太浪費了、但超過了能運用的等級也是沒辦法的事。
 把該做的事做完了、就鑽進被窩睡覺了。
 應該能舒服的睡個好覺吧。

譯註:我完全沒有和諧化 原文就是這樣 不用和諧的R18 蒸蠔

评分

参与人数 41轻币 +470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阿特雷特 + 13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5 工作辛苦
liu2535956355 + 15 工作辛苦
墨玉陨 + 13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3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0 感谢翻译
watcher01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11-12 15:32 编辑


 一早就前往商人公會、去販賣F・E級的藥水。
 持有的F・E級藥水全都賣了。
 剛開始、為了萬一自己發生什麼的時候使用、覺得稍微留一些帶著備用比較好。
 但是仔細想想、魔法的使用回數本身就還剩很多。
 俺的情況、魔法的發動不需要詠唱或其他東西。
 那麼特地留著、也只是增加沒用的行李、於是就全賣了。
 就算不是那樣、也還有沒辦法賣的D・C等級藥水在。

「抱歉。稍微有點想要打聽的事」

 結帳完之後、向職員先生搭話。和昨天相同、年輕微禿似的人。
 好的、是什麼事呢、的有禮貌地回答了。

「關於前往阿瓦克的定期馬車的事、能請教一下嗎」

「當然可以哦、這裡也接受預約與付費呢」

 說了、馬車是每周三次、在早上出發。
 價錢是、到阿瓦克為止金幣1枚、從阿瓦克到王都為止也是金幣1枚。
 雖然是預約、且先付錢制、但有位子的話當天早上也可以搭乘。
 從蘭德班恩到阿瓦克要花2天、途中、在住宿小鎮(*註)住1晚。
 從阿瓦克到王都同樣要花2天、途中、也是在住宿小鎮住1晚。
 搭乘馬車期間的食物或飲料、必須由自己準備才行。
 在住宿小鎮的住宿費、也必須由自己支付。
 馬車在、途中會經過好幾個飲水區。
 在那裏、有時候也會有攤販賣食物或飲料。

「下一班馬車的出發時間是什麼時候呢?」

「是明天呢」

 明天嗎、雖然覺得有點戀戀不捨、還是去吧。

「那個馬車、請問還有空位嗎?」

「・・・嗯嗯、請稍等一下哪。這個嘛、啊啊、有的。還有空位」

「那麼、麻煩請預約吧」

 要求預約後、職員先生在文件之類的東西上填寫。

「那麼、收您金幣1枚」

 俺用公會卡支付。
 因為支付的證明會記錄在公會卡上、搭乘馬車時只要出示公會卡就可以的樣子。真是便利啊。

「但是很可惜呢。要讓能提供疾病治療藥(E)的人離開什麼的」

「哎呀、因為手頭上的已經全部賣完了嘛」

 俺就這樣蒙混過去。明明沒有藥水製作用的道具或材料、卻每天每天的賣數十瓶藥水的話會顯得很可疑吧。
 俺想早點離開這個城鎮、那就是理由。
 最後、請教了馬車的集合時間與集合場所。
 集合場所是城門外、也就是必須在時間前出城門在哪裡等待才行。

 離開商人公會的俺、到租書店還書、到攤販吃飯、突襲剛開店的枇杷。


 數小時後、俺在和昨天不同的咖啡廳、喝著咖啡。

(・・・該怎麼說呢、像是品嘗了柿子乾的感覺)

 確實技術很好、很溫柔、也很親切。說話也很有趣。
 但是、讓人不得不感覺到年齡這種東西的存在。
 主要是皮膚彈力這方面。

(說曾在海神工作。因為年齡的關係、才轉移到枇杷的吧)

 得到了好經驗、的想了。並決定了。

 離開咖啡店後、購買保存食品與備用的水壺等、做旅行的準備。
 告一段落後、進入蝦域。
 有個保齡球瓶體型的短髮妹子在、馬上指名。


 數小時後、俺在廣場的噴水池邊緣、疲倦的坐著。

(好累啊)

 至今為止消極著就好、全部交給對方的狀態。但這次輪到對手消極了。
 因此、非由這邊主動進攻不可、然而對手是保齡球瓶、有身高也有體重。
 是相當的強敵。

 俺回到旅店、傳達了明天早上出發。
 進入房間後、把F與E的能力全部、以疾病治療藥為主製作。
 庫存的各種C與D的藥水、全部都喝掉了。

(唔姆、即使喝了傷勢治療藥體力也沒有回復哪。和補品是不一樣的東西吧)

 說不定可以的試了、結果很可惜不行。
 在旅店吃了晚餐。
 吃飽後休息了一下、好、的鼓起幹勁、前往海神。
 今天是在這個城鎮的最後一晚。不去怎麼行。
 海神的話價錢比較高、不會擁擠。


 數小時後、俺回到房間、在床上躺平。
 不愧是高級店、溫柔地把疲憊治癒了。當然、到身體的角落為止都被仔細的洗乾淨了。

(啊~、結果沒用過這個旅店的浴室哪~。沒有機會打聽旅店洗澡相關的事情了)

 也不對、在之後機會有多少有多少才是、這麼想之後、俺就睡著了。

譯註:住宿小鎮原文為宿場町 是以住宿為中心發展起來的城鎮 功能來說類似現代的休息站 就是給長途旅行的人在途中休息住宿用的城鎮 本來直接沿用宿場町 但為了配合第八話譯文決定改為住宿小鎮

评分

参与人数 30轻币 +349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阿特雷特 + 13 工作辛苦
ruri_link + 13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墨玉陨 + 13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3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0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1 11: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分类欺炸………我觉得R8还行…
发表于 2018-5-21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搜索了下蝌蚪文,发现有人把名字定为 异世界的肠馆记。作者在漫画的描写也非常给力,完全是比喻的魔法。比如遇到第一个小姑娘好像喷发火山,第二个徐娘半老是魔鬼、还被人下了洗脑的咒术。然后赶紧跑了,换地方奋斗。。。 哎呀 看来文字版就是边角料。
发表于 2018-5-21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alex0389 发表于 2018-5-21 11:49
回覆一下留言 之後第七話會用編輯修改在這樓

>这个从头到尾都是风流院么?没有固定的对象入队?

這種條件下的素人童貞很好吧 想怎麼玩就怎麼玩XD( ゚ 3゚)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12-18 15:29 编辑


 隔天早上、俺伴隨著輕微的肌肉酸痛下了床。
 昨天與強敵的戰鬥、導致了這份痛楚的吧。

(重複的肌肉酸痛後、俺的身體就會變更強壯)

 雖然很在意、最近都是在玩樂沒有做肌肉訓練、但就算不特地進行肌肉訓練、玩樂中的肌肉訓練不也非常足夠了嘛。

(這樣就好。就算是為了鍛鍊身體也好、必須要比現在更努力才行)

 俺磨練自我的意欲高漲同時、為了吃早餐下了樓梯。


 背上背包、把藥水包的肩帶掛在肩上、前往城門外。
 雖然進入城鎮要排隊、但出去卻很輕鬆。
 在時間前到達等待馬車的場所。
 像俺一樣的大叔、有好幾個。大家、都是來等馬車的吧。

 稍微等了一下、馬車準時到達了。
 這個、和俺想像的馬車不一樣。
 與其說馬車不如說是巴士、而且是牽引式的。
 乘客搭乘的地方完全是巴士、或者說是列車的車廂。
 然後負責牽引的動力部分、雖然有四匹馬站著、但卻不是馬。
 是馬型的哥雷姆。
 首先是很大。
 一頭就有、小客車程度的大小。
 頭的高度像是有兩噸卡車的屋頂那麼高的樣子。
 接下來是材質、像是鑄造物。顏色是黑的。
 這樣的四匹拉著車廂過來時、無意識的聯想到蒸汽火車。不過再怎樣也不會冒煙吧。

 馬車很快就照著預定時刻出發了。
 雖然有了覺悟但比想像中舒適。
 道路上鋪著石板、也沒有像是很大的顛簸的東西。
 和周圍的人聊天、在飲水區稍微做點體操、在傍晚前到達了住宿小鎮。
 雖然覺得哥雷姆的話不需要喝水吧、但仔細一想、是乘客這邊、有喝水的與排泄的必要、所以才在飲水區停下的吧。

「這就是、住宿小鎮・・・」                                    

 馬上、到鎮上觀光。但、很快就結束了。
 在街道的兩側、有旅館和商店、與民家之類的並排著。建築物加起來的長度是約200m的程度、然後就沒了。當然也沒有娼館什麼的。
 民家的後面、有寬廣的田地。

「唉啊、這裡還真的是、只是拿來住一晚啊。雖然考慮到馬車的行程、是不可或缺的小鎮就是了」

 馬車除了俺們的之外、還有另一台來了。
 恐怕是從阿瓦克往蘭德班恩的班次吧。
 旅店已經決定好了。在預約馬車的時間點、自動預約完成了。
 雖然是由各人支付的。
 也沒其他事可做、馬上進入旅店。

「歡迎、光臨~」

 有微妙的口音的、大叔來迎接了。
 嗯、不管到哪都盡是大叔。
 並不是、因為這個世界的年齡性別有所偏頗。是俺的錯。
 製作男女年齡別一覽表的場合、視為「大叔」的範圍、在俺心中非常的廣。
 所以、大多的男性、都會被稱為「大叔」吧。
 那麼、check-in。
 被帶到房間的同時、接受關於旅店的說明。
 值得高興的是、有大浴場這件事。
 然後、吃飯是在各房間裡面的樣子。
 如果要洗完澡在吃飯的話、也可以指定送到房間的時間。
 這時、大叔、提出了一個美妙的提問。

「吃飯的時候、需要女性嗎?」

(・・・飯盛女嗎!)

「麻煩您了」

 當然、回答早已決定好了。

「要短的呢?還是長得比較好?」

 姆、不知道意思啊。不知道的話只好問了。

「長的是指?」

「到早餐的供餐為止可以盡情享用」

「那麼長的」

 沒有任何迷惘、立馬決定。

「在下明白了」

 作為追加費用支付銀幣8枚。
 問看看是否需要小費、看您的心情而定、的(◜◡◝)笑了。
 這就是需要的意思不會錯吧。

「那麼、請慢慢享受」

 重要的話還沒說完就好像要結束話題了似的、慌慌張張地追問了。

「那個、不能選擇女性是嗎?」

 大叔、露出了打從心底感到抱歉的表情。

「真的非常抱歉。本旅店來說、不能讓您選擇。雖然為了讓顧客大人滿足拼命的努力了、但是、工作人員的數量也是有限的」

 確實、這個規格的旅店讓顧客選的話、本來可以妥協的也會變不能妥協吧。
 俺靜靜地接近大叔、把銀幣1枚塞到他手上。

「哦呀這個是、哈哈、居然」

 大叔好像非常高興的樣子。稍微給太多了也不一定。

「那麼、請多指教」

 俺這麼說後、進入了房間。

---
 離開澡堂後、回到房間。
 離吃飯還有點時間的關係、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然後想到了。

(像是不能選的這樣、偶而一次也不錯哪)

 俺是、不指定車牌號碼派的。
 不特意去選喜歡的號碼、看到公路局給的號碼、別有一番樂趣。
 現在也是、心跳加速中。
 也上了保險了。
 恐怕、來的會是這個旅店上位的女性吧。
 但是、不知道來的會是哪種類型、不安與期待填滿內心。

 出現了敲門聲。
 接著、拿晚餐來了、的聲音。

「好的請進」

 慌忙地從床上起身。
 供餐的女性進來了。也可以說是女僕。
 並不年輕。
 雖然不年輕、卻是相當的美人。
 像是稍微有點累那樣、類似憔悴的表情、沉靜與濕潤的氛圍、配上暗色系看起來很溫馴的女僕服、產生了像是喪服寡婦那樣的豔麗感。
 中獎了。很好、幹的好、大叔。
 俺看到了大叔、看向這邊「對吧?」的豎起拇指、的幻覺。


 隔天早上、離開旅店後、去搭乘馬車。
 放好行李在深處的座位坐下的時候、稍微、呼、的嘆息了。
 幾乎都沒睡。今天、要在馬車中打瞌睡了吧。
 昨晚是、讓自己有了巨大的成長的實感的夜晚。
 要是沒有她的話俺、講白了吧、一無所知。
 至今只是在限制時間中享受、不管怎麼說、都有種速食感。
 昨晚就不同了、慢慢的、溫柔的、詳細的被教導了。
 感到驚訝的地方也很多。
 至今為止搞錯的地方、回想起來、自以為這樣就好的事實際上一點都不好。
 一個一個、像是解開頑固交錯的打結那樣、被教導、然後理解了。
 回想起在日本時候的自己、明白了只不過是獨善其身、完全看不到周圍、就像是裸體的國王那樣。
 感到非常羞恥。這是黒歴史啊。苦惱到快要暈過去了。
 但是同時、對於昨夜與老師的相遇感到巨大的感謝。
 老師對著這樣的俺微笑了、到懂為止、理解為止、重複又重複耐心的教導著。
 啊啊、如果沒和老師相遇的話、這麼一想就不寒而慄。
 然後俺想起了、已經見不到面的、位於遙遠的日本的雙親、與公司的大家。
 父親、母親、還有大家、俺來到這個世界後、毫無疑問作為一個人類已經成長了。所以、所以已經、請不要再擔心了。
 俺沒問題的。會在這個世界、好好地生活下去。
 臉頰、靜靜地流下淚水。
 俺的意識、慢慢的沉入了睡眠的深淵之中。

譯註:作者通常會用空兩行代表場景轉換 但空兩行其實不太明顯有時會有點突兀 所以這種時候我會加個分隔線(---)減少突兀感 以後加分隔線就不再註明了

评分

参与人数 30轻币 +390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ruri_link + 13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liu2535956355 + 30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3 工作辛苦
enozmamaor + 24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5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1 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究竟被教導了什麼呢?
发表于 2018-5-22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起來到目前為止都還在鋪陳,
不過主角上風化街的次數也太多了點,
不怕被榨乾嗎XD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5-22 21:51 编辑



 傍晚、到達了作為目的地的阿瓦克。
 和蘭德班恩一樣在城門排隊、但由於這次有公會卡、審查很快就結束了、馬上就進入城鎮。
 首先是旅店。沒有得到介紹、非自己尋找不可。
 穿過中央廣場、到達了有數間旅店的區域。
 環視了周圍、在馬車上見過的人們、往各個旅店、啪啦啪啦地進去了。感覺不到像是有特別避開哪一間。

(也就是這附近的旅店的話、去哪間都不會有問題吧)

 俺這麼判斷後、選擇了外觀比其他稍微豪華一點的旅店、進去了。
 問了沒預約的話能否住宿、結果沒問題、就被帶路到房間了。
 室內的樣子、該說是不好也不壞吧。
 告訴帶路的小哥、說不需要晚餐。
 然後像之前那樣、用銅幣入手了娼館的情報。
 前往從小哥那邊告知的店中、最高級的那間店。
 今天前往高級店、是既定事項。

(想要試試看老師的教導)

 俺這麼想了。

(然後、想確認現在的自己的實力)

 為此、擁有正當技術的實力者、作為對手來說是必要的。
 俺的心中、靜靜地燃燒著鬥志。

 到達了小哥所說的阿瓦克最高級的店、「艾爾賽」。
 進入裡面、和目前為止去過的娼館同樣的、大廳・雛壇形式。
 很緊張。像是中學時代社團活動、進入個人賽的比賽場時那樣的緊張感。
 俺為了尋找對戰對手、慢慢的環視雛壇。
 看到某個女性時、有種電光一閃的感覺(*註1)。
 對方也感覺到相同的東西不會錯。正看著這邊、微笑著。

(沒有錯、俺所尋找的對手、就是妳!)

 俺在心中叫喊著。
 然後、馬上指名、兩個人一起前往房間了。

 聽說到達某個程度的領域的話、就能感覺到自己與對手強度上的差異。
 俺在她的面前、感覺到高過頭的牆壁。
 到昨天為止還不會明白的吧。
 但是現在能明白了。
 這是、因為俺被老師教導後、單腳的腳尖碰觸到了那個領域的關係吧。

「請往這邊走」

 她招了手。那個留有餘裕的微笑、是只有壓倒性的強者擁有的東西。
 可惡、現在的俺終究還是比不上她。
 但是。那也是當然的。
 因為俺是低等級者、現在才要開始提升等級。
 沒錯。今天是為了討教而來的。
 展現現在俺的全力吧。
 然後不管是怎麼樣結果都接受、成為成長的食糧。


 數小時後、俺在攤販吃飯。
 稍微變得有點駝背了。

「完全敗北・・・不對、在那之前根本就算不上勝負」

 她的強悍。在想像之上。
 俺從頭到尾、都一直被掌握註前後左右上下的主導權。
 結果、辦的到的只有防御而已。
 忍耐、躲避。只是一個勁的重複這些而已。
 然後因俺的失誤而出現破綻時、對手絕對不會放過。
 即使反省、也無法報一箭之仇。

「光是變得能明白這點、就已經是成長了吧」

 俺、這樣自言自語了。
 然後想到了、從剛才開始感覺到的這個、模模糊糊的感覺。

(現在、好像要掌握到了什麼的感覺)

 不進行極端的實戰不行。
 把飯吃完、從椅子上起身。
 為了再次前往艾爾賽。
 那個雛壇的話、能與她比肩的強者要多少都有吧。
 要戰鬥、與那些強者們。
 以快速的步伐、到達店門口。
 大力吐氣、然後慢慢吸氣到極限為止。
 停止呼吸數秒、肚臍下丹田的三吋之下(*註2)、感覺到力量湧出來。
 俺銳利的吐氣後、推開門。


 夜晚、俺正、倒在旅店的房間床上。
 要是說最初戰鬥的對手是速度型戰士的話、剛才的對戰者就是力量型戰士了。
 俺那拙劣的技巧、在壓倒性的力量之前無能為力。
 蹂躙。
 沒錯、這個詞、是最能表達狀況的也不一定。

「好不甘心啊。老師・・・」

 眼淚順著俺的臉頰流下。

「但是會努力的。俺、想要變強・・・像老師那樣・・・」

 然後俺的意識、逃往深度睡眠中了。

譯註1:電光一閃的感覺 本來想翻成新人類感應能力(鋼彈梗) 後來作罷... =w=
譯註2:肚臍下三吋是丹田 然後丹田再三吋之下... 不要問=w=

评分

参与人数 26轻币 +335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liu2535956355 + 15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3 工作辛苦
enozmamaor + 36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5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2 22: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别人去异世界打怪生级,这位升级的方向有点牛批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2 收起 理由
EDST + 12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3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 謝謝 樓主 辛苦了

看完了您翻譯的前幾話 忍不住 就利用度娘 去啃生肉了

故事中 三不五時 會有 別出心裁 的笑點 哈哈哈哈

期待您的熟肉  呵呵呵呵  謝謝~ 謝謝~
 楼主| 发表于 2018-5-23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6-4 13:39 编辑

10

 醒過來、從床上坐起上半身。
 早晨的陽光從窗戶的空隙間射入、不規則的反射著從棉被上飛舞的些許塵埃。
 那個樣子、簡直像光之劍斜立著一般。
 內心、變得平靜了。
 昨天的實戰經驗、到昨晚為止、在自己的心中凌亂著。
 該怎麼做才能變強呢、要怎麼戰鬥才能勝利呢、再怎麼煩惱也想不出答案。
 但是現在、在自己的心中已經整理統合完畢、感覺到已經把握住戰鬥方法的全體面貌了。
 其他表現方法的話、就像忽然被給予了從100m高度的視點來看住到現在的城鎮、「啊啊、原來俺住的城鎮是這種感覺啊」的理解了、那樣的感覺。

「這到底是・・・」

 看著雙手掌心。和平常並沒有變化。
 但、自己變得更強了、沒有理由的領悟到了。
 話說回來曾經聽說過。
 填鴨式的塞滿知識後、思考到大腦當機。就這樣昏睡過去、有時候、醒過來的時候、會獲得至今為止不曾得到的答案。
 恐怕、被常識束縛的凌亂知識們、在睡眠的時候從束縛中被解放、知識相互之間自由的測試排列組合。
 然後最後以最佳的形式組合起來、以名為理解的形式給予了答案。
 不就是那樣的現象嗎的想了。

「好!・・・很好!」

 離開旅店、前往商人公會。
 為了工作。
 雖然說是工作、也只是賣藥水而已。
 把包包中的F級與E級藥水、全賣了。
 價錢、與蘭德班恩的商人公會幾乎相同。
 完全沒有不滿。
 可以盡情的吃、住不錯的旅店、到心滿意足為止的上娼館。
 然後旅費也很夠。
 從市井小民來看、是極為奢侈的生活了吧。
 而且、還不是挪用著積蓄。
 過著這樣的生活、錢還單方面增加。
 果然、成本為零是主要因素吧。
 若非如此從蒐集到的情報得知、要製作藥水的話、藥師的知識與技術與魔力還有、材料與道具與時間是絕對必要的吧。
 準備高價的道具、購買材料、仔細地注入自己的魔力的同時製作。
 花費的時間E級為數周、D級的話已經到了釀酒的領域的樣子。
 完全就不是、默念的瞬間就能做出來的東西。
 沒有那種魔法存在的樣子。
 最近、覺得想要傳達這份感謝的心情。
 如果有祭祀那個石像的神殿的話、就會跑去祈禱了也不一定。


 俺現在、在艾爾賽的大廳。
 商人公會、阿瓦克的觀光、吃飯、然後娼館。一如往常。
 在雛壇、昨天的速度型戰士看著俺、

「哎呀、又過來了嗎」

 的、稍微睜圓了眼後、露出無畏的笑容、邀請著俺。
 這樣正好。那個邀請、就接受了。
 俺指名了她、到達了戰場。

 她很訝異。
 留有餘裕放出的她的攻擊、俺不但全部都彈回了、而且還做了反擊。
 雖然反擊終究是被避開了、但要吹飛她的餘裕已經很充分了吧。
 表情變了。似乎變得認真了。

 從那開始是完全互角的戰鬥。
 其樣貌、簡直像是西洋劍那樣。
 互相的突刺、招架、反擊。
 每刺之間彼此的汗液飛濺。已經雙方都渾身是汗了。
 昨天被她的假動作誘導、完全被取得主導權。但今天不同了。
 時而由俺掌握主導權、從假動作到痛烈的一擊都招呼過去了。

 結果、到最後為止都分不出勝負、但俺已經充分滿足了。
 她也一樣的樣子、分離的時候用笑臉約定再戰了。

 俺從戰場回到大廳、坐在椅子上、喝著像是葡萄汁的飲料。
 杯子裡漂浮著冰塊、流過喉嚨的冰冷、甜美。還有些許的苦味像是像是治癒了疲憊那樣。

 一杯飲料過後、站了起來、再次前往雛壇。
 是為了戰鬥來到這的。
 然後俺還能戰。
 那就只有戰了。

 雛壇、有個反派大小姐在。
 漂亮的螺旋捲金髮。
 和俺對上視線了。
 她抬起下顎、像是鄙視的看著俺、嘴角稍微掩飾著、但浮現像是輕蔑的笑容。
 感到一股寒氣。
 只能戰鬥了。
 反派大小姐的話、非得好好懲罰不可。
 沒錯、要解除婚約。
 立馬、指名了她。


 先說結論吧。
 反派大小姐、很弱。

 她纖細而柔弱的防禦、被俺輕輕鬆鬆的突破、一擊就擊倒了。
 但不愧是反派大小姐、主張這是滑倒而不是擊倒、絕對不承認那是擊倒。
 以俺的感觸來說、毫無疑問是擊倒的手感、但在這裡花時間爭辯的話、正合她意吧。
 恐怕、是為了回復而在爭取時間。
 對傷害還沒完全回復搖搖晃晃的她、使用步法愚弄著。
 然後在架式崩解的時候、施展大動作的攻擊。
 覺悟到無法閃躲的她、閉上眼睛集中於鞏固身體的防禦。
 然而、俺那大動作的一擊沒有打出去。因為是假動作。

(・・・?)

 對於沒有打出的一擊抱持疑問的她、稍微打開眼皮窺伺著俺的樣子。
 俺是因為、她鞏固著身體的防禦、而放棄了這一擊・・・的假裝了。
 就在她、放鬆防禦的那個瞬間、從預想外的角度俺用了渾身力量的上鉤拳炸裂了。
 被往上頂的身體浮上空中、倒地。完全的擊倒了
 恐怕連意識也飛走了吧、只用本能背靠角落戰起來做出戰鬥姿勢。膝蓋不停發抖著。
 俺為了完全分出勝負、讓必殺技炸裂了。
 輪擺式・位移。
 身體描繪出∞的軌跡大幅擺動、利用那個反動連續放出強烈的打擊。
 那個轉動漸漸的增加速度、她被捲入左右而來狂風暴雨的連打之中。
 已經失去意識了也不一定。
 但是、連打是不允許她倒下的。
 被釘在角落。
 狂風暴雨過後、她咚的倒下了。
 然後在時間內、沒有再站起來。


 離開店的俺、到附近的攤販吃晚餐。
 包含了牡蠣與蛋的像是大阪燒的東西。直說了吧。增強精力的。
 然後、俺現在最需要的礦物質、鋅也含量豐富。

 話說回來、為何俺、明明有錢卻老是在攤販吃飯呢。
 那個理由、當然也有方便的原因在、但主要是美味。合胃口。
 雖然不怎麼吃攤販以外的、也沒有好好找過有什麼店、其實有更美味的也不一定。
 但是現實來說、攤販的食物很美味導致老實的跟著、還想再吃!的欲求行動也是沒辦法的吧。
 這個世界、雖然看起來是中世紀西歐風格、但因為有魔法所以生活環境很舒適。
 廁所是沖水式、淋浴設施也可以漂亮的跑出大量熱水、只要轉動水頭龍浴缸也會很快滿水。
 即使是夜晚歡樂街也很明亮、旅店的照明也不暗。
 雖然沒看到空調、不知道是怎麼把溫度調整的好好的。
 但沒有吹出風的聲音、當然也不會有霉味之類的、這樣子反而比較舒適。
 冷藏的飲料、冷凍的零食類。
 因為保存魔法的存在所以食材很新鮮、即使是離海很遠的阿瓦克這裡、也能品嘗像在發光的海產物。
 在城鎮中跑的馬或馬車、幾乎都是哥雷姆。
 不會大小便、只有蹄聲與車輪聲。
 比起充斥著引擎聲的原世界的城鎮中安靜的多、空氣也很清新、沒有排氣的味道。

 但是貧富的差距很激烈。
 俺來到這個世界、比較像是都市觀光客那樣的生活、所以會才覺得舒適也不一定。


 吃完飯後、往廣場移動、坐在長凳。
 然後、仔細思考事情的同時、在日落的廣場看著人來人往。
 大家、都有著各自的日常生活吧。
 相對的俺是、旅人。和這個城鎮的日常、基本上是切離分開的。

「怎麼說呢、真好啊」

 平穩的時間流動的感覺。
 不用擔心工作的事。
 對於健康沒有不安。
 生活也沒有不好。
 然後、喜歡的事、可以隨心所欲地做。
 感謝的心情在俺心中急速的膨脹。

(・・・非常感謝您。打從心底致上感謝之意)

 俺像是、祈禱的聖母、那樣的姿勢、向不知名石像獻上感謝的心意。
 祈禱過後、膨脹過頭壓力過高的心情、漸漸的冷靜下來。
 然後轉換心情、的想了。
 在蘭德班恩很快樂。在阿瓦克這裡也很快樂。恐怕到了王都會更快樂吧。

(明天、就前往王都吧)

 早上、去搭馬車的地方看看。要是前往王都的班車有位子的話、就出發吧。
 俺心意已決。
 然後從長凳起身。
 既然決定明天出發了、不去不行。去艾爾賽。
 艾爾賽不錯。
 在阿瓦克最後的夜晚、不想去其他的店。
 今天就在艾爾賽徹底的玩吧。
 再來這個城鎮的機會要多少有多少吧。
 其他的店那個時候再去看看就好。
 數分鐘後、俺再次推開艾爾賽的門。

评分

参与人数 25轻币 +306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liu2535956355 + 10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3 工作辛苦
enozmamaor + 24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q12345672567 + 15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angel4897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3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雛壇

那个是什么,谁能解释一下那个反派大小姐是做什么用的嘛?那一段我没能完全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8-5-23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6-14 10:58 编辑

11

 俺馬上前往雛壇。
 在大廳的店裡的人、總之稱作接待員吧、可不能考慮、接待員會不會覺得「咦?又來了?」、的問題哦。
 要是會害羞的話、可沒辦法享樂啊。

 開始在雛壇物色對手、看到俺的雛壇女性們稍微有點聒噪。
 氣氛好像不太好。
 從雛壇中央最高的位置、一位女性來到俺的前面。
 像是這個雛壇的領袖的存在。

「你啊、對好像公主做了很過分的事是嗎」

「公主?」

「你剛才指名的孩子喲」

 啊啊、反派大小姐嗎。

「沒有。只是堂堂正正的決勝負、然後俺贏了而已」

「哼、真能說啊。・・・你啊、有指名人家的勇氣嗎?」

 她的眼睛瞇細、像是在估價似的看著俺。
 俺也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也有雛壇的照明很強的原因吧、仔細看。稍微有點炫目。
 臉形端正。
 從說話時看到的感覺來說、牙齒潔白而整齊。
 三圍也非常好。
 腰明明很細、該凸的地方還是凸。
 而且是相當的砲彈型。

「好吧。如妳所願」

「・・・真高興呢」

 她這麼說、舔了一下嘴唇。


 付錢後迎接從雛壇過來的她、一起前往房間。
 在右側走著的她、左手輕輕拉著俺的衣袖。
 走廊稍微有點暗。光線只有一定距離嵌在牆壁上的照明石而已。
 通過照明石前面的時候、光的範圍照到俺們、然後就往後方流逝了。
 因為在步行中很無聊、就往她的方向偷瞄看看。
 這時、感覺到違和感。
 臉、耳、脖子的質感不同。
 在雛壇因強烈的照明而蒙混過去的東西、顯露出來了。
 俺領悟到了。

(這傢伙・・・畫了相當厚的妝。年齡比想像中還要大很多才對・・・)

 是感覺到俺的視線嗎、她的眼珠忽然看向這邊。
 然後、瞧不起人似的眼角與嘴角些微彎曲、做了笑臉。
 簡直像、

(現在才注意到嗎?)

 的說了似的。
 那樣瞧不起人似的態度、讓俺火大了・開關切換到ON了。
 也有被指出沒能看破、而生氣的因素在。

(要讓那張臉、變成哭著請求原諒的臉!)

 戰意讓情緒急速高漲、的感覺。


 進入房間與她對峙著。
 送飲料過來的少女、就在剛才很高興似的收下小費後、離開房間了。
 現在開始、是俺和她、兩個人的時間。

「來吧」

 這麼說後、俺馬上把衣服脫光。
 然後命令她。

「妳也脫掉」

「・・・普通來說、剛開始會像戀人一樣、讓雙方慢慢興奮起來不是嗎?」

「太浪費時間了」

 她、真是的真是的、的嘆息了。

「真的是最爛的男人哪」

「快點」

「不把照明調暗嗎?」

 對於她的問題、俺左右搖頭。
 因為俺、喜歡在明亮的房間中戰鬥。

「把照明調暗的話、對雙方來說會比較好哦?」

 就這麼無言地瞪著她、強烈的表示拒絕的意思。
 在她的眼中、浮上憤怒的神色。

「真是的、雖然只是打算小懲大誡而來、居然是想像以上無可救藥的男人哪」

 說話的同時、把手伸入自己的洋裝。
 發出劈哩啪啦、颼颼聲音的同時、解除了體型補正裝備。
 束腰、胸墊、吊帶、內衣褲、都掉到腳邊。
 然後、把手放在最後剩下的洋裝上。

「看到私的這個姿態之後、別以為可以平安回去哪」

 把洋裝丟到旁邊。

 解除了全部的補正裝備後的體型、簡直像根筷子。
 到剛剛為止、只是稍動眼角與嘴角做出的表情、現在像是邪惡的笑容一般大幅扭曲著。
 沒辦法承受那扭曲、化妝產生了縱痕無數的裂痕、碎片啪啦啪啦地落在周圍。
 那個厚度已達數釐米、已經不是化妝而是進入鋪水泥的領域了。
 大部分的水泥剝落了、出現了皺巴巴的粗糙肌膚。
 正符合衰老不堪一詞的身體、那個樣子、讓俺想起了一個名字。
 俺像是不可置信地把那個名字說出口。

「・・・()、・・・死者的(長老)大魔法師(巫妖)(*註)」

 憎恨著生者的高位不死者。
 當然、她不是不死族。是人類・・・大概。
 但是、那個姿形、和死者的(長老)大魔法師(巫妖)只是恰好相似・・・大概吧。

「要上了哦」

 這麼說後、她・・・姑且稱作死者(長老)吧・・・正、擺出的擒抱的姿勢、靠近過來。
 俺不自覺的退後了。
 呼吸變的不規則、好痛苦。
 光是直視SAN值(*註)就會降了、身體沒辦法像想的那樣動。

「呔!」

 死者(長老)吠了。
 那個瞬間、 從死者(長老)那邊有什麼飛了過來。
 俺反射性的後仰上半身、咻的躲開了。
 不自覺的、眼睛追上飛過來的東西、驚愕了。

(是假牙!而且還是整副假牙!)

 那個潔白整齊的牙齒也、全都是假的。
 俺的視線離開的空隙、死者(長老)並沒有放過。
 從低的位置進行了擒抱、俺的身體倒向了後方。
 雖然想要重新站起來、但在俺的背碰到床單之前、死者(長老)已經進入了橫四方固的體勢了。

「咕」

 無路可逃、動彈不得。完全被固定住了。
 即使是三十多歲男人的力氣、也沒有辦法掙脫老太婆的拘束。
 只能說是驚人的技術。
 死者(長老)的左手、像是要更確實的固定那樣、移動到俺的背後。

「什!」

 無意間大叫了。
 因為俺的首頁、被從後門入侵了。
 被駭的俺的臍下丹田、擅自進入了攻擊態勢。
 自覺到那個的俺、慌慌張張地看向臍下丹田。
 在那的是、死者(長老)張開無齒的大口、看到那如同深邃的黑暗的口腔。
 那個模樣簡直像、啃食被捕捉羚羊內臟的獅子似的。

(要被吃了!再這樣下去俺的臍下丹田就要被吃掉了!)

 感到顫慄。
 但是、無法可逃。
 俺、因為過於絕望、慘叫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羚羊、被獅子吃掉了。
 然而、俺的絕望還沒有結束。
 俺被駭的臍下丹田、不管怎麼被吃都無法停止戰鬥。
 就像是接受了名為凌遲的古代死刑的狀態、俺的地獄沒有盡頭的持續著。

譯註1:エルダー・リッチ 通常翻作 長老・巫妖 不過overlord叫死者的大魔法師就拿來用了~
譯註2:SAN值是克蘇魯神話的東西 算是理智值的意思 降到零就會失去理智(瘋掉)

评分

参与人数 17轻币 +202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5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sar2016 + 11 工作辛苦
tsaims01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3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死者大法師也可以上
主角實在是太強了wwww
发表于 2018-5-24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IntelRoyal 发表于 2018-5-23 14:24
雛壇

那个是什么,谁能解释一下那个反派大小姐是做什么用的嘛?那一段我没能完全理解 ...

就是  很多女孩子在裏面的店呀,可以一起運動一下,然後洗洗澡。
排除身體毒素的店,出來腦袋都會變得清晰。
发表于 2018-5-24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window31 发表于 2018-5-24 12:35
就是  很多女孩子在裏面的店呀,可以一起運動一下,然後洗洗澡。
排除身體毒素的店,出來腦袋都會變得清 ...

排除身體毒素 確實呢 怎魔紳士小說變成日常清淡的描述 真是厲害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20193287 + 13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6 05: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