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alex0389
收起左侧

[WEB] [自翻web]難得被借予作弊能力轉移到異世界了 想要隨心所欲的生活 11/11更新259話(漫譯:异世界风流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6 12: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愈來愈高深,不好懂。感謝分享。
发表于 2018-6-6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往杰安妮。
店名是杰安奴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1-8 18:26 编辑

26

 在那之後、休息到時間結束為止後、3人在廊下走著。
 今天是以治療與馬殺雞的練習為目的、所以沒做那之上的事。
 雙馬尾當然是不行、老師也消費了相當的集中力。
 然後、雙馬尾、正借著老師的肩膀。
 極樂淨土的影響、都直不起腰了。
 不是俺而是借用老師的肩膀、是為了不要給予多餘的刺激。
 雙馬尾因為剛才的余波、全身還在過度敏感狀態、俺一不注意碰到的話、又會發作的樣子。
 這方面、要是老師的話、就可以和剛才相反的、明白不敏感的地方。
 慎重的選擇位置的、把肩膀借給她。

 正在往樓梯的方向前進、途中有扇門開著、似乎在騷動著。



 三人靠近房間、偷看著房內。
 室内、有像是客人的男子、接待員、倒在地上痙攣著口吐白沫的女性、還有
在看護女性的2個服務生的女孩子在。

「喂喂、這三小!饒了我吧!」

 客人趾高氣揚的怒罵著、接待員則在道歉。
 看來是在接客中、女性倒下了的樣子。

「哪、怎樣?是怎樣?這間店、連女性的管理都辦不到嗎?」

 像個麻煩人物那樣。露出討厭的眼神。
 比起那種事、首先應該優先治療女性才對吧。
 俺、向鞠躬道歉中的接待員送出視線、來到女性的旁邊、開始馬殺雞。
 雖然說是馬殺雞、也就只是扶起上半身把手放在背上而已。
 扶起上半身的時候、女性嘔吐了、吐在俺的衣服上。

「誰啊?你」

 對忽然出現的俺們、男子吼了一聲。
 俺無視了、連續的發動魔法。
 和雙馬尾同樣、以傷勢治療、疾病治療、異常狀態回復的順序使用F級魔法。

(嗯?)

 傷勢治療、疾病治療都通過去、到了異常狀態回復才有了手感。
 但是、那個手感和雙馬尾時幾乎相同。
 也因此、俺覺得微妙的有點在意。
 幸好、異常狀態回復(F)將異常狀態解除掉了。
 痙攣也治好了、意識回復了。
 是嘔吐物進入氣管了嗎、雖然激烈的咳嗽、但很快就沒事了。
 服務生的女孩子、拿水給女性喝。

「稍微、打擾下」

 借用老師肩膀的同時、雙馬尾靠過來了。
 然後小聲地說了。

「雖然現在才想起來、私的身體變得奇怪、是從當了那個客人的對手開始的」

 偷瞄的看向男子的方向。
 男子對著接待員、大吼大叫著。
 俺對雙馬尾、傳達了治療女性時的感觸。

「和治療私時、幾乎相同的感觸?」

 點頭。
 然後追加了一句。恐怕原因也是相同的吧。
 稍微考慮後的雙馬尾、對服務生的女孩子說了些什麼。
 女孩子馬上、趴踏趴踏的在走廊奔跑著。

「真的非常抱歉。換人當然、不會有問題。請稍微等待一下、馬上準備交換的人・・・」

 接待員、鞠躬道歉著。
 是覺得那樣很爽嗎、男子越來越囂張了。
 馬上給我換、的吵鬧著。

「包含side line在內、全員、帶到這裡來。讓我選」

「顧客大人、在怎麼說、那樣也有點」

「你怎樣?給顧客大人添麻煩什麼什麼的、只是嘴上說說嗎?要是真的覺得抱歉的話、這種程度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俺不是直接的關係者、讓女性坐在沙發後、就離遠一點的眺望著騷動了。
 這時、剛才跑下樓梯的服務生的女孩子、與另一個年輕的接待員、還有像是保鑣的大叔2人一起、進入房間了。
 男子、看到保鑣後、馬上就畏縮了。

(是那個哪、對於立場比較低的對象會顯得很強悍、但遇到凶狠的對象馬上會皮皮挫那類型的傢伙啊)

 俺、想起日本時代作為顧客的某人、推測男子是那樣的人。
 年輕接待員、讓接待員看帳面的同時、說了些什麼。

「顧客大人、可以稍微打擾一下嗎?」

 接待員的用詞有禮、但氣氛和剛才完全不同。總覺得很有魄力。

「啊啊?」

 是注意到對方氣氛的變化了吧。男子雖然聲音還是很大、但只是在虛張聲勢這點顯而易見。

「這邊是帳簿。顧客大人來店的日期、與本店作為對手對象的名字在這邊」

 然後、的繼續說了。

「這邊是、本店的人告知身體不舒服的名字、與時間」

 接待員的目光、鏘的變強了。

「非常的、相似呢。您有什麼頭緒嗎?」


「怎麼可能會有!是在懷疑客人嗎你們!」

 男子怒吼的時候、眼神游移著。
 那個眼睛、從接待員、桌上的包包、然後移到接待員身後的雙馬尾。
 然後和雙馬尾對上視線時、看起來像是恍然大悟的樣子。

「夠了!這種店再也不會來了!不用換人了、趕快退錢吧!」

「雖然真的非常抱歉、但希望您能稍等一下」

 男子想往桌子移動的時候、被保鑣擋住了。
 接待員、拿起放在桌上的男子的包包、開始確認裡面。

「你對客人的所持品做什麼!可不會原諒你哦、我要告你!」

 雖然男子想要阻止接待員、但被保鑣阻止了。

「私、作為本店的管理者、被賦予了確認顧客大人所持物品的權限」

 這麼說的同時接待員的手也沒停下來。一個一個的確認著。
 然後、拿出了1瓶藥水。
 在照明下確認。顏色是淡淡的紫色。連俺都沒看過的顏色。
 也拿出了、其他的空藥水瓶。
 接待員、聞了聞空瓶這邊的味道。
 然後、對年輕接待員發出指示。

「馬上通報衛兵。把顧客大人帶路到其他房間、這事很嚴重也不一定」

 非常嚴厲的聲音。
 雖然口頭上說是顧客大人、但態度已經完全當成敵人了。
 大吵大鬧的男子、被保鑣用蠻力押著、帶到樓下去了。

「非常感謝您。多虧了塔瓦羅大人」

「明白了什麼嗎」

「是的、雖然只是猜測、恐怕她們被暗中下藥了」

 是說剛才的藥水瓶吧。

「想來恐怕是媚藥的一種。是成分太強呢、或是品質太差呢、有除了本來的效果以外、還引起了副作用的可能性存在」

 是非常危險的藥、的接待員這麼說了。

「我們的店、是多虧了她們才能成立的。對那麼重要的她們、做出這樣的事的人、是絕對不能原諒的」

 相當的憤怒著。

「在最近、身體不舒服的女性很多。在塔瓦羅大人指出之前、都沒有想到可能有關連、到現在才發覺真是太慚愧了」

 對妳們也感到非常抱歉。的、接待員、對雙馬尾與老師低頭了。
 雙馬尾姑且不論、老師不是異常狀態而是生病哪、的想了但說不出口。

「會徹底的追究下去」

 接待員強而有力的說了。
 其他店、也會協力的樣子。
 打算業界全體、進行身體不舒服的女性有無的調查、然後進行對應。
 這樣就可以安心了吧。


 那之後、衛兵來到店裡、其他店的接待員也來了、真正的藥師也來了、一片騷動。
 俺、只是自稱藥師、就在露出馬腳之前離開了。
 接待員、雖然好像說要給俺什麼謝禮、但接待員自己非常忙的關係、總之這件事就改天再說了、就是這樣。
 再怎樣也不能穿著附著嘔吐物的上衣、就拜託店裡清洗。
 為了替換上衣、先回家一趟。
 上半身、就穿著內衣披上斗蓬出去了、才剛過下午4點、還不會冷。
 到了家後、換了上衣與外套。有準備預備的衣服真是太好了。
 看一下庭院藥草的情況。今天早上、撒了混合藥水的東西的那些傢伙。

「哦哦!」

 9株藥草、簡直讓人認不出來了的有精神。
 感覺的到生命力。欣欣向榮的。
 已經不是今天早上那樣、讓人看了就覺得傷心、的狀態了。

(藥草、會因藥水變得有精神。假說中獎了)

 嗯嗯的、一個人點頭了。
 一瞬間、這個能幫助人工栽培的研究也不一定的想了、但馬上否定了。

(雖然不知道製作藥水需要多少藥草、但這個絕對、以代價來說不划算吧)

 王立魔法學院、不可能沒有試過才對。
 恐怕人工栽培的定義、不包含為了孕育藥草大量消耗藥水這樣的方法、的想了。
 因為也接近晚餐時間了、俺就出門去了。

譯註:前面說過個人覺得譯名最重要的是語感 所以請不要挑"音譯的不夠準"這種毛病
老實說看到只會覺得翻譯的幹勁降低了而已

评分

参与人数 48轻币 +627 收起 理由
楊蔥 + 24 工作辛苦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brandon3505 + 11 精品文章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genius_tom + 15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落叶纷纷 + 16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6 21: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分享及講解,如果加上權限能看的小說就更少了。真心覺得可惜。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1-8 18:31 编辑

27

 好了、俺現在、在名為「瑪莉涅特」的餐廳、以炒海鮮為主的吃飯中。
 從娼館大廳的其他客人那邊、「有間不錯的店」、的話傳到了耳中、於是覺得很在意。
 味道、嗯、不錯。炒油炸白身魚加上塔塔醬來吃、有種幸福的感覺。

(雖然食物不錯、但沒有這樣的吧・・・)

 俺仰望天花板、嘆息了。
 這個天花板是這間店的賣點、但無論如何也不合胃口。
 勉強能讓俺站著的低天花板、是玻璃或是壓克力做的。
 那個透明的天花板、兼做樓上的地板。
 然後在樓上、有水手服的女孩子們、輪流的跳舞著。
 簡直像水族館似的。
 只是看的不是魚、是女孩子。

(至少、穿個內褲好嗎)

 雖然說穿著水手服、但也只有那樣。
 這樣的孩子們、蹲著擺腰那樣、跳舞著。
 嗯、也就是說、
 五葉木通果實纍纍、菊花朵朵開、的看到了。而且還是極近距離、在俺吃飯的時候。 
 隔壁桌子的男子3人組、相當的興奮。非常高興。
 像理髮店那樣可以調整椅背的椅子、盡可能的放倒、在吃飯的同時鑑賞著。
 當然、胸口的圍裙與周圍、都是食物的碎屑。

(還覺得為啥類似燒肉店的地方會提供圍裙、原來是這麼回事哪)

 他們好像很喜歡的樣子、但俺的話沒辦法接受。
 因為、好像很臭、的感覺。
 俺把椅背立直的吃著、吃完後、就早早離開了。

 為了轉換心情、進入了快餐店。
 雖然是快餐店、但不是吃飯的店。是娼館的快餐版本。
 好像是什麼業界的風雲兒、打破常識、為了讓人可以便宜輕鬆的享受、而開始的樣子。

「歡迎您的光臨!」

 穿著當店制服的年輕女孩子、很有精神的用笑臉迎接了。
 那裏是個大客廳、深處有雛壇。

「要是決定了的話、請搭個話」

 在雛壇、穿著黃色比基尼的女性們、或站或坐的在那邊。
 寫著號碼的牌子、附在胸前。

(這裡、用日本的說法、就是沒有本番(*註)的店的樣子)

 沒錯、根據研究、這裡是沒有本番的。然後也沒有時間限制。一發制的。
 然後很便宜。
 不到銀幣1枚。而且也不需要小費、連飲料都不用點。
 對俺來說、根據援助交際喫茶店貝爾talk的歐巴醬的教誨、所謂的便宜、反而會導致不安。
 但是、俺之所以關注這裡、還有別的理由。

(名為finger・and・lip・only(只用手唇)的系統、或許能做為俺馬殺雞技術提升的參考也不一定)

 這麼想了。
 俺、隨便選了個對手、前往單間。


「大失敗哪」

 離開店的俺、正在反省著。
 進入房間後、忽然變成69位。
 就這樣保持著69的、解開比基尼的線打結的地方、

「請隨意」

 的、對方這麼說了。
 又在眼前、出現菊花與五葉木通的花束。
 剛才的店和這裡、絕對、是同個經營者對吧!
 變成像是被榨乳的乳牛狀態的俺、一點也不高興的迎來終點。

「總覺得好累啊」

 情緒變的低落了。
 這時、忽然看到某店的招牌。

(放鬆・馬殺雞是嗎、或許不錯也不一定。在剛才狹小的房間69、身體都僵硬了、去放鬆一下吧)

 進入正規的馬殺雞店還是第一次、或許不錯也不一定。

 進入店中、一個美熟女大姊姊出現了、帶到個室、照要求趴在床上了。
 然後從背後、開始馬殺雞了。
 抬起上半身拉手腕、折腳、受到像是關節技的對待、比起馬殺雞更像是整體那樣。

(咕、雖然辛苦、但很舒服)

 身體僵硬這點、自己也很清楚。
 呼吸漸漸的變輕鬆、變得像是深呼吸的呼吸著。

(嗯?)

 但是、途中開始漸漸的變貌了。
 手指、在俺的敏感領域、好像掠過那樣的碰到了。
 而且美熟女大姊姊的胸部、好像也碰到了。

(這到底是?)

 一不小心、也變得有精神了。
 和這裡是健康的馬殺雞店無關的、有反應了。
 於是美熟女大姊姊、注意到這個狀態、停下動作。

「那、那個、抱歉」

 在俺道歉時、美熟女大姊姊、說出了意外的話。

「這之後要加錢、如何呢?」

 哎呀、這邊、是那樣的店啊?
 沒注意到哪。
 但是、機會難得、就麻煩繼續了。
 順便一提是沒有本番的。


「好的、請不要閉眼、看著這邊」

 美熟女大姊姊、妖豔的微笑同時、說了要俺張開眼。
 俺現在、被美熟女大姊姊玩弄著。
 左手按住水管的根部、水流完全的被控制著。
 右手對水管的前端、不停著刺激著。
 然後眼睛、好好的捕捉著俺的眼睛、像是在洞察俺的狀態那樣持續看著。
 山洪快暴發的話、左手收緊右手刺激減弱、山洪緩和的話左手放鬆右手刺激增強。
 萬一真的要爆發了、瞬間用左手、物理性的防止爆發。
 俺在超越了極限的狀態、辛苦呻吟著。

 合氣道的達人、可以讓手上的小鳥、飛不起來對吧。
 鳥要飛的時候、查覺到那個氣息、把手放低。
 想跳起來的瞬間失去立足點的小鳥、飛不起來。
 然後達人、在小鳥準備飛的動作結束前、手會回到原本的高度。
 這樣不斷重複的話、小鳥就會一直飛不起來了。

 俺現在的狀態就是這樣。
 和達人不同、美熟女大姊姊有若干的失誤。
 但是、那個失誤、用左手完美的彌補了。滴水不漏的。
 看著對手的眼睛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然後、也明白了剛才的69、有多麼愚蠢。

 然後在迎來一陣巨大的山洪的瞬間、同時俺、覺得又會被左手阻止而死心的瞬間、美熟女大姊姊、把左手的咒縛解放了。

(什、什、什、什、什麼?!)

 俺、沒辦法相信眼前發生的現象。
 俺在那個瞬間、是仰躺著的。
 然後數量眾多的俺的兒子們、在俺的眼前、達到了天花板。

(怎麼可能!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高中生的時候、也沒有飛這麼遠)

 驚訝了。但是吃驚的點、不只有那裡。

(?!唔、喀、啊啊啊)

 而且停不下來。應該沒有這麼多才對。讓人難以置信的量。

(生命啊!生命流出去了啊!)

 這麼確信了、恐怖到了極點。

(・・・這樣的、還是第一次・・・)

 俺、變的全身無力了。


 俺回到了新家。
 剛才真是厲害。
 聽說了、那個、是美熟女大姊姊的必殺技、名為「排毒」的樣子。
 到極限為止的限制著的關係、反作用力就會像剛才那樣的樣子。
 話說回來、聽到了嗎?諸君?
 「必殺技」、而且還是「有名字的」。
 真的好想要。俺也好想要。想要必殺技。想要有名字的技巧。然後、想要在叫出技名的同時、施展技巧。
 對在席歐娜自稱反派怪人的俺來說、自己也、想要別名或是必殺技哪。
 哎呀、那個姑且不論、今天雖然有些失誤、也是學到了很多的一天。

 使用剩餘的魔法使用次數、去製作藥水吧。
 也對自己施展傷勢治療(F)、疾病治療(F)、異常狀態回復(F)。
 特地施展F級、是為了確認施展時的感觸、想要確認有沒有傷勢或疾病、異常狀態的緣故。
 疾病治療、異常狀態回複、沒有手感。
 傷勢治療有完全回復的手感、想來這是剛才、小腿不小心踢到流了血的關係。

 今天的上位魔法使用次數剩餘量、S是1回、A是3回、B是6回、C是10回。
 嗯、完全沒有用到。馬上日期都要改變了哪。

(不偶而用一下的話、真的需要使用的時候會感到不安哪)

 機會難得、就做了S・A・B合計10瓶的藥水、撒在藥草上了。
 用在自己身上也只是浪費、藥草的話可以變成營養吧。
 把玻璃製的灑水器用袋子包著、防止藥水的光漏出來的同時、稀釋後撒在藥草上。
 半有趣的、只有傷勢治療(S)、是直接從藥水瓶、撒在中央的藥草株上。

譯註:本番用台灣的說法大概是全套吧 也就是說這店只做半套這樣
順便一提 美熟女大姊姊馬殺雞剛開始是趴著 不知啥時開始變仰躺 原文沒寫
所以時機點請自行腦補吧(感覺上挺早的 至少在變貌之前吧)

评分

参与人数 43轻币 +522 收起 理由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brandon3505 + 11 精品文章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落叶纷纷 + 16 精品文章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949123347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7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见多识广的翻译君
发表于 2018-6-7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拿S級藥水去撒在藥草上....這不就成了天價藥草了
发表于 2018-6-7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n4567000 发表于 2018-6-7 13:29
拿S級藥水去撒在藥草上....這不就成了天價藥草了

這都能被你發現  厲害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1-16 15:36 编辑

28

  早上、醒了過來、拉開窗簾。
 窗外樹木的枝、豐盛而茂密的隨風搖擺、祖母綠色的日光透過葉縫照進室內・・・

(・・・樹木?)

 俺打開窗戶、探出身子眺望庭院。設置在屋上的小小庭院。
 在紅褐色貧脊土壤造成正方形的土的中間、種植著9株小小藥草的苗的殺風景的庭院。
 然而、現在、連角落都被膝蓋高度的草覆蓋著、土連一小片都看不到。
 中間有高2m左右的樹、樹枝豐盛樹葉茂密的、隨風搖擺著。
 葉子閃耀著祖母綠色的美麗光輝、嫩葉的香氣隨著風進入寢室。

「咦?」

 這啥?怎麼回事?
 俺粉紅色的腦細胞、重複整理狀況推論、引導出最穩妥的推測。

「昨晚、得意忘形地把高等級藥水撒在庭院、導致藥草猛烈的發育、長滿了庭院」

 特意發出聲音、確認狀況。
 是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

「直接撒上等級S藥水的1株、突破了草的領域、變成了樹木」

 真驚人啊、幻想世界。
 一晩、荒涼的庭院就變成小小的森林了。

(引人注目嗎?異常事態嗎?沒問題嗎?)

 俺、對建築物的周圍東張西望的環視著。
 因為還太早的關係嗎、沒有像是注意著這邊的人。

(嘛、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哪。草姑且不論樹太引人注意的話、還有砍掉的手段、但難得長出來了那不是很可憐嗎)

 往好的方向想、這和周圍的風景也很搭所以不會引人注目。
 要除去一個晚上出現這點、就是了。
 然後老實說、像這樣洋溢著綠色的庭園正如所願。即使不是現在、總有一天也會種植樹木的吧。
 然後最重要的是、庭院正中間生長的僅有1顆的樹、那感覺相當美麗、非常的中意。

(那葉子像寶石般閃閃發光。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哦、不愧是異世界啊)

 俺、總而言之、就決定保持這樣了。

 早餐後、馬上、去庭院探險了。
 長到把整個庭院掩蓋住的草、全都是藥草。高度是50cm多、葉子也繁茂著。
 苗高度才5cm的程度、相當厲害的成長啊。
 在中央的樹、高度比俺的身高高一點點。樹幹的粗細、胸高是10cm左右。
 然後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那個葉子。
 像是髮量多的人的頭那樣、茂密的生長著。然後葉子、一片一片都是半透明的、像寶石般的美麗。

(果然、砍掉這麼美麗的樹什麼的做不到啊。要是枯萎也太可惜了、還是灑點水吧)

 俺這麼想後、把F級藥水數瓶用水稀釋、用灑水器澆水了。

(昨天早上、F級藥水摻水只是變得有精神的程度、這種程度的話沒關係吧)

 就這樣、俺在中午前盡力的、照顧著庭院。


 中午、俺在凱薩貝爾的大廳、吃著龍蝦。
 到王都的第一天吃過的這個、又想吃了。
 濃厚的大蒜醬汁也很促進食慾。
 雖然對女孩子很抱歉、但欲罷不能。就是這種程度的、美味啊。
 吃的同時看著雛壇。
 在想說要選誰的時候、看到了那個孩子。
 之前在這指名過的、樸素的孩子。
 和那時一樣、指名率不怎麼好吧。明明是那麼老實、溫柔、的好孩子哪。
 要確認自己成長程度的話、讓她當對手正好也不一定。
 能感受到當時的自己、與現在的自己的不同、也不一定。
 而且、也想試試看學到的馬殺雞技巧。
 就這麼辦。

「抱歉、要預約那個孩子、麻煩了」

 告訴接待員。
 雖然吃完再指名也可以、但有趣的是、在心裡決定要指名的瞬間、湧出了、會有其他人先指名也不一定的不安。
 哎呀哎呀、還是老樣子小心翼翼的男人啊、俺。


 在房間與她面對面。
 化妝是自然系的、身材也普通、看起來樸素、老實、而且溫柔。
 住在附近的可愛女孩子、的感覺。
 地味子醬還記得俺的事、感謝這次也指名、的打招呼了。
 好了、其實、有稍微在意的事。
 今天早上、被庭院把注意力全都吸走了、在大廳等待上菜的期間、才注意到了。
 以前感覺過的、那個感覺。
 在阿瓦克的旅店醒來時的感覺、凌亂的知識被統合、從比至今還要高得視點看東西那樣、等級提升的感覺。
 沒有理由的、明白了自己變強了的事。
 從大廳看到雛壇的時間點、雛壇的女性身上有光的線條、好幾條流轉循環著、隱約地感覺到了。
 眼前的地味子醬、是因為距離近的關係吧、那個光之線的循環、很清楚的看到了。

「稍微、碰一下哦~」

 地味子醬、還記得上次、一直在性騷擾的事吧。像是很害羞的同時、嗯的點頭了。
 俺、沿著她最外圍流轉著的、細細的光之線、滑著雙手。
 變化是劇烈的。
 她、雖然沒有特別發出聲音。也沒有發抖之類的反應。
 但是、在俺眼中、清楚的看到了、她體內流動的光、從暗紅色變為亮紅色、循環速度也加快了。
 沿著光之線、慢慢的溫柔的撫摸。
 開始陶醉了吧、從物理上明白了。因為靠在俺身上的重量、增加了。
 暫時持續溫柔的撫摸著、光的顏色變成暗橙色、漸漸地轉為亮橙色了。

(兩腋下3cm的地方、已經變亮橙色了。這個莫非是)

 俺用兩手食指、往亮橙色的地方、慢慢的溫柔的按下去。

「~~~!!!」

 一口氣後仰了。
 地味子醬光的顏色一口氣變化了、而且變強了、一部分亮橙色轉化為暗黃色了。

(果然!)

 俺、對於自己新獲得的能力、興奮著。

(這是、即時了解、對手舒服的地方的能力)

 對使用馬殺雞的人來說、是從喉嚨伸出手都想要的能力。
 希望在哪個位置馬殺雞、該怎麼做、都藉由影像了解了。 
 很高興的俺、對地味子醬橙色或黃色光的部分、溫柔仔細地馬殺雞了。

 地味子醬的眼睛變得對不上焦點了、地味子醬的臍下丹田全體閃耀著亮黃色、領悟到時機已至的俺、進行了最後的工作。
 俺暫時、離開地味子醬、下了床。
 把所有服飾解除、慎重的疊好放在旁邊。
 對地味子醬、深深一鞠躬。
 然後慢慢的深呼吸、停下、往地味子醬的方向助跑。
 然後、大跳躍、

「地~味~子~醬啊!」

 絶叫的同時、進行魯邦式跳水。


 在接近廣場的咖啡廳、俺喝著咖啡。
 哎呀、真是美味。
 剛出爐熱呼呼的。
 以料理為例的話、地味子醬是家庭料理。
 雖然比不上餐廳所端出料理也不一定、但有著只有家庭料理才有的安心感、與溫暖。
 全部結束後、滿臉通紅的、不與俺視線相交的地味子醬。真是可愛。
 然後、也知道了地味子醬的、完全不樸素的部分了、太好了呢。雖然嚇了一大跳就是。

评分

参与人数 39轻币 +460 收起 理由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brandon3505 + 11 精品文章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落叶纷纷 + 16 精品文章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949123347 + 13 工作辛苦
why90306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7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完全不樸素的部分   到底是哪一部分,令人很有想像空間...........
发表于 2018-6-7 1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到异世界的第一个新能力????
发表于 2018-6-7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這裡應該不會有打通任督二脈
地味子突然變成高手的超展開
发表于 2018-6-7 21: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一口氣看了三篇真是痛快。
发表于 2018-6-8 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棵樹上面的藥草應該都不簡單吧...不會被偷摘嗎= =
发表于 2018-6-8 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window31 发表于 2018-6-7 19:03
完全不樸素的部分   到底是哪一部分,令人很有想像空間...........

就說了嘛  看看我簽名區的漫畫呀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12-2 23:08 编辑

29

 俺正在、前往杰安妮的路上、心情很好的走著。
 比起剛來到王都時已有了大幅度的成長、已經獲得了不同次元的強悍、經由與地味子醬的那件事得到確認了。

(身體、好輕)

 走的同時、開始假想訓練與空氣對練。

(要能隨心所欲的、追蹤身體的線)

 繼續與空氣對練、周圍的行人被嚇到了、保持距離的避開了。
 但是、心情很好的俺、沒注意到那些事。

「・・・在幹什麼啊、你啊」

 突然、被搭話了。
 往聲音的方向看、那裏的是、表情呆愣的爆發著底姊姊大人正站在那。
 是便服。
 深暗色系的連身裙、乳白色的短開襟衫、手上拿著亞麻色的手提包。
 像是上班途中的OL那樣。比起平常的時間巡警中的啦啦隊那樣的服裝、另有一番風味。

「・・・正要去御店、打算去拿回上衣哦」

 啪的、停下了與空氣對練。
 同時、注意到了自己在大馬路上與空氣對練的事、慌慌張張的環視周圍。
 周圍的行人、都避開俺、保持距離的通過。時而、偷瞄的向這邊送來視線、明顯的、被當成奇怪的人看待了。
 俺、臉紅了、也可以說是尷尬了。
 昨天、被嘔吐物弄髒的上衣、委託店裡清洗了。
 啊是嗎、的說後、姊姊大人繼續說了。

「昨天、關於逮捕惡人一事、看來似乎相當活躍啊」

「不是、那個啊、只是把症狀相似所以原因可能也相同的事、傳達給店裡的人而已呦」

 實際上就是如此。
 俺、除此以外、就只有遠遠的看著而已。
 哼嗯~、的姊姊大人說了、似乎沒有接受的樣子。

「話說回來、今天是休息嗎」

 鑑賞姊姊大人便服身影的同時、改變話題。

「不是哇(*註1)。現在才要去店裡呦」

 要去店裡是嗎、俺說的同時、忽然注意到了。
 手提包裡、看到好幾本、裝訂的很豪華的書。
 是打算坐在side line的同時、也要讀書的吧。
 注意到俺的視線的姊姊大人、啊啊這個啊、的說了後、開始說明了。

「私、才剛放學呦。從學校直接、前往店的途中哪」

(・・・學生?!不、確實年齡是女大學生的程度・・・。但在那之前、這種事、不是很不妙嗎?!)

 對俺吃驚的樣子、誤解了的姊姊大人、似乎有點不滿的說了。

「哎呀、別看私這樣、可是王立魔法學院的學生呦」

(王立魔法學院?從名字看來、怎麼想都是魔法系的最高學府哪)

 俺驚愕著。
 那個驚訝、和俺28歲時、第一次遇到東大畢業生時是同一種東西。
 鄉下人的俺、在那時、感到像是見到出現在電視上的藝人般興奮著、現在還記得很清楚。

「看吧證據」

 姊姊大人、似乎對俺驚訝的臉感到滿足、這次稍微有點得意的、指向胸口。
 那裡有個、綠色葉子與白色杖的構圖的、七寶燒的胸針在。
 恐怕、是王立魔法學院的校徽吧。

「站在這裡的話、會妨礙通行呦。一起走吧」

 這麼說著、姊姊大人挽起俺的手腕。
 俺、手就這樣被拉著的、一起往店的方向邁步了。

「那個、王立魔法學院的學生的事、說出來也不會有問題嗎?」

 俺、雖然是外人但會擔心所以問了。

「不會有問題、是指?」

 像是不可思議地反問的姊姊大人的模樣、完全沒有陰影的感覺。真心的、不明白、俺在擔心什麼的樣子。
 俺在這時、才終於注意到了。這裡是異世界的事。
 俺不管怎樣、都還是以在日本時的意識、思考著。所以、剛才姊姊大人的發言、在俺心中、是這樣翻譯的。

『剛才、大學的課結束了、現在開始要去色情行業打工哦』

 在俺的感覺來說、這不是在大白天、人來人往的馬路上、女大學生可以說出口的話。而且、

『咦~、不相信人家是大學生?看、這個、證據。呵呵、嚇到了?居然、是王立魔法學院的學生哪』

 這樣的、對學校自傲著。
 現役東大生的美女、現在要去色情行業打工、的說了。而且還是在其它人面前。
 對俺來說、不可能。但是、這個世界的話、是可能的吧。
 仔細一想、在娼館作為對手的她們、沒有對自己的工作感到自卑的那種陰暗感。
 不如說、像教導輕巡那樣、自傲的工作的人有很多。
 這個世界的話、在娼館工作的事、並不是不可告人的事吧。
 不如說、是足以自傲的事也不一定。
 年輕、貌美、身材也好、也有技術、對客人來說最理想的、最需要的人才能擔任的職業。

「啊啊、抱歉。好像搞錯了什麼」

 俺、笑著蒙混過去。
 姊姊大人的頭上、「?」的符號還沒消失、但沒有繼續追問了。
 在那之後、閒聊的同時走著。

「研究材料之類的、書之類的、相當花錢哪」

 姊姊大人這麼說了。學校除了學費以外還有很多需要花的費用、為了讓生活有點餘裕、才在杰安妮打工的樣子。
 剛才俺的想像、中獎了。
 娼館是人氣職、想在那工作也沒法被雇用的女孩子也很多的樣子。
 收入也很好的樣子。
 然後、在競爭率很高的工作就業也就是說、也有身分地位。就像是日本的女主播那樣的東西吧。
 感覺上來說、杰安妮等王都的一流娼館、是東京電視局。王都的二流娼館或地方的一流娼館、可以說是地方電視局這樣吧。
 然後、GOーGOーPAー、比起娼館低等的多的樣子。

「私工作的時間比較短所以沒什麼大不了的。認真賺錢的孩子、賺了很多呦」

 確實有注意到、姊姊大人不常坐在side line的位置上。
 特別是剛開店還早的時候、都沒有看到過。是因為學生兼職打工的關係吧。
 然後、果然教導輕巡是頂級的。
 雖然之前一段時間身體不舒服所以工作減少了、但現在和以前一樣的工作著、成為了其她孩子的威脅。

「話說回來、換個話題」

 關於剛才的、逮補惡人大活躍的事、的繼續說了。

「雖然你說自己沒有活躍、但店裡不是這麼想的樣子」

 是嗎。嘛、從那時接待員的樣子來看、就是那樣吧。

「好像在考慮謝禮呦」

 這時姊姊大人、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

「具體來說、招待和店裡的女孩子玩、的打算哇」

 唔嗯。雖然對金錢沒有困擾、1次play免費什麼的沒什麼值得高興的、但這裡就老實接受了吧。
 對方感謝的心意。不應該拒絕吧。

「然後、私來當對手如何?要是你說好的話、事情就這麼定了哇」

 暗色系的連身裙輕飄飄的浮起來、姊姊大人轉向這邊、露出笑臉。
 對那樣的光景。不知不覺盯著看了。
 對這麼有魅力的女性的邀請、做出稍微有點猶豫、或是露出考慮的樣子、那樣失禮的事、俺不可能做的出來。

「務必麻煩您了!」

 緩和放鬆看入迷的表情的同時、立馬回答。

「那、就決定了呢。這次、不會像上次那樣呦、請做好覺悟吧」

 這麼說的姊姊大人、在俺的兩腕、貼上了豐滿又柔軟的、而且高彈性的兵器。
 果然、相當在意上次平手的事的樣子哪。
 然後俺、注意到很重要的事。

(這個、不就是俺人生第一次的、同伴出勤(*註2)嗎?)

 塔瓦羅的人生經驗值、又追加了1點。

譯註1:哇(わ)是大小姐角色常出現的語癖 這部作品有時女性會用
譯註2:同伴出勤是風俗店術語 也就是女孩子去接客人一起去店裡 算是確保會確實的被指名的做法

评分

参与人数 40轻币 +478 收起 理由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brandon3505 + 11 精品文章
h1997124 + 12 工作辛苦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落叶纷纷 + 16 精品文章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8 12: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分享,期待下一話。(這話好水,雖然我也是。XD)
发表于 2018-6-8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终极答案42 于 2018-6-8 13:34 编辑

话说这男主本来天天窑子逛的挺美,怎么中途开始突然…………
发表于 2018-6-8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主真的是靠這種方式升等?????
发表于 2018-6-8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想知道男主什么时候才回去买魔导具防身,毕竟经历过死者大法师和药水事件,在发动治疗之前就gg了也太可惜了,不缺钱肯定要去爆买装备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7 12: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