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975273672
收起左侧

[翻译中] 【个人汉化】《青春期的亚当 背后的袭击者》第二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fantkfge 发表于 2018-12-31 01:37
這部也終於完結了
最兩卷龜這麼久一起放出
漢化加油~雖然ˊ不知道要幾年才能完坑

漫画只到小说四卷
最期待的五卷温泉大♂战没了
发表于 2019-1-11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lszsbdjj 发表于 2019-1-9 22:04
漫画只到小说四卷
最期待的五卷温泉大♂战没了

希望漫畫會有第二部阿
我很喜歡PAD學姐的說233
发表于 2019-1-13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两卷内容很劲爆,私心有生之年能看到汉化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长者的阴谋

本帖最后由 975273672 于 2019-7-20 19:18 编辑

一道漫长的笔直长廊,一直延伸,仿佛没有尽头。
长廊的地面被鲜艳到刺眼的色彩铺满,朱红,青蓝,素白,漆黑,明黄,亮金,烂银,以及翠绿;而上方则一片黑暗,甚至无法看见是否存在屋顶。
数不尽的门扉排列在长廊两侧。这些尺寸,颜色,乃至钥匙扣的形状都别无二致的门沿着长廊一路排列,不知究竟有多少。
一个形单影只的人走在这条怪异长廊上,最后停在了某处。
是伊布草真纪。
她已经经过了102扇门,每一扇都无法用肉眼与其他门区分开。但真纪毫不犹豫地握住了球形手柄,在无尽的门扉中,她选中了那个正确的。
门后是一片蔚蓝天空与花园,清新的微风在门开启的瞬间吹来。青草的芬芳向真纪表示着欢迎。
这片别有洞天的花园用红白二色的玫瑰装点。门的正前方是一张盖着雪白桌布的茶几,一张精雕细刻的白木椅子;一位娇小的女孩正坐在椅子上。
女孩穿着遍布蕾丝、褶边和缎带的哥特风长裙。一头尾端卷曲的金发绑成双马尾,闪烁着不属于太阳的光芒。从外观上看她似乎未满十岁,但奇异的冷静气质让人感到她甚是成熟。
女孩身后伫立在一名女仆。
桌上放着一张国际象棋棋盘,一只鼓囊囊的兔子玩偶隔着棋盘坐在女孩对面。此外桌上还有两个茶杯。注意到真纪后,女仆马上开始准备茶水。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谢谢。”
真纪坐在女孩对面。
“看来你还是一如往常的‘守时’。”
一边从拿起茶杯啜饮了一口,女孩一边取出一只木质怀表。此时正好是16:59:57。
桌上的兔子自动动起来,开始移动棋子。
它大胆地推进一只城堡(即象棋的“车”,在国际象棋中为“城堡”),杀进了对手的阵型。
但紧接着,女孩用没握茶杯的手将她的皇后向前移动了一步。兔子两耳立起僵在原地。它体内安装着世界最顶尖的五款国际象棋软件,能精确推算出按照当前趋势只要七步自己就会被将军。
兔子眨巴着红眼陷入沉思,开始重新运算开局以来的每一步。
“…”
“嗯。”
真纪伸手拿起之前那枚城堡,吃掉了旁边的士兵。看到这一幕,正信心满满享受着茶水的金发女孩显然吃了一惊。
17:00:47,美丽的花园陷入一片黑暗。
天空,树木,以及花草的清香都消失了,只有那张桌子还在原地。
与此同时,十二块以黄金比例切割的巨大块状物环绕着桌子浮现。
这些规整的固体表面绘制着扑克牌的画面,分别画着杰克,皇后以及国王,四种不同花色装点在左上角与右下角。
“贵安,A女士。近况如何?”
黑桃国王列席在最靠近女孩的位子上,它一边像小丑一样东摇西晃,一边用声线浑浊的合成音说话。
被称为A女士的哥特女孩闭上眼睛,简短地回应道“挺好”。
“FeTUS(翻译过来就是“胚胎”)尊贵的客人们,感谢各位今日拨冗前来。”
女仆为每张卡片准备了茶水后开始主持会议。
“今天,我们将讨论FeTUS(胚胎)的终极目标,也就是我们追寻已久、终于出现的亚当。我将为各位报告现状以及FeTUS(胚胎)的未来计划。相信各位已经知道亚当目前正…”
“没有必要。”红心杰克带着温和的笑容打断了女仆。“我等自己也能取得相当丰富的情报。”
“被推定会在近几百年内降生的亚当终于出现了。”
“藤田睦月,上次会议中提到的蛇眼持有者,就是亚当。”
“目前他正处于天使的控制下,想要完好无损地回收他将会极其困难。”
“这些我等都已经知道了。”
梅花皇后,钻石国王(在汉语中我们习惯称为方块的花色实际上原名为“diamond”,即钻石),和黑桃杰克相继开口,其它卡片对它们的粗鲁似乎并无不满。看来十二张卡片早已达成共识。
“十分抱歉。”
面对爆发的埋怨,女仆礼貌的笑容却毫无动摇。
“那么就请A女士提供她对FeTUS(胚胎)未来计划的看法。”
“好。”
听到女仆的主张,女孩终于放下了不离手的茶杯。
有那么一会,她似乎在盯着对面的真纪。但真纪对A女士的唯一回馈就是和在校时一样的沉默无言、毫无表情。
她似乎在示意A女士不必顾忌。
“让我把结论放在开头吧。”
女孩向绕着自己、似是恐吓的方块们说道。
“从此刻起,保持现状将是FeTUS(胚胎)的首要任务。E女士和其他负责监视的人将继续观察藤田睦月。”
“什么…!?”
十二张卡片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尽管卡片们缺乏表情,但从麦克风里发出的声音里还是能发现它们有多震惊。
“E女士已经和藤田睦月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因此我相信保持现状是实现终极目标最安全可靠的方法。”
不顾麦克风里传来的搔动,女孩继续说道。
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绪后,卡片终于做出了回应。
“你是说此时亚当离我等只有咫尺之遥…而我等什么都不做?”
“正是。”
“我无法接受!根据我得到的情报,恶魔已经在向他逼近!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亚当落入恶魔的掌控会造成什么后果。为了我等的终极目标,应该尽快掌握亚当,甚至在必要时拘禁他!”
钻石杰克一边向女孩逼近,一边怒吼。
其他几张扑克也争先恐后地表示同意。
“A女士,你最近太过消极了。藤田睦月就是亚当这件事已经几乎没有疑问,你却没让E女士采取任何行动,任凭天使将他从我等手中夺走。而且也正是你错误的决定导致恶魔得以接近他,不是吗?”
“我相信你没忘记为了定位亚当我等投入了多少资金!我等调查了世界上每个婴儿,监控六十万个疑似蛇眼持有者。尽管如此,天使和恶魔却在我等之前找到了他…现在你却告诉我三方势均力敌!”
“一直在观察却不行动,这根本不像你。充满行动力、数百年来一直支撑着人类历史的A女士到底怎么了?”
扑克们争先恐后地表达着不满,毫无停下的意思。
真纪全程面无表情,但女仆的笑容却被恼怒替代了,而A女士皱起眉头叹了口气。
这些扑克牌是A女士领导的FeTUS(胚胎)投入了巨量资金和情报的投资者。
此刻这里聚集着世界各地巨头公司里的大人物。富人易怒而且烦人这一点似乎通用。而无法对自己的赞助者回嘴这件事同样举世通用。
不过,一套等级制度早已定下。
“听着。”
“嗯…”
女孩低沉的声音让资助人们迅速闭上了嘴。
还有一件举世通用的事,是尊重自己的长辈。尽管在座的十二人掌管着全世界三分之一的货币,他们也不能粗鲁的对待这位女孩。
因为即使十二人的年纪加在一起,也不足以和女孩匹敌。
“我并非是说我们什么都不做。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积极活动以确保当前的均衡事态。”
女孩环视一圈,女仆则逼近了一步。原本打算继续抱怨的卡片们缩回了原位。
“首先,请允许我报告目前我们对亚当的已知情报。”女仆恢复了笑容说道。“我们成功获取了亚当的生殖细胞,并以目前受精率最高的技术进行了实验。但是从结果上看,人工授精是不可能的。”
“接近神的细胞无法被科技操控,”A女士补充道。
方块们的话筒里又传来一阵骚动。
在继续说下去之前,A女士端起茶杯啜饮了一口。
“这意味着囚禁亚当毫无意义,只不过会徒然在我们与保护他的天使间埋下冲突的种子”
“我等无需对天使畏首畏尾。据报告,旋紧发条在与藤田睦月的保镖天使的战斗中表现甚是优秀。”
“别忘了,亚当此时正被天使们控制着。不管在战斗中我们占据了何等优势,结果都无关紧要。上一局我们毫无疑问输给了天使。”
“嗯…”
“考虑到场中还有一只恶魔,若是再走错一步,鼎足之势就会被打破,令FeTUS(胚胎)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我们必须以最谨慎的态度行事。”
长者沉稳的话语令多数卡片都无言以对。
但这并不表示它们已经接受,零零星星的“就算如此”、“但是”之类的反驳仍从麦克风里传出。
“…唉。”
说服它们实为难事,女孩不禁叹了口气。当此之时…

“既然如此,A女士。这样如何?”
红心国王,少数几张没有刚才假如争论的卡片之一,冷静地开口说道。
“阁下所言不虚。谨慎的确是执行计划时的首要美德。但我必须指出,正是保持观察这一做法,导致了我们的失利。”
“嗯…”
“我们与其像这样针锋相对,不如各退一步,让黑猫加入行动如何?”
在黑猫这个名字被提到的瞬间,女孩首次表现出了惊讶。她放下茶杯时,茶盘与杯子间发出了一声轻微的碰撞声。
她并非唯一一个失态的。虽然真纪仍娃娃般面无表情,但也忍不住扭头盯着红心国王。最后,连女仆脸上的笑容也再次消失了。
块状物们的反应却截然不同;他们大笑起来。
“如此甚好。黑猫是FeTUS(胚胎)魔女的一员,我等和A女士都可以信任她。”
“而且她现在十分接近藤田睦月! 让她去处理亚当再合适不过!”
“更重要的是,无人会比她更忠于我等的愿望。”
“…等等。黑猫… C女士太过危险了。”
女孩原先的镇静粉碎了,她声音低沉的呻吟道。但十二张卡片却不打算听,而红心国王发现她这一弱点后更是乘胜追击。
“无须担心。她身上的改造是用我国东西合并以来最好的军事技术完成的(德国人?)。基于我等的计算,她足以拿下天使甚至是甚至是落单的恶魔。”
“异爱博士(Dr.Strangelove),” A女士说道。“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们在这场三方战斗中的目标并不是‘胜利’。”
“如果我等的技术能有效对抗恶魔和天使,那么我等距离至高目标又近了一大步。这岂不是比单纯的监控状况有利得多吗。我不明白阁下为何为何反对,简直像是…”
笑声里挖苦之意即使隔着麦克风也太过明显了。
“A女士,简直像是如今这令人沮丧的局势,正是阁下所想看到的。”
“…”
这句话令女孩陷入了沉默。
见此机会,黑桃国王立刻趁势大声说道:
“很好。那么我等将派遣黑猫掌控亚当,并消灭他的天使保镖。”
“明白,”黑暗中一个新的嗓音答道 。
A女士,女仆,以及真纪都惊讶地向那个声音转过头去。
“哦~,原来你在这儿,黑猫。那我想你已经明白我们打算让你做什么了。”
一位少女站在那里。黑暗之中只有一个笔直的身影依稀可见,但还是能看出她向投资者们点点了点头。
紧接着她发出了一声窃笑。
“时候差不多了,这次的会议到此为止吧。”
块状物们不等A女士再说什么,便彼此说完道别、随即消失不见。
A女士瞪着留到最后的红心国王。直到消失,它都保持着卡面上小丑般的挖苦表情。
伴随着铃声,那个少女的身影也转身离去了。
场面再次亮了起来,花园又一次环绕四周、宁静的阳光也紧随而来。
金发女孩将被汗水黏在前额的刘海抹开,一边重重地摔进椅子里r。
“这恐怕会导致我们和天使之间爆发全面冲突…我只希望那些关于梅塔特隆(七天使之一)的传说都是夸张而已。”
“…”
真纪喝了口已经变凉的茶水,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尽管真纪的表情没有变化,却也忍不住猛喝一口以平静躁动的不安。
A女士则恰恰相反,她放下茶杯,似乎不打算再喝了。
“小心吧,藤田睦月的天使保镖哟。”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wedie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2-12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久闻大名,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它的翻译计划,感谢各位翻译工作者
发表于 2019-2-12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后的大礼啊,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还以为短时间内不会有机会往下看了呢。
发表于 2019-2-15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内涵,希望能继续翻译,本来也想翻译的,不过实在是太长了,工作量巨大。还是楼主厉害
发表于 2019-2-15 23: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挺久没看更新了,感谢翻译
发表于 2019-2-16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月·风痕 于 2019-2-16 19:58 编辑

看到说第九卷完结了介绍还十分刺激想来看小说结果最新的翻译还是是2018年开坑的
发表于 2019-4-17 1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汉化,两年两卷照这样看来还有五年才能翻完哎
发表于 2019-4-17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lszsbdjj 发表于 2019-1-9 22:04
漫画只到小说四卷
最期待的五卷温泉大♂战没了

超殘念的
明明第5卷學姊就登場了QAQ
偏偏漫畫在小說第4卷完結
发表于 2019-4-17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 这个是轻小说吗 看了下透剧 太劲爆了。
发表于 2019-4-17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完第一卷, 这算是轻小说吗 ,一整节都在XXOO 。 官能把 。。
发表于 2019-4-18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名而来,听说尺度很大
发表于 2019-5-21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GX123456 发表于 2019-4-17 21:54
补完第一卷, 这算是轻小说吗 ,一整节都在XXOO 。 官能把 。。

本来就是的,可以问问百度
发表于 2019-7-1 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怎么加权限了
发表于 2019-7-1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进行汉化
 楼主| 发表于 2019-7-19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长者的阴谋

本帖最后由 975273672 于 2019-7-20 19:19 编辑

“咳咳!”
安琪被狠狠呛了下,咳得像是要吐血一样。
紧接着她就跌倒在地。
此时正是晚上七点,也就是地游尼家的晚餐时间。
三位室友在清理干净的起居室里围着一张小茶几团团坐。
美香和睦月迷惑地眨巴着眼睛,看着满脸苍白的安琪勉力撑起身体、然后直挺挺地指向她刚才吃东西的盘子。
“睦月…这是什么鬼?”
“嗯?今天的晚饭。”
“到底是什么?”
“酿甜椒(即辣椒塞肉,但是是用灯笼椒做的)。”
“…”
“里面有臭鱼、烟熏奶酪、还有海藻,都是今天的特卖品(译注:臭鱼即くさや,日文的字面意思就是“臭鱼”,伊豆特产,用鲜鱼加盐发酵成臭鱼酱后,再用这种鱼酱将另外的鲜鱼浸泡一天左右,然后将腌好的鱼自然风干或烘干,据说用于腌鱼的臭鱼酱随用随添,有连续使用300年的记录,被评为世界第五臭的食物)。”
“~~”
“不好吃吗?”
“恶心死啦! 我呛得还不够惨是吧!?”
少女粗暴地吐出一块嚼了一半的甜椒,一边怒吼道。
“真奇怪。这些可都是营养丰富的好东西?”
睦月正朝着自己盘子里的甜椒大力进攻。
他觉得虽然这份辣椒确实有股怪味,但也犯不上大发雷霆啊。然而安琪显然毫无掩饰自己怒火的打算。
睦月热爱烹饪,然而不知为何,他的风评可不怎么样。
“你觉得怎么样,美香小姐?吃起来不好吗?”
睦月求助地转向另一位室友。
“哼?只要有酒喝,我什么都可以哦。”
这位褐色的美人今天已经喝断片一次了,可现在她又新拿上了一罐啤酒。美香抓起一个酿甜椒(放了额外调料的),然后毫不费力的塞进了嘴里。
“啊啊啊啊~正点啊♪”
“安琪你看。美香说好吃。”
“她说的是啤酒…算了,当我没说。”
安琪自暴自弃地拿起筷子,伸向另一个装着沙拉的盘子,那是从超市买的现成食品。
“…多谢款待(译注:英文版此处原文为“我吃完了”,但从日文习惯来说此处应该是“有劳款待”,故做此翻译)。”
把甜椒、沙拉还有天妇罗全都用来下酒后,美香晃了晃罐子,满脸悲伤地听着空荡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她用乞求的眼神仰望着睦月。
“不行。我说了每天只能喝两罐。”
“欸~~~?”
“别给我来这套。”
睦月无视了她。
酒精在美香褐色的脸上、眼睛的周围催起阵阵酡红色,令她看起来色气动人,足以让人任何男人言听计从。要不是睦月及时转开了眼神,他肯定已经栽了。毕竟这已经是美香干掉的第三罐啤酒了。
可惜这位女郎早就看穿了他的弱点。
“来嘛,睦月君~~~。”
美香发出撒娇般的声音。
“呜呜…”
天使那孩童般的乞怜表情和因为衣着清凉而袒露无余的诱人乳沟令睦月如遭重击。他立刻移开了实现,但是……诱人啊。
“来嘛,求你啦~~~~。”
“哇、哇。”
美香向前扑倒。
茶几并没多大,所以美香坐的很近,而她的脸正好落在了睦月大腿上。
“好嘛。睦~~月~~~~君~~~。”
“都、都说了不行。你背地里…不,你压根就没打算藏起来。总之,你今天已经喝了很多了,我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你…哇!”
美香用脸颊摩挲着睦月的大腿,并且圈起来让身子贴上他的腰部。
“求你了~~~~”
“等…好吧!好吧!”
等到美香开始把脸移向睦月裆部的时候,睦月只好投降并且连滚带爬的逃开。毕竟再这样下去他裤子里的玩意儿就要进入十分不适合餐桌附近进入的状态了。
从两人相遇起睦月就不是这位女郎的对手,他只好逃向起居室旁的厨房里。
“给我把酸梅拿来。”
安琪自顾自地对睦月下达命令道。
他打开冰箱,拿出两人要的东西然后分别递给他们。
“给,安琪…美香小姐,你迟早会把自己整垮的。”
睦月觉得自己至少应该警告她一下。
“~~♪才不会。我们天使是火焰所成,才不像你们人类是泥土所造。也就是说酒精这样的可燃物对我们来说是营养物质。”
当然,美香压根不听,开始鲸吞虎咽。
“…真的吗?”
“不知道。我讨厌酒。”
安琪把酸梅放到自己的米饭上。
红头发蓝眼睛的少女正吃着一碗神似日之丸旗(译注:日本国旗)的米饭,这幅画面有种微妙的非现实感。睦月放弃了美香,转而看着安琪的动作。
“吃起来怎么样,安琪?”
“什么意思?酸梅不都一样吗…噗!”
看到如此可爱的少女吐口水同样有种非现实感。
“这才不一样!这个酸梅是怎么回事!?是甜的啊!甜的!”
“对啊,我自己腌的,用蜂蜜。”
“蜂-…哇哦,确实是蜂蜜的味道…”
“别、别生气好吗?这是传统做法。”
“我才不在乎这传不传统!这不下饭!你就这么看着我往米饭上淋蜂蜜,一句话都不说!?”
原以为会是酸的这种想法加剧了甜腻的破坏力,安琪连尖叫的力气都快没了。
“呃…我的饭上全是蜂蜜…”
“对、对不起。”
“这个蜂蜜是不是有点发黑?”
“你能看出来?我用的蜂蜜有点日子了,所以我加了一些黑醋进去杀菌。”
“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会忘不掉的!我再也忘不掉醋的味道!”
“但是黑醋是传统的健康饮品…”
“闭嘴!!!!!!!”
安琪怒火冲天而美香畅饮痛饮。
这俩人已经和睦月在一起住了一个月了,所以他对这幅场面早已习以为。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43 收起 理由
飛角 + 10 工作辛苦
wedie + 13 工作辛苦
wdr550 + 2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19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翻譯。
发表于 2019-7-20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差點以為沒要填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9-20 15: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