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bbb252
收起左侧

[转载] [矢雀汉化组·14岁分部][web][三国司]平凡的皇帝 8.19 第2-12话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9
“龙。。。岩龙么”
握着短剑,安娜丽娅冷静的判断。
“唉,龙?有龙来了?”
依旧被压在地面的哈鲁,并看不见正面出现的龙。
想起了在城中小摊阿姨说的。和平之森中,最近有比魔兽还恐怖的龙出没。
“不不不不要啦!快逃,要被吃啦!”
“吵死了,安静点”
安娜丽娅皱起眉毛,俯视着毛骨悚然的哈鲁。
感到,她气氛又改变了。刚才还在我和吵架,但现在不过是个可悲的小姑娘。
“第一,龙是基本上不吃人的哦。你不知道这种事么。它们的猎物大体上都是魔兽。明明可以捕食魔兽来减少魔兽的数量,但人类不知为何都讨厌龙呢”
“唉。。。那么说龙不会袭击人类?”
哈鲁瞪大了眼睛。
安娜丽娅冷淡的回复。
“没说不会袭击。只是基本上不吃罢了”
“那不就是会袭击也会吃嘛!”
哈鲁又悲鸣起来。
“一起逃啦!安娜丽娅快点!”
“为何要和你一起逃走啊”
总觉得被带入了这个女孩的调子了呢。安娜丽娅眉头皱着更深了。和刚才还想杀了自己的对象一起逃走什么的,打算搞什么啊。果然是个笨蛋么。
两头龙,同时低鸣着靠近了哈鲁他们。
一头是绿色的,另一头是土黄色的硬邦邦的感觉。
其中一只决定把安娜丽娅定为目标。露出闪着寒光的牙齿,向她飞扑过去。
“。。。。!”
“呀呀呀!什什什么!”
安娜丽娅向后飞速退去,龙则这样追了上去。看着龙巨大的身躯通过自己身上,哈鲁因为恐怖和混乱又悲鸣起来。
感到了强大的风压,仿佛感到龙尾之类的东西擦过了后背。
因为安娜丽娅的后退,哈鲁自由了,因为一直都被压在地面上,各种地方都有些疼痛。特别是后背肩膀和脖子。
“痛痛痛。。。”
哈鲁宛如饱受关节痛之苦的老婆婆一样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与此同时,安娜丽娅则和龙交战着。
只要不主动攻击,或者擅自靠近巢穴,野生的龙也应该不会对龙人露出獠牙。但是这龙,对着安娜丽娅怀着明显敌意进行着攻击。
(靠近巢穴了么?但是现在并不是繁殖期啊)
安娜丽娅一边避开想要咬住自己的龙的巨齿一边思考。
(难道。。。不,怎么会。但是如果那个姑娘真的继承了爱德蒙德大人的血的话,可能。。。。)
安娜丽娅心中涌出了复杂的情感。【气愤】占了九成,【高兴】占了一成。
安娜丽娅对着总算直起身的,坐在地上低着头“痛痛痛,得赶快逃走了”如此拍着背的哈鲁,安娜丽娅发话了。
“我不会亲手杀了你的。作为替代,全都交给这些野生龙的本能。如果你在这里被杀的话,你也就不过是那种程度罢了”
“什么?什么意思。。。。”
但是,当哈鲁抬起头时,安娜丽娅已经从那里消失了。而向着大概是她离开的方向,龙追了过去。伴随着鸣叫声,前进方向碍事的树木都被巨体嘎吱嘎吱的破坏了。
“没事吧,安娜丽娅”
龙人的战斗力的话,即使是巨大的龙也不会输吧。
“搞什么啊,这可不是担心别人的时候!”
还有一头留下的龙。是那头有着土黄色皮肤的大龙,巨大的眼睛宛如要吞了的哈鲁般盯着她。
比起只能单人乘坐的飞龙,岩龙要大得多。结实的身体加上粗壮的尾巴,还有宛如岩石般的皮肤。近距离看起来魄力十足。
“基本上不吃人类,真,真的么。。。。”
哈鲁在颤抖的双足上注入力量站了起来,一边流着冷汗一边慢慢后退。从微微张开的龙口中,可以看到巨大的牙齿和赤红的舌头。
就在龙巨大的足踏着大地,向这边走出一步的瞬间,哈鲁转身跑了出去。
一边哈哈的短喘,一边比被安娜丽娅追赶时更拼命的逃着。
雨打在脸上,泥土也沾满了靴子,但无所谓了。才不要作为龙的食物死掉,那么凄惨的死亡方式才不要!
龙张开翅膀追赶哈鲁。仿佛边飞边追的感觉,时不时的用足踏地。这种时候,让人觉得整个森林都在摇晃,哈鲁一边“哇哇哇!”的惨叫着,一边哭喊着逃走。
哈鲁尽量逃向树木密集的地方,穿梭在树木的缝隙间。
这个效果,立刻就涌现了。追赶着哈鲁的龙,立刻就被卡在通过不了的树木之间,无法前进了。
“哈,哈...”
哈鲁则趴在那里。脚很累,已经不能再跑下去了。
但是随着龙扭动身体,树木发出来吱呀吱呀的不妙的声音。
不要,别出来了。已经,跑不动了。
但哈鲁的愿望落空,龙尖声咆哮了一声,就折断了夹着自己身体的树。被折断的树则发出巨大的声音倒在了地上。
“呜呜...”
哈鲁屁股没离开地面就这样后退着。像是没了腰似的,下半身没有力气。
龙慢慢的靠近了。
已经不行了。
如此想着的时候。
“啾!”
对岩龙来说,声音太尖锐,也过于缺乏魄力的声音在哈鲁耳边响起。
但是声音确实是岩龙那边传来的。
混乱的看向岩龙。
“拉奇!?”
在岩龙的头上,露出的不是拉奇么!?
“拉奇!很危险快下来...啊!说起来我把你丢下了对不起!没受伤吧?被安娜丽娅用丢出去没事么?”
拉奇“啾”的叫着,向着哈鲁不慌不忙的啪啪的飞扑过来。有些担心会不会被岩龙哇的一口吞掉啊。
因为有着幼年和成年,飞龙和岩龙的区别,两只龙的体格差十分巨大。
但是岩龙并没有袭击飞过眼前的拉奇,只是悠闲的注视着。
因为都是龙?还是说拉奇的小孩子呢?
哈鲁边迷茫,边拦下飞扑的拉奇。拉奇“啾啾”的叫着,好像在解释什么的样子。
“...是说没有逃跑的必要么?”
哈鲁总觉得仿佛能听懂拉奇的话。从第一次见面时就是这样了,是因为哈鲁也有着龙人的血统吧。
“难道是,拉奇带来了这些龙?”
半信半疑的说,而拉奇则点了点头。龙的笑容太恐怕了。因为露出尖锐的牙齿啊。
“但是,为什么....”
拉奇看着陷入思考的哈鲁的头顶,落下了一个影子。猛一看,岩龙已经到了眼前。
身体反射性的后仰,但是看到和自己不同完全不紧张的拉奇,哈鲁也多少解除了警戒。
岩龙靠近哈鲁,嗯嗯的嗅着味道。
这时,追着安娜丽娅的绿龙也回来了。安娜丽娅是逃远了么,不见踪影。
绿龙也是同样,靠近哈鲁的脖子用大鼻子嗅着,哈鲁则面色僵硬,只能一动不动。
果然打算如果美味的话就下口的把!?就这样,哈鲁虽然害怕,但直到龙它们嗅完却也没做出什么奇怪的行为,就这样在哈鲁身边坐下,放松了下来。
土黄色的龙一副懒散的样子趴在地上,尾尖也一副高兴的样子摇摆着。即使身体很大,这副样子也和拉奇别无二致。
哈鲁畏畏缩缩的伸出手,抚摸着被雨打湿的龙的鼻尖。龙虽然一副看起来有些痒痒的样子,但不仅没有生气,还发出来【呼噜呼噜】的喉音。
对着有些吃惊的哈鲁,绿龙也一副【我也要】的样子伸出了鼻尖。
(难道我,有让龙着迷的才能么?)
虽然哈鲁曾半开玩笑的这么想,但如今在森林中被三头龙包围着,完全没法当笑话看了。
这…是应该高兴的情况吗…?
这么说来,初次见到拉奇的时候,也马上就被拉奇黏上了。
原以为是因为只身在森林中的寂寞和离开父母的不安,才会那么亲近自己,难道猜错了?
有人能说明一下么。如此想着,哈鲁默默抚摸着靠过来的龙的鼻尖。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riricoco74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6-15 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小說討論的人是不是有點少啊@@
发表于 2019-6-15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意外的对我胃口
发表于 2019-6-15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被龙喜欢着呢
发表于 2019-6-16 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发表于 2019-6-17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一下,web小说也有插画?
发表于 2019-6-19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不可以发出web网站?
发表于 2019-6-19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有没有web的网址
发表于 2019-6-19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6-19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6-20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

“别跟过来啦…!”
哈鲁回头,自己和拉奇后面跟着两头巨龙,不由得困扰的叫了起来。
“我要回城里啦。库罗纳特很让人担心…但是,你们和之前一样在这里啦。你们到城里会吓到大家的”
返回森林入口的哈鲁,把因为碍事而丢在那里的行李捡了回来。
“再见啦”
正打算离开,不知为何迈不出脚步。
“啾。。。”
不禁回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家伙。土黄色的龙,咬住哈鲁外套不放。
啊啊,才买的外套这就破啦…
“拜托啦让我走啦!库罗纳特没事的话,立刻会回来啦——!”
雨完全停了,阳光从云的缝隙中洒下来。
哈鲁好不容易说服了阻止自己的龙们,返回了城里。用有着牙形破洞的衣服藏起拉奇,双手抱住。而被抱住的拉奇,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在哈鲁怀中打着呼噜。
“哇,好多人”
走到大道上,人山人海。
有拿着菜刀扫把之类能作武器的东西的人有很多,总觉得气氛森严。
应该是看见库罗纳特他们战斗或是看到被拉奇带走的哈鲁的人向其他居民传播了事件情况把,才引起了如此大的骚动。
带着同样的臂章貌似自警团的人们,拿着剑聚在一起商讨着。
“魔贼和龙,这城市到底会怎么样啊。骑士大人们也撤退了,明明我们因为魔贼而受的伤都没有治好。”
“在西城区暴走的龙人怎么样了”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不在了。貌似是龙人之间的反目,没有居民受伤。但是有一户住家房子被破坏了。墙上开了大洞啊”
“被幼龙掳走的少女呢?”
“还没有发现。但是应该是向着森林的,不快点去就没救了吧“
”啊啊,森林里有发现两只巨龙的目击报告呢“
哈鲁藏在民房阴影中,悄悄听着谈话。
”怎么办啊,成大事件了“
要出来,告诉大家自己平安无事么。这样下去这群人说不定就要冲到森林去退治岩龙它们了。岩龙它们不会轻易被打倒…有生命危险的,不如说是这群自警团的人们。
岩龙也好自警团也好,我不希望大家受伤。
哈鲁慢慢思考着。
”啊?你…“
不知何时被旁边站的奶奶风的姐姐窥伺着脸。
“果然!不是刚才被龙抓走飞在天上的孩子嘛!大家~过来一下!”
“呀,那,那个…”
不知如何是好的哈鲁就这样被人们围了起来。
“看,就是这孩子哟。没问题啦。平安无事。”
听姐姐这么说道,居民们都笑着摸着哈鲁的头。
“哦哦,真是太好了!”
“真亏你能平安无事啊!”
”很可怕吧?“
”不,那个…让大家担心了“
哈鲁不由的道谢了。虽然对于他人担心自己感到开心,但是真的很抱歉。
因为,自己并不是被拉奇抓走的。
但是在这里说明的话,又会复杂起来了呢。哈鲁打算尽快离开这里。
”等下。你是哪家的孩子?把你送回去吧“
亲切的大叔抓住了哈鲁。
就在这时,抱着的拉奇掉了下来。
”啾!“
摔到低面的哈鲁发出来小小的叫声。包住身体的外套滑落,露出了橙色的身体。
不好!糟糕了!
哈鲁如此想着的时候,已经晚了。周围的人已经看到了拉奇的身影。
”这龙是…“
”什么情况?“
”难道是同伙?“
”不是被抓了?“
居民们的表情僵硬了起来,开始把怀疑的视线看向哈鲁。
”难道你也是龙人?“
如此说的有些年龄的大叔,重新抓起了木棒。
”不反驳么?得交给自警团了你过来——“
”拉奇!“
事态复杂化的现在,只能逃走了。哈鲁喊住拉奇的同时转身逃了出去。
”你!站住!“
为了躲开追来的居民,跑入了小巷中。今天总是被人追赶啊。
不知是哪家店的后门,经过的同时打翻了木门边的垃圾箱。垃圾飞散了一地,虽然很只是瞬间但是成功拖延了追来的居民。
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转过几个路口,突然,一个不小心开着的窗户映入眼帘。
从外面确认了房间中谁也不在后,和拉奇翻了进去。稍稍躲一会儿,等他们过去再说。
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就听到了外面居民追过来的脚步声。真是差一点就被发现了啊。
很近的响起了”去哪里了!?“的居民们的交谈声。
”但这里真是奇怪啊。“
哈鲁看着自己潜入的房间,小声嘟囔着。因为算是很大的建筑,但是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装饰,还以为是宿舍之类的,但从里面的样子看来,不像是有生活规律的人居住的样子。
哈鲁潜入的是一间在脏木地板上铺着上等地毯的宽广房间,其中的陈设看起来都是高极品,但只是华丽毫无品味。
虽说大型沙发也是上等品,但却脏得不行,金光闪闪的桌子也是散落着酒瓶和玻璃杯。
看样子像是有着不健康生活方式的住户呢,但却意外的是个读书家,墙边的书架上厚书林立。
为了在居民离开前打发时间,哈鲁从书架上随意抽出本书。
哗啦啦翻看了几页,完全不知所然。用的不是国内通用文字,完全不同。
”这是魔术文字啊。就是说,这是魔法书?“
这里的书,好像全是这样。
哈鲁把沉重的书放了回去,拿出放在书架上的纸卷。重叠起来的纸张被捆成纸卷。
从纸筒中间看,里面描绘的应该是魔法阵。这也是魔术相关啊。
而且仔细看,这房间随意堆放着被称为[魔石]的能储存魔力的石头。
有的是原石,拳头大的石头散落着,也有些是被精美加工过,做成了手镯或项链之类的。
这里住的绝对是魔术师,而且是土豪魔术师。
而且从桌子上玻璃杯的数量,沙发的数量,四处脱下的衣服数量来看,这里可不止有一个人在。而且里面好像还有房间,二楼也有单间在。
哈鲁冒出了冷汗。这城里的魔术师…而且还是复数,不用说只有他们了。
这里是魔贼的基地啊。
或许是赶走了领主手下的骑士后,夺取了他们的驻地吧。
”得,得快走了。“
哈鲁如此说着,正要放回手上的纸卷。
”——虽说龙人很强啊,但对我们来说也不堪一击吧?毕竟只是群只有蛮力的白痴而已“
”嘛,对聪明的我等来说不过是区区下等生物撒。但是以防万一准备一下吧。尽可能的带上魔石,增幅魔力。“
”了解了“
房外传来了男人们的声音和脚步声。
”回,回来啦…!“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riricoco74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6-20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等到更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7-8 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回,回来了…!”
哈鲁和拉奇慌忙跑了回去,正要从窗户出去,却和从门口进来的魔贼一伙人撞了个正着。
有十人以上。
“你是白天的。。。”
打头的金发背头男看着哈鲁瞪大了眼睛
"那个黑发男的同伙"
紫发阴沉男和印花手帕男也点起了头。
果然是在城里和哈鲁他们发生纠纷的三人组,尽管有些遗憾但好像好好的记着自己的长相了。
"抓住她!"
金发背头男好像是这个团伙的头目。随着他一声令下,其他魔贼都单手持杖指向哈鲁。
哈鲁驱动僵硬的双脚,拉住准备战斗的拉奇,从窗户逃了出去。从以前她的运动神经就很好。
但是从窗户飞奔出去,单脚刚踩在地上的瞬间,哈鲁的双脚又停下了。
"...唉?"
不止是脚,身体也好头也好,都宛如石头一样一动不动。视线和嘴也不能随意移动,感觉十分沉重。
但是勉强看向脚下,可以看到一个直径约一米的魔法阵正发出光芒。
说起来,在哈鲁从窗户脱出的瞬间,好像魔贼中的谁念出了短文咒语。是原本就有魔法阵设置在这里,用咒语发动了吗.所以才动不了吗。
"啾!"
看来飞在哈鲁身边没有碰到地面的拉奇,并不受魔法阵的影响。它一边啪哒啪塔拍着翅膀,一边仿佛是担心动不了的哈鲁一样来回飞着。
咬紧牙关,用尽全力想要动起来但身体还是毫无反应。被定住的身体一动不动。
这时魔贼们从正门出来了,满脸游刃有余的笑容悠哉游哉的走了过来。
"一副白痴的样子好好的固定住了啊"
看着保持着跑出来时候样子的哈鲁,如此说道.哈鲁目露寒光,瞪了过去。
金发背头男继续可恶的喋喋不休。
"我树敌很多啊.....明明用着极少的费用亲切的守护着这个城市,这里的居民却要赶走我们呢。很是过分吧?"
像是狐狸一样眯起眼睛笑了起来,继续说着。
"为了惩罚那些想要打岛我们的无谋白痴,这里设置了各种陷阱。这也是其中之一"
说着,指向哈鲁脚下发光的魔法阵。
"进来,的时侯...还,不是这样的...."
让沉重的嘴唇动起来。即使因为被城里的人追赶而焦躁,也绝不会看漏这个魔法阵。
金发男提高了音量笑了起来.
“哈哈哈,也是啊。当然了,是因为魔法阵被施加了透过术啊。圆形魔法阵是多么好懂的陷阱,不用解释了吧”
其他魔贼男也都笑了起来“进来是时候没有这个魔法阵”哈鲁的这话,好像十分搞笑。
笑了一阵后,金发背头男“等下,别笑了啊”如此劝告同伙。明明自己是最想笑的。
“这个笨蛋小姑娘这样说也是没办法的,是吧?透过术是我们创作出的十分方便的术。对着魔法阵施术让魔法阵看不见这种事,下等生物哪能想得到。”
“你们...造的,术?”
比起被当作笨蛋而愤怒,哈鲁更在意那边。
金发背头男挺起胸回答道.
“是啊。对于那种程度的魔术师即使再怎么不可能,天才如我等的魔术师没可能创造不出新术。我等可是持才而生,天选的魔术师啊”
确实很优秀吧。能够背下长文魔咒和难以理解的魔术文字,连新魔术也能开发。
但那又如何。看着他们,就觉得聪明也罢持才而生也好都不过是没有意义的。即使拥有那些,心灵污秽就不过是暴残天物罢了。
"撒,难得你中了陷阱。就拿你当诱饵,把那个黑发男引过来吧。城里满是骚动啊,你们一行是龙人啊。但是,不管是谁都无法饶恕啊。毕竟耍了我们"
是说什么?哈鲁瞬间浮出了这种疑问,当马上就想到了。白天,在城里被他们纠缠的时候,库罗纳特轻易就闪开了他的攻击,对他们来说好像就是[被耍了]的样子。只要是不顺心的事全都会发火吧。
对着接近不能动弹的哈鲁的人们,拉奇鸣叫着
"哦-哦-,真可怕的龙啊,真可怕呢"
魔贼们笑个不停。他们是不是不把对方当成傻瓜就过意不去啊。
拉奇鸣叫的扑了上去,但比起它的牙齿,金发男更快的放出了雷击。
拉奇近距离的被雷击中,失去意识坠落在地。
"拉,奇....!"
张开不能随意移动的嘴唇,哈鲁露出了悲鸣。因为和哈鲁不同的原因而无法动弹的拉奇,也简单的被魔贼抓住了.
"别杀了啊,能买个好价的"
魔贼们一脸阴笑。
"把这家伙当人质,那个黑发龙人就不能出手了"
"啊啊,是啊.但是我等优秀的魔术师,和区区一个头脑简单的龙人,即使是普通战斗也能赢就是了啊"
"说得好啊"
面对在自己眼前展开的让人不愉快的对话,哈鲁默默的皱起了眉头。即使想要插嘴,但是被堵住的嘴巴也无能为力。
魔贼,好像共有十八人的样子。如果能够聚集到这种数量的有能魔术师,确实能打到人数较少的骑士团吧.
他们围在桌子周围,看来是开始计划如何处理库罗纳特了。
而在旁边的床上,哈鲁和拉奇都被堵着嘴扎成了粽子。
试着想要解开捆着自己的绳子,但也只是在床上挣扎而已完全没有效果。
身边嘴巴和身体都捆成一团的拉奇明明刚才被雷击,但现在已经精神满满的挣扎个不停了。但也不过是在绒毯上滚来滚去,毫无意义。
多么无力的一人加一只啊。
正在哈鲁有些绝望的时候,金发背头男靠近了这边。他蹲在哈鲁身边,邪恶的扬起了嘴角。
一副想到坏事的表情啊。哈鲁感到了威胁,绷紧了身体。
"你多大了?十三?十四?"
尽管询问了,但对嘴巴被塞住的哈鲁也没有追求明确的回答。也没有因为哈鲁的沉默而坏了心情,就这样一副愉快的样子伸出了细长的手。
解开了困在哈鲁身上的绳子,又立刻把她两手捆在了身后。到底要做什么?
"...啊!?"
男人突然,用小刀割开了哈鲁薄上衣。而且也向下身伸出了手,这时被其他魔贼打断了
"搞嘛,现在就搞啊?那个黑发男怎么处理啊?"
"之后再说吧。这边马上搞完。只是个孩子,就这样引来那个黑发男后,一起杀掉不是太可怜了吗?"
听了金发男的话,其他魔贼都笑了。
"就这样杀了,被强暴后杀了,哪个更可怜啊,你真是过分的家伙哦"
虽然这么说,但完全没有对金发男指责的意思,反倒是一种[有趣的余兴开始了]般掺和进来。
"这种年龄的女性最好了啊。前些日子抢来的,有些太老了"
"变态"
被欢笑的男人们围着,哈鲁浑身发冷.这之后自己要被做什么,这个金发男要对自己做什么。哈鲁想到了最坏的答案,一定是那样了。
再次看向卷起自己衣服的男子的手,突然起了鸡皮疙瘩,喉咙也像是被卡住一样无法呼吸。
对着母亲那样美丽的女性暂且不说,对自己这种平凡的少女如此.好恶心,好可怕,要吐了。
想哭出来。
哭的话他们会助手吗。要是自己抵抗坏了他们心情会放弃吗。
这样想着,正要打算行动的时候。
"真是老实啊,不知道自己要被做什么吗"
一边让人毛骨悚然的笑个不停,在哈鲁面前的金发男如此说着。
而且一副极乐的样子继续着
"哭啊,再反抗啊"
那样才有趣啊。
听到这句话,哈鲁心中什么裂开消失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12 收起 理由
riricoco74 + 10 工作辛苦
airlauyo + 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9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库版会不会出版几卷就完结?感觉web那里很短
发表于 2019-7-27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停下来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8-19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在哈鲁心中消失的,一定是恐惧。
即使再次想到,自己被这个不过是人渣的男人按在地上,不知为何就算被强暴也感不到恐惧。因为那种事,对哈鲁来说也不过如此。
对方连人渣都不是。那自己当然被做什么都不痛不痒。不过是被蚊子咬罢了。
这个男人,玩不坏哈鲁。
——自己才不会因为区区这种事坏掉。
这么一想就冷静下来了。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兴奋的蠢货。
"悲鸣啊,能炒热气氛的啊。拿开口塞…。。"
正脱去哈鲁衣服的男人,突然和哈鲁对视,哑口无言了。
那清澈的金绿色双目,不要说恐怖或是胆怯,连愤怒都没有。
仅仅是迎向对方,仅仅如此就能压倒对方,让对方喘不过气。
输了。
为什么。
不懂。
但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让这个少女屈服。
"哦…不搞了"
金发男不由的,自言自语般挤出了声音。
映在少女眼中的自己,渺小而平凡。
——就像虫子啊。
"什么鬼…那眼睛…什么鬼啊…。你"
一边嘟囔一边从哈鲁身边逃开了。
同伴们不可思议的问他
"咋?"
被拍了下肩膀,金发男回过了神。
稍微观察了下同伴的视线,又紧张的回过头看向哈鲁。那个手脚被捆,塞着口塞,丢在破地板上的少女。
但是现在,自己确实对那个少女感到恐惧。
金发男一脸吃到虫子的表情,转过身对同伴下令。
"…盖住她的眼睛"
"啊?为啥?"
"别管了,快点"
搞啥啊,一边如此抱怨着,印花手帕男不知从哪搞来块布遮住了哈鲁的眼睛。看到这一幕,金发男才悄悄松了口气。
"喂,走了。把这货带到街上。引出那个黑发男后全都干掉"
"到头还是没干啊"
"闭嘴快点——"
"知道啦,发什么火啊。那龙就那样扔着?"
魔贼们,把翻滚闹腾着的拉奇用锁链捆好,又系在了桌腿上。然后,印花手帕男扛起了哈鲁。
为了引来库罗纳特,好像要出去。
看着被遮住眼睛,变得老实的哈鲁,金发男又坏笑起来。
"我们接下来要去处理那些在街上暴动的龙人。之后不得不从居民那里收取足够的谢礼啊"
重新取回气势的魔贼们,都因为这句话愉快的笑了起来。
而被搬运着的哈鲁,则因为他们还要压榨城里的居民而更加愤怒了。
说起来,要是因为他们,那家出售美味蛋挞的小卖部关门了,哈鲁可就要暴走了。
还没吃过奶酪,坚果和南瓜味的啊。
(那些蛋挞要再也吃不到了啊…。那个朴素传统的甜甜圈…奶油蛋卷,奶油蛋糕,草莓饼干,焦糖蛋糕…)
哈鲁一想到这城里的各色甜食,就觉得觉绝不能让这些魔贼继续为所欲为。

一到城中的街道,人们就一口气把视线集中在了抱着龙人——被如此认为的少女的魔贼身上。
"刚才那个孩子…你们打算对她做什么?"
虽然哈鲁看不见,但中年的自警团团员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和魔贼说着话。周围的居民也都不安的看向哈鲁。
(与其被魔贼抓住当作人质,不如被居民们抓住更好呢)
事到如今,哈鲁又这么想。虽说被问东问西会很麻烦,但最少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闭嘴吧,垃圾一样没半点用的自警团。这家伙是诱饵,我们要引来街上暴乱的龙人们解决掉啊。你们老老实实的,准备好献金就行了"
像是赶狗一样'去去,碍事'这样,被赶走的自警团团员一脸怒气想要说什么的。但一被魔贼男拿魔杖指着就一脸不甘心的怂了下去。
对于用不了魔术的人,这已经是十足的威胁了。
对城里的居民来说,哈鲁和库罗纳特他们说不定是添麻烦的人。而且他们的战斗也使得房子被开了个大洞,哈鲁被拉奇带到天上也引发了毫无意义的骚动。
虽说大概想要龙人和龙快点离开城市,但应该还没有像魔贼们那样厌恶。
这只要看见居民们看向哈鲁的目光,和看向魔贼的不同就能明白了。
即使如此,也没有谁想要为了救哈鲁而引起魔贼的反感的样子。人们都远远的看着这场骚动,祈求着别给自己带来祸害。
但这样没办法,居民们虽说厌恶,但是确实看到了魔贼们强而有力的术。
"撒!燃起烽火!"
金发男意气风发。
念起咒文,高举魔杖,伴随着浓烟,一个小小的黄球边发出刺耳响声边飞向空中。超过周围的房顶,在更高一些的上空,伴随着巨大是声音爆散开来。
之后,一根白烟在风中摇曳。
库罗纳特一定很快就来了。哈鲁闭上蒙在布下的眼睛,静心倾听着。

没听到脚步声。
"来了啊"
但是抱着自己魔贼如此自语到,遮掩眼睛的哈鲁也知道库罗纳特来了。
索尔和奥尔加是麻溜的输了?希望都没有受伤。
魔贼男们,看到一个人过来的库罗纳特微微笑了起来。
本来就是十八对一了,现在连人质都有,也对自身的魔术十分自信。是确信了自己的胜利了吧。
四周城里的居民都大气不敢不喘的看着形势。
依然听不见应该是逐渐靠近的库罗纳特的脚步声。但是是因为被盖住眼睛了么?哈鲁能通过肌肤感受到库罗纳特的情感。
他,愤怒到了极致。
并非宛如烈焰般的怒火。而且更沉重,更寂静的愤怒。
就像是伴随渐渐增高的水位,带着确实压力袭来的海啸一样。现在的库罗纳特一定是一脸威压。虽然哈鲁这么想,但实际上的表情正好相反。
"笑什么!"(亚维的微笑么2333)
是金发背头男的声音。看来不只是魔贼们,库罗纳特也在笑的样子呢。
"不,我只是觉得哈鲁殿下被蒙着眼睛真是太好了呢"
如此回答的库罗纳特,安稳声音却给人奇妙的感觉。内藏着激烈的情感,也就是说巧妙的压抑着怒火的语气。
但他拔出剑后的语气,就宛如刀刃了。
"可以毫无顾虑的去头了"
魔贼男们听到库罗纳特的话,瞬间绷紧了表情,但想到了哈鲁的存在,又游刃有余起来。
"喂喂,龙人是不是真没脑子啊。忘了我们有人质嘛?不想让这玩意受伤就老实别动哟"
金发背头男架起了魔杖。
"将会没头的是你啊。但是,先卸了你的剑——你的右手!"
男子开始咏唱,同时、指向库罗纳特的魔杖上,魔力开始汇集。是宛如拳头大小,高密度的魔力块。在金发男的号令下,气势磅礴的向库罗纳特肩部飞去。
"呜呜!"
哈鲁虽然看不见,但感到库罗纳特危机的她挣扎了起来。虽然想要喊出"快逃"但被堵住了嘴,没法实现。
有着弓箭数倍威力的魔力块,带着裂空之势飞行库罗纳特。然而——
"…真够结实啊。之前受过同样攻击的家伙,胳膊玩具似的就没了啊"
金发男脸色阴沉起来。攻击当然结结实实的命中的库罗纳特,但握住剑的手还好好连着身子。虽然衣服多少有些破了,但连皮肤都没有伤口的样子。
话虽如此,但肌肉和骨骼应该是有伤了。毕竟是能简单给人类截肢的威力呢。
"那就这么干吧。来调查看看,到底几发才能给你截肢。没了右手,就轮到左手了!"
露着黄牙,金发男残忍的说着。
"你就在那当靶子!不准躲开攻击,移动会发生什么你懂的吧?"
印花手帕男把扛着的哈鲁丢到地上,单手抓住身后控制起来。另一只手则握着魔杖,用魔杖指着哈鲁的脑袋。
"呜呜—!"
哈鲁想法设法让自已的自由而扭动着身体,但拘束反而更强烈了。
(库罗纳特,快逃!别听他们的!)
那样就顺他们的心了。金发男无论如何都会杀了哈鲁。就算库罗纳特老老实实听话,哈鲁也不会被释放,不过是两人一起死罢了。
但要是在这里丢下哈鲁,库罗纳特还是能够平安逃走的。
并非"自己牺牲就行了!"这种崇高的想法,仅仅是不想要库罗纳特受伤。哈鲁即使被塞着嘴巴也叫喊着"快逃"。
"呜呜—!呜—!"
金发男愉快的架起魔杖。
"撒,这次就该见血了"
聚起魔力,打出第二发。
但同时,库罗纳特也从那里消失了,正这样想着,抓着哈鲁的印花手帕男就被砍倒在地。
至少在迟缓的人类眼中,这三件事在一瞬间就发生了。
"什、么…?到哪了?"
魔贼种带头要退治库罗纳特的金发背头男,正四处寻找着瞬间消失的敌人。
没有命中目标的魔力块,破坏了远处房子的墙壁消失了。
这四处环顾的男人,因为同伴们"这,在这边!"的呼唤而回过头。
在十八人魔贼集团的中心,印花手帕男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着。金发男瞪大了眼睛。
"什么时候…。"
在逐渐扩散的血泊即将沾到在旁边的哈鲁的靴子的时候,她轻巧的身子被温柔的抱了起来。
哈鲁闻到了库洛纳特的气味,在他怀里松了口气。既是因为握住自己手的人从印花手帕男变成了库洛纳特,也是因为库洛纳特躲开了攻击。
“让您受惊真是万分抱歉”
面对如此喃喃说道的库洛纳特,哈鲁呼呼的摇了摇头。自己被魔贼抓到并不是他的错。
这么想来,应该在库洛纳特接自己之前一直躲在森林中的。那两头巨大的龙,应该不仅能从安娜丽娅那里,也能从魔贼手中守护自己。
“龙它们,爱慕上您了吧?”
像是看透了哈鲁的思考了一样,库洛纳特吃吃的笑了起来。
“那是因为被你继承的皇帝之血吸引。野生的龙们,理解不了哈鲁殿下是地位继承人什么,但他们本能的能嗅出您是它们应该遵从的人”
尽管能够自由的飞翔,居住在特拉尼亚斯的龙也没有到国外去,正是因为皇帝这一存在。
即使龙们没有见过皇帝,也不知道皇帝这一存在,但无论多远也能感觉到其生存。
被皇帝之血所吸引的,不仅仅是龙人。
但是哈鲁的父亲去世后,也就是说特拉尼亚斯没了皇帝这一存在之后,失去执着的野生龙外出的情况时有发生。
话说如此,它们并不知道皇帝去世之类的事。
仅仅因为,不知为何居住在特拉尼亚斯就会有的安心和满足感消失,于是随意的越过海洋罢了。
"果然您是应该成为皇帝的人"
虽然被盯上性命,就不能勉强她了,但库罗纳特并没有放弃让哈鲁成为皇帝。
明明看不见,哈鲁却仍旧感到了库罗纳特充满热情的视线,不过只是被龙亲近了而已啦,别吓人啦。
"喂!"
突然被粗暴的打断,哈鲁才想起了魔贼的存在。
没错,现在他们还是被包围着,是一触即发的危险情况啊。
"别得意啊"
这是咬牙切齿,满是憎恨的金发男的声音。但是库罗纳特别说有所答复了,连视线都没有移过去。就这样抱着哈鲁一个跳跃,一瞬间就到了路边,在小巷中轻轻的放下哈鲁并叮嘱着
"虽然让您会有些不舒服,但请您暂且遮住眼睛,就在此处不要走动。结束了我就回来"
"嗯——!"
等下!虽然想要这么说,但完全没能传达给库罗纳特的样子呢。还是说明明听懂了,却还是装作没听见呢。
他从哈鲁身边一闪而过,返回了魔贼们所在的中央。从那里传来了战斗开始的声音。
魔贼们的怒骂,魔咒的咏唱,以及什么被破坏的声音。
哈鲁急得直跺脚。想看战况,想要确认库罗纳特的安危。
但是在手眼甚至连嘴巴都不自由的状态下移动,也只是拖后腿而已。
哈鲁冷静下来侧耳倾听。这样的话,即使只有一点点,也能减轻自己的不安。因为偶尔传入耳中的悲鸣,并非库罗纳特的声音,尽是魔贼们的惨叫。
但库罗纳特也不会简简单单就惨叫出来,虽然看不到,但说不定已经负伤了,即使如此他也有着斩杀魔贼的体力。
魔术,是非常方便的东西。能够使用仅靠人体无法得到的力量反复做出神秘攻击。
但是相对的,魔杖和咒文,或是魔法阵是必要的,如此想来,魔术是种一目了然的攻击。
术者必须要向着目标举起魔杖,如此就能明白瞄准的是哪里,而咏唱咒语,则是会暴漏出攻击的时机。
如果是简单的术,或是提前构筑魔法阵,也能依靠一句咒语就发动复杂的术。
但现在这种情况,既没有描绘魔法阵的时机,简单的术也无法打倒身为龙人的库罗纳特。
咬牙切齿的金发背头男竭尽全力跟上动作敏捷库罗纳特,一边尽可能快的咏唱咒文。
伙伴又有一人倒下了。
直到以龙人为对手,这个男人才意识到魔术并非至高无上的。为做出攻击而不得不进行咏唱时焦急万分。
(可恶!离完美结束咏唱还要好几秒吗!这之间那家伙——)
"库…!"
右侧视野被染上了赤红。金发男惨叫着看向自己身体。本该存在的——握着魔杖的右臂不见了。
"取你手臂,一击足以"
库罗纳特并没有彻底干掉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家伙。并不是慈悲。正相反。库罗纳特注意到了哈鲁上衣被刀之类的划破了。不仅如此她的衣服也有些凌乱。
发生了什么,是谁干的,这些都必须仔细的询问魔贼们。先不杀。让他们边痛苦,边为自己的作为后悔吧。
魔贼人数已经减半,可以说是库洛纳特的完胜。
——但,果然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啊。
"找到了,库洛纳特—!"
这和紧迫的场合毫不搭调的声音,正来自奥尔加。而他身后,双手持剑的索尔也在。
面对好不容易再次出现在面前的他们。库罗纳特毫不掩饰的一张臭脸。
而在小巷阴影中的哈鲁则焦急万分。奥尔加和托尔盯上了库洛纳特。而且他俩可不像魔贼那样能简单打倒。
敌人可不是简单的增加了两人。强如他二人一人更顶几贼强。
(库罗纳特危险了!得想办法…)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27 收起 理由
riricoco74 + 10 工作辛苦
kevin850717 + 15 工作辛苦
airlauyo + 2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1 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鲁的皇帝之血竟然還能使龍族便得親近自己,怪不得追著安娜麗亞的綠龍也會返回到他的身邊,就算被凌辱也無所畏懼的精神還真厲害
发表于 2019-9-10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個劇情比想像中精彩,會令人很想一直看下去!

雖然皇帝之身是廢物,但果然還是有掛!那雙眼和皇族之血!
发表于 2019-9-11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懶惰的蟲 于 2019-9-11 07:09 编辑

先感謝漢化分享!!!
用機翻看完後大致了解一些內容,(小說內後續都會提到,只大略提一下)。
龍人在攻擊+生命力都是很強勁的民族,但相對的"不會團結",自古以來龍人互相爭鬥,是由於發現還是嬰兒第一任皇帝,才開始團結並建成國家。
擁有皇帝之血的龍人,比起一般的龍人來說,相對弱很多,只是比普通人好,壽命是龍人的壽命,但其他方面(戰鬥體力等等ˋ)....都很差。
但是他們血源會吸引龍+龍人,不管好壞,不過歷代皇帝也都只有一位子嗣,所以在帝國內的"天逆罪"是相當有名的,也就是一旦殺死皇帝,會被追殺全族的法律,之後提到的國家"拉马恩(拉曼)"就是這樣,因為殺死哈魯(春)的父親,全皇族都被殺光了,只剩最後一位王子...帝國也因沒有皇帝,正在分裂。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4 收起 理由
wdr550 + 4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9-16 18: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