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flametemper
收起左侧

[翻译中] [web渣翻][恵ノ島すず]傲娇恶役千金与实况的远藤君和解说的小林桑(40/47)(周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 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樓主忘記改標題所以沒人回復了
发表于 2019-1-2 1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如何攻略傲娇
 楼主| 发表于 2019-1-6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07. 就这样,爱上了她

第一场比赛,我们高中的对战对手,是常进甲子园的名校。

而我们的实力,虽然在县内排名靠前,但去年也遗憾地没入选甲子园,大概也就这种实力了吧。

6局结束,就已经是必输无疑的气氛了。 既然已是0-7,那么初战败退或许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啊,果然如此,我也要回去了”

我情不自禁地这么一说,小林桑一下子歪起了小脑袋。

“不继续看了吗?”

“我原本打算这么做的。

但总觉得……,快哭了。

真是空虚啊……”

这个,可能必输无疑吧。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自己站不上那个舞台的悲伤,因为棒球队员们的懊悔等,虽然可能不止这些,再加上那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来都会以眼泪的形式满溢出来。

总之,我只知道了我还没有完全放下。

真受不了。

“那么,去你家继续看吧。

远藤君,是一个人生活吗?”

是的,我由于各种原因,是一个人生活。

就这么去一个人生活的男人家里好么,小林桑也太没有警戒心了。

唉,如果不想些有的没的话,真是要哭出来了。

“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寂寞地哭一下吗?

小林桑,要注意下风度呢~”

故意挖苦一下后,她惊讶得抖了一下。

“去年看够了你那的狼狈的哭脸了,今天又怎么了?”

看到一如既往那软绵绵的笑容,泪腺终于决裂了。

去年,确实,哭得一塌糊涂。

到去年为止我曾一直在棒球部,和他们一起以甲子园为目标。可是在去年的地区大赛的中途,我弄坏了肩膀,虽然还不止这个原因,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棒球。

对一直只打棒球的我来说,感觉就像人生结束了一样,然后发生了很多事情。

就这样,爱上了她

 ――――

我从小就喜欢棒球。

身为中学教师的父亲从以前就一直打棒球,现在也在做着棒球部顾问。

受这个影响,由于我是姐妹三个兄弟中间唯一的男孩子,从刚懂事起被一起带着做投接球练习,还经常被带去看棒球比赛。

无论是在小学还是在初中都会打棒球,高中升学时,也是根据棒球队的水平选择的学校。

在县里,姑妈居住的公寓附近有一所棒球实力强大的高中。

在同一公寓的别的楼层,还有姑妈所有的一间,过去祖母去世之前一直住的,现在空出来的房间,所以就决定下来以一个人生活的方式到那所学校就学。

姑妈是单身职业女性,相互之间不怎么干涉,但是老家的母亲是专职主妇,偶尔会来这里照顾一下,我也掌握一定程度的家务技能,所以没有什么特别不方便的。

虽然并不是和家里人关系不好,但回到满是女人的老家呆时间长的话也不知道做什么好,总觉得会很累,所以这个暑假也只计划回家呆一周。

或许是因为从小就一直打棒球,也没有时间和别人一起玩,或者和家人度过的缘故吧。

去年,我放弃了那么沉迷的棒球,只是惝恍迷离半死不活地过着日子。

转机出现在秋天,球技大会的时候。

在班上谈论在排球、篮球、乒乓球、垒球比赛中由谁出场的时候。

“远藤已经不打棒球的话,那可以打垒球了吧!”
突然有人这么说了。

比赛中专业社团的部员被禁止出场,棒球部甚至还被禁止参与垒球比赛。

这大概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乐趣而制定的规则,但是自然也会想到能不能找到漏洞来提高胜算的吧。

所以现在班上那些不属于社团的人很兴奋。

“远藤出战的话就能赢定了呐!”

“哦哦,如果作为投手全力投球的话,谁也打不到吧?”

“就算对上3年级也能赢啊”

“那谁来接远藤投的球呢?”

纷纷扰扰的,随随便便的期待在班里蔓延开了。

不,可我的肩膀坏了。

虽然恢复到对日常生活没有影响的程度,如果不是很认真的长时间活动的话没关系吧,但是全场出场就不行了。

如果中途就输了的话,比赛数量就不算太多,但是说实话,一旦参与了也不打算就那么认输。

我,还有刚进入视野的班主任,都在犹豫着要怎么阻止的时候。

“啊,远藤君是广播部成员哦,所以不能出场哟。”

清脆而流畅的声音响彻在教室里。

“……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也想知道啊。

对于她朋友的询问,那个声音的主人,班里的中心人物,说起来也是隶属于广播部的小林桑微笑着,理所当然般这样说道。

“从昨天开始的。

远藤君声音很好,是我邀请的。

不愧是原棒球部的,会腹式发声呢!”

哎哎,啊啊,真可惜啊,各种各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小林瞥了我一眼,笑得像个顽皮的孩子。

“好了好了好了

如果是广播部的话就没办法了,因为需要工作。

你们也不打算作弊的吧,不是么?”

班主任趁机收场,同班同学和我也就顺势而下了。

我也很平安地参加了早已想好的在上午就会结束所有比赛的篮球赛。

 ――――

“……我从昨天开始加入广播部了吗?”

放学后,追着前往广播室的小林桑,这样问道。

“那从今天开始也可以吧?

1天而已不过是误差哦误差”

对于那么爽朗地笑着的她,虽然想开口说还没打算参加,但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老实说,我被那个笑容迷住了。

“嘛,之后马上就放弃也没关系,先进入社团看看吧。

广播部啊,可是非常好的哟。

因为必须从事广播工作,所以不仅是球赛,而且所有的比赛都放弃了!

社团活动在周一。

也有值班,但是如果想的话也可以找我来代班”

她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我来到了作为社团教室使用的、与里面广播室相连的房间的门前,推开了门。

她像猫一样地微笑着,按住门抬头仰望着我。

就,进去吧。

走进社团教室,参加社团活动。

“……拜托了”

低下头,我进去了。

那天是星期二,值班是两个二年级的前辈,所以向他们打了招呼。

据说明天也会介绍给其他部员,今天就当场写了入社申请书。

就这样把它送到顾问那里,刚要回去的时候,偶然发现回家的方向是一致的,我们就决定一起回去。

“让受伤的人全力出赛,大家都是些鬼畜呐”

她咯咯地笑着,突然这样说。

“嗯,大体上已经好了。

但是,真的得救了,谢谢”

我低头道谢,小林桑则轻轻地拍了拍我的两只胳膊。

“不,不。

实际上,我真的认为远藤君有个好声音,所以才从以前就开始注意了哟

看,体育系的人,特别是棒球部,不是腹式发声喊出口号的吗?。

所以,我对于远藤君能加入广播部,由衷地感到非常的高兴!”

一边被这么说着,一边被发自内心地微笑包围着,那是,着魔的感觉。

“声音,么?。

还有这样的好东西留下来了啊,还是只剩下这样的东西了呢。”

不小心,这些消极的话从嘴里漏出来了。

“哈哈,真是消极啊!”

小林桑立刻笑了起来,而我说的那些像是希望得到安慰一样不象样的话,也被那笑容吹得无影无踪。

被那笑容吹得无影无踪,真是太好了。

“……但是,不是因为肩膀发生了问题,其他的一切都不行了吧?”

突然,她这样,静静地说道。

“棒球也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选手,不是吗?

教练也好,按摩的人也好,还有现在做播音员的实况也好……到现在为止远藤所积累的努力和经验,当然也可以在其他各个地方活用。”

总是在教室的中心叽叽喳喳地叫喊着,只给人一种吵闹的印象的她,用安静的语气所说的那句话,慢慢地,传达到了我的内心深处。

“……这样啊”

不知为什么这个瞬间,不管是在接受医生诊断的时候,还是在放弃社团活动的时候,一次也没有流过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溢了出来。

就这样默默无语,只是并排地走着。

“……这里,是我的家。

有毛巾、纸巾、茶和点心哟。”

被她边说边拉着,走进了她的家里。

不行。

明明只是同班同学。

不能给人添麻烦。

理性的自己,在某个地方这样拼命警告着,但倒底也只是个默然无声的存在,真是太感谢了。

我便很没有常识的,就这样在别人家的门口蹲下,流泪,哭泣,像是缅怀自己参加棒球的那段岁月一样,呜咽着。

然后哭完的时候,已经,无可救药地,喜欢上她了。

(本话完)

(ps: ‘着魔’那句,真想翻成‘你是魔鬼么’,但回头一想还是算了,我可是很有常识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6 收起 理由
lyh94163677 + 13 工作辛苦
bigcat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08. 只是“可爱”而已

“哟,齐克。

听说你这家伙最近招惹了一年级的平民女孩,结果把里芬施塔尔的公主给惹生气了?”

新学期开始过去一个多月了。

碰上了好久不见的学友后,结果一开口就被来了这么一句。

“好久没在学园见面了,情报很过时啊,阿尔。

莉泽露缇和我之间确实有些误解,但已经解开了。

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很融洽的。”

我笑着这样回答后,他显得有些惊讶,然后只是弯起了嘴角,高兴地笑了。

阿尔,全名阿图尔•李希特。先不提他身为伯爵家的儿子的事情,他和我同龄,自小就是和我一同长大的朋友关系。

“……但是,艾尔还是一如既往那么华丽”

他把作为男性来说非常稀有的长长的一直延伸到腰部的粉金色的头发轻轻地拢在一起。发梢的终端泛着深红的色泽,虽然轻飘飘的但却始终让人无法忽视。

眼瞳的颜色只是黑色,但是因为这个男人外表长得过于华丽,所以就算只是看着眼睛说话,眼睛都会不可避免地感觉到疲劳。

“你也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幅闪闪动人光彩夺目的样子啊!”

阿尔一边这么说,一边咯咯地笑了。

这个人就是那种能和王太子轻松对话的人物,实在是太幸运了。

虽然王家给予李希特伯爵家的地位仅仅是伯爵,但是由于其祖先受到神宠的人很多,所以在神殿的地位很高。

阿尔也很擅长那些恢复和辅助的魔法,所以兼任着学园生和神官的双重身份。

这段时间不在学园也是因为作为神官去负责了西方所发生的水灾后的复兴工作。

正因为阿图尔•李希特是这么地特殊,我才可以和他对等的交谈。

“那么,实际上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菲奈酱,超可爱的吧?

弄到手了么?还是搞砸了没弄到手?”

阿尔勾着我的肩膀,询问着些有的没的事情。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说什么弄到手啊,我怎么可能做啊。

我又不是阿尔。”

据说阿尔就这样从事神官侍奉神明的可能性很高,出家人不会有婚约者,也可以有一定程度上不受拘束的自由。

正因为如此,才会和寡妇或是看板娘混在一起,传出些花边绯闻。

我非常理解自己的立场,也不想辜负莉泽露缇。

听到我用低沉的声音威吓后,艾尔身躯一震,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哦,好怕好怕。

你这家伙居然是那种会认真生气的类型么……?”

如果换个方式问的话……,可能不会生气吗?

不可能的,如果万一让莉泽露缇误会了我,我也会无法忍受的,所以这就是正确的答案。

或许,嫉妒的莉泽露缇也很可爱,但是我可不想真的让她伤心。

“嘛,那只个玩笑嘛,菲奈酱,和我是一个系统吧?

神殿方面据说也想问问情况。

所以能帮我引见一下吗?”

啊,是这样吗?阿尔这样说的话,倒也没错。

确实,平心而论,菲奈也拥有给予恢复和辅助的强大力量。

“……嘛,说走就走,同去同去?”

我想了一想,暧昧地摇了摇头,看着诧异的阿尔说道。

“怎么说呢……,菲奈小姐,大概,比你更具攻击性吧。”

随着我的话语,他愈加诧异地陷入了沉思。

“哎,什么?那是什么意思? 不是和我一样完全不擅长攻击魔法的么?”

是啊。 阿尔也好,菲奈也好,都不擅长操作火焰和水等的攻击魔法。

只是,嘛,说的是使用方法的问题啊……。

“嗯,如果能看看实际情况就知道了。

我先把你引见给菲奈小姐吧。”

我放弃了解释。

那样的东西,如果不让亲眼看到的话,我想是不会被接受的。

带着混乱的阿尔,朝着菲奈那里走去。

“实际上以对战的形式比较好理解吧。

我和你,或者你和巴尔杜尔,对战菲奈小姐一个人。”

“嗯?等等,等等,等等。

2对1么? 而且让我和你组队的话,感觉无论与谁对战都不会有输的感觉吧?

和巴尔杜尔•里芬施塔尔组队虽然没有信心,但是即使如此,单就我给他援助的话,普通来想也太过分了吧”

巴杜是一个兼用剑和魔法战斗的男人,他的攻击力相当强大,但另一方面,他却不擅长其他部分。

而阿尔却擅长他所不习惯的其他部分,两个人正好互补。

我是各方面平衡的类型,但是能和阿尔默契无间地合作。

一般来说,对上一年级,还是个女生,这也太过分了。

“但是你一个人上的话,会瞬间被干掉的。”

既然希望从正面而不是从侧面来了解菲奈小姐的可怕。

为了艾尔不瞬间被干掉,没办法啊。

我边走边轻描淡写地说完后,旁边的艾尔显现出了困惑的样子。

“……菲奈酱,是用恢复魔法的吧?”

他战战兢兢,提心吊胆问道。

“见到后就知道了哟”

我放弃解释了。



 ――――



菲奈小姐的战斗方式很独特。

把本来用于强化担当攻击者角色的伙伴的魔法,施加在自己身上。

把一身惊人的魔力强化了所有的能力,然后,开揍。

【就像是肉搏系的阿库莱特(アコライト)吧!】(译:アコライト(回复•水•女),出自梅露可物语)

【咿呀,真是太有攻击性了。

楚楚可怜的正统女主角菲奈酱,到底跑哪里去了啊?】

我从远处眺望着阿尔和巴尔杜尔组队对战菲奈的练习比赛,耳边突然响起了Endoo(远藤)大人和Kobayashi(小林)大人的声音。

是的,她是一个极具攻击性的人。

现在也是,菲奈拳头上缠着火焰,接连不断地揍着巴尔杜尔,逼得他走投无路。

虽然火焰非常弱,但拳头非常重,所以好像给予了很大的损害。

阿尔已经被干掉了。

不久前,菲奈抓住了巴尔杜尔的空隙,迅速钻进了本应被巴尔杜尔庇护的阿尔的怀里,简直就像闪电一样。

她因为速度快个子矮,所以很适合用这样的方式取胜。

“咕……,我投降了! !”

巴尔杜尔身上被阿尔施加的辅助魔法的效力似乎也减弱了,所以只得认输了。

【强!真强啊!菲奈!】

【不管怎么说也太强了。

我觉得,果然和『游戏』不一样呢】

比赛结束后,我远远地看到巴尔杜尔和菲奈握了握手,接着用恢复魔法治疗了阿尔。

“……真,嘶,厉害啊……”

恢复意识的阿尔说着,就朝菲奈小姐的身边走去。

只要能恢复意识,那家伙就能自己给自己恢复。不用担心的。

顺便说一下,菲奈小姐也能做同样的事情,所以有记•录•证明,她即使被砍掉了惯用的胳膊,在那种条件下也可以紧盯不放地对抗恶汉。据说那是她进入这个学园之前发生的事情。

看着3个人纯粹而愉快地互相称颂着彼此的奋斗的模样,我突然产生了疑问。

因为那两位的声音开始传了过来,那么莉泽露缇应该在这附近,但是实际上却没看到她的身影。

为什么呢?

在那两位口中的『游戏』中,菲奈相当于主人公,在之前给予宠爱的事件发生之前,只能从菲奈的视角观看。

之前应该说过Kobayashi(小林)大人给了莉泽露缇宠爱之后,就变成了莉泽露缇的视角,比赛结束后这个场合也平静下来了,那为什么莉泽露缇不露面呢?。

【莉泽露缇躲在植物雕塑的背后,偷偷地看着院子的样子! 】

【正确的说是为了偷看齐克吧。

好像是想确认一下,在没有自己的地方,菲奈酱能不能和其他人好好相处】

……那是什么啊。 太可爱了吧。

阿尔和巴尔杜尔都在场。

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两个人都在追求菲奈小姐一样!

虽然心里憋得慌,但还是假装没有注意到莉泽露缇,为了招呼一下那3个人,刚刚迈出前脚的瞬间——

“嘛,吵吵闹闹吵吵闹闹的怎么回事。

声音都传到我这边的图书室里来了。”

莉泽露缇一边用手轻拂那头披肩的奢华的金发,一边说着走了出来。

【不对,莉泽碳一放学就直接跑去见齐克了,注意到他和阿尔在一起,想找个打招呼的时机,就一直在后面偷偷地跟着,像这样寻找着时机最后拖到现在才出来。】

那是啥,太可爱了吧。

听到了Kobayashi(小林)大人冷静的话语,我不由得严肃了起来。

太可爱了,我可以对天发誓。

“莉泽露缇,大人……”

由于莉泽露缇样子看起来显得不太高兴,菲奈有点害怕,巴尔杜尔和阿尔像保护她一样挡到前面。

那个不高兴的样子一半只是为了遮羞,所以没有必要害怕的。

“呀,打扰了啊,公主大人。

也许确实有点吵闹,但错的并不是菲奈小姐哟。

我替她向你道歉吧”

说着,阿尔捉住了莉泽露缇的手,试图亲吻手背。

pia!

被拍开了。

阿图尔每次见到莉泽露缇时,都会轻佻地跟她说话,然后每次都会被她拍开。

就算被用看到肮脏虫子的眼神盯着,也乐此不疲的样子。

"我要找的人,是菲奈桑。"

莉泽露缇爽快地说道,干脆地走向菲奈,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为了比赛而换上运动服,腰上的布套里绑着魔杖的菲奈。

“啊啊,果然。

很难看的魔杖呐……”

说着,莉泽露缇随手拿起了菲奈的魔杖,放在手里端详着。

“使用这样的东西,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就这样,莉泽露缇一下子紧紧握住那根魔杖正中央的地方,突然,啪嗒一下,魔杖断了。

“啊啦,才这种程度就坏了,果然是缺陷品呐……”

【是你故意把它弄坏了吧,莉泽露缇!】

【但是被莉泽碳稍一用力就会损坏的魔杖,实际上是很危险的。

如果在练习魔法的中途坏了的话,受伤的可就是菲奈了】

莉泽露缇冷眼望着曾是手杖的东西,随手把它扔到了一边。这似乎让巴尔杜尔和阿尔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怒气。

但是,听到了自称实况和解说的神明的旁白后,我冷静地用视线和动作制止了那两个人。

确实,再继续使用那根魔杖的话,菲奈会遭遇危险的。

嘛,虽说她也用不上魔杖。

魔法杖是将魔法射向远方用的辅助工具。

对自我施加或者能够直接用手接触使用魔法的情况下,并不是特别必要的东西。

菲奈自己以前也曾说过“实话实说,我觉得我不需要,不过为什么身为魔法师就必须要带魔法杖啊……”。

而且看到魔杖被弄坏,菲奈也没露出什么特别受到打击的样子。这也是个证明。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穷人所用的寒酸道具。

比那个稍微好一点的,用我的后备的魔杖换给你作为补偿,这样可以吗?”

莉泽露缇从怀里拿了一根的魔杖,无论怎么看那都是根据菲奈的属性和手掌的大小所量身定作的最高级的产品。

而莉泽露缇本身与我同属平衡型,怎么看都和它都合不来。

那是啥,太可爱了吧!

我,还有看了那根魔杖后似乎察觉到了缘由的阿尔和巴尔杜尔,都在一旁静静地憋着。 阿尔做作地咳嗽着,嘴角有点向上歪的样子。 再忍着点……!

【哦,那是莉泽露缇一周前拿到手后,一直难受地盯着的谜之杖! 】

【原来如此,是在烦恼着怎么把为菲奈准备的东西交给她呐。

回想起来,刚才在菲奈身边的时候,她也在无意识地抚摸着那根魔杖】

我已经不行了。

听到Endoo(远藤)大人和Kobayashi(小林)大人的话后,我用双手捂脸仰天长叹。

真是太可爱了吧! !

忍了几秒钟后,又回到了守护莉泽露缇的爱的作业中。

菲奈似乎对魔杖的价值和种类一无所知,歪着脑袋不知所措,但是莉泽露缇也紧张得无言以对,只是直挺挺地递出魔杖。

“菲,菲奈酱,就给我收下吧……”

“那根魔杖还不赖。

还有,既然以前的魔杖坏了,而且我想这也是莉泽所作出的道歉,所以就请你收下吧。”

巴尔杜尔忍不住在一旁尴尬地这样劝道,阿尔也噗地一下笑出声来。

莉泽露缇超凶地盯着那两个人,呜,我不行了,满脑子想到的只是“可爱”而已。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6 收起 理由
lyh94163677 + 13 工作辛苦
BacteriaHero + 10 工作辛苦
bigcat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3 18: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额,那个魔杖该不会还能进行魔法少女变身吧
发表于 2019-1-14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护傲娇也很有趣啊hhhhh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09. 视角 莉泽露缇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齐克瓦尔德殿下的样子,非常奇怪。

我们之间虽说原本就有婚约,但在入学之前并没有很频繁的会面,所以应该是互相还有些客套的关系。

殿下是个性格沉稳的人,而我性格非常好强,也没什么可爱之处。所以这方面也该是不太合得来的吧。

虽然能想到还不至于被疏远的程度,但也不可能讨人喜欢的。

既不会用爱称来相互称呼,也不像殿下和阿图尔•李希特那样可以在非正式的场合轻松交谈的关系。

就是那种距离的感觉。

但是。

虽然理应是那样的。

“菲奈桑。

就算殿下有婚约在身,像那样心安理得地接近也是不行的哇。

暂且不说阿图尔大人和巴尔……,殿下,和我,是已经正式订婚的关系了。

即使你不在意外人的议论,但如果把殿下和我都被卷入流言蜚语里的话就很麻烦了。

请体谅下好么?”

为什么只会用这么严厉的说法呢?

虽然自己都讨厌自己了,但嘴巴还是停不下来。

对面那个被毒舌喷了的可怜少女,现在也是一幅要哭的表情。

“莉泽露缇,你嫉妒了吗?”

可是,殿下完全不在意着我和可怜少女菲奈之间的压抑的气氛,只是优雅地微笑着,这样搭上了一句。

“说、什么……”

啊啊,果然很奇怪。

为什么殿下要用那种带笑的眼神,看着我呢?。

那双琥珀色的眼瞳温柔得让人想哭,使我害臊得像要脑袋冒烟一样。

我只能含含糊糊,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脸颊发热。

“这只是战斗练习的比赛,并不是去做像私会女士什么的事情,所以没有跟你提前打招呼。

我绝对没有比如说把你视若弃履,或是把你置之不理的意思哟。”

果然很奇怪。

最近的殿下好像理解了我的一切的样子。

而且在此基础上,还用,那种,简直就像看到可爱的东西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或是让你感到寂寞了的话,那可对不起了呐?”

是很寂寞啊。

我连那种内心深处的心情都暴露了么,真是觉得害羞、高兴、高兴归高兴但还是很害羞,也就是说,已经,什么也弄不明白了。

“我,并不是那样,只是,那个,声誉还是尊严什么的……,那个!

……啧! !”

说坏话就很方便,张口就能出来了,可这时候却连一句完整话也讲不好,自己都对这样的自己感到生气。

我实在忍不了下去了,就没教养地,打算不告而逃。

“又想去哪里啊,可人儿。

要是为了不发生奇怪的流言的话,你也呆在这里就好了吧?”

殿下这样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了我的手。

眼角带泪,扭头回望,殿下、巴尔、阿图尔•李希特,甚至连菲奈都用那种仿佛泛着阳光的笑容看着我,真是受不了了。

什么嘛。

怎么回事啊。

“……啊……”

困惑中,不禁吐露出微小的呻吟声。

“为什么会那么可爱呢?”

殿下满脸严肃地评论道。

“……吓?”

什么?那么可爱?

说到可爱,不是形容菲奈桑的吗?

“喂~喂~,齐克,你忘了我们还在的吗?”

好像被惊呆了似的,阿图尔•李希特对殿下说了这样的话。

“不过公主大人也很厉害啊……。

被我的手碰到就会pia地拍开,被齐克抓住却会老老实实一动不动。”

听到那家伙嬉皮笑脸说出的话后,让我感到非常羞耻……但因为是殿下的手所以才挥不开。更何况,打落什么的。

“因为我是未婚夫,所以...”

殿下兴致勃勃地说着,接着就像再现之前的情景一样,缓缓地将嘴唇贴到了我的手背上。

“……啊”

嘴唇,碰上去了。

接触,明明是没有必要的。

然后抬起锐利的目光像要射穿什么似的望向我,啊啊……。

“莉泽露缇!?”

事实上,最近在黎明前,我总是会心脏呯呯跳着惊醒过来。

总是在做一个很讨厌、很讨厌、很讨厌的梦,接着直到觉得自己像是要被嫉妒的感情吞噬一样,像那样突然惊醒过来。

所以我最近睡眠不足,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再加上,焦急烦躁,害羞而又不知所措。

于是,我好像晕过去了。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白金色的长发,琥珀色的眼睛。

那是齐克瓦尔德殿下的颜色。

我的阳光。

喜欢。

无法用“喜欢”这个单词完全表达的,喜欢。

我,非常喜欢,齐克瓦尔德殿下。

朦胧之中,只有这句话,鲜明地印在心头。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7 收起 理由
lyh94163677 + 13 工作辛苦
不知道的說 + 11 工作辛苦
bigcat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1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创意挺不错的,感觉这只能一直线通向HAPPY END了啊
发表于 2019-1-22 00: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摩多摩多,这个傲娇视角好爽,我完事了,你们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视角 莉泽露缇 2


“……王子大人”

当我5岁时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只这么干巴巴的说了一句。明明到昨天为止, 反反复复地练习了无数遍问候的话语,然而到正式见面时,连低头行礼都忘记了,僵硬得跟丢了魂一样。

“莉泽、莉泽、……莉泽露缇!!”

听到父亲焦急地呼唤着我名字的声音后,才惊醒过来急急忙忙地低下了头。

大概,与吉克瓦尔德殿下的相遇,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吧。

白金色的发绺,琥珀色的眼球。

与神话里传说中的创世女神莉蕾娜相同,一模一样的神秘色彩。

年岁虽小但已国色天姿的他宛若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但是其温暖而柔和的笑容却让人惊觉那的确是活着的真人,如同绘本里所描绘的“王子大人”一模一样的孩子。即使是现在,也没有分毫改变留在我心中的印象。

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吧。

被大人说了孩子就和孩子一起去上哪玩去吧,于是就在城堡的庭院里,随便玩了些什么了吧。

最后,我只记得,他的温柔无边无际,他的美丽漫无止境,确如理想中的王子大人一样,让我幸福得心摇神荡。

小时候的我,听说自己长大后会和“王子大人”结婚后,高兴地心痒难挠。

兴奋的我,对着父亲说,因为喜欢着吉克瓦尔德殿下,非常喜欢他,也希望他能喜欢着自己,因此不论是很难的王妃教育也好,作为里芬施塔尔的长女进行剑与魔法的锻炼也好,对孩子来说很无聊的礼仪教育也好,什么都好,都会努力去做好的。

然而父亲听到后,露出了非常悲伤的笑容,抚摸着我的头。

“虽然对我说这些没什么关系,但还是请把这些作为你自己的秘密,莉泽露缇。吉克瓦尔德殿下,是身处于不能随随便便说出喜欢或讨厌的那种轻率话语的立场。”

“……为什么啊?”

“他啊,将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

成为了国王的他,对某些事物和某个人说了喜欢或讨厌的评价的话,其影响力是巨大的,甚至会引起混乱。而且,他也非常了解这种事。

当然,如果和成为王妃的你和乐融融那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想要被喜欢,想要被特殊对待,一味着做这些任性的行为就只会让他痛苦。”

一言以蔽之,那是现在才明白的希望在政治婚姻中的得到爱情的想法。

更何况对于迟早会成为王的他来说,愈是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只是当时的我还是个孩子,虽然表面上接受了,但其实心里还是很奇怪,单纯地想着“不能率直地说出喜欢或是讨厌什么的,太奇怪了,真可怜”。

这么多年以来,我心里想着父亲的话,在一旁默默看着齐克瓦尔德殿下,不知不觉间,全都明白了。

他,是一个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微笑的人。

可是那眼神,总是那么平淡。看不出是喜欢还是讨厌,怎么观察也看不出来的,风平浪静的眼神。

一想到那个乍看很平静的眼神中压抑了多少感情后,我就难过地想哭了。

“父亲大人,我,想支持,那个人。

那个人不可以喜欢任何人的那一点,我也非常的喜欢。我想成为他的朋友。”

去年,向父亲作了这样的宣告。

那是去学院之前,我去参观学习的时候,偶然看到了被人重重包围着的殿下。

当时阿图尔•李希特还不在,被周围人环绕着的他,对所有人都平等地微笑着。

选择每一个人,也意味着不会选择任何一个人。

当时,殿下还没有遇上位于特殊立场上的阿图尔•李希特,还有作为未婚妻的我,以及打破贵族社会屏障现在成为殿下朋友的菲奈。

除了一小部分人之外,从学生时代开始,就算对还没确定立场的学生,也不得不保持距离。

那一瞬间,我终于理解了这种事。

我因为太悲伤,又爱怜,都快哭了。

一开始就是憧憬。

最后,变成了怜爱。

经年累月后,我的思绪,不知不觉间,变成了爱情。

突然发觉,自己喜欢上了,那个被很多人爱着却仍旧孑然孤独的人,喜欢着,喜欢得不得了。

所以,只要看到他的身影我就很高兴。

只要能得到作为未婚妻身份的尊重就会很幸福。

就算只是形式上的护送也能让我满足。

只是,那家伙,还是来了。

不是菲奈桑。是与菲奈桑几乎同时出现的黑色的不明物。

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在被我发现时,就擅自进入了我的心底。

于是,当看到菲奈桑和殿下在一起的时候,立刻爆发了。

将不愉快的感情灌进我的心口,就那样将我吞没了。

讨厌

不要讨厌我

喜欢

不要看着别人

那个孩子烦死了

不要偷我的阳光

喜欢

明明是我的东西

烦死了

我爱你

正因如此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不要把我抛下啊、■■■■■。

被那不明物吞没后,我的表情因嫉妒而扭曲,我的嘴巴里吐出了肮脏的毒舌,我的身体作出了非常嫌弃的仪姿。

“菲奈桑。

就算殿下有婚约在身,像那样心安理得地接近也是不行的哇。

暂且不说阿图尔大人和巴尔……,殿下,和我,是已经正式订婚的关系了。

即使你不在意外人的议论,但如果把殿下和我都被卷入流言蜚语里的话就很麻烦了。

请体谅下好么?”

为什么只能用这样强硬的说法呢?

如果老是重复这种事情的话,会被讨厌的。

他也不会因为讨厌什么就直接说出来。不会说出来。

也不会知道会不会被讨厌了。

这么想的时候,啊,嘴里冒出了刚才的那些话。

【真是简明易懂的嫉妒啊,莉泽露缇!】

【看上去是一副痛苦的表情表达出嫉妒的样子,古之魔女的影响似乎很快发作了。】

突然,耳边传来两个强有力且又温暖的声音。

『古之魔女』

听到女性的声音这么说的瞬间,不知为何直觉上理解了。就是那家伙。黑色的不明物。

嫉恨菲奈,煽动我,邪恶的存在。

那家伙真身,不明物的命名,就是古之魔女。

【莉泽露缇,这是,昏倒了吗……! ?难道是古之魔女的诅咒正在腐蚀着她吗……!】

似乎和以往的噩梦不一样。与以前不停重复的梦魇不一样。这奇怪的声音是什么?

【果然无法原谅啊,古之魔女!

莉泽碳,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绝对绝对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听到女人的声音这么有力地说着的瞬间,我的心颤抖了。

【这么说虽然很遗憾,可我们的声音却没办法传达给莉泽露缇……】

【嗯,只能让齐克努力了吧。

我们能做的事情,只是实况和解说,然后祈祷而已。

为了能让莉泽碳幸福起来,为了不让她死,为了让她能成为被真爱所环绕着的人,为了她不会输给如此强大的魔女,就这样,祈祷吧】

耳边不断回响着这些话的同时,渐渐地,从那两个人那里传来了温暖柔和的感情和力量,把那讨厌的不明物,那家伙的诅咒,给抵消了。

渐渐地,呼吸变得轻松了起来。

啊啊,这样下去的话,渐渐成为了许久未得的安眠了。

身体恢复后放松了的瞬间,察觉到有谁把我抱了起来。

摇摇晃晃,悠悠荡荡。

总觉得安心了。

这样,就没问题了。就是这么想的。

“这个……公、公主抱的威力真强……!”

女人的声音,似乎痛苦地说道。

【冷静点的小林桑! 痛!】

男性似乎想要试着安抚女性,但似乎结果不太理想。不时听见“痛!痛!”的喊声。

【因为,齐克竟然给了莉泽露缇一个公主抱,正常游戏中可是不可能有的,萌啊!】

听到那个女性开心的声音,总觉得连我也变得开心起来。我很高兴。很开心。很喜欢。

【明白明白,等下,莉泽露缇在微笑着……?顺势把身体软绵绵地贴在了齐克身上!

而齐克正在因莉泽露缇的这种过剩的可爱而感到难以忍受!】

【在没有意识的状态下还能有这种破坏力,真不愧是莉泽露缇。】

在说什么呢?说我可爱什么的,真是莫名其妙。

果然,是梦啊。不可思议的梦。奇怪的梦。但是,幸福的梦。和平时的噩梦相比,好得多得多。

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我将陷入接下来那无梦的沉眠中了吧。

梦的结束,在摇摇晃晃中轻飘飘的想着“只要不失去对吉瓦尔特殿下的爱,就不会害怕了古之魔女了。我一定会成为真正的我的。”

就这么,确信着。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4 收起 理由
lyh94163677 + 13 工作辛苦
BacteriaHero + 10 女主也能听到了XD
不知道的說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7 2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糖也太甜了吧
发表于 2019-1-27 23: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女主也能听到?那怎么表现傲娇呢,没有傲娇和嫉妒看我要死了
发表于 2019-1-28 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悄悄更了好多章......
发表于 2019-1-28 02: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初她邀请我去她家的时候,我为什么那么害羞地落跑了呢?一生一次的机会啊!心里好痛。要是也约她一起打gal就好了呜呜呜
发表于 2019-1-28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甜,果然傲嬌在嬌的時候的破壞力驚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11.在马车之中


通过权威人士阿图尔和菲奈的诊断,得出了莉泽露缇“只是睡着了”的结论,因此决定直接将她送回家。
为了送回莉泽露缇叫来了里芬施塔尔侯爵家的马车,接着抱着她登了上去。
侯爵家的护卫曾提议代替我把莉泽露缇运上马车,但是被我严辞拒绝了。我绝不打算放开在我怀里一脸安详娇憨沉眠的莉泽露缇,也绝不打算把她交给别的男人,勿论其它。
说实话,胳膊还是感觉有点麻了,但是我也绝不会因此退让。

和莉泽露缇,单单两个人,在马车上共处,而且她还在睡觉。
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不过也并没有打算做龌龊的事情。

“……那么,所谓古(gu)之魔女,就是指那位流传至今,被称为【山呼海啸之灾祸】、【邪恶之黑】的古之魔女吗?”
马车刚一开动,我就悄悄对众神那样询问道。
对,只有我们两人在场,不过,是被众神看着在。不可能做出什么龌龊的事。不,就算没人看见的话,也不会去做什么的。

【是的】
Kobayashi(小林)大人赐言应诺。

【对不起,我先前以为根据莉泽露缇日记的记载,还没有到魔女出现的时候,所以才想着没有必要解释。
莉泽露缇和魔女的波长非常相似,因此,魔女才会盯上她的肉体。】
Kobayashi(小林)大人用平静的声音述说着让人感到害怕的事实,让我不由自主地收紧了抱着莉泽露缇的双臂。
【只要莉泽露缇因魔女的干涉而心死,她就会被夺舍成功变成怪物,接着杀死菲奈。只要菲奈被杀,接下来这个国家和这个世界都会次第灭亡。
在游戏的剧本里,为了停止这样的灾难,只能杀死莉泽露缇。
而为了防止这种悲剧发生,吉克,关键就在你身上。】

我,是关键……?这是什么意思?我歪着头想着,Kobayashi(小林)大人扑哧一声笑了。

【如前所述,因为,莉泽露缇,全心全意地喜欢吉克啊。
在游戏中,被吉克抛弃掉那一刻,就立即堕入了深渊。无论被谁指责和批评,她能像真正的恶役千金那样对其视如无物,但唯有对吉克不行。
反过来说,只要你不嫌弃她,莉泽露缇就不会有问题。】

是,这种想法的吗?
她喜欢我,喜欢到只要被我抛弃,就会立刻心死的地步么。
觉得自己的脸变得红通通的了。

【虽说这很明显就是在把事情挑明了,但也可以说是一种强求,本来也不想让谁说为了世界而去恋爱吧……。
但是,现在,也,没关系了吧?】

听了Kobayashi(小林)大人充满自信的话语后,让我彻头彻尾地羞红了脸。真有点后悔。
因为,那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已经自发地恋爱了,那就没关系了……。

“……嘛,没关系吧。
只要知道了行动原理,就会意外地发现她异常的可爱。”
虽然很后悔,还是承认了。不得不承认。莉泽露缇,是真的可爱。
事到如今,嫌弃啊,抛弃啊什么的,不可能再做的了。

“不过,古之魔女吗……”

从古代开始,给世界各地散播灾厄的魔女。虽然肉体上被消灭了,但依然在这个世界上不停地操纵着黑幕,制造出像莉泽露缇一样的被害者,是非常邪恶的存在。
身为我的未婚妻,迟早会成为我的妃子的少女,被那样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不禁让我用力收紧了环抱着的她的手臂。


 ――――

“殿、殿下……! ?莉泽! ?
哦,很抱歉真是失礼了!”

莉泽露缇的父亲,里芬施塔尔侯爵,从宅子里走了出来。
他看到我抱着莉泽露缇的身姿后,大吃一惊,急忙低下了头。
我一边想着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一边和他打着招呼。好像听说我向这个宅子出发后,他为了迎接就立马赶了回来。真是做了多余的事情。

“莉泽露缇只是在学园里失去了意识,现在已经睡着了。
经过李希特伯爵家的阿图尔诊断,她仅仅是精神和肉体上多少有些劳累,现在睡得很安稳了,请放心吧。
我这就把她带到房间里去。”
听了我的陈述后,侯爵慌慌张张地摇了摇头。

“不不!不能再劳烦殿下的御手了……!
喂,来人啊!”
侯爵摇着头阻止我,回头喊着家人。
“不,我不想把自己的未婚妻放在别人的怀里。好了,这就去房间吧。”

侯爵听了我的话后,呆若木鸡地僵住了。
身为我国将军的他竟然会在这里如此漏洞百出,我说的话有那么奇怪吗?
“……”
他呆呆地凝视着我的面容,无声的泪水浸润了那双与莉泽露缇相似的紫色眼眸。

“!?怎,怎么回事侯爵”
听到我慌张的声音后,侯爵连忙一边用手指擦拭着泪水,一边开口道。
“不,这,真是让人百感交集啊……”

“啊,这样啊。作为父亲,还是会有一些想法的……”
就算对方是女儿的未婚夫,也会非常讨厌那家伙抱着自己的未婚女儿闯进女孩的闺房。没办法,这里就拜托哪位女性,或是应该直接把莉泽露缇托付给她的父亲吧。

“不,不是那样的!
该说是太高兴了好呢,还是说感慨良深好呢……那个,那孩子,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啊。”
意外的是,他否定了我的话,接着又补充了些莫名其妙的话语。

“梦想?”

“是的,那是莉泽5岁时发生的事了。她,单只对我,说过她自己的梦想。
那是一个,既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心里再苦也不能说出口,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如镜花水月一般的梦想。”
具体来说,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梦想呢?
对着一脸困惑的我,侯爵只是轻轻地微笑,似乎没有明明白白地说清楚的打算。

“……太好了,莉泽。”
他就这样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爱女的脑袋。与在城堡所显现的将军的仪容,或是在社交界所显现的侯爵的仪容不同,现在眼前的,只是一个含辛茹苦的父亲。

“啊啊,不好意思,居然走过了!
莉泽露缇的房间在这边,请往这走。”
侯爵边说边带路。
话头被强行地打断了,结果最后还是完全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梦想,气氛变得很尴尬。

【到底五岁时的梦想到底是什么?】
看来连Endoo(远藤)大人也不知道。
【一定是日记上说的那个。
只不过,从我们来揭开谜底的话,是不是有点不解风情呢。】
听了Kobayashi(小林)大人那样说后,我稍微感到有些焦躁。

【原来如此,那个确实应该由她本人来说出口。】

【就是这样呐】

但是,听到实况和解说如此开心地谈论着,我隐隐预感到,这将会是莉泽露缇的又一个让人意外不已的可爱之处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lyh94163677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2-2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子和莉泽露缇这对好可爱啊啊啊啊
果然能包容傲娇的人会让傲娇的可爱度再次翻倍
发表于 2019-2-3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王子说不定是个肉身系,还有就是想看小林或者菲内的视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2-9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心有芥蒂(视角 菲奈)

莉泽露缇•里芬施塔尔大人,是个奇怪的人。
除了她之外的贵族小姐们,都把作为平民的我,当成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来对待。
那倒也是。没有人会特意去找路边的石头或杂草搭话。
在贵族阶层的圈子里,既没有家名,也没有父亲的我,当然不可能有什么认识的人,这也没有办法的事。
但是只有她,将我当做对等的竞争者来对待。真奇怪。
她的未婚夫也是,一见面就很温柔地对待我,但那人并不奇怪。
因为他的立场在所有的学生之上,所以对所有的学生都以平等地温柔来对待。因为这道理很简单,所以还能理解。

“菲奈小姐,你在哪里?”

啊,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一如既往的声音时,不由得想到“啊,还有一个奇怪的人。”他在我身边呆了已经快一个半月了,已经就像无所不在的空气了。
巴尔杜尔•里芬施塔尔,好像是因为神(?)之类的奇怪玩意的指示,开始了担任我的护卫。
比起对等相处来说,他更强调自己是我的护卫,倒不如说更为尊敬地对待我,让我随意地命令他,或是不加后缀地随意称呼他。
因为直接称呼为“巴尔”的话总觉得会让其他人的视线变得很可怕,所以至少让我像对待高上一个年级的前辈那样给予敬意吧,于是就把他称为“巴尔前辈”。
虽然他说了些像“身为护卫,连菲奈小姐都赢不了的我怎么能得到这样的待遇……”这样子的固执死板的话语,但还是为了我的和平的校园生活着想,还请让我死守这条底线。

也许,对里芬施塔尔家族的人们来说,实力才是唯一的判断标准吧。(译:这个地方我很想翻成生产力,自重自重……)

“因为想稍微活动下身体,所以正准备去进行怪物狩猎。
巴尔前辈不用跟着来也可以哦。”

说着,我便开始朝怪物出没的学园后山走去,可是这一本正经的骑士却不肯离开,一直在我身体右后侧约半步左右的距离上尾随着。
说想活动身体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其实只是想去找些晚餐上用的肉的。总觉得很尴尬。

“我啊,很厉害的哟?”
一边说着自己想来也觉得毫不谦逊的话,一边仰眼斜瞄盯着他看。
他有着一望而知的挺拔高挑的好身材,而我在女人当中也算是小个子一类,每当仰头斜瞄盯着他看时,都会感到有些焦躁。总想给他的小腿上来一下。
“我知道。正因为如此,神预言将会出现让怪物一样强大的菲奈小姐也陷入危机的敌人,这具有很大的意义。
而且为了这个国家,我也不想让你在那一瞬间自己一个人应对。”
用怪物来形容淑女真是太失礼了。
虽然他是一脸认真的表情但我还是反射性地想着这些牢骚,嘛,我对自己的反常程度还算心中有数。我既不是淑女,也不以淑女为目标。好的算了吧。

“……你不把魔杖别在腰上吗?”
突然被这样问了一句,于是重新看了看自己的服装。
穿着和往常一样的校服,魔杖也被塞进长袍的兜里。这并不是一般的临战状态。
这个学园的制服上规定无论男女都必须穿魔法使的长袍,袍子下面虽然大致上有些标准但还是比较自由的。
虽然也有一直只穿运动服的人,但大多数男生都穿标准的西装。女生的话,标准规定的是及膝长度的连衣裙,但很多人都穿着定制后的连衣裙。
我也有买过必要的运动服,但是没有时间准备标准的制服,所以一直都是运动服派。
但是,有一天莉泽露缇大人说道:“如此寒酸女学生被人看到话,会被其他人怀疑我们学院的品味的”。于是一生之中连标准制服也没摸过的我,一下子收到了5件用布料定做的制服,现在我穿的就是其中的一件。
因为和我的体格很配,所以怎么看都不像是莉泽露缇换下来的旧衣服,比如在胸部、胸围和身高尺码等等方面。

“不,那个,那支魔杖实在太贵了,我想先收起来。
想把它返给莉泽露缇大人时,却被她回以‘你用过的东西,也就是旧货了,还想把那种东西还给本小姐么’这样傲娇的话……”
接着就和殿下打情骂俏起来了。一直都是这种模式。
真是个,怪人。真是个,怪可爱的人。

“莉泽也没有反悔的道理吧,普通地使用它吧。
而且作为工具不被使用的话也是很可怜的喽。”
虽然也不是不明白巴尔前辈说的话,但根本就没有使用的机会。

“说起来,我也不太需要魔杖吧,嘛,虽说给巴尔前辈上急速回复的时候是有必要的吧……”
说着没有必要平时就拿在手里的话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话说回来,巴尔前辈不也是不用魔杖的吗?”
他总是在腰上绑着一把爱剑。至于他的魔杖长啥样,我连它影子都没见过。

“啊啊,这把剑也具备了魔杖的功能呐。”

“嘿~真棒啊!在哪里买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弄个指虎,或者至少来把小刀,而巴尔前辈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里芬施塔尔本家的传家之宝。
我将会到那个的家族中赘婿,那个家族中没有儿子,家主对我也很好,所以我现在就可以持有它。”
听到淡然知之的事实,总觉得有点无趣。感觉心有芥蒂。
明明只是个巴尔前辈,却有未婚妻。
听大家议论说在这个学园里他是能争夺首席的强者,却明明连我也赢不了。

“……呋”
我不高兴地哼了一着,巴尔前辈立刻看着我。
“怎么了?”
眼波摇晃,不安地低垂,让我稍稍,咽了下口水。

“没有,只是,我觉得贵族真是很辛苦啊。
在像我这样的平民看来,身为学生就有婚约者之类的,很难让人理解啊。”

“我也不能理解。或者说,也不能接受。”
他立刻同意了我的话,我则目不转睛地盯他的脸看。
“你有好不满的?如果对方是莉泽露缇大人的妹妹的话,那一定是个大美女吧?”
被我这么一问,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表情变得就像被吃到了虫子一样。

“嗯,本家的女儿们长得确实很漂亮,但是可能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只把她们当妹妹看待。
话说回来,比莉泽小的两人是双胞胎,每当我说选择其中一个的时候,另一个就哭着对我说为什么不选自己,还有一个更小的女孩子但才9岁……。
嘛,考虑到将来也不知道会和三人中的哪个人结婚,所以就不去想……已经到后山了。”
巴尔前辈,抬眼斜瞄着已经近在眼前的后山,说道。

“巴尔前辈会说得这么多话,真稀奇。”
或者说,这件事本身就非常少见了。虽然想到这里我不禁笑了,但是他依然还是一副苦涩的表情。

“就连这点小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么,……立刻进山,走起?”
直到拿到美味的肉为止。
说罢,腰间魔杖架在手,五指成拳欲搏斗。
眉目相望,微微一笑。
我也好,这个人也好,全都沉迷战斗。
战而入狂,夫欲何求。
我想要掩饰刚才的心有芥蒂的感情,和他一起顺路跑走。
他是贵族,我是平民。
而且,他总有一天将会成为尊贵的侯爵大人。

就算喜欢上了,也不会得到幸福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lyh94163677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2-9 22: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很期待後續的劇情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9-16 19: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