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5247|回复: 598
收起左侧

[WEB] [web]【不定期自翻】战国小町苦劳谭【10月27日 第53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5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呼吸 于 2019-10-29 22:36 编辑

      书名 战国小町苦劳谭
  ----------------------------------------------------------------------
  作者: 夹竹桃
       原作:http://ncode.syosetu.com/n8406bm/
       翻译:呼吸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某一天,一位少女穿越到了战国时代。那是可称之为神的一时兴起,也可称之为恶魔的消遣的突发事件。当然,少女并没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她不过是一名随处可见的、普通的、平凡而且朴素的少女。
    这样的少女能做到的只有一件事————
    在战国时代生存下去,仅此而已。

      -------------------------------------------------------------------------
           上洛篇 https://72k.us/file/16715398-400607145  解压:huxi
           生肉PDF:https://72k.us/file/16715398-404702159  解压:huxi






好消息好消息,楼主兼任了一个新岗位,工职基本没变,事情越来越多了,头也秃了,肝也硬化了,沉迷996,整个人都嗨到不行了

评分

参与人数 320轻币 +6499 收起 理由
s0928418 + 10 工作辛苦
我是外星人 + 12 工作辛苦
winamp01 + 65 工作辛苦
a527022502 + 11 工作辛苦
Carson19 + 11 工作辛苦
间歇性多动症 + 13 工作辛苦
命运小学生 + 12 工作辛苦
KOTORIREN + 13 工作辛苦
冲田|总司 + 10 工作辛苦
RRXXXX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6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给的生肉连接是熊熊BEAR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7轻币 +420 收起 理由
间歇性多动症 + 13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3 工作辛苦
ffo233 + 10 工作辛苦
asdzxc12322 + 13 工作辛苦
666c + 10 工作辛苦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最喜欢another了 + 228 工作辛苦
a372374665 + 11 工作辛苦
二流探员 + 11 工作辛苦
缺唔噶撒糕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6 13: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坑王驾到。我们仍未知道那个翻译开了多少坑。

评分

参与人数 12轻币 +149 收起 理由
dyf19911128 + 13 工作辛苦
asdzxc12322 + 13 工作辛苦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a372374665 + 11 感谢参与
缺唔噶撒糕 + 12 工作辛苦
bourbon_D + 13 工作辛苦
哎呀妈呀好看 + 12 赞一个!
a123453906 + 10 工作辛苦
fenglianshang + 10 工作辛苦
jieke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匿名  发表于 1970-1-1 08:00
post_deleted
发表于 2019-1-17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东西的漫画我看了点,还不错。
感谢楼主翻译

评分

参与人数 12轻币 +142 收起 理由
间歇性多动症 + 26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3 工作辛苦
asdzxc12322 + 13 工作辛苦
666c + 10 工作辛苦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a372374665 + 11 工作辛苦
bourbon_D + 13 工作辛苦
a123453906 + 10 工作辛苦
fenglianshang + 10 工作辛苦
jieke + 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7 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這部終於有人開坑了....
希望人氣變高後有廠商願意代理進來

评分

参与人数 9轻币 +104 收起 理由
dyf19911128 + 13 工作辛苦
ffo233 + 10 感谢参与
asdzxc12322 + 13 工作辛苦
666c + 10 工作辛苦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a372374665 + 11 我很赞同
bourbon_D + 13 工作辛苦
a123453906 + 10 工作辛苦
ejdj + 12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7 01: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农作物连作会退化的,也不知道怎么解决

评分

参与人数 4轻币 +45 收起 理由
dyf19911128 + 13 工作辛苦
666c + 10 工作辛苦
fenglianshang + 10 工作辛苦
丝提西亚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呼吸 于 2019-10-3 22:08 编辑



战国小町苦劳谭
永禄八年 相逢信长公
千五百六十五年 三月中旬
与历史上的人物相遇究竟是何等幸福的事情呢。
但自己并非那种连这种只不过是幻想而已都不懂的孩童。
但也无法说从未想过【如果】
那种时候就在日记上写满各种幻想,
如果让普通人看见了,肯定会将日记归类为幻想日记。
但是,这样的日记已经不需要了,因为——
“你究竟是何人?”
因为我穿越了。
#
(究·····究竟是怎么回事)
陷入恐慌的少女看着眼前的人物再度陷入了思考。
(记得自己在爷爷家帮忙做农活收获了好几种作物和种子···然后带着祖母制作的煮食准备返回的时候接到了姐姐的电话。)
回想之前的行动,完全没有找到时空穿越的理由,再说穿越究竟需要什么条件呀!
(因为买了不少军工用品行礼很沉,所以决定抄近道走兽道回家···)
少女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不论哪个方向看过去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
而且生长的树木是自己家周边的环境下绝对不可能生长的树木。
“小姑娘,我这人性子很急的。”
头上传来的声音将之再度陷入慌乱的我的意思呼唤了回来。
提心吊胆的看往声音的方向,在那里的是骑在马上的青筋暴露的三十岁男子。
“再问你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知道这个随时准备拔刀的男人,绝对不可能与之相遇的男人,他的名字是
“织田上总介三郎平朝臣信长···?”
瞬间传来了斩切某物的声音,感觉到危机的少女身心精神集中的瞬间吓得跌倒地上。
“混蛋····不要性命了吗”
施放斩击的男子头爆青筋的问道。浑身炸裂的杀气诉说着下次就是真正的斩杀了。
(吓————说起来战国时代最忌讳叫别人讳名的)【讳名:死者生前的名字】
战国时代的大名阶级的人的名字在现代人看来相比是非常复杂奇怪的。
简单来说就是随着时代发生变化了,织田信长的正式名称应该是织田上总介三郎平朝臣信长。
织田既是姓氏又是家名,代表着这个人的家族。
上总介是假名,类似于职业一样的东西,通常是自称的时候使用。
三郎是指他的辈分,是父母喊孩子的时候使用,和现代的小名一样。
平则是代表【氏】,代表自己一族的根,因为是添饰所以大多起得比较随便。
朝臣作为尊称,是表示朝廷关系的。
最后的信长是他自己的实名。而实名又被成为讳名,意指忌讳称呼出来的名字。
之所以会被忌讳是因为战国时代中,实名代表着这个人的人格。
因此才如此敬重,而不直呼实名也成为了礼仪。
反过来说自己的实名被这样左看右看都是下等人的少女喊了出来,还有比这更不可饶恕的事情吗。
就算是打了这个无礼之徒,也由不得半分辩解。
“对···对不起!上总介大人!还请原谅我的无礼。”
那么该如何称呼别人呢,对方是男性的时候用别人的【假名·职名】之类的通称加上敬称才是正确的做法。
虽然漫画动画中经常出现【信长大人】之类的描写,实际上如果真的敢开这种玩笑会被当场打死的。
毕竟能够直呼实名的只有比信长更加更加了不起高高在上的人才能用。或者说是记载在公文书上的时候,不过大多数的情况,公文中使用的都会是【平朝臣信长】
“····原本应该加你当场人头落地,但是我对你那奇妙的打扮很感兴趣,所以我第三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满头青筋的信长虽然已经如同爆发在即的火山,但还是将刀收回了鞘中。
如果接下来做出了错误的选择,那么就算bad end,也就是会被当场斩杀。
于是少女嘴唇颤抖着说到。
“静子···绫小路静子”
平伏不如说是土下座的姿势静子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信长则盯着静子细细观察。
(实在是奇妙的打扮···从未见过这样的装束,也就是说是南蛮?)
虽然不知是敌是友,如果是间谍的话可这也太蠢了。
从刚才开始就瑟瑟发抖,一动也不敢动随随便便就能收拾。
(···南蛮人掌握着先进的技术,如果能为我所用的话···“
“静子,你是哪里的生国?”
“生国?啊,是指出生的地方,那个,是东京都”
“dong jin du?”
从未听过的名字和从未见过的打扮,从她的行礼上信长判断她是南蛮人。
既然如此,比起杀了她还是让她发挥本领帮助自己强兵富国为上策。
“奇怪的名字,算了。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欸?”
认为静子不会老实服从自己的信长心生一计。
从她独身一人这一点来看,她目前没有属于任何势力。虽然是蠢蛋,但肯定不是间谍。
“没听见吗,我叫你赶紧消失。我也要回城了。”
“那个···”
只身一人,背后没有任何靠山的话是无法在这个战国乱世活下去的。
幸运的是她似乎知道自己是谁,处于这种不安状态的话肯定会寻求自己的保护。
“虽然是个唐突的请求!请带我一起走吧!”
“我拒绝”
“咣——”(盆落到头上发出的声音,形容失望感)
“带上你这种不得体的家伙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那个··这个···”
静子慌慌张张的思考着,而一旁的信长看着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从这个小姑娘手中得到南蛮的技术,如此就能更进一步的面向世界建造国家)
“啊···对了。我是学习农学的···一定能派上用场的。”
“哦,农作物吗?”
(不坏,虽然我对吃没什么兴趣,但是食物的供给和国富民强是紧密关联的。而且食物充足也能避免农民起义)
战国时代,一揆众可是难以根绝的问题。而且一旦百姓变成了一揆众那么城内的生产力也将会大幅度的下降。这也意味着来年的贡纳的分量会下降。
“好吧,就让你的能力为我效力。你离开我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你可不要忘记了。”
“是,明白了”
那句话包含的是【如果背叛了就处刑,如果犯错了也要处刑】的意思,静子虽然点头称是,但实际上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今天是个好日子,居然得到了南蛮的技术。接着该怎么说服猴子和可成呢)
背着自己带来的行李,静子跟随信长前进。当然是徒步跟随,也没有让她骑马的理由。虽然很重但只能徒步。
(姐姐的书,虽然想丢掉,但回去的时候会不会被杀掉呀)
暴君的姐姐要求自己够买的书的名字是【古今兵器一览】
军武控的姐姐强烈要求购买的书现在也放在背包里面。
(···从爷爷那儿得到的几种作物的种子,如果信长不以为然的话····)
不知道历史的信长是个急性子,如果自己犯了错就真的会被他一刀两断。
但是反过来说,他也是战国武将当中被称为异端级别的支持革新的人。
不会对未知的事物敬而远之,甚至会保持兴趣仔细观察。
(萨摩芋是江户时代经由鹿儿岛传入的···也就是说萨摩芋对于这里还是未知的味道。)
静子调整着背包的位置,整理着现在的手牌。
(从爷爷那儿得到的种子是南瓜种、甜玉米、番茄、油菜、辣洋葱以及甘蔗苗。还有就是收获的三个萨摩芋,便利店购买的tirol-choco数个以及水果糖。)
静子觉得能行,萨摩芋用水培法发芽后可以种植,毕竟萨摩芋是有着即使被火山灰掩埋也能生长的生命力。
虽然弱寒,但既然信长在这里也就是说这里不是美浓就是尾张。
(尾张在东海道的爱知县以西,气候温暖,南瓜、西红柿、油菜这一类营养价值的高的珍贵作物也可以大量收获。唯一的问题的甜玉米的种植需要水,但这一点多少能想办法。最重要的是自己又甘蔗在手,日本对砂糖可是大量进口,能够得到砂糖就意味着自己得到了强力的武器。)
番茄、玉米的色泽,萨摩芋、南瓜的收获量再加上甘蔗。
无论哪一个对于信长来说都是未知之物,就连南蛮(西洋)本身也是未知。
(和进口物不同,这些都是经过二十一世界科学技术改良后的蔬菜,而且自己还掌握着这个时代说没有的跨时代的农业技术知识。)
静子掌握的知识对于信长来说自然是未知的科学技术,而信长自然也是看中了那些。
但还有一个问题
(这个时代本身是一个女人干活会受到谴责的时代···)
战国时代是一个女人一旦做了什么就会饱受非议的时代,简单来说就是女性没有人权。
政治婚姻是理所应当,自由恋爱乃至结婚什么的则是梦。
(为了生存必须取得信长的欣赏。但如果取得了过度的成绩又会被他的下属们白眼以对,难呀实在是难。)
必须要让信长对自己产生【失去她就太可惜了】的想法。但过度的话又会被自己的下属白眼。这就需要绝妙的平衡。
(姐姐曰,士兵害怕的有两物,其一为疾病,其二为空腹。如果能改善粮食问题的话····)
并非作为士兵直接建功立业,而是从基层使得士兵强大,如此一来就不会招致恶意。
极端来说就是【没有她也可以,但有她在士兵就会强壮】
(也不知道回去的方法,总之要先生存下来)
坐立不安也不是办法,静子握紧拳头下定决心。
首先要在这里活下去,然后一定要找到回去的办法。
















千五百六十五年 三月下旬
面对眼前的光景,静子只能发出干笑。
织田信长的行动力远远超出了原本的想象。
正要想这件事的时候,就突然被他浊流般的行动力压倒了。
静子悄悄地瞥了一眼旁边的男性。
骑在马上的男性大约五十上下,但他的容貌完全看不出是五旬的人。他的名字是森三左卫门可成,是信长最信赖的安置身旁的武将之一。
不论何等的困境他都会常伴信长左右助之度过难关。
第一个从织田信长处得到城池的便是森三左卫门可成。
(看起来很矮的样子······如果说出来的话可能会被杀掉)
视线重新看回前方,平伏在眼前的男女合计大约三十人。
这里是这个时代中随处可见的一处农村,一行人来这里自然也是有理由的。

“这些人今年缴纳的年贡还是连指定的一半都没达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士兵中的一人朝着似乎是村长的老人质问道。
就像刚才士兵所说,这个村子的年贡量非常少。就连要求的数量的一半都拿不出来,而且还一年不如一年已经到了不能忽视的程度。来这里是因为信长准备将这个村子废掉,不过也因此遇到了静子。
(对这个村子的命令是缴纳指定的年贡或者是提供大量的农作物)
被招入城中,让静子为信长干活的时候,当然是遭到了信长手下武将们的反对。
信长则仿佛事先就知道了一样,朝他们笑了笑说道“我对古旧的东西没有兴趣。能用的东西就拿来用··派不上用场的东西就干脆扔掉。静子掌握着南蛮人的农业知识,让她将之展示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仅仅说了这几句话就在没有反对的声音了。
信长决定试用一下,那么手下的武将自然也没有反对的道理。
另一方面,并不是将静子作为武将安排在自己身边这一点也让武将们放心不少。
(更何况女武士那样的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到,我连刀都没有拿过)
如果是自己的姐姐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拿起刀朝战场飞奔而去,但不凑巧,自己并不是那种战斗狂,自己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普通人,只是一个多多少少有着农业知识和实践经验的普通的小姑娘。
“原本的话是要将尔等直接斩首,但是在大人的大慈大悲下,”说话的士兵看向静子。
静子理解到那是让自己站出来的意思,于是走出来站到了士兵的旁边
士兵接着说“让你们在这个綾小路 静子的指挥下农作。”
“诶!”农民们发出了惊愕的声音。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士兵介绍的居然还是一个妙龄的少女,会惊讶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我也差不多惊讶就是了)
“不服吗?那么就把不服的人的项上人头取下来交给我们”说着话,士兵突然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生还是死,这样的二选一问题让静子从内心感到恐惧,为了不露出奇怪的表情静子拼命的压抑着内心的不安,极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不、不敢。绝对没有那样的想法。”
“好,那么就赶快开始吧。”
(诶,这么突然!)
虽然有很多地方想要吐槽,但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静子只能乖乖地照着士兵的话去做。
“咳咳。那么首先带我去田地里看看,然后是这里的生活环境,最后在带我去看看村子的周围。”
只能硬上了。既然没有回去的办法,那么只能躲在信长的庇护之下。
一面为自己的理解力和适应力落泪,静子踏出了第一步。
#
静子开始视察田地、居住环境以及村子的周边状况。然后从中了解了许多事情。
(土壤并不坏···但因为田地朝着河川方向倾斜,导致下雨的时候土壤的中的养分流失到了河水里面。)
首先是村的正中央流淌着一条大河,以河川为界,西面是居住的村落,东面则是种植作物的田地。
集落这边地势平坦,但农地那边却有着微微的倾斜。实际上也有好几处地方甚至形成了水流的痕迹,冲刷的地方形成了通往河川的小沟渠。这样下去不管怎么耕种,关键的土壤只会不断的贫瘠下去。
(幸好斜度不高,只要搭起垄就可以回避土壤养分继续流失。但现在的土壤已经不行了,还必须制作堆肥。)
预计要在定植一周前开始施肥,在那之前先要准备好堆肥。那么问题就是堆肥的材料了。
(村里只有两头牛,估计是作为村民们的共同财产处置的。但是,只有的两头的话是不够的。)
把鸡鸭牛猪之类的家畜粪和稻梗秸秆、米糠这些副产物混合堆积放置。家庭产生的生活肥料也可以混在一起,但家畜的粪是制作堆肥所必须的。
(准备一个然后用大桶制作,地点就放置在牛棚···)
“静子殿下,情况怎么样”
“吓!”
思考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声音让静子不由得发出声来。脸稍微有点羞红的静子回过头,在那里的是骑着马的森可成。
“是,是!首先必须整备土壤。如果不准备土垄的话,只会重蹈覆辙”慌慌张张土下座的静子赶忙回答道。
果然是战国时代的武将,虽然脸上透露着和善的笑容,但出生在现代的静子依旧从森可成身上感受到了难以置信的威压感。
“大人很期待静子殿的表现。还望你不辜负那份期待不断精进。”
“是,是!”
静子点头应答后,森可成朝周围的士兵喊道:“回城!”
“是”随着应答声,大部分的士兵们跟着森可成离开了,另外一小部分的士兵则留在了村里。
(啊,估计是监视呢。不管怎么说也不可能就那样信任呢·····)
好像是其他人的事情一般静子想着,同时她也在脑海里开始整理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
#
既然村民全部都集中在这里了,那么就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得到的情报如下:村里男性20人、女性10人,合计三十人。其中锻冶屋的匠人一人,建筑工以及木材加工的匠人合计三人。村长年纪最大,四十出头。三十人中有十五人是做单纯的体力劳动的。
(五人一组做土壤整备,木材收集、制作堆肥。懂技术的人就制作备用工具。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相应的农具,但这个村子里的农具数量还是太少。)
观察村民,全部都因为营养不良而瘦弱,村长明明只有四十出头,却已经像是个年迈的老人。
(今年就以萨摩芋为主吧,饥荒的时候萨摩芋的营养价值是非常高的···既然如此····)
“那个,村长大人?我们应该做什么?”
“啊,抱歉。那么久不好意思了,首先是木材加工以及锻冶工匠以外的按照五人一组来组队。”
“明白了。”
也许是因为痛彻的明白到双方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所以虽然静子是女子,他们也没有对静子的命令露出讨厌的表情。
失败意味着死,某种程度上这已经是究极的威胁了。
一边想着这些,静子一边安排着计划。
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村民们分成了三组。静子依次下达命令。
“为了方便区分给各组命名。从左到右依次是甲乙丙。匠人们是丁组。请好好记住自己的组名。”
“是,明白了”
站在最前面的少年和青年看起来很有精神。
“首先是甲组负责土壤的整备。简单说就是反复垦土,但是要稍微挖深些。乙组负责收集木材,因为这是为了丁组制作道具,所以丁组也一起收集。丙组负责制作堆肥。首先准备大桶,最后能准备三个,不行的话至少也要有一个。”
“是···”
“好,开始准备,好好工作。”
“是!”
号令一出,甲乙丙丁四组就如同脱兔班去准备物资去了。
“那个,我们应该做什么。”
男性阵营离开后,这次是女性阵营畏畏缩缩的询问到。
“准备一个木桶往里面装些泥土,随便那里的土都可以。然后准备些水”
“是”
女性阵营按照命令的开始准备。不过命令的内容估计大半都没办法理解吧。静子思考着。
(现在比起让他们在脑袋里理解,不如让他们知道这是很重要的···接着,我也要准备萨摩芋的苗了)
#
三十分钟后,村民们准备好了必要的东西重新集合在一开始的地方。
种苗用的木桶,装满水的瓶子,制作堆肥用的三个木桶,一套农具,采伐的道具。虽然有些破旧,但总比没有强。
“首先是女性们开始工作,要做的很简单,首先在土里挖出一个小洞,然后将这个种下去”
一边说,静子一边将发芽的萨摩芋的一部分埋在土里。村民们如睹稀物般的观察着,一边仔细听静子说明。
“接着慢慢浇水。因为是种苗,所以要一天一次。只有就把同放在能够晒到太阳的地方。做完这些以后就和你们以前那样干活。”
“就这些··吗?”
“对,那么就拜托了。接着是土壤整备的甲组,跟我去农场。其他人在这里待命。”
说完,静子朝农场走去。

评分

参与人数 62轻币 +1257 收起 理由
angel4897 + 13 工作辛苦
Myuki_Rie + 15 工作辛苦
山田伊尔芙 + 16 工作辛苦
zy7237 + 18 工作辛苦
HMeedy + 13 工作辛苦
jianglxzjzj + 13 很给力!
x590000000 + 15 工作辛苦
缺唔噶撒糕 + 12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nYteam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a891037 发表于 2019-1-17 01:04
感謝樓主,這部終於有人開坑了....
希望人氣變高後有廠商願意代理進來

咱目前的坑数+咱的速度+热度约等于肝的程度=悬
不过如果能代理进来,不知道能不能让咱翻译中文正版,然后换点稿酬,指不定就能实现一个小目标

评分

参与人数 14轻币 +169 收起 理由
mly040550 + 12 工作辛苦
炎之魔女 + 13 工作辛苦
x590000000 + 10 工作辛苦
三玖 + 13 工作辛苦
Mihale + 11 工作辛苦
初之影 + 13 工作辛苦
路哥666 + 12 工作辛苦
丝提西亚 + 12 工作辛苦
凉子大神 + 12 工作辛苦
orz101 + 16 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8 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吸 发表于 2019-1-17 20:29
漫画有熟肉吗?

没有,看了点生肉放弃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炎之魔女 + 13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9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搜了一下,龙空居然也有推这本的文库,说是日本版的临高启明,感觉很有趣啊。
感谢楼主翻译,水平不是很不错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炎之魔女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五百六十五年 四月上旬
眼前虽然开垦着好几块的田地,但无论那一块田都已经非常的贫瘠,无法继续种植作物了。
(四五个··但土壤整备是重劳动,全部整备是不可能的。只能把最大的两个农田以外的舍弃掉了。)
最大的两块农田虽然靠近河流,但是没有因为雨水冲刷造成营养流失。估计这两块就是当前最适合种植作物的了。也因此,才总算是避免了农作物全灭的事态。
目测下来大约有1ha(一公顷/10000平方米,一边一百米),足够用来种植萨摩芋和南瓜了。
(最靠近河流的地方种植甜玉米,靠进来是番茄、南瓜,第一块田就这样。另外一块就种植萨摩芋,角落的地方就种植甘蔗。不过这就需要先把土挖起来才行。)
“刻哼···就用那边的两块田种植,其余的就空着今年什么都不种。”
“欸,那样的话作物会不会太少了”
“没有问题。土壤整备是相当的重活。短期内全部弄完是不现实的,倒不如将劳动力集中在最快能够使用的农地里,那么从垦土开始就拜托你们了··”
村民们相互看着嘀嘀咕咕地说了些什么,但最后以只能听从命令的工作,拿起农具走向了指定的农田。
(结果出来最快也要两个月后呀——)
贫瘠不如说是不毛之地的土地,就连萨摩芋和南瓜这种对环境适应性性好的作物都没办法期待丰收的程度。如果是在现代的话还可以购买堆肥和腐叶来整备土壤,但可恨的是这里是战国时代,对于静子而言并没有那种选项,因此静子只能想办法自己制作。
(秸秆、稻皮、米糠以及牛粪都有现成的···还想要马粪···对了
!)“稍微等一下哦!”想到妙计的静子朝着旁边的乙丙丁组说完,朝某个地方走去。
#
大约过了十分钟,回来的静子的脸上露着笑容。
乙丙丁组的人虽然感觉很不可思议,但想到事到如今还吐槽也太傻了就无视掉了。
“丙班接下来要制作堆肥。这个是很重要的工作,所以还请多多努力。”
“堆肥···?”
丙班因为没有听过的词汇而感到困惑。
“简单来说就是让有机物被微生物完全分解后形成的肥料。虽然有时候会和有机肥料画上等号但二者是完全不同的”
“就算不准备那种东西,直接浇粪水不就行了?”
“不行不行。粪便发酵的时候会产生沼气,那会阻碍植物根部生长,而且还会招引害虫。至今为止应该发生过不少的植物根部腐烂或者是虫害发生的事情吧。”
“那是···”
“堆肥属于易分解有机物,施用以后很快就会分解既不会产生沼气也不会迎来害虫。腐殖质的供给也能改善土壤的状态,微生物则能够抑制病害、害虫的发生,土壤的缓冲容量(缓冲能)提高以后土壤的状态就会趋于安定。所以堆肥的制作是必须的。虽然制出成品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但必须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是要做的”
听完说明的村民们全都露出了被狐狸迷惑般的表情。
果然对他们来说还是太难了,这个时候静子才注意到自己的失败。
(微生物也好病害虫也罢,这些知识在这个世代的人看来都是非常怪异的东西。但是是如果没有堆肥的话就会影响到明年的农作···不管怎么说一定要让他们做出来。)
“我说——”
“虽然还是很不明白,但是过去用到方法都失败了···就听你的吧”
准备说服的时候,意外的从村民的口中说出来接受自己的做法的发言。
不,这并不是接受了意思。证据就是农民们还是一副不理解堆肥的重要性的表情。硬要说的话村民的态度是【既然是必须的,那么就做】。
(算了,这样也可以吧。)
之后对乙组和丁组的说明就轻松多了。尽可能的收集木材,就这样。当然并不是收集好木材就结束了,不如说收集好木材以后才算是正式的开始。
(农铲和耙子,如果不准备好的话制作堆肥的时候可就要吃大苦头了。然后还需要制作对抗野猪用的栅栏。)
野猪不擅长对付立体感强的东西,所以它们很少会通过倾斜放置的栅栏。通常是用金属网制作防范野猪的围栏,但因为没有金属,所以只能用木材,但这也比什么也没有来的强。
(干了整整一个月的重活呀····嗯,好像泡澡···)
对于战国时代的庶民来说洗澡是非常奢侈的难以实现的行为,所以只能用水简单擦拭身体了事。
(地址上来说应该会有涌出的温泉才对····下次散个步找找吧)
目前分不出劳动力来做砍柴烧洗澡水这种事,但如果是温泉的话只要引过来就可以了。
就算不一定顺利,也可以好好了解一下周围的环境。生硬的让自己接受以后,静子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中。
#
静子来到村子里面以后过去了四天的时间,能做的事情也就自由制作堆肥,制作腐叶土以及土壤的整备。一开始的时候虽然考虑是不是不需要准备腐叶土,但腐叶意外的收集的很多便准备了。
腐叶土的制作比较简单,将收集好的叶子放到大桶里面,然后压上大石头。之后一天增加一次叶子就可以了。
铲子和耙子之类的现代农具,虽然没有制作出现代工具那样完美的形状,但制作出了类似的代替品已经很不错了。制作出的道具让堆肥制作和土壤整备的效率得到了提升,结果工作的完成比预计的要快些。
(苗已经培育得差不多,是时候种到土里了。)
原本小小的苗如今已经成长到了超过木桶的程度,差不多是为了量产大量准备苗的时候了。
(如果是现代的话还有很多可以做的工作···遗憾的是这里是战国时代,能够做的工程屈指可数)
“接下来,差不多把木桶里的苗移栽到农地了”
“欸——!但是土还没有垦好”
“没有问题。这个可是能够在干裂的土地上生长的有着强韧生命力的植物。”
萨摩芋、南瓜还有番茄这些作物,哪怕是在贫瘠的大地也可以很好的培育。
因为对土壤没有细致的要求,所以在饥荒的时候这些作物可是非常受欢迎的。尤其是萨摩芋营养丰富,改善粮食问题方面可是非常优秀的。
“既然村子那么说了···”
“那么就带上木桶,然后再用小桶打些水来。”
木桶和水桶的携带委托给土壤整备小组,静子拿着木制的铲子朝田地走去。
果然仅仅四天的话实在做不出什么结果,几乎都是进行中的状态。
但是现在的目的是增加苗的种植,所以这样就可以了。
“这里就可以了···”
指着农田的一角,静子将土翻起来。
虽然已经贫瘠到了表土会因为雨水被冲走的程度。但只要往深处挖掘,一直挖到没有被冲走的深层土壤然后混在一起就可以了。(表土:土壤最上层不断被风化的部分,富含有机物,是培育作物的重要部分)
“这样就可以了,接着是···”
垦土结束后,静子开始制作垄。原本应该是在定植前一周就做好的,但现在没有那种余裕。
“村长,带过来了。您在做什么?”
“这个?这是在做垄”静子指着高度大约三四十厘米的垄说到。
村人们则一如既往的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看着静子。
但毕竟已经共同生活了四天,这种时候该做什么心里也该有底了。也就是说【因为不少很明白,所以干脆不想了】
“那么今天做这个就可以了吗?”
“做两列就够了。那么就拜托了。然后桶先放到那边。”
“了解”
土壤整备组将桶放到地面,单手拿着农具开始耕地。有样学样的开始制作垄,但毕竟不习惯所以做出来的垄弯弯扭扭的。
“接着是苗····成长的很好呢。大概有四五株的样子”
也多亏了最近天气很不错,萨摩芋的苗长势旺盛。不愧是在阴天也能在一周内增殖的生命力。
“首先将苗取出来···然后种到事先挖好的坑里··”
从装满土的木桶里将苗取出来,然后种到周围事先挖好的土里。
然后将桶里剩下的土覆盖到苗的周围,接在浇水。
因为是简单就能完成的工作,自己的心情也轻松了些。
“接着是苗的移栽。”
种下最初的苗以后,将伸出来的部分截下来就成了新的苗。
把截断面用水浸一下然后同样的种到土里面。因为苗的长度不够,所以使用斜植法的同时,挖出几个小小的储水用的小坑。
“这样就可以了,之后需要准备一周后要用的备用的垄,但这样大致上就差不多了··”
静子一边在水桶里洗手,一边看着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制作着垄的村民们,。
#
因为已经决定了主要种植的作物是萨摩芋,静子预定要尽可能的量产萨摩芋的苗。
至于其他的番茄、南瓜、天玉米以及甘蔗之类的就要延后了。
四月下旬的时候做垄,五月初插苗,之后就能得到客观的收获了。
(这个时代的砂糖主要是依靠进口···如果能够在国内量产的话会成为相当强力的手牌)
但是甘蔗的苗只有几株。今年全部种下去用来做苗,那么至少也要两年后才能开始收获呀。
(既然没有回去的办法,就不得不好好考虑关于在这里生活的事····)
走路的时候不知不觉来到了战国,说不定同样的走着走着就可以回去了。
虽然静子一边思考着一边散步,但完全没有返回的迹象。
最后静子放弃了尝试,改变态度决定现在这里生活下去。
(萨摩芋、番茄、南瓜、甜玉米、甘蔗。无论哪一个都是现代改良后的品种,所以对环境的适应力强,比起最初舶来的时候能吃的部分也增加了许多。目前也只能用这写讨好信长了···收获应该在十月份左右)
要不要挖一两个出来带过去呢,但仔细想想还是不应该只带一小点儿去。而是要带着堆积如山的萨摩芋去见信长大人,这样才有冲击力。
“接下来就看能种出多少萨摩芋了”
之后每周增加一次萨摩芋的苗,一直重复操作到了六月份。
文字上看起来可能感觉也就是这样,但要知道在没有机器的战国时代,这些工作全部都是人力完成的。
(既然有河,也可以做一个小型水车,但比起这些····)“好想泡澡····”
静子一边想着浴池,一边担着木桶朝村里走去。
注:【缓冲容量:也称作缓冲能、缓冲指数、缓冲值。指加入酸、碱物质后,原物质(通常指溶液,这里指土壤)中的PH能够不发生巨大变动的缓冲酸碱度的能力。也就是指尽可能的维持溶液中氢元素浓度的能力。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液体又称为缓冲液。 b=2.303Kac[H+]/(Ka+[H+])2 ;b指缓冲容量,Ka指弱酸的分解系数。C是浓度】
【斜植法:将萨摩芋的茎部插在土里使之生根成株。即营养繁殖中的克隆体,克隆体继承了原本的母株的特性,非常便利。】
【萨摩芋的种植方法主要包括水平植、斜植、船底植(将萨摩芋的茎弯曲成船底那样种植)、垂直植等等。各有各的有点。斜植法的时候,即使是很短小的苗也能得到客观的收获。茎秆比较长的时候适合使用的是水平植或者船底植。使用容器种植的时候多用水平植和船底植。】

评分

参与人数 45轻币 +578 收起 理由
angel4897 + 13 工作辛苦
Myuki_Rie + 15 工作辛苦
山田伊尔芙 + 16 工作辛苦
炎之魔女 + 13 我很赞同
HMeedy + 13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luomujian + 10 工作辛苦
949123347 + 13 工作辛苦
夢魘§ + 13 工作辛苦
Mihale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9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天蠍嗎?去查找到貼吧,不過也一樣剛開坑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炎之魔女 + 13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0 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戰國農林嗎??這該不會是信長搞兵農分離的主要因素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沧笙丶踏歌 + 10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五百六十五年 四月下旬
所谓的农业就是和大地的战争。静子回想着自己的祖父曾经说过的话。
来到村子里已经过去了三周时间,严苛的土壤整备工作成为了这三周时间的主要任务。但是,也多亏了踏实的进行农场整备,总算是将甜玉米、南瓜、番茄乃至甘蔗的种植环境准备了出来。另外花费了一周的时间准备的堆肥材料也已经如小山一般,将材料混合以后加入到萨摩芋的移栽工作中。
在这样的状态下,静子一边思念着浴池一边大量生产着工作组使用的板状木材。但是,只是想的话是得不到机会的。而静子也自然遭受了挫折。
也就是这样的状态下,恰好在原村长宅的背后眺望着悬崖的静子注意到了崖岸上有些湿润。
出于好奇决定打探一番的静子在比自己高出一些的,大约两米左右的边缘发现了一个小洞穴,洞穴中不断流出着清水。本以为是地下水用手去舀的静子注意到涌出来的水居然是温热的。
抱着怀疑的心情花费时间将水收集起来以后,得到的是毫无疑问的天然的热水,而这里也就是温泉的源头。
“呼呼呼···奇迹。感谢上苍”
择日不如撞日,静子立马集合了村民展开工作。
首先制作的是平坦的用来储存热水的场所。然后为了提高洞穴涌出的热水的量对洞穴的尺寸扩张。看着一点点积累起来的热水,静子的心底产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
但是光是这样还不行。混杂着泥土的热水是无意义的。因此第二步就是设置过滤器使热水清澈。
虽然是过滤器,实际上将石头、木炭、碎石、河沙这些混在一起做出来的简易过滤装置就已经是极限了。虽然简易但效果拔群,原本黑得跟炭似的水经过过滤以后渐渐变得清澈透明起来。
之后就是用木制的管道将这些水引导家屋子里面,说是屋子但并非是自己家,而是为了洗澡专门设立的一个场所,也就是类似浴室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施工过程中原村长宅变成了阻碍,静子多说无用的就把他拆了。
据后来的静子所说,她至今都无法忘记那一天原村长那欲哭无泪的表情。
没多久一个简易的浴室就造出来了,虽然是突然决定的工事,能如此顺利也都是多亏了那些被静子的鬼气压倒不经意间用处了比平常还拼的干劲的村民们。
“呼——极乐——”
静子泡澡单人澡盆里面尽情享受着时隔许久的泡澡。当然女浴室之外还建造了男浴室。但是村民们从未听说过浴室这种东西,更进一步的说就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所以不敢轻易靠近。
“泡澡乃是生命之根”
虽然没有洗发液和护发素,但光是能够泡澡就已经让静子无比满足了。
(这样一来卫生问题也得到了改善,还算是不错的成果。接下来就得想办法找到肥皂的代替品····但是能找到温泉真的是太厉害了)
一边想着静子的脸上浮出了不体面的表情,但这时候她还不知道,因为温泉的原因她被卷入了相当不得了的事态。
#
进村后一个月。这段时间虽然一开始尽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尽管不习惯村民们还是持续着萨摩芋的种植工作。
其他的农作物,番茄、南瓜、甜玉米、甘蔗的苗也顺利的结束了种植工作。
之后只需要在适当的时候除草、中耕、培土,得到了夏天就可以收获了。
虽然主要的工作是制作堆肥和种植萨摩芋苗,但其他的动作也不能落下。
首先是静子最在意的饮用水。目前使用的是河水,但是可能的话还是想改成用井水。但一方面掘井是重劳动,另一方面是需要先找到水脉。
温泉是奇迹的产物,期待井水也能这样解决实在不现实。
(算了,慢慢找的话迟早会找到的)
最初的一个月首先将不得不完成的事情给完成了,目前就好好让身体休息休息。做着如此打算,静子这段时间一直悠闲的进行着工作。
萨摩芋苗的种子、做垄、除草还有不断将堆肥原料混合偶尔添加米糠、麦秆之类的进去。
堆肥方面得到了马粪,这实在是一项巨大的进步。和牛粪不同,马粪可是优良的堆肥材料。
和农家将牛作为道具饲养不同,战国时代基本没有牧马。往死里说就是只有大名们才持有马,而且是军马。
所以村子来到村子里的时候,就请求森可成从管理的马当中让渡一些马粪给他。森可成意外的爽快答应后,一周一次的程度会将马粪送过来。
(堆肥能够使用要到冬天···也就是明天种庄稼的时候了)
冬天的时候整备土壤使之变得柔软,播种插秧前一周的时间做两次。静子计划着使用堆肥的时机。
“村长,苗全部种下去了。”
“好的,辛苦大家了”
思考事情的时候,结束了土壤整备工作和苗的种植工作的村民们回来了。
抬头看往天空,看起来是正午前的太阳位置。能这么早完成也是因为村民们渐渐熟悉了工作效率得到了提高。
“预计移栽的田已经完成了八成,这样的话下周就可以全部结束了。”
“哎呀,看来苗的增加比预计的要多呢。”
“是的。但是真厉害呀。一周前才刚刚将苗芽摘掉移栽,今天就全部长出新的来了。”
“(毕竟是在火山灰里面也能生长的萨摩芋)没办法呢,只能先朝预定外的农田那边扩大种植范围了。毕竟收获是越多越好。”
“明白了,那么就朝那边的田开始挖”
“辛苦了”
露出充满活力的笑容的村民单手提着农具朝农田走去。
果然农田得到了成果(虽然只是苗)以后,心情也会变得舒畅呢。
“呼···我也该把今天的工作做了,然后去泡澡。”
静子擦拭着头上的汗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
#
(等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就好好地享受一番泡澡。我也终于到了会这样的想的时期呢)
虽然在内心逃避现实,但遗憾的是静子依旧不得不面对现实。突然间静子感觉到眼前的人物散发出的威压,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将意识拉回了现实。
“怎么,不是要叫我刮目相看吗?”
面带微笑说话的是年龄在三十前后的男性,同时他也是静子的保护人,其名为织田信长。
“非常抱歉,太得意了非常抱歉。万分抱歉,还请您原谅——”
被吓得土下座的静子彻底跪在地上,全身战栗着向信长谢罪。静子担心着自己得意忘形说出的话是否全部被信长听见了。
“我并没有生气。只是来看看你夸下海口后的工作的成果而已。”
“(所以才生气了!)万、万分抱歉”
毕竟最近比预计的要顺利,一不注意就松懈了,还因为一时的冲动说了多余的话。
“这样下去农田也能扩张,也能改变穷困的粮食问题。信长大人看到了我的村子肯定也会刮目相看的。”站在高台上看着下面的农田的时候,一不注意就说出了这样的发言。
在平常里并不会带来任何问题的发言现在却让静子悔青了肠子,这些话偏偏让当事人的信长大人听见了。
静子在心里下定主意以后自言自语之前要好好确认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这件事就算了。那么,那个叫温泉的东西在那里?”
“温泉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静子一时没法回答。
“怎么,听可成的报告说你在这里挖了个温泉什么的东西。”
“是,确实挖出了温泉···”
渐渐涌出不详的预感的静子有点预料到了信长接下来的发言。然后静子打心底里希望信长放过自己。
“我也想亲自试试那个温泉,所以,你就给我带路吧。”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
据说战国时代的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很重视温泉的作用。
但要问信长是否如此,答案只能说不知道。
而想要体验温泉这种话和以前从未体验过温泉是同义的。
也就是说,信长不知道温泉是何物,所以才让静子给他介绍。
而这句话的含义则是···
(是让我混浴····!!)
也就是让静子一起去泡温泉。
首先,信长之所以会来这里也是因为森可成的报告。同样不知道温泉是什么的森可成丝毫不夹带私情的如实禀报。
一般情况下静子的举动只会让人觉得可疑,但信长其人的好奇心是非常旺盛的。怀有疑问,想要亲身体验一下,这样思考以后信长自然会亲自过来。
“在干什么,赶紧带路!”
“是,现在就来···”
被信长的怒喝吓到的静子做好觉悟将信长带到了澡堂。
澡堂就在不远处,所以并不需要走太多路程。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两人就来到了目的地。
“哦···好狭小的地方呀。”
(在用什么比较呢)“那个,您面前左手边是男性用,右边是女性用的。男女分开使用是温泉基础的礼仪····”
“那种习惯呀习俗什么无所谓,赶紧带我进去。”
(不对不对,请等一下!)“就算您那么说,让我这样的卑贱小辈同您一起进去,众家臣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信长自然并不是出于想要和静子混浴这种下流的想法才提出要求。首先信长就不知道温泉到底是什么。即使信长直接说出想要混浴这种话,他自然有着推进发展的权力。
既然静子得到了信长保护,那么对静子来说就是没有选择权的。
“不用在意。再者就算你打算谋害我,我也没有软弱到会被女人和小孩取得先手。”
“(是这样呢···)那么就进去吧”
静子一边思考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家臣冲进来把自己砍了,一边打开了澡堂的门。
#
静子准备在里面的是洗澡用的凳子,带把手的小桶、木盆、作为肥皂替代品的无患子果实的粉末,放替换衣物的竹篓以及浴袍。
无患子的果实中富含天然活性剂的皂甙,干燥研磨成粉以后足以用来代替肥皂。
皂甙对于生物来说是一种毒药,不会被鸟或者虫子吃。因此在种植的时候不需要肥料和农药,自然栽培就可以了。而且也没有急于收获的必要。
日本气候潮湿,除了新泻之类的特别寒冷的地区,只要能够保证充足的日晒,山野里面自然就会生长出许多的无患子。
实际上在邻近的山里面转了一圈以后确实也找到了无患子。
(记住了环境知识正是太好了。)
以前阅读自然环境类的杂志的时候,静子记住了上面记载的无患子的果实干燥研磨以后的粉末可以当作天然肥皂的知识。
但是能够入手的无患子果实始终只有少量,到今年的收获季为止只能忍耐了。
自然的收获期是十一月,虽然能少但能够在初春的现在入手已经很不错了。
(只能忍耐了,今年一定要大量收获下来··)
静子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跟随信长进入男澡堂。
但是她完全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战国时期的洗澡风格并不是全身浸泡式,而是蒸式也就是所谓的桑拿。不过这也只有上级武将或者织田信长这些阶级的人才能享受。
现在有澡堂是因为偶然发现了天然温泉,而一般情况下澡堂是需要准备大量的薪材和时间的极端奢侈的产品。
而战国武将之间流行【澡堂会面】【款待泡澡】,也就是款待客人或是家臣洗澡的习惯,当然这里指的是桑拿。
因此信长自然不可能知道这种把身体泡在澡盆里面的【温泉】。
但桑拿都还算好的了。因为农民和下级武士在洗澡的待遇上是更加的悲惨。对于他们来说体验桑拿根本就是白日做梦,冲凉就是一般流行的洗澡方式了。
一直到江户时代用澡盆洗澡的方式才普及开来。即便如此,也只是限定在江户城中,地方还是老样子的冲凉。
据说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掌握着名为隐秘汤的温泉地,但那也只是侧近或是重要客人才能进去的地方。
也就是说静子出于某些不明原因(静子没能调查出来)得到了天然温泉,甚至打造了这样一处任何人都能使用的大浴场的行为,在当时的背景看来是相当了不起的。
“哦 ·····”
站在充满着蒸汽的房间中央,看着容纳五个人也还有余裕的浴池,信长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评分

参与人数 36轻币 +457 收起 理由
angel4897 + 13 工作辛苦
HMeedy + 13 工作辛苦
kxtlny + 18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949123347 + 13 工作辛苦
as2254333 + 11 工作辛苦
夢魘§ + 13 工作辛苦
Mihale + 11 工作辛苦
mnhorark + 12 精品文章
sdwinggamdan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2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來每天都要跟信長碰面了,對心臟不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五百六十五年 四月下旬
所谓的农业就是和大地的战争。静子回想着自己的祖父曾经说过的话。
来到村子里已经过去了三周时间,严苛的土壤整备工作成为了这三周时间的主要任务。但是,也多亏了踏实的进行农场整备,总算是将甜玉米、南瓜、番茄乃至甘蔗的种植环境准备了出来。另外花费了一周的时间准备的堆肥材料也已经如小山一般,将材料混合以后加入到萨摩芋的移栽工作中。
在这样的状态下,静子一边思念着浴池一边大量生产着工作组使用的板状木材。但是,只是想的话是得不到机会的。而静子也自然遭受了挫折。
也就是这样的状态下,恰好在原村长宅的背后眺望着悬崖的静子注意到了崖岸上有些湿润。
出于好奇决定打探一番的静子在比自己高出一些的,大约两米左右的边缘发现了一个小洞穴,洞穴中不断流出着清水。本以为是地下水用手去舀的静子注意到涌出来的水居然是温热的。
抱着怀疑的心情花费时间将水收集起来以后,得到的是毫无疑问的天然的热水,而这里也就是温泉的源头。
“呼呼呼···奇迹。感谢上苍”
择日不如撞日,静子立马集合了村民展开工作。
首先制作的是平坦的用来储存热水的场所。然后为了提高洞穴涌出的热水的量对洞穴的尺寸扩张。看着一点点积累起来的热水,静子的心底产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
但是光是这样还不行。混杂着泥土的热水是无意义的。因此第二步就是设置过滤器使热水清澈。
虽然是过滤器,实际上将石头、木炭、碎石、河沙这些混在一起做出来的简易过滤装置就已经是极限了。虽然简易但效果拔群,原本黑得跟炭似的水经过过滤以后渐渐变得清澈透明起来。
之后就是用木制的管道将这些水引导家屋子里面,说是屋子但并非是自己家,而是为了洗澡专门设立的一个场所,也就是类似浴室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施工过程中原村长宅变成了阻碍,静子多说无用的就把他拆了。
据后来的静子所说,她至今都无法忘记那一天原村长那欲哭无泪的表情。
没多久一个简易的浴室就造出来了,虽然是突然决定的工事,能如此顺利也都是多亏了那些被静子的鬼气压倒不经意间用处了比平常还拼的干劲的村民们。
“呼——极乐——”
静子泡澡单人澡盆里面尽情享受着时隔许久的泡澡。当然女浴室之外还建造了男浴室。但是村民们从未听说过浴室这种东西,更进一步的说就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所以不敢轻易靠近。
“泡澡乃是生命之根”
虽然没有洗发液和护发素,但光是能够泡澡就已经让静子无比满足了。
(这样一来卫生问题也得到了改善,还算是不错的成果。接下来就得想办法找到肥皂的代替品····但是能找到温泉真的是太厉害了)
一边想着静子的脸上浮出了不体面的表情,但这时候她还不知道,因为温泉的原因她被卷入了相当不得了的事态。
#
进村后一个月。这段时间虽然一开始尽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尽管不习惯村民们还是持续着萨摩芋的种植工作。
其他的农作物,番茄、南瓜、甜玉米、甘蔗的苗也顺利的结束了种植工作。
之后只需要在适当的时候除草、中耕、培土,得到了夏天就可以收获了。
虽然主要的工作是制作堆肥和种植萨摩芋苗,但其他的动作也不能落下。
首先是静子最在意的饮用水。目前使用的是河水,但是可能的话还是想改成用井水。但一方面掘井是重劳动,另一方面是需要先找到水脉。
温泉是奇迹的产物,期待井水也能这样解决实在不现实。
(算了,慢慢找的话迟早会找到的)
最初的一个月首先将不得不完成的事情给完成了,目前就好好让身体休息休息。做着如此打算,静子这段时间一直悠闲的进行着工作。
萨摩芋苗的种子、做垄、除草还有不断将堆肥原料混合偶尔添加米糠、麦秆之类的进去。
堆肥方面得到了马粪,这实在是一项巨大的进步。和牛粪不同,马粪可是优良的堆肥材料。
和农家将牛作为道具饲养不同,战国时代基本没有牧马。往死里说就是只有大名们才持有马,而且是军马。
所以村子来到村子里的时候,就请求森可成从管理的马当中让渡一些马粪给他。森可成意外的爽快答应后,一周一次的程度会将马粪送过来。
(堆肥能够使用要到冬天···也就是明天种庄稼的时候了)
冬天的时候整备土壤使之变得柔软,播种插秧前一周的时间做两次。静子计划着使用堆肥的时机。
“村长,苗全部种下去了。”
“好的,辛苦大家了”
思考事情的时候,结束了土壤整备工作和苗的种植工作的村民们回来了。
抬头看往天空,看起来是正午前的太阳位置。能这么早完成也是因为村民们渐渐熟悉了工作效率得到了提高。
“预计移栽的田已经完成了八成,这样的话下周就可以全部结束了。”
“哎呀,看来苗的增加比预计的要多呢。”
“是的。但是真厉害呀。一周前才刚刚将苗芽摘掉移栽,今天就全部长出新的来了。”
“(毕竟是在火山灰里面也能生长的萨摩芋)没办法呢,只能先朝预定外的农田那边扩大种植范围了。毕竟收获是越多越好。”
“明白了,那么就朝那边的田开始挖”
“辛苦了”
露出充满活力的笑容的村民单手提着农具朝农田走去。
果然农田得到了成果(虽然只是苗)以后,心情也会变得舒畅呢。
“呼···我也该把今天的工作做了,然后去泡澡。”
静子擦拭着头上的汗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
#
(等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就好好地享受一番泡澡。我也终于到了会这样的想的时期呢)
虽然在内心逃避现实,但遗憾的是静子依旧不得不面对现实。突然间静子感觉到眼前的人物散发出的威压,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将意识拉回了现实。
“怎么,不是要叫我刮目相看吗?”
面带微笑说话的是年龄在三十前后的男性,同时他也是静子的保护人,其名为织田信长。
“非常抱歉,太得意了非常抱歉。万分抱歉,还请您原谅——”
被吓得土下座的静子彻底跪在地上,全身战栗着向信长谢罪。静子担心着自己得意忘形说出的话是否全部被信长听见了。
“我并没有生气。只是来看看你夸下海口后的工作的成果而已。”
“(所以才生气了!)万、万分抱歉”
毕竟最近比预计的要顺利,一不注意就松懈了,还因为一时的冲动说了多余的话。
“这样下去农田也能扩张,也能改变穷困的粮食问题。信长大人看到了我的村子肯定也会刮目相看的。”站在高台上看着下面的农田的时候,一不注意就说出了这样的发言。
在平常里并不会带来任何问题的发言现在却让静子悔青了肠子,这些话偏偏让当事人的信长大人听见了。
静子在心里下定主意以后自言自语之前要好好确认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这件事就算了。那么,那个叫温泉的东西在那里?”
“温泉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静子一时没法回答。
“怎么,听可成的报告说你在这里挖了个温泉什么的东西。”
“是,确实挖出了温泉···”
渐渐涌出不详的预感的静子有点预料到了信长接下来的发言。然后静子打心底里希望信长放过自己。
“我也想亲自试试那个温泉,所以,你就给我带路吧。”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
据说战国时代的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很重视温泉的作用。
但要问信长是否如此,答案只能说不知道。
而想要体验温泉这种话和以前从未体验过温泉是同义的。
也就是说,信长不知道温泉是何物,所以才让静子给他介绍。
而这句话的含义则是···
(是让我混浴····!!)
也就是让静子一起去泡温泉。
首先,信长之所以会来这里也是因为森可成的报告。同样不知道温泉是什么的森可成丝毫不夹带私情的如实禀报。
一般情况下静子的举动只会让人觉得可疑,但信长其人的好奇心是非常旺盛的。怀有疑问,想要亲身体验一下,这样思考以后信长自然会亲自过来。
“在干什么,赶紧带路!”
“是,现在就来···”
被信长的怒喝吓到的静子做好觉悟将信长带到了澡堂。
澡堂就在不远处,所以并不需要走太多路程。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两人就来到了目的地。
“哦···好狭小的地方呀。”
(在用什么比较呢)“那个,您面前左手边是男性用,右边是女性用的。男女分开使用是温泉基础的礼仪····”
“那种习惯呀习俗什么无所谓,赶紧带我进去。”
(不对不对,请等一下!)“就算您那么说,让我这样的卑贱小辈同您一起进去,众家臣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信长自然并不是出于想要和静子混浴这种下流的想法才提出要求。首先信长就不知道温泉到底是什么。即使信长直接说出想要混浴这种话,他自然有着推进发展的权力。
既然静子得到了信长保护,那么对静子来说就是没有选择权的。
“不用在意。再者就算你打算谋害我,我也没有软弱到会被女人和小孩取得先手。”
“(是这样呢···)那么就进去吧”
静子一边思考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家臣冲进来把自己砍了,一边打开了澡堂的门。
#
静子准备在里面的是洗澡用的凳子,带把手的小桶、木盆、作为肥皂替代品的无患子果实的粉末,放替换衣物的竹篓以及浴袍。
无患子的果实中富含天然活性剂的皂甙,干燥研磨成粉以后足以用来代替肥皂。
皂甙对于生物来说是一种毒药,不会被鸟或者虫子吃。因此在种植的时候不需要肥料和农药,自然栽培就可以了。而且也没有急于收获的必要。
日本气候潮湿,除了新泻之类的特别寒冷的地区,只要能够保证充足的日晒,山野里面自然就会生长出许多的无患子。
实际上在邻近的山里面转了一圈以后确实也找到了无患子。
(记住了环境知识正是太好了。)
以前阅读自然环境类的杂志的时候,静子记住了上面记载的无患子的果实干燥研磨以后的粉末可以当作天然肥皂的知识。
但是能够入手的无患子果实始终只有少量,到今年的收获季为止只能忍耐了。
自然的收获期是十一月,虽然能少但能够在初春的现在入手已经很不错了。
(只能忍耐了,今年一定要大量收获下来··)
静子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跟随信长进入男澡堂。
但是她完全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战国时期的洗澡风格并不是全身浸泡式,而是蒸式也就是所谓的桑拿。不过这也只有上级武将或者织田信长这些阶级的人才能享受。
现在有澡堂是因为偶然发现了天然温泉,而一般情况下澡堂是需要准备大量的薪材和时间的极端奢侈的产品。
而战国武将之间流行【澡堂会面】【款待泡澡】,也就是款待客人或是家臣洗澡的习惯,当然这里指的是桑拿。
因此信长自然不可能知道这种把身体泡在澡盆里面的【温泉】。
但桑拿都还算好的了。因为农民和下级武士在洗澡的待遇上是更加的悲惨。对于他们来说体验桑拿根本就是白日做梦,冲凉就是一般流行的洗澡方式了。
一直到江户时代用澡盆洗澡的方式才普及开来。即便如此,也只是限定在江户城中,地方还是老样子的冲凉。
据说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掌握着名为隐秘汤的温泉地,但那也只是侧近或是重要客人才能进去的地方。
也就是说静子出于某些不明原因(静子没能调查出来)得到了天然温泉,甚至打造了这样一处任何人都能使用的大浴场的行为,在当时的背景看来是相当了不起的。
“哦 ·····”
站在充满着蒸汽的房间中央,看着容纳五个人也还有余裕的浴池,信长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千五百六十五年 五月上旬
“极其享受。”
放松状态下的信长将肩部一下都浸泡在温泉中充分享受着,另一方面,静子则瘫在地上,完全处于累趴了的状态。
(累死了,没想到居然会全身都洗·····)
看见装满热水的浴池信长很是兴奋,脱下衣服准备直接泡进去。但是没有洗干净身体就跑进去的话会把热水弄脏的。静子向信长说明泡澡前洗干净身体的重要性,信长意外的爽快的接受后,坐在了静子准备在浴室的凳子上。虽然一瞬间不知所措,但静子会很快恢复过来将信长换下的衣服放进了竹篓里。然后按照从头到脚,按照头部、面部、身体的顺序替信长搓洗。
(但是···仅仅因为锻炼身体是兴趣就将身体锻炼到这种程度)
信长的肉体全身上下都是大块肌肉,已经到了让现代人的静子感觉锻炼过头的程度。静子也不由得猜想着信长的握力这种时空错乱的问题。
(说起来他的房间也打理得很干净···身体也并不是很脏。信长意外的挺爱干净的)
“正好有机会,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说不定还喜欢相扑呢,身体能力也很高的样子)“是,什么问题呢?”
思考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信长的声音让静子吓了一跳,信长似乎没有注意到的样子,保持着充满魄力的表情说到。
“你究竟是什么人,差不多该坦白了”
“欸···沉默权···没有···?”
“不愿意说就没办法了,砍了找个地方丢了吧”听了静子战战兢兢的回问,信长一秒的踌躇都没有说到。
绝非玩笑的货真价实的威胁让静子一下子产生了危机感。
“(怎么办!我是未来人,这种东西也只有脑袋有点那啥的人才会想···话虽如此南蛮的话!就说是南蛮吧!)南蛮!对,我是从南蛮来的”
“哦,你什么时候离开南蛮的”
“欸,那个···十三岁····?”
静子慌慌张张回答的瞬间,信长咪细了眼睛。虽然没有直说,但信长的态度无疑是对静子的不信任。
静子拼命思索着想要解释,可是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有证明的办法。察觉到狡辩只是自掘坟墓以后,静子只能保持沉默。
“····算了。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能给我带来利益就可以。就像最开始的时候告诉你的那样,你从我这儿离开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是。(怎么感觉是在说如果背叛的话就杀无赦)”
静子的感觉是正确的,信长从一开始就是这样通告的,遗憾的是但是她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展示你的才能,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
“明、明白了”
“话就说到这里。但是这个温泉真是个好东西。要不要那这个当鉴赏来用呢。”
“是,就像武田太郎晴信那样呢。”
一边整理着带进来的道具,静子不经意说到。
“···武田太郎晴信···!”
低沉的声音中笼罩着杀气,信长询问道。
“就是呀。那个人有开发名为隐秘汤的温泉场,然后让属下使用,您刚才说的和那个很像。啊,说起来现在是叫武田德荣轩信玄来着,之前出家后改名了···”
静子嘀咕嘀咕的时候,信长的额头布满了青筋。
背对着信长收拾道具的静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刚才说出的情报是何等的重要移籍危险。
也许是因为疲劳带来的倦意,让她的脑海里的名为危机感的重要感官也钝化了。
“···闭嘴···”
然后她即将迎来迄今为止最为盛大的危机感祭典。
“是?刚才说什么···了···吗?”
抱着木桶和凳子站起来的静子悠闲地看向信长。瞬间,木桶和凳子从她的手中滑落,落在地上发出了嘎啦的声响。
静子现在连思考为什么的余裕都没有了。毕竟看着杀气腾腾的信长瞪着自己的话,没有余裕也是理所当然的。
“混蛋,你是武田的细作”
听了问题的静子疯狂的摇头。
“那么是将军的细作吗?”
第二个问题依旧是摇头。
“···南蛮的细作吗?”
不管问什么静子都疯狂摇头。
如果被认定是细作(现代就是间谍)的话好一点流放到小岛,但一般都是斩首。
(说起来,武田信玄的温泉在这个时代是机密!)
静子的时代,也就是遥远的未来中武田信玄的情报不过是触手可得的。
而战国则是一个连谁在什么地方都要安插细作打探的时代。这样的时代如果有像静子这样能将机密中的机密一个个说出来的人的话,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算了,我是恪守约定的男人。只要你没有背叛就没有砍了的必要。”
“哈、哈哈”
除了笑以外别无他法,但静子的脸几乎要抽筋了,所以她只能发出干瘪的笑声。
也许是错觉,静子甚至感觉到了汤帷子从肩上滑落的触感。
“但是刚才的话有必要好好再问一次。你立刻去做出发的准备”
“欸?”
“马上随我回城”
信长以理所当然的态度朝一脸痴呆的静子说到。

#
战国时代入住城池的第一人似乎就是织田信长。静子想着这些事试图逃避现实,但她现在所处的状况依旧是令人胃疼。
(感觉胃要穿了····)
静子悄悄偷看自己的左边,织田信长的家臣尽数坐在那儿。
森可成以外的将领们均是一副看见了可疑人物的表情。也不能怪人家,突然被召集不说,来到这儿一看居然有个女人杵在这里。会觉得静子可疑也是没办法的。
“···抬起头来”
解除土下座状态的静子遵从信长的话慢慢抬起头。
抬起头的一瞬间静子的视线就和头暴青筋的信长的严肃的眼神对上了。
一不留神就想逃,不管是谁看见了现在的信长都会想逃。证据就是现在在这里的人们全都是一副微妙的表情。
“静子,说关于武田德荣轩信玄的事。”
“欸?”
虽然对提问感到奇怪,但静子还是开始回忆有关武田信玄的事。
一般来说对于武田信玄的事大部分顶多知道个名号。但不仅仅是农业,静子还喜好历史和地理。
虽然没有到阅读过珍惜文献的程度,但大半的历史资料静子都已经读过了。
静子尤其喜欢室町末期到江户时代的故事,这段时期内发生的事件她大半都能背出来。
“嗯,武田德荣轩信玄是甲斐国的守护同时也是武田家第十九代当主。讳名晴信,通称太郎。出家后得到法名改名为德荣轩信玄。”
静子一边讲述有关武田信玄其人的事的时候,以森可成为首,信长家的武将们表情逐渐狰狞起来。
但是难得有机会说自己喜欢的历史,静子内心里是很高兴的。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家臣们的表情,甚至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
“同越后国守护长景尾虎(后来的上杉谦信)多次抗争最后平定信浓,领土也得以扩张。一面勤勉内政,经济方面积极研究从南蛮得到的挖掘技术和精炼技术,以此制作了大量的黄金。以这批黄金为基础铸造了金本位制的甲州金(碁石金),也成为了日本最初的金币。又用货币流通活性化了的财力从事治水事业和扩充军备等等,相当的有名。”
(鬼才知道)
“治水事业方面,信玄亲自领头,在长期遭受水害的甲府盆地建造了被称作信玄堤的堤防。防治河川泛滥后又得以开拓新的农田,国力也蒸蒸日上。这个治水工事似乎就用了十九年”
“···够了。”带着不容置疑的迫力,信长朝静子说到。
虽然静子因为自己的话被人打断感到不满,当看见信长的瞬间那份不满也云消雾散了。
而后她第二次的感觉到自己又说了多余的话。
“····”
信长静静地合上眼帘,手中的扇子打出了某种节拍。
咚、咚、咚的声音回荡着。
“···砍了”
话音刚出,静子惊得一身冷汗。
“话虽如此,你主持的农地改革还未见成果,等结果出来了在考虑也不迟。”
“···哈”
理解到暂时还不会掉脑袋,静子稍微松了口气。但是则并非会一直延续下去,如果自己失败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大人,这个人太危险了。说不定是派来接触您的细作”
静子正在一点点放下心里的大石头的时候,信长部下中的一员突然说到。
“猴子,你看这人像细作吗?我看见的就只是一个蠢得要命的小姑娘。”
静子悄悄瞥了一眼这个被称作【猴子】的人。
(猴子···丰臣秀吉!)
“···的确不像是细作,如果她都是细作,那么就连乡下的村姑都可能是细作了”
“又不是姐姐,间谍什么的···”静子嘀咕道。
“嗯,间谍?”
“(糟糕,又自言自语了。)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既然不能控制自己的发言,静子一不做二不休平伏地下。
毕竟是战国,能证明身份的东西是拿不出来的。随便说些容易招致怀疑的话是很危险的)
静子所知的知识终究只是流传在后世的内容。不可能知道战国时代的人的真实情况。既然不知道什么是机密,也不知道什么算细作,那么还是少说为妙。
“算了。不管她究竟是什么人,她掌握的知识始终是难以取代的。”
“是···”
虽然秀吉还想说些什么,但在信长的发言面前也只能面带愠色的退下了。
其他的武将也同样,唯独森可成面露担心的表情看着静子。
“啊,对了。有可以献给大人的东西来着。”被众人视线扎得慌的静子突然想起了某物。
(完)

【守护:镰仓·室町时代的职名。1185年得到源赖朝的敕许后负责设置藩镇,组织警备追捕逃犯罪人。最初是禁止干涉国务和公事的。但随着权力的扩张,各守护纷纷将领土领国化。】

评分

参与人数 36轻币 +457 收起 理由
angel4897 + 13 工作辛苦
Myuki_Rie + 15 工作辛苦
山田伊尔芙 + 16 工作辛苦
HMeedy + 13 工作辛苦
kxtlny + 16 工作辛苦
路哥666 + 12 工作辛苦
luomujian + 10 工作辛苦
as2254333 + 13 谢谢翻译
初之影 + 3 工作辛苦
949123347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5 01: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