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呼吸
收起左侧

[WEB] [web]【不定期自翻】战国小町苦劳谭【10月27日 第53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7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barkerus 发表于 2019-1-27 18:21
現代日本地圖 ??? 上面的各地區註釋與印制年代不就露馬腳了...
更別提投石器..這下恐怕要從農村村長變兵工 ...

1.以前的文字與用語習慣應該跟現代不太一樣...看不看的懂是一回事
  能不能理解又是另一回事...而且還要派人去作實地考證來修正差異

2.這個應該是民間用的武器,戰時應該有更好的如火槍之類的
发表于 2019-1-27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覺得好看,很期待後面.
发表于 2019-1-28 02: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火山灰本身是很肥沃的,描写红薯能在火山灰中生长完全不能体现红薯旺盛的生命力。作者写反了
发表于 2019-1-28 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吸 发表于 2019-1-24 21:51
千五百六十五年 四月下旬
所谓的农业就是和大地的战争。静子回想着自己的祖父曾经说过的话。
来到村子里已 ...

“信长喜欢相扑”应该还算一个挺有名的逸闻,所以静子的YY还挺准的。
发表于 2019-1-28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waiwai5 发表于 2019-1-27 19:41
1.以前的文字與用語習慣應該跟現代不太一樣...看不看的懂是一回事
  能不能理解又是另一回事...而且還要 ...

火槍雖然殺傷力比石頭高,但是那個時候火藥產量很低.
硝石堆法要花費的時間很長.能夠投射100~150m的投石器已經很猛了.
況且石頭到處撿都有,只要稍微打磨一下就能增加殺傷力.
在性價比上比火槍好很多..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呼吸 于 2019-3-2 13:15 编辑

千五百六十五年 五月中旬(1)
“哦”信长面露好奇的表情扣了一下手低语道。
入口处的门打开以后,侍童用托盘呈着贡品走到了信长的面前。一瞬间,信长的眉梢动了一动。
“这是什么?没有见过呢。”
周围的武将也围绕着贡品发出了窃窃的议论。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献上的贡品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幸好带日本地图来了)
静子作为贡品献上去的是在现代十分常见的普通的地图,但静子这次带来的是专家使用的厚重的书籍样子的地图。
静子对于农业之类的第一产业基本已经通晓了,而静子本人自然也还有着这些以外的兴趣,那就是历史。
闲暇的时候静子会阅读历史书籍和地理图册。也因此她才会对历史如此熟悉,她的包包中也时常放着日本地图和世界地图。时空穿越的那天她携带着的正好是日本地图。
(江户时代中地图作为国家机密是禁止携带外出的,而战国时代地图则是更甚之上的贵重资料。虽然现代的河川可能因为治水工事发生了改变,但大的方位和距离应该是不会错的。)
“静子,这是什么,你说明一下”信长用扇子指着地图册说到。
虽然能看出信长微妙的敬远贡品,但胜过其上的好奇心让信长提出了询问。
静子点了点头后走到了信长面前地图册前。
“我来说明”一边说,静子一边打开地图。
看着静子打开书册的举动信长兴趣满满的观察着。
战国时代还没有制造书本的技术,最好的也就是将纸张用绳子皮带之类的东西捆绑起来。但一般都是用卷轴或者木简。像静子拿出来的书册这样用浆糊制成的书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但最让信长震惊的是里面的彩色印刷,从未见过的纸张以及浮现在上面的鲜艳色彩强烈的刺激着信长的好奇心。
(要想办法让这个地图换取盐的赏赐才行···)
这样思考着的静子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所认为的是必要的这个行为将会是掀起巨大的历史浪潮的涟漪。
虽然只是小小的波纹,但终将掀起惊涛骇浪。
#
静子到村子里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季节也有春变成了夏,这段时间每天都是大晴天。
平常的工作也就是除草浇水程度的工作,明明是非常轻松的时期但静子却垂着肩重重地叹了口气。这样做是因为她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哈····应该选择那种兽害对策呢···”
兽害,以前静子所在的地方因为兽害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损失金额达到了数千万,农作物基本全灭。而最大的问题则是兽害会让农家的工作欲下降,而农家不愿意耕作在战国时代可是攸关生死的问题。
“那种方法比较有效呢···”
虽然当前还没有产生巨大的损失,但夏天以后的危险程度必然会大幅度上升。就算培育再多的作物,全部被野兽吃掉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空桑、田吾作桑,我想请教一下你们知道的有关兽害的事情。”
静子走上前去朝着名为空的女性和名为田吾作的男性说到。
男性拼命除草没有注意到,女性则注意到了静子的声音。
“硬要说的话就是鹿的数量太多了。虽然以前还有狐狸和鼬鼠···但鹿的数量增加以后就没有见过了。另外就是有些猪····”
“嗯,鹿呀···”
这个时代对于农家来说的兽害主要是鹿、猪、狐、鼬四种。
其中问题最严峻的是鹿,繁殖力高不说,在狩猎期还有夜行性,非常难以处理。是长期荣登兽害第一位的存在。
(听起来其他动物带来的兽害都差不多···也就是说这一带是被鹿支配导致其他动物不能大量繁衍)
没有狐狸和鼬鼠的话就不用考虑新的方案倒是轻松,至于鹿的话可以选择狩猎的方案。
(现代处理鹿的时候需要麻烦的手续,但这个时代的鹿肉可是重要的蛋白质来源。大量捕获下来做成肉干,用来填补粮口也不错)
萨摩芋的收成最早要九月,在那之前需要寻找其他的口粮。静子总归是森可成的配下有定期的配给,但村民就不一样了。
既然附近有大量的鹿,那么没理由不把它们作为粮食利用起来。
(萨摩芋收成后就可以确保大量的粮食。但在那之前如果不能获取猪肉或者鹿肉的话···问题在于方法···)
比起不能简单获取猎枪,这个时代的枪械首先就是贵重品(大约相当于现代的五十万)。而火药更是贵重品,用枪狩猎是不现实的。
(日本又无法入手天然的硝石···不对,等等)
这个时候,静子突然灵光一闪,她立刻在自己脑海深处搜寻隐藏在记忆当中的重要情报。
(嗯···材料可以委托森可成大人入手···话虽如此也不能夸下海口。做好各种基础的准备少说也要好几个月的时间,但有备无患,还是先行动起来吧。这个先放一边···还是没有鹿的对策)
思路开小差的时候静子虽然想到了其他的点子,但关键的兽害对策还是没有头绪。
(鹿会大量的繁殖说明这里缺少天敌的食肉动物,那么引进狼?不行,这不仅仅是引进的问题,而且时间太长了)
现代的鹿和猪会大量繁殖就是因为天敌日本狼的灭绝。但是战国时代的话很有可能还存在于某处,江户时代也留有菲利普·弗朗兹·冯·西博尔德饲养日本狼和豺狗的记录。
(既然如此就只有尽早设置陷阱···但这又不同于鸟类的防护网,操作起来很复杂——)
静子仰起头,视野里到处都是设置好的网。作为鸟害的对策,在农田里制作了用稻杆编制成的简易网覆盖了起来。虽然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但鸟害也因此得以防范。
(干脆制作门一样的东西诱导它们····)
突然间,静子想起了以前和祖父聊天的时候提到的有关防范鹿害的问题。那个时候祖父说出了非常重要的,在战国时代也能充分利用的情报。
“对呀···只要制作出偶蹄目的鹿绝对不会通过的路就可以了”
“哇,吓我一跳”被静子突然的大叫吓一跳的是田吾作。空虽然没有在近处,但也还是被静子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
“空桑,村长好像又开始想奇怪的事情了”田吾作走到空桑的身边悄悄说道。
“会吗。但是村长真的很博识,真亏她能想出那么多主意”
“这倒也是···虽然一开始不明白在做什么,但实际做下来确实有效果)”
“听起来好像是在说鹿的对策?不过他们又要被可劲使唤了,真是辛苦”
“嘛····”
看着静子在地面上画着什么的二人似乎听到了工作组的悲鸣。
而他们得知自己的预感命中了是不久之后的事。
#
自从静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以后时间过去了一个星期,农场的周围也设置起了奇怪的狭窄的装置。
尚未得到具体说明的村民对于那是什么东西是没有一丁点儿头绪。但是静子迄今为止的做法都取得了成功,所以他们也都乐观的认为总是会有些什么作用的。
“perfect,这样老虎夹和texas gate也算是设置成功了。”
静子拿着杆子一样的东西看着眼前的设施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是突击工事,但得到的成果在预计之上。不过因为明年才会考虑扩大农场,所以只先设置了今年的部分。
“老虎夹虽然在现代日本是违法设施,但现在这个时代是没有问题的”
静子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棒子一样的东西。那是一个将长一米左右的棹的先端去掉了的棍子一样的东西。
先端的部分还捆上了可以包裹住石块的宽大的带状物,另一侧则没有设置。乍看上去就像是插在裂缝上面的东西一样。
“然后远距离攻击用的投石杖也入手了。原本用布带就足够了,但利用杠杆原理制作的这个让射程和威力都大大的提高的话也很不错。再不济还可以代替长枪发挥一下。”
投石杖。全长大约一米,重三百到五百克,射程在一百到一百五十米。
是公元前四世纪到近代为止长期使用的武器,劣于弓箭的飞行距离也是它的优点。反过来说,投掷需要准备时间以及不能连发则是缺点了。
静子另外在棍子的另一端突出来的部分附加了铁制的尖头。这样一来重心就得以安定,插在地上的时候还可以保护握柄。另一方面,虽然没有达到刀刃那般的锋利度,但突刺上去的打击力可不是说句痛就可以完事了的。
#
“那个,村长,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嘘——接下来才是见证陷阱的效果的时候。”
“哈——”
静子以及数名村民正躲藏在农田下风处的茂密从中,但是静子以外的其他人完全明白躲藏以及陷阱的意义。
(百闻不如一见,这一类东西比起说明不如直接让他们看看效果)
如此想着过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候,虽然稀稀拉拉的但出现了鹿群的身影。
似乎是从山上下来的个体,大约有九头。
“三···四···有大角的雄性大约有四头,剩下的应该都是雌性了”
“相当的数量呢···”
这个数目确实是少见,村民们多少也有些怕了。
果然人类在面对群体的时候本能的会抱有恐怖感呢,静子想着这些的时候,一头鹿径直走向了texas gate。
“哦,还有一点···各位,看见没有那就是陷阱的效果。”
鹿笔直的走向texas gate,但是才刚刚走了几步就出于无法动弹的状态,进退不得的鹿发出了鸣叫声。
“哦哦!”村民们发出了感叹声。
texas gate夹住的鹿无法动弹,因为它的阻挡后面的鹿也无法继续前进了。
“蛋白源一匹入手。接下来会不会触发老虎夹呢”
就在静子嘀咕的时候,鹿的悲鸣响彻空中。声音过于凄厉让周围其他的鹿四散逃跑了。
看完鹿鸣声的方向,是一头鹿的被老虎夹夹住了脚。
“两头···还不赖”
看着得到的成果,静子发出了满足的低语。
========================================================================
千五百六十五年 五月中旬(2)
捕猎到的鹿都是活着的,对此静子觉得还不错。因为死亡后的野生动物如果不仅快处理的话就会产生肉特有的腥臭。一头被texas gate卡住了脚,没有受到伤害。另一头则是触发了捕兽夹,腿部受伤。不用想也知道应该先处理那边。
“先处理触发陷阱的那头,之前说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没有问题,村长。”
静子提问后,村民们一齐点头。见状,静子拿着投石杖开始装填石头。
“那么开始吧”说完静子站了起来冲出了草丛。
注意到静子一行人的鹿准备逃亡,可两只都动弹不得。
“能不能顺利打中呢···嘿!”
静子朝着挣扎的鹿的后脑勺将装填的石块以漂亮的弧线投掷了过去顺利命中了。
后脑受到冲击的摇摇晃晃了一会儿倒下了。静子一行人观察了一会以后,鹿也没有再起的极限,彻底晕死过去了。
“先把后腿绑住,绑好以后再去解除前脚的陷阱。”
“知道了!”
说不定鹿其实没有晕过去,一旦解除陷阱就会逃走。而搬运的时候如果鹿醒了过来开始挣扎的话也会很危险。也因此,还不习惯捕猎的村民们在捆绑鹿的腿的时候多花费了些时间。
“接着把那头鹿搬到屠宰场去。”
不过还是幸运的在鹿醒过来之前完成了前腿的捆绑工作。之后就是用担子将晕过去的鹿抬到设置在附近河岸的悬挂放血的地方。放血以后陷入低血压状态的鹿也就不可能在乱动了。
“那么我来解体,你们在旁边等着。”
“欸,村长还会解体吗?”
“嗯,以前爷爷解体的时候有在旁边学过,实际上也参与了好几次的解体哟。”静子一边说一边准备出了解体用的刀。这是静子十四岁的时候从祖父那儿得到的作为生日礼物的野生动物解体套装刀具。
从在现代会因为刀具管制法被逮捕的长刀到分解关节用的小型刀等等都囊括其中。
送中学女生解体套装这个祖父是要闹哪样啊,虽然静子在心中吐槽但还是将精神集中在刀上。
静子的解体猪或者鹿之类的野生动物的技术是从猎友会所属的祖父和祖父的友人那儿学来的。
虽然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子,但论及解体野生动物静子也算是内行了。
静子拿着小刀首先将鹿的脖颈切开。切断颈动脉以后脑血压会大幅下降,很快就会失去意识。而即使大脑失去意识心脏也还是会继续跳动,这样就可以连着毛细血管里的血都放出来。通过这样的办法可以在不给鹿增加不必要的压力的情况下完成放血工作。
·····如果不是战国时代的话,肯定会有说出“鹿鹿好可爱,为什么要杀它,好可怜哦,嘤嘤嘤。”这种不负责任的发言的人)
现代社会是如何处理猪肉牛肉的想必大部分根本不知道。因此这些人才会看见屠宰野生动物的现场就说出【好可怜】【太残酷了】这些不负责任的发言。
(所谓的活着就是对其他生命的掠夺。所谓的吃本身就是建立在其他生物的生命之上的。为了活下去而杀生是必然的,根本性的。看将屠宰现场就说出可怜、残酷之类的话只能说是愚蠢至极。···真的,吃饭原来是件那么辛苦的事我也终于有了实感了,爷爷。)
静子看着从腭部缓缓流出的血思考着,自己一定要不做一点浪费的将头部以下的部分处理,然后再没有一丁点浪费的将之利用起来。这就是自己对鹿能做到的供养了。
“放血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该摘取内脏了。你们准备两个木桶,一个装满清水,另一个直接拿过来就可以了。”
“知道了。”
为了将肝脏以及其他的内脏分开,静子让村民们准备两个木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肝脏是能够充分起到补充维他命和补血作用的食物。适当的处理之后撒点盐烤一烤就可以直接吃了。
但是其他的内脏则有可能带有寄生虫。因此要放在木桶中等待腐烂然后做成堆肥。
“装满水的桶带过来了”
“谢谢。”
将摘取下来的肝脏以外的内脏全部放到水里面,然后将肝脏放到装满了清水的桶中,用小刀在水中清洗。
“把鹿带到下游清洗,拎着腿沉下去提起来那种就可以了。”
“是——”
最后的清血工作交给村民以后,静子将肝脏上的薄皮去掉继续放血。
虽然肉类可以做成熏制食品,但肝脏不趁早吃的话会浪费掉的。
(如果不先将易腐烂的食物处理了的话····总之洗过手之后接着在剥皮吧)
#
将第一头鹿用河水简单清洗后,开始对第二头鹿作同样的处理。
之后在将鹿放到河中大约冲洗两三个小时,进行除血和低温处理。
这段时间一行人将肝脏撒上盐烤来吃了。
在一日两顿的这个时代人们没有白天吃东西的习惯,再加上没有冷冻保存的手段。话虽如此却也不能就那样将之放到野外任其腐烂。
因此静子带领一行人举办了类似吃午饭的活动,不过只有肝脏就是了。
虽然村民们一开始有些无所适从,但尝到了肝脏的美味之后就争先恐后的享用起肝脏了。
“这一次将头朝上吊起来。”觉得时间差不多了,静子让村民将鹿从河中捞起来。
“是”
精神的回应着静子命令的村民们将鹿头朝上吊了起来。
将解体用的刀具手洗干净以后,开始解体皮肉的工作。
(剥皮结束后还得处理腿部。)
将皮一直剥到头部之后,静子继续腿部的分解。
刀插入脊柱和腰椎的缝隙,然后将关节中的肌腱切断。虽然只是简单的工作,却意外的考验操作人的手腕。
将后脚、然后是前脚卸下以后是里脊。
接着按照脊柱下面的内背身肉,身体内侧的里脊、肋骨周边的硬五花肉、脖颈肉,依次将身体的肉按部位分解下来。
肉全部切下来以后,将腿部中心的骨头取出来。
不过前腿的肩胛骨部分层毽球板状所以有些费事,不过还是漂亮的完成了。
腿部的肉完成剔骨工作后接下来就轮到头部到面颊的肉。
(呼···相当的重活呢。爷爷一直都是一个人做这种活呢···)
完全解体一头鹿就已经是相当的重劳动了,一想到还有一头静子整个人都倦怠了,但也不能说不想做了这种话。
“之后我一个人就够了,农活就拜托你们了”
“明白了”
将鹿吊好以后,村民们重新回到了农地的工作中。
因为从早上开始就是鹿的处理工作,今天的农活还完全没有开始。
目送村民离开后,静子重振心情继续鹿的解体。
不过要和刚才一样将一头鹿完全解体的话,将会使用相当的时间。
“可算结束了····”
筋疲力尽的静子伸着懒腰低语道。
但解体完成并不代表工作结束。接着还需要将大量的肉切成巴掌大小然后用盐腌渍。
在没有冷藏库的这个时代,肉一直放着会腐烂的。虽然食物供给稳定的现代可能不怎么在意,但战国时代里肉可是重要的蛋白质来源。
再加上676年的禁肉令,牛·马·犬·日本猴·鸡通通禁止使用。
(说起来,还是到江户时代偶然发现无精卵是无法孵化以后才准许食用鸡肉···)
在那之前鸡一直作为打鸣鸟被神圣化,不过主要是作为赏玩动物就是了。
所以,战国时代的日本还不存在鸡蛋产业。
(明明光是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经拼上老命了,居然还舍弃了重要的蛋白源···以前的人究竟是多抖M呀)
发了会儿呆以后,撑了个懒腰准备继续工作的静子突然在背后感觉到了什么。
猛然回头,一头野兽站在那里。
#
站在静子身后的是一头覆盖着长长的体毛的四足动物,准确来说是归类在食肉目-犬科-犬属的哺乳动物,也就是所谓的狼。
(怎、怎怎怎怎怎怎么办,难道是被血肉的味道吸引过来的?)
面对着狼的静子的身后就是堆积如山的鹿肉。除了被血肉的味道吸引以外实在想不到狼会出现在这种人烟出没的地方。
毕竟狼可是有着能够闻到三公里以外的地方的优秀嗅觉。
(村民都去工作,只剩我一个·····大危机!)
身上没有任何武器的自己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理解到这一点后寒气游走在静子的后背。
但是盯着狼看的时候,静子注意到了狼的奇妙的动作。
(咦?怎么感觉···摇摇晃晃的)
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果然狼从刚才开始就微妙的东摇西晃的。没有了刚才的恐怖感以后,静子发现眼前的狼已经瘦到了身上的每一根肋骨都清晰可见的地步。
哪怕是静子这种外行中的外行也能明白,眼前的狼已经非常虚弱了。
静子越想越觉得奇怪,狼是群居动物,像眼前这样单独行动是非常罕见的。可是周围并没有狼群。
(也就是独行狼喽。那么会这样虚弱的话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哪怕是群体行动,狼群的狩猎成功率也不到百分之十。独行狼的话成功率就更低了。)
眼前的狼已经衰落到了连走路都困难的程度,可是有句话叫背水一战。自己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大意都有可能被咬穿喉咙。想到这里,越来越紧张的同时,静子眼皮也不眨的盯着狼。
相互对峙的状态持续了一会以后,发生了宣告状况结束的事情。
眼前的狼突然像发条松掉的人偶一样倒下了。因为太过于突然静子甚至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哇!没、没事嘛!”
注意到它已经走到了极限的静子连忙跑到狼的身边,毫无警戒心的抱起了狼。而狼对此也并没有表现出反感。不,应该说狼已经连反感都表现不出来了。
“好、好轻!究竟多久没吃东西了!”
虽然不知道狼原本的重量,但手中的狼抱起来甚至连十公斤都没有。
“这样下去会因为过度衰弱死掉的。”
将狼放回地下以后,静子慌忙跑回刚才解体鹿的地方。选了些合适的肉以后摞起来用解体刀切碎。
“现在这样已经不能嚼东西了,但这样的碎块的话···”
将鹿肉切成粗肉末以后,静子又提着桶到附近的河川打水。
“来,这样就能吃了吧”
带着水和肉回到狼的身边以后,静子将肉末送到了狼的嘴边。
注意到食物的味道的狼虽然还对静子抱持着警戒,但空腹已经到达了极限状态的狼还是将肉末吃了下去。
虽然已经衰落到牙齿都没力气了,但好歹算是嚼了两口将肉吃了下去。
“喝点水”
静子将木桶放到它面前后,这一次狼没有丝毫的警戒开始喝水。
已经衰弱到极限的狼持续喝了一小段时间的水。
“啊啊·····真是的,这样真是连伪善都不如···”
自然界讲究的是弱肉强食。捕获不到猎物的个体只有死路一条。
眼见着之前还打算袭击自己的狼在眼前倒下了不由得就动了起来。
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语的静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但是··也不能见死不救···唉”
不多久工作告一段落回来的村民们看见狼以后发出了何等的悲鸣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4轻币 +188 收起 理由
angel4897 + 13 工作辛苦
luomujian + 10 工作辛苦
夢魘§ + 13 工作辛苦
sdwinggamdan + 11 很给力!
kuen1994 + 20 工作辛苦
ruri_link + 12 工作辛苦
星踪幻影 + 10 工作辛苦
orz101 + 16 辛苦了
墨玉陨 + 13 工作辛苦
mm78452373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8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門狗(喂!好歹是頭狼!)獲得...

警戒,放哨,守護....(等等,你想把狼使喚(不是虐待?!)到什麼程度?
发表于 2019-1-29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會打獵只會種田已經餓了超過一年的農村? 作者不加些補充設定的話會感覺奇怪呢...
我有點想看到自稱南蠻人的女主角被介紹給當時最多的南蠻人=荷蘭人會如何...
发表于 2019-1-29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额女主?这种的不是男主看得人也少啊
发表于 2019-1-29 16: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狼族永不为奴,除非包吃包住!(一只日后的二哈)
发表于 2019-1-30 10: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還蠻有趣的,期待後續,感謝樓主翻譯
发表于 2019-1-31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的作者绝对是个弱受,希望被有钱有权的男人包养的的那种···
发表于 2019-1-31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有在追看生肉,雖然有時會想吐槽靜子的知識範圍,但故事還是挺有趣的。

農業和歷史方面,作者寫的時候有翻資料考證過的,雖然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試過被人指出錯誤的時候也會馬上修正,曾經還因為引用資料的時候沒註明被人投訴,要停更補上引用的地方。

故事中靜子初期會集中於內政,但之後會逐漸接觸軍事和外交(主要是和南蠻的交涉貿易,收集現在絕種的動植物和技術之類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2-1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airlauyo 发表于 2019-1-29 11:49
不會打獵只會種田已經餓了超過一年的農村? 作者不加些補充設定的話會感覺奇怪呢...
我有點想看到自 ...

可能是我翻译没有到位,
静子来到村子里的时候,村民是能够上交食物的,只是说一年比一年少。而且以前的大名也不是魔鬼,不会硬抢。村民也不傻,肯定是留下了自己能够续命程度的食物以后才把剩下的交出去。只是说,如果一分粮食都交不出来甚至命都续不下去了的话,不如全杀了,省得浪费土地。
 楼主| 发表于 2019-2-1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五百六十五年 六月上旬
季节渐渐由春天过度到了梅雨期。到了这个时候红薯苗的插苗工作已经结束,之后就是拔出杂草之类的工作了。对现在培育的红薯、南瓜以及番茄来说,雨水已经足够充分不需要人工浇水,所以基本除除草就可以了。
中耕以及培土的工作在收获前在做三次左右就足够了,不需要频繁的进行。而正在培苗的甘蔗是改良品种,不需要特别的驱除害虫。
唯一需要大量浇水的甜玉米的灌溉工作,除了雨水以外再加上河水完全足够了。
因此,现在并没有特别大型的农活,工作的重心也就转移到了建造水车到自动化作业以及兽害对策上。
而且现在在鹿的对策上,除了陷阱以外还得到了秘密兵器。
“好厉害····居然能饲养狼···不愧是村长!”
“啊啊,村长太厉害了!”
“啊哈哈,谢谢。”面对村民们投来的尊敬的目光,静子只得苦笑以对。
看往旁边,村民们对静子报以尊敬的原因的狼正一副精悍的深情坐在那儿。
本以为那天被肉味引诱而来的狼酒足饭饱之后会自行离去,但事情的发展与静子预计的想法,狼自愿留在了静子的身边。
狼是狗的祖先,这样的观点在专业人士当中是得到了一致认可的。也就是说,狗的习性基本都是狼遗传下来的。也就是说狼会留在这里是把静子看作了群体的领导的同时,又把自己看作了这个群体的一份子。
“算了——”
其实和养狗也差不了多少,既然如此也没有必要深入考虑。静子乐观的想到。
比起这个,重新探索周围的山林以后,静子推测附近的鹿很有可能已经超过了千位数这件事更重要。
鹿会增加的这种程度的原因很简单,不加规划的伐木开山导致森林内部的日照面积增加。也因此森林内部变成了草丛茂密的环境。再加上缺少天敌的狼之类的食肉动物。附近又有田地,食物丰富,可以说这里是非常是适合鹿群爆发式增长的环境。
而且鹿的繁殖力可以在四年内增加两倍,而一夫多妻制也让繁殖力不因雄性的减少而下降。
(现代鹿群增加的原因除了狼的灭绝以外,还有中山间地域的过稀化、废弃耕地的增加、温室效应导致冬季积雪区减少等等理由)【中山间地域:平原周边到山地,平坦耕地较少的地区。在日本总体耕地中占四成。】
静子觉得当前增殖的原因和现代的原因还是有些区别的。
静子原本的时代中,鹿增加的原因主要是中山间地域导致的。平坦耕地稀少不利于农耕的地区里,农作物的产能本身就很低下,再加上是在人口稀少的山区中的农村,放置不管的耕地更是为数不少。
一来没有天敌,二来人口数也没有达到需要驱逐鹿的程度。
现代的中山间地域可以说是非常适宜鹿群繁衍的地方。
但不论是战国还是现代,鹿都是令人棘手的害兽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想要整治鹿群已经大量繁殖的环境是需要相当的劳力的。
即使种下树苗,也会在成长时被鹿当作食物吃掉。
考虑到被鹿啃食而死掉的植物,还是有必要适当减少鹿的密度。但为此需要的劳动力又完全凑不出来。这个小村庄能够干活的顶多二十人,其中十个人需要负责农作业,五个人负责锻冶以及木材加工、剩下五人专门负责制作堆肥。也就是和根本没有狩猎的人手无异。
“嗯,该怎么办····总之先增加防御···”
静子把用手托着下巴思考过后的结果,最为可行的方案只有一个。
那就是以防止鹿群中的幼儿和新生儿的增加为中心的同时,狩猎雌鹿渐渐减少密度。
“既然如此,那么就需要尽早给威特曼组一个群体了···附近有见过雌性吗?”
呆在静子旁边的是已经取名为威特曼的狼。取名的当然是静子,取名的时候静子也不由得吐槽自己为什么取了一个德国名字。
静子抚摸着威特曼的头向他询问着,没有得到回答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被抚摸着头的威特曼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算了,本来以为是日本狼、结果是灰狼···这样找不到老婆呢——。”
静子再度看着威特曼的样子。已经看不出最初皮包骨的外貌,取而代之的是将近一米四的身长和超过五十公斤的体重,尾巴大约四十厘米,已经找回了原来的威风堂堂的狼的模样。
日本狼的身长在一米左右,是达不到一米四的长度的。
这样的话只能让谁从大陆带只母灰狼过来才行了。
(战国时代没有动物引入规定,所以随个人喜欢的来也没有问题)
静子想象着来自欧洲或者中国的某人将灰狼作为礼物送给日本,然后将军或者某位名人又把它转让给堺的富商,结果却不慎导致狼的脱逃,然后狼来到了这里的深山中,而那头狼就是眼前的威特曼。
“说不定还有其他的灰狼在日本呢,说不定就在附近的山里面···”
灰狼会以一头雄狼和一头雌狼为中心组成七到十三头狼的群体来生活。
顺位最高的雄性被成为阿尔法雄狼、同样顺位最高的雌性被称为阿尔法雌狼。通常是顺位最高的两头狼负责繁衍,而其他雌狼则不参与繁殖。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就算想得再复杂也没法解决,得出结论的静子把农活交给村民后带着威特曼朝山里走去。
#
虽然说是要以鹿的幼崽为目标,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遇到的。对手毕竟是野生动物,警戒心可是相当高的。就算运气好碰上了,万一鹿在上风处就会因为闻到自己的味道逃跑。因此需要自己在下风处先找到鹿才行,但是静子并没有这种狩猎者的技能。
那么她为什么山上呢?
“饲料场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静子是出来寻找鹿的饲料场。
对于鹿而言不可能整座山都是丰富的饲料场,作为鹿的食物的杂草是分散在山里面的。那么鹿在需要进食的时候出现在青草丰富的地方是非常有可能的。
“这次先设置绳索吧,威特曼老实等一下。”
威特曼坐在一边等候的时候,静子将缠在腹部的绳子解开。将绳子拴起来并不是为了将狼拴起来,而是另有目的。
拴在树上的绳结是很简单就可以解开的类型,不一会静子就做出了四条长长的两端分别系在不同树上的绳子。
“聊胜于无吧,带有天敌臭味的绳子。”将绳子全部拴在树上以后,静子一副成就感满满的表情低语道。
在饲料场设置上待有鹿的天敌的食肉动物的臭味的东西,鹿就会因为味道不敢接近。但这个究竟能发挥多大的作用静子表示非常怀疑。
“如果被知道其实没有天敌在附近,肯定会进去吃的。”
知道只是有味道而已并没有天敌在的话,鹿就会走进去进食。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有时效的装置,无法发挥长期效果。
“回去吧。”担心以后的事也没有用,为了将多余的东西抛之脑后静子大声的说到。
#
梅雨季节中如果遇上了暴雨,户外的大部分工作都会中止下来。
也就是说静子和村人们都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状态。也就是陷入了慵懒状态。
但静子的慵懒时间刚过晌午十分就结束了。
“突然拜访实在不好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森可成突然在晌午时候来拜访静子。
在个时候的静子一边吃着鹿肉感,一边喝着鱼腥草茶。
冷静下来后注意到简直没有比这个更无礼的举动了,但森可成并不是特别在意的样子。
“啊,不会····让您看就丢脸的地方了”
满脸羞红的静子咳嗽了两声试图化解场面的尴尬。
“今日来是有什么事吗?”
“嗯,首先是关于静子殿制造的那个名为温泉的东西”
“温泉······有什么问题吗?”
“大人非常中意,说是要改造温泉。所以头阵的指挥就交给静子殿了”
听完静子差点儿就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来,总算是忍住的结果,少量的茶水呛了气管里面。
“咳咳咳···改造温泉····是打算怎么做呢?”
“大人当然是打算将温泉用在褒奖上。话虽如此也并非就要从静子殿手中将温泉夺走。关键是要将褒奖用的温泉和静子殿平常使用的温泉分开。”
“可以是可以了,但是会变成相当大的工程呢。也不能将温泉分成四部分。”
“因此这部分打算让静子殿来指挥头阵。当然成功之后定有重赏”
虽然森可成那么说,但对于静子而言其实并没有其他的选项。
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承诺下来。最重要的是需要增加热水的量。
这儿的温泉只是单纯的将源头的热水过滤掉杂质后再用木制的管道将导入澡堂而已。、
不过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补充也没有减少,可以推测是相当庞大的地下水源因为某种热源变得温暖起来。虽然静子如此推测,但并没有确定的方法。
“我知道了,这个委托我接受了。”
“感激不尽。”森可成说完微微的低下了头。
一如既往的低姿态的人呢,静子不由得心想道。
“然后之前委托的材料,总算是筹备到了。”
“啊,是嘛,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收集那种东西究竟是为了什么?”
“各种各样了···成果出来至少也要三年后了,所以现在没法说的太过详细。”
“明白了,但请让我仅问一句,这是为了大人吗?”
对此,静子没有丝毫迷茫犹豫的点了点头。
如果成功的话,那将会是领全国的大名领主们垂涎三尺。
更进一步的说,那将会成为一样日本是无法入手的宝贝的替代品。
(在现代稀松平常的情报在这个时代有可能是机密中机密,所以不能简单的就说出来。要求的材料只有三十公斤上下,但也足够使用了。)
“明白了,我相信静子殿”
“感激不尽”
静子朝森可成深深地低下了头。

评分

参与人数 5轻币 +111 收起 理由
夢魘§ + 13 工作辛苦
kuen1994 + 60 工作辛苦
墨玉陨 + 13 工作辛苦
雾谷 + 12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2-2 02: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吸 发表于 2019-2-1 19:18
可能是我翻译没有到位,
静子来到村子里的时候,村民是能够上交食物的,只是说一年比一年少。而且以前的 ...

战国农业税一般是六公四民,另外农民还有人头税或者被征发的普请役(帮领主干活打仗运输的劳役/兵役)。普通来说交大米给领主,自己吃杂粮

不检地的话,农民和地头/地侍村长肯定有私田杂粮瞒报逃税。

女主角这个村子村长势力好弱啊,感觉连给信长奉公当足轻的资格都没有。

写战国结果这村子孤立得跟异世界大森林一样。

这么贫弱的村子要么在边境经常被人烧杀抢掠,要么就在环境恶劣的山里(目前看来是在山里)村民看起来都出不了几个足轻,只能当民夫了
发表于 2019-2-2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還真的把狼當看門狗(!!!)養了...

順帶煩惱起數量與族群了...

話說,最後提到的是什麼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五百六十五年 七月中旬
季节从梅雨过渡到了夏季,皮肤也因为盛夏变得汗哒哒的。即使是这样的状态,静子的工作不仅也没有减少,还直线上升增加了不少。
“好热···”
喝着竹筒中的水补充着水分的静子嘀咕着。现在就想把其他所有杂事统统抛到脑后痛痛快快冲个凉水澡。如果周围没有人的话静子肯定已经这样做了。
从头顶开始用清水冲洗那将会是何等的痛快,可恨的是现状不容许自己那么做。
静子眼前的是施工中的要塞般的温泉建筑,而静子作为现场监工,立场上就不容许她放下这些不管到处闲逛。
“村子里建了那么大的一栋建筑,带给人的违和感不是一星半点····不管了”
不管怎么说,只有温泉建筑如此豪华,和周围其他的建筑相比起来违和感实在太过强烈,以至于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因此静子进言希望将周围的建筑一起改造。
得到许可的结果就是要将村子里的建筑全部翻新。
虽然村民们对崭新的房屋给出了好评,但威特曼的新居还是没有着落。
它时常出去晒太阳。
“啊,差不多该去捕猎了”
虽然是现场监督,但也就是在早上的时候将今天要做的工作决定下来,之后就没有静子什么事了。
毕竟自己和村人不一样不需要拼死去做,就算将今天的问题拖到明天也没有什么问题。因此要说是感激不尽,静子对出也确实算是感激不尽。
“做准备吧····”静子一边说一边回到了自己家。威特曼没有在家里面,静子一边想威特曼应该是跑到河川附近去了,一边开始做准备。
说是准备其实也并没有特别需要带上的东西。补充水分使用的竹水筒,放血用的刀、捕获用的麻绳,给威特曼发出指令的口笛以及捕猎用的弩弓。
静子会带上仅仅是作为狩猎用道具制作出来,之后也并没有演变为武器的弩弓是有那么几个理由的。
弓箭为了提高威力需要人力拉弦,但要做好这一点是非常困难的。但弩弓的话因其特有的构造可以和杠杆、巻上げ機(绞车/卷扬机)之类的机械器具并用。
使用这些道具之后,依靠人力难以发挥出来的强力弓箭的效果就可以相对简单的实现。
另外还在台座上设置了准星可以进行狙击,原本精确度就高的弩弓的命中率更是得到了提升。
而相比起弓箭,只需要更少的训练时间也是其优点。对使用人也不要求具备弓箭手那样的技术,只需要单纯的把结构拼装出来就可以了。
反过来说,无法连射就是其最大的缺点。不过狩猎一般都是一击必杀,所以需要连射的情况是基本没有的。
另一方面,虽然在现代弩弓属于威力较弱的一类武器,但在火枪是贵重品的战国这也算是相当不错的武器了。
上弦后弩弓几乎没有发射音,箭以外的东西也可以弹射出去,低成本就可以制作,可靠性高,因为是木制所以没有多少重量,维护和修理起来也较为容易,只要些许的练习就可以使用,百米以内的精准度非常高。这些是主要的优点。
反之,弩弓不适合远距离射击,连射更是不可能,超出一定距离以后几乎没有威力,强度也不及金属。
考虑到上手难度和容易掌握水平射击的感觉这两点,静子才选择了弩弓而非弓箭。
静子本身也不会弓术这种高等技巧,既然如此不如像军事弹弓一样的弓弩还容易使用。
话虽如此练习还是必不可少的,从最初到能够顺利使用还算花了不少功夫训练的。也多亏于此,如果是静止不动的对象的话,静子可能在数十米的范围内大概率的命中。
“箭矢有几支就足够了。”
原本也没有大量狩猎的必要,因此箭矢不需要箭筒,随身携带几支就可以了。之后只要在带上上弦机就可以了。
“准备结束,喊上威特曼吧”说完,静子吹响了口笛。
#
虽然是狩猎,但静子的主要目标是幼鹿。不断以鹿的幼崽为目标狩猎下去鹿群就会步入老龄化,繁殖力就会低下。
但是鹿的数量太过庞大,只靠静子一个人狩猎是有极限的。
再加上也不能造成无谓的杀生导致贵重的蛋白质浪费,就算是做成肉干保存也是有极限的。没有浪费的狩猎并减少鹿的数量需要紧密的平衡。
“啊,发现鹿的足迹了。还很新····应该就在附近了。”
蹲在地上仔细观察鹿的足迹的静子低语道。从风向和足迹的方向来看是对方在上风处,这样的话即使继续追踪也不用担心因为味道而被发现。
“两只小鹿、一只成年···是亲子呢。威特曼,目标是小鹿哟。”
从鹿的脚印推测着鹿的数量,然后尽可能不发出脚步声的前进以后,来到了一个较为开阔的场所。
看来这里就是草料场了,鹿的亲子是来这里进食的。
“在那里呢····有了。”
环顾四周后在不远的地方发现 了三头鹿。目测距离三十米,完全处于弩弓的射程内。但是鹿的方向很不好,从这边看过去鹿是呈纵向对着这边而非横向。
“没办法了,威特曼,目标是小鹿,右侧的小鹿就交给你了”
向自己手边的威特曼下达了简单的指示后,静子取下背在背上的弩弓。
山上之前已经将箭矢和弦设置好了,需要的只是扣下扳机就能发射出去。
确定好风向后,静子轻轻咬着口笛一边瞄准鹿。
瞄准的瞬间静子扣下了扳机,箭矢沿弧线准确的刺穿了小鹿的后脑部。注意到外敌的成鹿和小鹿朝着森林逃去。
静子立马吹响咬在口中的笛子,对威特曼发出了行动的命令。
这是短期决战,理解了命令的威特曼冲出去一口气加速到最高七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鹿的最高速度和狼相近,但是小鹿还没有能够达到那样的速度的体力。没能跟上逃跑的母亲的步伐,连称得上抵抗的抵抗都做不了,年幼的生命就落下了帷幕。
“没有反击呢····”
预想母鹿有可能会反击的静子架好了弩弓,但这份担心也不过是杞人忧天。母鹿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森林深处。
静子将箭矢从弩弓上取下来,再度吹响了笛子。这一次是间隔微妙的错开的节奏。
命令的内容是【将猎物拿过来】
狼群社会是一个比人类社会更加严格的纵向社会,顺序上来说是上位的优先进食。
因此静子将捕获到的猎物全部处理完毕以后,自己先简单的吃两口以后才将肉分给威特曼。
如果是现代的话又会有人说【好可怜】【好残忍】这种中伤发言,但既然要饲养狼的话就需要理解狼的习性和生态。
而对于静子来说最为惨痛的教训就是自己被自己养的幼年期的狗给反咬一口这件事。
将两头小鹿当场放血以后找了根合适的树枝挑起来。
下山以后再到老地方做二次放血和冷却的作业,内脏的摘除在一个小时以内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放血的话只能当场操作了。比起扔掉不如带回去当作堆肥的材料更为合适。
“小鹿的话肉不多呢。”
虽然比不上成年的鹿,但多多少少还是能得到些毛皮和肉。
但静子只解体了其中一只,另一只留给了威特曼。
去除肝脏后撒上少量的盐然后烧烤,虽然简单但却是贵重的能够补血的食物。能吃的时候就尽量多吃点是很重要的。
“我吃完了,接着就该威特曼了”
将肝脏全部处理完毕以后,静子从河川中取出另一头小鹿。除掉毛以后直接将鹿放到威特曼的面前。
“这是你的。”
理解了静子的意识的威特曼以惊人的气势咬噬着小鹿的身体,完全不在意筋和软骨之类的部位,直接将肉撕下来吃掉。
“不愧是咬合力一百八十千克的狼···”
看着转眼之间就将小鹿吃完的威特曼,静子不由得发出了感叹。
#
将解体后的小鹿的肉切成合适的大小以后分给村民们,也就是所谓的分赠行为。由此一来可以改善村民们的营养状况,吃肉的行为也可以激发他们干活的动力。
不过狩猎也不是次次都能成功的,好几天不能去狩猎更是常态。
而且就算发现了鹿也不是说一定就能捕猎成功,运气不好自己呆在上风处的话,闻到味道的鹿一下子就不见了。而就算自己在下风处,如果不能比鹿先察觉对方的话也是没有意义的。
“你的夫人到底会在那里呢。”躺在床上的静子朝趴在一边的威特曼说到。
一开始露出疑惑不解表情的威特曼很快摆出了一副没有兴致的表情看回自己的前方。
(尺寸上来看应该是寒冷地区的个体。应该是将雌雄两只组队带过来了才对)
当然也不能排除已经死亡的可能性,毕竟自己发现威特曼的时候他也已经处于濒死状态了。
如果不是因为静子的帮助,它肯定会当场死掉。
更何况狼群捕猎的成功率都只有一成,个体捕猎的成功率有个百分之一都要喊不错了。
“是靠着吃动物的残骸维生还算已经死了呢····不如说究竟有没有雌性的个体都是个问题”
理解到不管自己怎么想都是没有答案以后,静子将这件事赶出了自己的思绪中。
而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需要达成的,无论什么时候这都是唯一的结论。
“明天还要早起,睡吧”
铺好睡席脱掉衣服最后再盖上类似被窝的东西。
“晚安,威特曼”
说完,静子在短短数十秒的时间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中。
#
八月上旬,到了夏天最为严酷的时期。也进入了除了红薯、甘蔗以外的番茄、甜玉米、南瓜可以收获的时期。
在村民的努力下蔬菜才一点点长大,但面对从未见过的食物,他们还是露出了多少有些讨厌的表情。
“嗯,番茄还算一般。授粉后将顶芽摘除,得到的果实还算挺大的,差不多可以吃了吧”
虽然还有少许的没有变成红色的果实,但大部分的番茄已经变成了鲜红色。作为成长的检查摘下了几个以后,静子朝种植有南瓜的区域移动过去。
“果皮还是浓绿色,果梗上的软木质的状态也不错。大小还算将就,差不多可以收成了。”
南瓜的收成在开花后的三十到四十天内最为合适,考虑到七月的时候做的人工授粉,现在收获也没有问题。但是为了确定正式收获有没有问题,需要先收获几个检查一下。
“甜玉米怎么样呢”
选择了三个合适的南瓜收获下来以后,静子朝着最后的甜玉米地走去。
收获了四个玉米须已经变成褐色的甜玉米以后,静子带着收获的果实返回村子。
因为已经提前通知村民烧水,这样就剩下了回去在做准备的功夫。
“咲桑、空桑,准备好了吗?”
静子朝做着准备的女人们喊道。然后其中一个虽然有些偏瘦,但却可以算是标致美人的女子朝静子看过去。
“水已经烧好了。另一边也快了···说实话我有点害怕”
带着些许不安的表情询问的她,在静子的眼中显得有些可爱。
(这生物怎么这么可爱)
将番茄和玉米洗干净以后,将玉米切成合适的大小放到锅里面。
收获后的番茄是最美味的,所以不需要特殊的处理直接吃就已经是最高级的美味了。
当时看着里面的黄色的粒粒,空桑有些退却的样子。
“番茄直接切片,南瓜切成一口的大小。种子要留着再种所以不要丢了····然后和鹿肉一起煮了。调味就用味噌和酒。”
原本是要花七到十天的时间晒干脱水,但现在只是确认一下收获下来的状态,所以当天晒一晒酒直接切来吃了。
取出南瓜种以后,将之放到装满水的木桶中,之后洗干净了再拿出来。
果肉切成了一口大小,鹿肉也切成差不多大小以后和南瓜一起放到沸腾的水中。接在按顺序加入酒、味噌然后盖上盖子慢慢煮就可以了。
“这样就完成了。接着,究竟会怎么样呢?”
看着装满食物的锅、静子期待着做出来的究竟是何种程度的料理。

评分

参与人数 5轻币 +60 收起 理由
夢魘§ + 13 工作辛苦
sdwinggamdan + 11 工作辛苦
kuen1994 + 10 工作辛苦
墨玉陨 + 13 各种状况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呼吸 于 2019-2-3 16:19 编辑

千五百六十五年 八月上旬
尝试收获以后得到了许多成果。
一开始有些退怯的村民们在尝到了味道之后争先恐后的将做出来的食物吃了个精光。甜玉米以及南瓜都是富含甜味的蔬菜,对于村民来说也算是大饱口福了。
但是现在不仅仅是要收货,还需要献给信长大人。迄今为止一直没有献上收获物,还是尽早献上去获取信任为妙。
“又要穿上难以行动的正装去见信长大人···”
这一次要向信长大人献上的收获物是红薯、南瓜、甜玉米和番茄四种。
红薯虽然还没有到可以动真格的收获的时机,但尝试收获了一些后味道还不错,因此也追加到了此次的进贡中。
和实验的时候不同的是,这次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将南瓜晒干,甜玉米则是进贡当天在收获。、
之后还制作了木制的大型货车,原本是打算让牛来牵引,但考虑到村里唯一的一头牛还是重要劳动力,所以最后还是靠人力来托运。
“金造桑、田吾作桑、拜托你们了。”静子朝代替牛托运货车的二人说到,对此两个人竖起来大拇指作为回应。
这些手势自然是静子交给他们的,意外的是村民(的男性们)非常喜欢的样子。
做好准备以后,静子配合着两人的步调走在一边。
上供的事已经事先通过森可成传达给信长大人了。但是那个时候得到的【我很期待】的回复让静子的心久久难以平静。
“真希望谁能代替我呀”
静子一边说一边看往金造和田吾作,对方回以了鼓励的眼神。
不由得叹了口气后,静子仰起头看着让人郁闷的天空。
“今天也会很热的样子。”静子看着没有半片云彩的天空说到。
#
几小时以后总算来到了城下町,向城门的守卫说明以后得以进城,准备好以后换上正装在空无一人的谒见厅等待了数十分钟后,从总算得以会面信长大人。
“今天是要汇报收获的成果。”静子一边鞠躬一边冷静的说到。
“让我看看成果,抬起头来。”
听了信长的话以后静子才抬起头。
“这是今天收获的成果和使用这些制作的美味料理。”
“料理···吗?”
“是,还请过目”
朝一旁的人递了个眼神后,他们将贡品的农作物和料理呈了上去。
静子没有看漏信长看见料理的瞬间的反应。
(信长喜欢稀奇的东西。虽然是战国时期的人物,却能够做到现代人那样的柔性思考。既然如此,看见这个料理以后他一定会多少感到好奇···)
“我来说明。”
再度低下头,静子一边碰着眼前的收获物一边说明。
“这次献上的贡品主要有三。一是南瓜、二是玉米、三是番茄。最后是正式收获还需要时日的红薯,这次主要是让大人品尝才作为贡品带过来。”
“哦···全是些没有见过的东西”
周围的武将们看着贡品也纷纷议论起来,但信长一抬手,议论就全部停止了。
“继续。”
“是。接着是料理····首先是南瓜和鹿肉的味噌煮,煮玉米、红薯和味噌的饭团、番茄撒点盐就可以食用了。”
“哦···这个叫玉米的东西颜色和黄金很像呢。但还算先从这个南瓜开始吧。”
说完,信长拿起筷子夹起南瓜和鹿肉的味噌煮吃了下去。
看着信长时候没有犹豫的动作,静子一边想着是不是已经检查过没有下毒了,一边等待着信长的评价。
原本普通的咀嚼着的信长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的将筷子放下了。
也许是心理作用,但总觉得信长的表情变得焦虑起来。
再看信长流汗的样子,静子自不用说,就连周围的武将都焦灼起来。
“大、大人!难道是静子、下毒!”
“等等!”
一时慌张以为静子下毒的秀吉正要将静子当场抓捕的时候被一个声音制止了。说话的当然是信长大人,他一改刚才的表情,严肃的看着静子。
“大、大人?那个····?”
“这个食物和迄今为止吃过的东西的口感截然不同。因此吃起来实在舒服。些许的甜味隐藏其中,好吃,实在好吃!”
信长露出满意的笑容说到。而理解了并不是中毒的武将们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之后信长无言的将其他的料理吃完了。
虽然信长大人没有中途停下来,但果然是对新奇的食物感到好奇,一直在细细品味。
吃完后信长将筷子慢慢放到托盘上然后看着静子。
“的确很好吃。既然能够呈上如此之多的量相比是大丰收吧。”
看着信长面带笑容的样子静子也算是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
“但是呢,”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而已,信长很快又变回了严肃的表情瞪着静子问道。
“为什么没有米。和作物不同大米是重要物资。看这样子你是没有生产米对吧。说说理由吧。虽然我觉得不可能,但你总不至于拿出因为这些是稀罕食物这种理由吧。”
战国时代中冬天往往多战事,这是因为平常需要生产大米的农民这个时期结束了农作业的缘故。
和蔬菜不同,大米是使用在战争中的重要物资。如何确保大量的米是战争的关键。
“···大人,以及各位将军,虽然惶恐不安,但还请让我说明。”
“你说吧。”
一度俯首以后,静子直视着信长说到。
“信长大人想要达成天下统一的宏远,为此【富国强兵】是必不可少的。我是这样考虑的。”
“富国强兵?”
静子微微点了点头。
“也就是指经济产业的育成和军队的强化”
用稍微强有力的语气说完后,静子接着说到。
“据我所知,现在没有一个国在进行富国强兵的策略”
信长的表情瞬间发生了改变。
因为照字面意义来理解的话,静子的发言就是在说任何一个大名,甚至是将军都不懂得富国强兵。
当然这之中也包括了信长本人。
听完静子的话,信长的配下们也显得不满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被信长用手势制止了。
“继续说。”
“···请容许我先在这里为我的发言表示歉意。我绝对没有轻视大人的意思。我只是陈述了事实而已。”
“没关系。但既然你这么说也就是意味着你有能够实现富国强兵的计划喽”
从信长锐利的眼神中静子明白,那是如果自己说出没有的话就杀无赦的眼神。
面对信长的气势静子不由得流了一身冷汗,为了回答信长的问题静子重整心情。
“富国强兵中的强兵是指通过军制改革来增强军备。但在那之前需要富国····也就是需要先增强国力。为此先安定平民的生活基础是必须的。”
“······”
“这次献上的作物即使在贫瘠的土地中也能够栽培。哪怕是没有时间管理也能够培育出来。也就是说在种植大米的同时种植这些东西也是可能的。”
因为大米的栽培是最为基础的,所以没有顾虑其他工作的时间。
但是如果不培育大米以外的作物,欠收的时候农民们就无法填饱肚子。
所以这样的能够在贫瘠的土地培育的作物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红薯的繁殖力非常高,哪怕是贫瘠的土地只要不弄错顺序就可以种植。所以对于初学者来说也是较为容易栽培的作物。江户时代以后,将红薯的大量栽培作为饥荒的对策不是没有理由的。)
但是静子培育的这些并不是江户时代刚刚引进的红薯,而是经过了现代科学技术改进的品种。
红薯、南瓜、番茄、甜玉米、甘蔗这些作物对害虫和疾病的抵抗力都很强,不用担心因为一些小事就枯萎荒废掉。
“这些作为的营养价值也很高,普及以后也可以降低营养不良导致的儿童死亡率。”
儿童死亡率的下降同时也意味着农业劳动力的增加。
一百个孩子中只有一半能够成人的国家,和九成的儿童能够成人的国家在基盘上就有着根本性的差异。
兵力自不用说,依靠农业生产的大米和蔬菜也是同样的道理。
“通过有效的方法增加作物的产量,由此来改善平民的营养。以此为基础再来实现富国。而能够安定的养育儿童也意味着将来的士兵将会增加,由此才可以谋图强兵。”
静子说完的瞬间,传来了敲打扇子的声音。
“漂亮!仅仅是农业就计算到如此程度。你确实展现出了自己的能力” 信长用展开的扇子指着静子说到。
见状周围的武将慌忙全员低下了头,静子也慌慌张张鞠躬。
“抬起头来,静子。”
“是”
静子慢慢抬起头来以后,信长用扇子的前端轻轻敲在了静子的额头上。
不知道其中含义的静子自然是没有理解信长的行动的意义。
“你的思考之深远已经走到了我视线所不及的关键之处,甚至让人觉得你出生为女子实在是可惜了。”
“哈、哈····”
“我再说一次,你是我的人。离开我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将扇子从静子的额头拿开后,信长笑着说到。
“自己应该做的事···你明白的吧”
听完信长的提问,静子深情紧绷,强有力的点头。
静子感觉到这一次信长的发言中已经没有了最初见面时的【背叛就杀无赦】的含义,更多的是重用静子的想法。
因此信长才会问静子是否清楚自己应该做的事。
(既然无法回去,我就要在这个战国时代生存下去···)
自己应该做的事,除了在信长麾下工作再无其他。
再者,在这个时代会使用女性作为自己的部下的人,除了信长以外也找不出第二人了。从这一点来说,静子也没有为信长干活以外的选项。
回过头来,理解了信长话语中的深意的静子的内心深处稍稍有些膨胀了。
“可成!集中五十名农民”
“是!”
静子低着头回想着历史。
(信长成为尾张、美浓两国大名是在两年后的永禄十年(1567 年)····之后信长以怒涛之势扩张领土,如果不在那之前强化生产力的话···)
时逢战国,大名将时常相互斗争。但是参与战争的士兵通常是农民地侍,而随着战死者的增加粮食生产力也随之下降。【地侍:中世时期的村落的地方武士。】【中世:十二世纪末镰仓幕府的成立到十六世纪末室町幕府灭亡】
(永禄十一年(1568年)七月,一承院觉庆(足利义昭)亲近信长,永禄十一年九月上洛···也就是三年后。嗯——,发展得差不多以后差不多就是伊势侵攻地方时机)
首先要将生产力提高到能够填补农民参军后造成的空缺的程度,静子确信这是自己必须解决的课题。
(要不要导入连作、轮作还有二毛作呢。农田也从直接播种改成秧田。要使用正条植的话就需要规划工具、除草使用的回转式除草机、收集散落的稻穗以及剥壳的脱壳机。使用这些以后生产力将会大幅度提高。)
说实话,需要做的事已经多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程度。但一想到今后会将这些使用在广大的农作地,她的内心就不由得充满了期待。
===================================
            【二期作:一年两次,在同一块农田中培育同种作物】
【二毛作:一年两次,同一块土地中培育两种不同的作物。】
================================
【二期作】
主要是针对水稻,但玉米、土豆之类具备了一年两熟的条件的是否也可以使用二期作。
日本1970年后,因为米的生产量超过了需求就对米的生产进行了调整,现在很少二期作种植大米。
二期作一般要求是年平均气温在16度以上的温暖地带。大多在太平洋沿岸。
·冲绳
·高知
·宫崎
·鹿儿岛
几个地区主要是大米的二期作地区。为了避开台风的影响,有目的的提高了大米的收获量

================================

【二毛作】
以前的日本是春秋种米、秋冬种麦。
因此米和麦是日本二毛作的代表,其他的还有米和大豆的搭配。
二毛作主要是九州地区盛行的农作法。
一年中,第一次的栽培称作【表作】,第二次称作【里作】
一年收获一次的方法也称作【一毛作】或【单作】
反过来说,一年内种植三种不同作物的称作【三毛作】
小贴士:《点兔》里面,白天是咖啡馆晚上是酒吧的营业方法,因为白天和晚上提供的服务不同所以也称作【二毛营业】
#
#

            其他的农作法.
在一块土地上连续种植同一种作物通常会导致土地营养不平衡,最终就会导致作物质量低下。
土地产力下降、再加上害虫带来的损失这些被称作连作障害。而减轻连作障害的办法就被称作【轮作】
轮作通常是以五到十年为单位,复数性质的培育不同的作物。
通过轮作,可以使得土地里面的营养不会偏向与某一类的保持平衡,这样就可以使收获量保持在一定水平。
#
#
【正条植】
使用种植定规道具让植株将保持间距的水稻移植法。通过实现植株均等的条件让培育得到同意,后续的管理、收获等作业就可以高效进行。大多时候选择的是正方形和长方形的条植。
肥沃地、多黑、土壤粗糙的地方适合正方形。
贫瘠地、小肥、穗重型品种、密集种植的时候适合长方形。                                

评分

参与人数 4轻币 +57 收起 理由
夢魘§ + 13 工作辛苦
sdwinggamdan + 11 工作辛苦
kuen1994 + 20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2-3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我對後宮沒興趣,這種女主不會有什麼真後宮發生,滿對胃口的XD.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5 01:1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