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呼吸
收起左侧

[WEB] [web]【不定期自翻】战国小町苦劳谭【10月27日 第53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0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埋葬在这个时代还算返回现代,你选择那一边?”
——这么说静子他们还有继续转移,回到现代的选择?他们可以控制穿越了吗
发表于 2019-10-20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我還以為會再拖延一陣子才會見面 想不到這麼快
女主的官位越來越大了
发表于 2019-10-20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校正: 「同一天,信长得知本圀寺遇袭后随机出发」->随即出發


「不断扰乱用胃痛急败他们」->意義不明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9 收起 理由
呼吸 + 9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0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濃姬被捧的好高阿.超級賢內助
穿越者們終於見面了!
話說靜子憤怒的感情何來?不太懂
发表于 2019-10-21 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濃姬最強的感覺
发表于 2019-10-21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大大辛苦更新發帖,小小校正一些地方..

多次"组织"了三好势先锋药师寺贞春的军队向寺院内的进军  這邊應該為"阻止",應該是輸入法選字上的問題.

阵营粮食不足的时候,商人贩卖的食品的价格通常也会随"自"上涨  這邊應該是隨著上漲.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9 收起 理由
呼吸 + 9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1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都已经算出人头地了,怎么能说埋葬呢……
好吧,另外两位确实过苦日子惯了
发表于 2019-10-21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光雄后面可是人生赢家 跟人喝酒还能赢一公主回岐阜 额头上挂着一辈子都抹不掉的萝莉控的称号
发表于 2019-10-22 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個人稍稍幫忙訂正一下, 請翻譯兄勿見怪.

千五百六十八年 十二月中旬 (51)

原句: 抱着收获的大白菜回家的收,静子也和出来寻找她的阿彩错过了。

訂正: 抱着收获的大白菜回家的時候,静子出来寻找她的阿彩错过了。
*
*
原句: “欸,又有什么是···“

訂正: “欸,又有什么···“
*
*
原句: 所以员工越过直属上司直接和首脑部的朝廷这种事是不能允许的,

訂正: 所以员工越过直属上司直接和首脑部的朝廷聯絡这种事是不能允许的,
*
*
原句: 即使如此也要向朝廷上交说得利益,

訂正: 即使如此也要向朝廷上交得利益,
*
*

《信長堤》
原句: 事后存在着可以一下子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静子连续数日苦思冥想但并没有想出好的办法。

訂正: 找不着能夠馬上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信長连续数日苦思冥想但并没有想出好的办法。
*
*
*
千五百六十九年 一月上旬 (52)

原句: 留在京都的治安维持部队终究只是为此当地治安的部队,

訂正: 留在京都的治安维持部队终究只是维持当地治安的部队,
*
*
原句: 在战力以及指挥官优劣的差距众,

訂正: 因為战力以及指挥官优劣的緣故
*
*
原句: “正是,我认为要动员现水平之上的大军,不可获取的军需品便是粮食。”

訂正: “正是,我认为要动员现水平之上的大军,不可或缺的军需品便是粮食。”
*
*
原句:  “军队的饮食,暂时成为战斗食吧。

訂正:  “军队的饮食,暂时为战斗食吧。
*
*
原句:  浓姬的态度也不由得动摇了些。

訂正:  即使這樣浓姬的态度也絲毫沒有动摇。
*
*
原句:  殿下现在需要的是和那些家伙有着一线之隔的压倒性的暴力。”

訂正:  殿下现在需要的是與那些家伙截然不同的压倒性的暴力。”
*
*
原句:  稍微动动脑筋就知道不是大问题。

訂正:  稍微下點功夫也不是甚麼大问题。
*
*
原句:  “期待您的成果。”

訂正:  “不敢期待您的成果。”
*
*
暫時先這樣, 下一段的句子還要再仔細推敲下.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5 收起 理由
呼吸 + 15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2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  “期待您的成果。” 這句改成  “我就不抱期待地等著。”  較順.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9 收起 理由
呼吸 + 9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3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22号的更新:陪伴静子好多年的波奇夫妇彻底离开了静子 波奇与静子的故事经魔王改造之后留下了旷世传说
发表于 2019-10-24 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翻譯兄採用,再發些訂正.
千五百六十九年 一月上旬 (52)
原句:  陸、 不能过量食用杂念、玄米以及白米。

訂正:  陸、 重視米,不过量食用白米。
*
*
原句: “抓住那些自以为贤明的自负者的弱点,用茫然自失的态度居高临下,这可是最高的消遣。”

訂正: “那些自負聰明的人失敗居高临下看著他們茫然自失的樣子可是最的消遣。”
*
*
原句:  性格恶劣,足满在心中恶毒的说到。

訂正:  性格恶劣的女人,足满在心中咒罵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1 收起 理由
呼吸 + 11 最近太忙,没时间检查。感谢帮忙校对。.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五百六十九年 一月上旬(53)
静子一时答不出来。如果是穿越后不久,她一定会毫无犹豫地说想要回去。
但是她已经在战国生活了很久,考虑到一生都要分别,她无意识的想起了朝夕相处的人们的面庞。
也许是察觉到了她的想法,光雄用开朗的声音说到:

“一下子要你回答也不容易,但是还请尽早做好觉悟,这也是为了那一刻来临之时不会后悔。”

这是光雄和静子的初次见面。这时他才想起来因为优先足满和静子的对话,还没有做自我介绍。

“请容我自我介绍。我叫做光雄,全名是田中光雄,被人用恭敬的口吻对话或者特别对待的话会感觉很不习惯。回到正题,我在现代从事的行业是畜产业,但我并不是签订了畜产合同的农家,更多的是去辅佐畜产的经营。作为副业自己也有在料理店兼职,因此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些自信的。”

“畜产经营的辅佐职吗····?”

虽然光雄自信的夸耀厨艺,但被完美的忽略了,也因此他稍稍有些失落。
他清了清嗓子调整情绪,接着说:

“对,畜产原本也是农业的一部分。但是实际在农田栽培作物和养育猪牛的畜产基本是不同的两个东西。而把二者混同的农家也很多,其中甚至有不加考虑就弄坏农田从事畜产的人。教授这些想要转型的人畜产的基础,给他们提供饲料,教授害虫的应对,和肉类加工业者这些收购商周旋等等,在畜产行业整个产业链上的支援就是我的工作。”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您对畜产业是有着独到之见的?”

对于静子的询问,光雄一脸过意不去的摇了摇头。

“遗憾的是我对畜产的历史知之甚少。我知道的也只是那个时代里的各个品种的知识。用鸡来举例,下蛋的是白来航鸡,肉用品种的话就是broiler种(肉鸡、嫩鸡),对于这些我是有自信能够处理的,但是接近原种的鸡的话就······”(原种:改良前的品种)

光雄的知识终究只针对现代饲养的品种,对于过渡期乃至初期的品种基本没有认识。这并不怪光雄,虽然从事一个行业,但会对行业的历史进行深入了解的人是很少的。

“··· ···话虽如此,基础的东西也不会轻易的变化,说不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应用到原种上?”

“欸··· ···嗯··· ···毕竟已经在这一行做了十五年。”

静子认为很足够了。虽然并不是直接参与到畜产中,但光雄始终是在这一行做了十五年。既然如此,那些因无法实现而中断计划说不定可以再开。虽然光雄握有不少知识,开始以后他将会非常辛苦是可以预见的。所以静子决定根据光雄的意愿来决定这件事的成否。

“唔呣。稍微问一句,光雄对今后是怎么考虑的。”

“我吗?我已经做好在这个时代结束一生的觉悟了。”

光雄没有半分犹豫的回答静子的询问。

“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尽考虑回去的事。但是回去了既没有老伴、女儿也已经出嫁。要说在现代还有什么迷恋的话,最多也就是还没有见到孙儿这件事。相比之下,在这个世界凭借自己的力量竭尽全力的为了生存奋斗,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充实。有观察周围的余裕以后,带着这样的想法再看过去,突然发现虽然同是日本,这里却是一个能让人露出陌生表情的世界。而且这里有着认同自己厨艺的人在,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价值。发现以后,想要回去的心情也就渐渐消失了。”

“是这样呀。”

“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呢,静子。不需要考虑得太复杂,男人是很单纯的,即便是死亡,只要有机会也会当成趣闻。所以,我田中光雄已经做好了在战国时代开始第二人生的心理准备。”
【死にかけても、少しすれば笑い話にしちゃうほどにね。似懂非懂的感觉】

“嗯··· ···既然如此,作为第二人生,和我一起在织田领发展畜产业怎么样?”

“啊?”

“当然,那样一来您将会相当的辛苦,所以我不会勉强您。全部依据光雄的意愿来决定。”

光雄交叉手腕思考着。
看着他的举动,一直保持沉默的足满露出了小小的笑容说到。

“光雄,试一试怎么样。所处的位置变化,看见的光景也会发生变化。说干就干的冒险很有趣哟。不用担心,就算失败了也不会连累其他人。”

也不知道足满究竟是在煽动还是在散布不安,但光雄考虑过后满足地点了点头。

“··· ···也对,如果只做料理,把长年积累下来的畜产知识和经验白白浪费掉就太可惜了。”

反复点了点头,光雄重新看着静子。他的脸上没有后悔和不安,更多的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面对未知的事物。。

“这个提议我接受了。”

“我知道了。话是这么说···嗯,鸡使用现在的品种就足够了。猪就想办法入手1385年从琉球王国传来的黑猪(agu)吧。没记错的话,琉球王国的政治腐败现在非常严重,只要储备一定额度的资金,入手黑猪也不是不可能。之后再把猪的饲养纳入判断。”

“相、相当多呢。”

光雄考虑的最多只是鸡和牛,听见静子计划的品种后,他稍稍有些退缩了。
但是男人的自尊不允许他把说出的话吞回去。

“啊,牛是必须要有的。在天花的对策中牛是必须的。山羊可以为婴幼儿提供代乳,不良反应比牛奶要低,所以山羊也是必须的····”【注:天花:天花病毒引起的传染病。牛痘:牛的天花病毒引起的传染病。水痘:水痘带状孢疹引起的病毒感染。】

战国时代最流行的两大疾病是麻疹和天花
麻疹的传染性极强且容易引发并发症。天花同样有着极强的传染性,据说有着46%的高致死率,非常可怕。
尤其是天花一直到十八世纪末才研发出接种牛痘的办法,在那之前,天花通常是国家乃至民族灭亡的间接原因。

(原来如此,的确,一般人现在还不知道牛痘。我、足满还有静子已经接种过疫苗,但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接受过,天花疫苗无论如何都是必须的。)
静子原本所处的时代中,全国民都负有定期接受预防接种的义务。这是为了对抗使用病毒的细菌武器,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已经被扑灭的疾病再度复发。
和过去不同的是,预防接种并不是推荐而是义务,违反的话就会被判处故意蔓延、传染疾病罪,处以罚金或者监禁。
虽然政府对使用细菌武器的恐怖袭击如此警戒,但预防接种的义务化还是引起了各类团体的反抗。但即便这些反对团体打感情牌进行抗议,政府依然无视了他们的诉求,持续推进着预防接种。

“从这个角度来说,牛确实特别的重要。”

“是这样没错。虽然会很辛苦,但还是拜托您了。”

光雄畜产的动物是牛、黑猪、山羊、猪(本土猪/野猪)、鸡。为此需要广阔的土地和大量的水,目前正好有几处因为交通等理由没有开拓下去的土地。

“光雄的事结束了?那么就轮到我了。话是这么说,我基本没有过去的记忆,就连足满这个名字是假名。”

“啊啊,记得是从得到静子帮助的时候开始,就没有以前的记忆了对吧,足满桑。”
足满点了点头,他的来历关系到一些非常复杂的事情。
首先足满这个名字是假名,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就算他本人去回想,也只能想到一些奇怪的单词,关键的全名则完全想不起来。最后,他把想起来的词组排列起来,给自己起了一个足满这样的名字。

其次,他被静子发现的时候浑身是血、遍体鳞伤,性命危在旦夕。他奄奄一息的时候,在静子的通报下赶来的急救队员中大部分人都认为他会死在运送的途中。
奇迹般的留住性命以后,等待他的则是长期的复健。
他的身体极度营养失调,全身都是碰撞伤和刀伤,危及性命的刺伤有四处。而满身疮痍的足满一直紧握着出鞘的刀不肯放手。
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以后,身体便恢复到了可以动弹的程度,让医生不由得为他惊人的恢复力惊叹,仅仅半年的时间就恢复到了出院定期复诊的程度。

但是在他的待遇问题上,医生可是伤透了脑筋。
本以为是外国人,可是DNA检查的结果是他带有日本人特有的遗传因子。
也就是说足满是货真价实的日本人,但是与他出生到现在的任何记录都完全没有,是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物。
当枪伤、刀伤这些外伤存在事件性可能的时候,医生有通报的义务。但足满的主治医师过去似乎发生过什么,他讨厌警察这件事很有名。再者足满不知道警察是什么,在这样的状况下,通报警察这件事也就暂时放观望态度。

(是否对警方通报的判断,会因为医院和医生而有所不同。)

经历几番周折以后,静子的双亲成为了足满的担保人并把他领回了家。

“一开始真的很辛苦,毕竟丧失了记忆····浴室、厕所的使用,手机、电视等电器的用法,全部不知道。而且还原因不明的害怕家电。”

“那也是没办法呀。对我来说全部都是未知的东西,眼前的一切看似理所当然,可又是那么的陌生。就好像自己是被世界遗弃的孤儿一样。”

“第一次看见电视的时候可是太惨烈了。似乎害怕什么的样子,用棍子把电视弄坏了。那之后可辛苦了,看不了想看的节目的姐姐发狂和足满大打了一架。”

“是还有这些事呀····”

也许是会想起一起生活的时间,静子用怀念的表情说道。
但这对于足满来说却是令人羞耻的,他脸上微微泛红清咳了两声。

“原来如此,平常冷酷的足满还有这样的过去呀。“

“也不是故意做出冷酷的样子。只是身体记得这样是最自然的而已。不过,生活方面适应起来就比较简单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过去的我喜欢清淡的食物,适应味道浓郁的食物可是费了不少劲。“

“是这样嘛。虽然失去了记忆,足满却意外的博识,是在哪里学的那些?”

“足满没有户籍所以连外出打工都做不到。所以就在家里读书···中途开始就蜗居在图书馆里了。”

作为帮助自己的回报,足满虽然想要帮他们做些什么。遗憾的是他完完全全是农活的门外汉,再加上自己严重缺乏现代知识,他做出了吸收知识是必要的判断。
幸好足满的头脑还算不错,虽然一开始有些辛苦,但经过一年的时间他就成长到了能够应付义务教育的水平。
能够读书以后,他便到图书馆里渔猎各类书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尤其喜欢心理学,渴求书籍的他后来甚至开始寻找各地的图书馆。

“····又跑题了。总之我没法给出让自己满意的说明,只要记住我是一个叫做足满的大叔就可以了。对了,差点忘了。光雄带来的装有现代用品的包包似乎交给静子了,除了那些还有些其他的。不过也就是家人的照片、若干调味品以及其他小物件。至于我静子也知道,只有两把刀和护具。”

“从带着刀的状况来说,很难现象是被卷入了巴士事故······但说这些也没用。(轻咳)·····那么最后是我自己。就算要介绍,也就是名字是静子以及不久前还是普通女高中生而已。”
静子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做起了自我介绍。但是能够介绍的内容却不多。
毕竟就算讨论自己在现代是做什么的也没有意义,也派不上用场。
“名义上是殿下,也就是织田大人的部下和森大人的部下····虽然是这样,本质上则是好使唤的便利屋”

“原来如此····立场上来说静子是最辛苦的。我们毕竟只是单纯的料理人。”

但也正是因为能够把信长乱来的要求全部达成,无依靠的静子才能够得到安定的生活。
想到这里,静子的心情变得微妙起来。

“总之,我的情况还是老样子,光雄负责畜产。至于足满····神社的神主?”静子一副过意不去的表情说。


再怎么说神社的神主确实是预料之外的,足满一脸不可思议的的表情看着静子。

“不好意思,没记错的话我曾经听说过信长讨厌宗教····如果当神主的话岂不是会被杀掉?”
在静子说话之前,光雄举起手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信长讨厌佛教徒,虽然他保护(天主教)神父允许他们在京都布教,但他也绝没有信仰基督教。
火烧比叡山延历寺以及其他寺社佛阁,把本愿寺一向一揆众彻底屠杀,威胁天主教信徒的高山右近要杀光传教者、烧尽圣堂。
织田信长对宗教始终贯彻冷酷无情的态度,从历史记载可窥见一斑。
只要是敌人的话,不论神佛尽数斩杀。虽然世人以此揶揄信长,但静子最近开始觉得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大人讨厌宗教,但具体来说是讨厌特定的宗教掌握权利。简单的说就是宗教人士不要参与政事。但是如果不让当前的宗教势力侵犯即得权益就会引起反动,为了让寺院不再持有检断权(审判权),必须要彻底镇压。”

中世纪的日本中,警察、指望维持、刑事裁判相关的职务、行为以及权限可以统称为检断,而行使检断的权利便是检断权。
但是中世纪日本的检断权被身为领主的武士和寺院两个势力掌握,也就是所谓的二重支配结构。
举例来说本愿寺并不是本愿寺的领土,而是有着自己的领主。
但是因为领民向领主纳税的同时,又皈依本愿寺这种支配结构,领主和寺院的检断权就重复了。

信长视为目标的天下布武指的是武士对日本的一元支配。
将寺院的检断权彻底抹消,由身为领主的武士掌握检断权,也就是要彻底贯彻政教分离原则。

“现代的我们姑且不论,但国民直到近代都有着强烈的信仰心。所以织田信长的行动在旁人看来就成了彻底镇压佛教的行动。”

“但是信长屠杀了本愿寺的一向一揆众,自喻为神这样不容分说的冠上了第六天魔王的名号。”

“对于武田信玄自称是佛法守护者的宣言的书信,大人的确是自称为第六天魔王回信。第六天魔王是掌管妨碍人信仰佛教的欲望的天魔,但是用第六天魔王回信也能看出他信仰深厚的一面。用富于宗教性质的机智来进行回信,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自誉为神。不过在后世确实是被当作神了····”

“欸?”

后世的信长成为了神,光雄对这番话感到疑惑。

“····京都的明治天皇建立了将信长作为主祭神供奉的建勋神社(旧称健织神社)。还让其子信忠作为配祀。”(配祀:同一神社众,次于主神供奉的其他神。)足满对光雄的疑惑做出了解答。

日本之所以没有被外国势力侵略,也有以天下布武为目标将日本统一起来的信长的功劳。

这样考虑的明治天皇为了赞美进行天下布武和朝仪复兴的织田信长,于明治2年十一月八日(1869年12月10日)决定创建健织神社。
建勋神社是源于信长业绩的祈愿国家安泰、突破难关、成就大愿的神社。

“织田氏原本是越前国丹生郡里,担任织田家的织田剑神社的神官的一族。后来遵从越前守护职斯波氏,他才移居到了自己担任守护职务的尾张。也就是说织田原本是神官一族,自然也会有着一定的宗教知识。实际上也有着相当丰富的和神社相关的知识。我指挥建立的【樱信之社】中也掺杂了不少大人的兴趣。

“樱信之社?”

“对,离这里稍微远点的地方有一处神社。原本预定的是普通的神社,但大人在里面下了不少心思,现在已经变成不同的东西了。”

静子为了知道时间而建立的樱信之社,原本的预定是只要有小型的本殿和钟就可以了。
但不知是不是对除此以外什么都不管的静子感到了不满,亦或是想要自己设计神社,不知从何时开始信长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参与。
整备神社的边界,补足各类设施设备。等注意到的时候,樱信之社经由信长的手扩张到了不逊于普通神社的规模。
之后,不知道是不是乘上了兴致,可以称为魔改造的扩张不断加速,信长的神社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虽然在明治时代由政府统一管理神社之前,神社是没有固定的形式的。但面对渐渐往意义不明的设定发展的神社,即使是静子也只能说感受到了困惑。

“也许是通过魔改造得到了满足,建造结束以后大人就没有在说什么。所以比起神主更像是管理人。”

“神职人员增加以后,教育者的说服力也会提高。寺子屋这类设施也基本是佛僧在做。”

“这个可以有。这样一来各自的方向都决定好了。光雄现在会变得很忙,接下来的事就拜托您了。”

“看来不努力一下可不行了呀。”

光雄低声说道,但从语气乃至他的神色上都感受不到为难的感情。

静子认为需要先说服足满和光雄二人的雇主浓姬,但一下子就得到了同意。
浓姬的料理八成由光雄负责,剩下的两人主要是辅佐。因此足满离开这件事对浓姬并不成问题。
但是要更换光雄的职务,浓姬还是表示了为难。但听到黑猪、山羊等等动物,通过发展畜产可以增加不同肉类以后,还是给出了光雄调职的许可。
准确来说并不是完全的转职,而是让光雄作为浓姬专属料理人的同时兼任畜产农业。
以让她第一个吃黑猪肉和山羊肉为条件,浓姬同意为光雄提供援助。
专属料理人突然只剩下五郎一个人,但他不仅没有失落,反而表示要做出让浓姬赞不绝口的料理,作为料理人的干劲更加的高涨起来。

三人为了背负自己的职务开始奔走。光雄的第一步是和久治郎以及其他商人一起为了寻求黑猪和山羊到冲绳、九州等地旅行。
静子向信长寄出了申请让足满担任神色管理员的朱印状。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同意足满担任管理人职务的朱印状。由此,足满正式的被任命为了神社的管理人。
虽然一开始足满和被管理的人相处得并不圆滑,当他寡言认真的性格被人善意的接受以后,很快便融洽起来。

另一方面,静子开始筹备建造某个特殊设施。
乍看是一个大型的土墙仓房,而内部则是做了魔改造的雪室。
土仓有着可以使内部的温湿度保持在一定状态的机能,利用这个机能在里面使用雪做出了一个冷藏库。
雪在小冰河时期的战国时代并不稀奇,所以很容易就能大量收集。

但是和现代的冷库不同,无法使仓库温度保持稳定。实验用的水桶中的水有时候是冻结状态,有时候又是水本身。由此静子推测仓库内部的温度在零下五度到五度之间浮动。

另外还在仓库的地下做了一个被混凝土围住的房间。这是利用混凝土的冷辐射作用的天然冷库。
这里面的温度同样无法维持稳定,但从他可以冷冻蔬菜的考虑,静子推测内部温度应该在零下十八度以下。

冬天虽然可以收集积雪,但是和日本海侧不同,太平洋侧从下雪到停雪要略短。
虽然静子想要在越前附近构筑搬运路线,但这件事在越前成为信长领土之前是无法实现的。

为了进行雪室以外的作业,静子来到了信长直营的渔村。
面对伊势湾的东海地区,有着这个时期自古以来就可以享用的鱼类——鲻鱼。
冬天的鲻鱼被称做寒鲻,因为富含脂肪的美味受到珍视。鉴别的办法很简单,寒鲻的眼睛里会有白浊状的脂肪。
现代中受到被污染的河川的影响,腥臭严重的鲻鱼较多。但战国时代中受到污染的河川不多,所以腥臭轻的鲻鱼比较多。
再者,鲻鱼腥臭的原因是鱼血,只要好好放血处理,就算不是鲻鱼,也可以很好的抑制鱼的鱼腥味。

之所以选择鲻鱼而不是其他鱼类,不仅仅是因为它易于获取。
将鲻鱼的卵巢盐渍以后干燥,就可以得到被誉为日本三大美味的乌鱼子。
但静子是第一次制作乌鱼子,十月时单是从得到的鲻鱼身上摘取卵巢就失败了好几次,即使成功了也因为放血不好导致发臭。
到了十一月虽然好了许多,但在盐的分量上拿捏不好导致失败,虽然不难吃但也达不到能称为珍馐的水平。
十二月的时候后终于有点像那么回事,但成为名产品的路途还非常遥远。即使如此,还是得到了信长的作为下酒菜还算不错的正面评价。

乌鱼子以外,静子传授了熏制乌鱼子身体的作法。
鲻鱼长度在30到50厘米之间,比起做成干物,整理好一并熏制更有效率。
熏制可以解决晾晒无法抑制的“脂肪的氧化”和“产生细菌”的问题,因此熏制品比干物更容易保存。
在熏制的作用下虽然会流失部分营养,但鲻鱼本身的营养价值就很高。而烟熏后还可以得到与生鱼不同的风味。
在寒冷和不渔期较多的严冬,鲻鱼不仅能够改善粮食问题,也是贵重的蛋白原,所以没有放过不熏制的道理。

另外,静子还开始了牡蛎的养殖。
牡蛎和牛奶一样富含多种营养元素,在日本被称为大海的玄米。
据记载,从绳文时代开始就是重要食品的牡蛎,在天文年间(1532-1555)就开始养殖了。

实际上静子早就开始,从去年的八月就进行准备了。因为上洛以及后续事项花费了不少时间,这件事也就遗留到了第二年。
养殖的是日本两大牡蛎中的真牡蛎,它在日本全土都可以收获,从种苗开始只要一年就可以出货了。
虽然三年左右可以让肉身更大,但因为生存率是逐年下降,所以基本都是一年出货。
静子本是想在太平洋的黑潮、伊势湾的海水以及木曾三川的淡水融合的恰到好处的浦村湾附近养殖。但南伊势目前还不是信长的领土,静子决定等伊势侵攻结束后再考虑发展。

广阔的海域只用来养殖牡蛎未免有些浪费,静子在养殖牡蛎的同时着手于养殖海苔和裙带菜。
现代的干海苔的登场要到江户时代以后,战国时代的主流还是生海苔。但因为稀少、价格昂贵,海苔遭到了冷漠的对待。
考虑到海苔和裙带菜的主产地包括了伊势湾,静子认为海苔的养殖是可能的。

正式开始海苔和裙带菜的养殖作业,要到九月下十一月初的农忙期结束以后。裙带菜的养殖期是十一月到次年五月,海苔是十月到次年四月。
因为浮轮的制作较为容易,海苔的养殖决定是支柱式养殖。如此一来就需要大量的竹材,静子便从自家的竹林中通融了些。

“海苔、裙带菜然后是牡蛎,就在海里养殖这三样。海苔、裙带菜是一年,牡蛎是一到两年。顺利的话,五年左右就能让养殖走上正轨。不过发展到完成形态就需要十年了。”

这也是大量持有网和绳的原料麻纤维,以及能够做成支柱的竹子的静子才能实现的。

“但是海苔要用来做什么?”

“唔呣,真的有不惜大量使用麻也要养殖的必要吗?”

奇妙丸和长可提出了疑问。
护卫的三人众已经是老习惯了,但奇妙丸也参与进来,让静子感到有些头疼。

“有备无患。需要的时候才说没有已经迟了。平常能够做多少预先准备是很重要的。”

“是这样吗。”

“如果只是偶尔持有的话,等事情从慌乱变成紧急就太晚了。危机管理能力是很重要的。”

“原来如此····说起来前段时间庆次用陶炉烤的小鱼,那也是为了什么的准备吗?”

“听见了不能放过的话呢······,但现在先不管了。”

陆地作物的生产踏上轨道以后,静子开始发展海产物,主要是海苔、裙带菜和牡蛎的养殖。然后是小鱼的本诸子鱼(琵琶湖原产的鲤科淡水硬骨鱼)和泥鳅。
静子自然不可能放过营养丰富到不用多说的海苔,裙带菜、牡蛎三样。
之前没有将他们纳入海产生产计划,是因为还没有准备好能够富余生产麻纤维的环境。

“至于本诸子鱼和泥鳅的养殖。已经从大人那儿借得了土地,剩下的就是始施了。泥鳅有着匹敌鳗鱼的营养,而本诸子鱼的养殖还能让土地肥沃。”

信长是考虑让静子住到更好的房子,这才给出了广阔的土地和职人。
但是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而是将广阔的土地改造成了本诸子鱼和泥鳅的养殖场。
如此广阔的土地几乎都被改造成了名为养殖场的池塘,不难想象信长得有多头疼。

泥鳅姑且不提,本诸子鱼有个问题。
那就是需要把它活着从琵琶湖运送过来,虽然现代有保持水温和供养的道具(氧气泵和水温计),但战国自然是没有这些的。
用什么样的办法运过来,这是静子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最后,静子认为靠力气是最简单的,同时也是最有可能实现的方案。在分布于运输路途各处的驿站中建造能够暂时安置本诸子鱼的水池,一段段的将它们运送到尾张。当然,途中难免会有体弱的个体死亡,那些就会被收到负责运输的人的胃袋中。

“(那里应该是让她修筑房屋,作为表扬分给她的对吧。)”

“(正是。虽然同情那些职人,但毕竟是静子大人,这也是没办法的。)”

一边对信长头疼的原因表示理解,两人也认为是委婉表达的信长不好。

“那边的两个在做什么?其他地方也要走一圈,没有悠闲的时间哟。”

一会设置雪室一会到渔村传授技术,虽然是农闲期,但静子的繁忙没有改变。
繁忙的静子收到了一封书信。

“··· ···这是要我怎么办?”

寄信的是明智光秀和秀吉二人。两人现在和信长在京都负责二条城的建设,两人居然会寄出共同署名的信件,静子一时间以为有什么大事。
但是读完以后只能说出无奈的感想。书信的内容是:“大人最近的任性要求实在难以应付,因此希望静子殿下能做些什么。”

“想要泡澡,食物味道太淡去做些什么,床铺太硬不舒适····尽是些单纯的任性要求。”

“只有这些要求,要这样乐观的考虑。”

静子将书信扔到一边趴到床上,奇妙丸喝着茶事不关己的说到。

“这一带的规划整备工作本来就已经够多了·····远在京都的大人的任性实在是应对不来。”

“这也有静子的原因在里面,所以也没办法。你考虑的生活环境不论哪一项都舒适过头了。”

“我知道的··· ···”

静子对战国时代的生活方式进行改良,构筑着舒适的生活环境。而这些都被信长欣喜的接受了。
也许是因为一直持续着这些事,信长对舒适的生活的要求提升了非常高。即使京都是当时流行的最前列,也依旧是赶不上数百年后的生活方式。

“嗯——,但现在没法立即行动。考虑到今后的事,为了不让危害波及村民,不得不让他们转移。更何况茶丸移居这里就已经是开头了。”

静子抱着头嘀咕。
信长通过上洛得到了大量的友方,说他现在是能够代表日本的国主也不为过。
与此同时,他的敌人也增加了。不久前还是东边国家的乡下国主的信长,一下子变成了代表日本的国主。对此产生排斥情绪的人绝不会少。
更进一步的说,他的政策虽然在平民间有人气,从权力者的角度来看,则是自己的既得利益被人侵犯了的内容。
虽然统称为既得利益,但其中有许多是直接关系到生活基础的内容,不会轻易的容许侵害,这也是敌人增加的主要原因。
敌人增加,挖掘他的缺点弱点的人也在增加。考虑到今后静子的周围将会变成特异的环境,为了不殃及到村民,信长决定让他们躲到远处。
村民们也不希望自己的性命遭到威胁,所以很容易的就接受了信长的移居政策。

“庆次、才藏还有胜藏都移居这里了对吧。然后还需要让武将们居住的旅宿设施···话虽如此又不能摧毁田地。唉····”

村民全员移居以后,信长计划对温泉以及附带设施进行改良,然后还会让一定程度的士兵长期驻扎或者定居。

作为计划的初动,要将包括静子村在内的五处摧毁、更换位置。
然后以防御设施为第一进行考虑,强化包括周边环境在内的防卫网。
结束以后是信长的别邸、静子家的改建。同时修筑庆次、才藏的住宅,以及让武将们泡温泉而修筑的旅宿设施。
虽然很明显有块地掺和在里面,但还有比这个更惊人的事。(没懂。原文:その中に明らかに浮いている田畑が入るのだが)
那就是信长别邸的管理交给了奇妙丸。另外还以他没有元服为由,他的老师也一起移居过来,不过除开这一点也足够令人惊讶的了。

“在你这里接受教育,父亲是想这样说吧。”

“这真是相当迅猛的计划呀,大人。话说回来,计划书中是否有女性用的旅宿呢····”

计划中存在着和田地一样没有定论的设施,不管怎么看都是指女性用的旅宿设施。
能让信长把这件事加到计划当中的只有一个人,感受着强烈的不安,静子询问着奇妙丸。
当然,她的预感并没有错。

“和你想的一样。能让父亲把那种设施加到计划里面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

“果然··· ···是浓姬大人把这个加进去的。平面图上庭院的角落还有西瓜田····看来小松大人的希望也加进去了。”

“嘛、放弃吧。反正也不会让你来管理。”

看着沉重地叹气的静子,奇妙丸仿佛跟其他人说法似的对她说到。

“···哈,应对信长大人的对策要到下个月,在那之前能忍耐一下·····就好了。”

“无法期待呀。”

也是呀,静子如此低语,然后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评分

参与人数 10轻币 +127 收起 理由
pob999 + 11 赞一个!
wdr550 + 20
しゃぼん玉 + 10 工作辛苦
SFDER + 11 精品文章
菠萝的海426 + 15 工作辛苦
satoshiuru + 11 工作辛苦
l99o1213 + 12 工作辛苦
colat777513 + 13 工作辛苦
獨傷悲 + 10 靜子的管轄事業越來越廣闊了啊(艸.
roadman + 14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7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静子混得风生水起啊。
发表于 2019-10-27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足滿意外的沒有很神祕
失意真是好用的辦法
发表于 2019-10-28 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大大更新發帖,靜子這邊依舊是推進生產計畫.危險的是足滿那個大叔那邊吧...
发表于 2019-10-28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大大提个建议,原先的日文网站不能看了,能不能随附一下日文原文呢?或者给个链接,或者网盘。谢谢
发表于 2019-10-28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静大人已经变成只会爆肝的形状了
专业工具人的思维真可怕啊
发表于 2019-10-28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px22266 发表于 2019-10-27 21:49
感謝翻譯~

足滿意外的沒有很神祕

友情提示:足滿的身份是超大地雷
靜子才是被捲入的小可憐。。
发表于 2019-10-28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這個任性確實是個小問題
靜子的業務範圍迅速的擴張了
那先權力者就是不會跪舔.好好的舔.長遠來看一定賺飽飽的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5 00: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