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呼吸
收起左侧

[WEB] [web]【不定期自翻】战国小町苦劳谭【10月27日 第53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3 00: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更新了!大大辛苦啦!静子竟然因为这个原因就被打 有点倒霉哦 接下来是数学时间了吗
发表于 2019-2-23 04: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吸 发表于 2019-2-16 11:57
千五百六十六年 六月上旬
看着眼前的同伴突然消失,盗贼们惊慌失措起来。
然后其中一个慌慌张张四处张望寻 ...

有个Typo,应该是墨俣而不是墨吴吧?
发表于 2019-2-23 06: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制作跳转连结,长篇文会方便很多
发表于 2019-2-23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在拼連假前的爆肝嗎
感謝啊
靜子越看越像愛書的地雷
只是比地雷更肆無忌憚更狠啊
发表于 2019-2-23 09: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被信長抓走了嗎!!?話說直接揍女人還真是...真是戰國啊
发表于 2019-2-23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謂的"愛(?)之深,責之切"...

比平常的大一倍,還有那麼多的量(你在說啥?)(裝滿米的俵)
要是被對手的忍者(間諜)知道並把情報帶回去...
女主就可能會被擄走或是被暗殺了
信長就會開始傷腦筋了
发表于 2019-2-23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cjt0601 发表于 2019-2-23 07:33
大大在拼連假前的爆肝嗎
感謝啊
靜子越看越像愛書的地雷

畢竟靜子的身體比地雷好太多了
而且靜子掌握的知識對當時的戰國影響太大了

地雷掌握的知識偏嗜好品,中上階層才比較能接受並享受
靜子的知識是偏民生需求,對各階層來說比較切身需求
发表于 2019-2-24 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實愛書像是錦上添花,但是靜子是雪中送炭,一個是生活品質,一個是救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2-24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呼吸 于 2019-2-24 16:26 编辑

千五百六十六年 十月上旬(17)
静子在地上计算米俵数量的时候,信长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刚才的愤怒就像是做梦一样。
结束形式上的报告以后,信长没有再对静子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就让她离开了。
虽然静子对信长态度的骤变感到不可思议,但打草惊蛇自寻烦恼这种事静子是不会做的,没有再说不必要的话,静子就离开了。
静子离开后不久,信长将森可成、泷川一益喊到跟前。
“静子的事怎么样了?”
“非常抱歉,完全没有找到和她有关的情报。”
信长瞥了一眼羞愧地低下头的泷川后看向森可成。
理解了信长的提问后,森可成低着头说到。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她居然有着那般的学识。”
静子之前在信长的面前用汉字和假名书写,甚至还列出计算式进行四则运算。
放在现代不过是小学水平,但在战国时代就要另当别论。
通常除了商人之外,战国时代会算术的只有织田信长之类的大名而已。
虽然也有能够分析自己的士兵几万、敌军几万之类的战力差的武将,但那也只是非常粗略的概念。
无论如何,书写汉字、用算盘运算之类的技术,是出生于平常农家的人不可能掌握的。
“······绫小路家那边呢?”
“没有得到有静子殿这样的女儿的报告”
“······”听完泷川的话,信长闭目沉思了一会儿。
“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一次也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号。”
思考的五分钟以后,信长保持沉思的状态说到。
“但是她却说出了我的名字。”
“那是······”
“虽然当时没有在意,但后来有向静子询问此事。你们猜她是怎么回答的。”
森可成和泷川回答不出来,他们很熟悉信长没错。至于静子,则应是和他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看破他们的身份。虽然有从间谍的角度来考量,但从静子身上又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恶意以及敌意。
“纹章和义元左文字。”预想之外的答案让二人不禁屏息。
“肩衣上的确实是五叶木瓜纹,我也确实在腰上佩戴者义元左文字。但是,但是呢,”信长摆弄了一下手中的扇子接着说:“她不仅有着足以令诸国垂涎的卓越才能,而且就像呼吸一样自然的运用那些知识。知道公家的家名,礼仪作法也很准确,然后她还很了解武田家的事。”
低声说了一会儿以后,信长看着森可成和泷川继续说到:“虽然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注意到····静子能够看穿一个人最优秀的才能并给他安排合适的工作,她很擅长选材用人,这才是静子最可怕的地方。明白这一点以后,我都要感谢神明是让我和她相遇。”
“大人,信任一个不如实说出自己来历的人是否有些不妥。”
“唔呣···过于信任确实不好。但是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她性格过于率直不会是间谍。”对于泷川的进言,森可成表示同意的同时也庇护着静子。
和静子来往最多的他不认为静子是间谍,原因在于静子的与战国时代不合的率直性格。
“可成说的没错,一益说的也在理。虽然目前不用特别做什么,但加个保险还是有必要的。”
信长轻轻地拍了拍手,入口的纸门轻轻打开,出现在那里的是——
#
信长和森、泷川这些心腹商量静子的待遇问题的时候,静子正为某件事烦恼着。
“嗯——,就算让我做决断···”
“对不起,村长。我也知道这样很突然也很令人为难,但还请不要犹豫。”
元村长的代一在静子的左边深深地低下了头。不只代一,金造、田吾作、咲还有空等等,村子原有村民的大半都集中了起来。
静子带头让他们建造了作为村子公共设施的长屋,现在一行人就集中在里面。
静子坐在村长的上座,初期的村民坐在左右两侧。
另外有四人的风貌与村民不同,看上去就像是山里的猎人。虽然打扮不一,但他们都骨瘦如柴,极度营养失调的状况更是一目了然。
“我们很明白这是不知廉耻的请求,但这样下去村里的人要全饿死了。无论如何求求您了。”
四人之中的带头人说完以后,向静子低着头请求到。不止一次两次的向女人磕头请求,对他的自尊一定会是极大的伤害吧。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在乎这些所谓体统的余裕了。
“(没想到这个村子和山里的部落原本是同一个村落····)请抬起头,二作桑,支援的事我没有意见。但是····”说完引语,静子说到:“即使就这样给你们提供帮助,不久的将来,二作你们还是不得不舍弃村子的吧。”
理解了静子的话,二作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
其实从去年开始,村民就对二作的村子提供着多多少少的援助。但到了今年,状况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更加恶化了。所以他们才来请求静子的援助。
“···那么该怎么办?我们已经用尽了万策,状况还是没有一点改变。我们还能怎么办!?”
不知道是不是苛责无能为力的自己,二作的语气变得强硬了些。但很快他又取回了原本的状态,轻轻地向静子低下了头。
“忘我之余做了无礼的事,还请您原谅。”
“没关系,我没有在意。比起这些,为了解决你那边村子的问题就让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吧,但在那之前····”
静子朝着玄关方向拍了拍手,玄关门打开以后,几名女性端着托盘陆续走了进来。将托盘放在二作等人面前以后,行了礼,女人们又离开了。
“长途跋涉辛苦你们了,先填饱肚子,以后的话之后在说。”
放在他们面前的是食物是加了梅干的白粥和几片米糠酱菜。
#
一开始感到疑惑的二作等人听到静子表示“不用客气,尽管吃”以后,这才开始进食。第一次看见白粥的他们心虚胆颤的将食物送入嘴中,但最终他们还是被食欲战胜开始狼吞虎咽。
“赐予我们这些食物,感激不尽。”
“呃,没有,好吧。”
不知道是本人性格如此还是因为原本是武家有关的人士,二作严谨的向静子行礼。
考虑到二作等人极度营养不良又因为寒冷而不断颤抖,静子命人端出了易消化又能让身体回暖的白粥。
“关于刚才的问题,先听我说一下我的推测。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正。”
“我明白了。”
嘴上说是推测,其实静子觉得自己的看法是八九不离十的。毕竟今年入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些问题,但毕竟是其他村子的问题所以自己也克制不去过多的干涉。
“因为混杂了大量的泥沙,二作的村子现在没法将河水作为生活用水利用对吧。”
二作的表情瞬间僵硬起来,不仅仅是二作,代一、田吾作、金造等人也是同样的表情。看见他们的表情,静子确信自己指出来的问题是正确的。
“再加上山里即使白天也黑漆漆的,野兽不会靠近你们的狩猎场,所以你们也无法靠野兽的皮毛维生,粮食只能有减无增。眼前主要是这两点对吧。”
“···您难道会使用神通力吗。为什么会如此清楚我们被逼到绝路的理由。”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住在山里的人主要生产薪、炭、木材、矿物、兽肉以及皮革。我只是从这个角度推论而已。”
矿物是货币、刀具、农具以及日用品需要的材料。即使山里光线不足影响也很小。所以考虑到野兽不会靠近黑暗处的人们才会在山里当猎人、樵夫以及烧炭人。
“森林里林木混杂,树木的成长不好,阳光也几乎照射不到山里。这些导致山里二氧化碳的吸收效率低下,土地贫瘠到杂草无法生长、树根不能发育的程度。树枝越长越高,林树整体往细长的方向发展,最后变得无法采集薪木。这些都是肉眼可见的问题。”
“···虽然您说的大半都不明白,但意思确实是没错的。没有能够作为薪材的树木,就连吸引野兽的草料都长不出来,所以无法狩猎野兽卖钱。”
“果然是这样呢。那么解决的办法就是【掘井】和【间伐(定期的重复伐去部分林木)】,再来就是过滤河水的设备。
数年乃至十几年令村民们困扰不已的问题,静子提示出了解决的办法。
因为说得相当的轻巧,二作一开始甚至没明白她究竟在说什么。
“金造,以前让你准备的挖井用的工具准备好了吗?”
“欸,是。姑且按照村长的要求准备出来了。”
“好。田吾作去把炭、略长的草木、小石头收集起来。代一去准备大桶和能将大桶裹起来的布匹。”
“是,知道了。”
“明白。”
思考着这些就是必须的东西的静子,在二作看来简直是做出了不得了的事。
“因为要带出村子,咲和空准备一些盒装便当。也得让对面的人动起来才行,饿着肚子可没办法干活。”
“知道了。”
精神的回应了静子的要求,二人气势满满地跑了出去。
虽然还没有传达需要准备的便当的种类,但静子转念一想,其实也不需要细致到那种程度。
“那个···是要做什么?”跟不上话题的二作,惊恐的问道。
“接下来就去二作的村子解决那些问题。”
宛如吹散二作内心不安的春风般,静子明快的说到。
#
一刻(两小时)以后,准备完毕的静子等人朝着二作的村落出发。
因为要爬山所以让咲和空她们在村里待机,由男人们来运送便当。
静子这两年一直在山里摘采山菜、狩猎野鹿,爬山对于静子而言已经和在自家庭院散步一样容易。
但是对于刚开始爬山不久的金造和田吾作来说,还没到一半的行程他们就快要断气了。也因此,一行人比预计的要晚些才抵达目的地。
“等、不行了,要死···了。”
“村长···从哪里来的···那些力气···”
抵达村子的瞬间,金造和田吾作瘫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然后取下腰间的竹水筒喝水。
“登上采集草药、狩猎野鹿这些,说不定是因为这些身体也渐渐强壮了呢。”
面对气都喘不过来的二人,静子和平常一样普通的说到。
虽然多少出了点汗,但从静子身上完全感觉不到金造、田吾作那样逼近极限的感觉。
“话说完了就开始干活吧,在那之前先调整过来。”
说完,静子将喘不过气的二人以及正努力从地上站起来的一代不管走到了村子里面。
打头的是二作一行,之后是静子,再后面依次是威特曼和凯撒、凯尼希。
“村长,欢迎——呀!”
看见跟着进去的三头狼,村民们无不发出悲鸣。
(完)
================================
图中人物穿着的就是肩衣,衣服上的白点的纹章,腰上的是腰带,上面可以附带文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8轻币 +103 收起 理由
初之影 + 15 工作辛苦
kuen1994 + 10 工作辛苦
凉子大神 + 12 工作辛苦
into + 10 工作辛苦
2003tim + 15 工作辛苦
bigcat + 13 工作辛苦
雾谷 + 15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2-24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漏了一段啊,楼主加油啊
それから一刻(約二時間)後、それぞれ準備したものを手に静子たちは二作の村へ向かった。
流石に山登りなので咲とお空は村で待機させ、弁当類は村の男衆が持ち運ぶ事にした。
静子は二年近く山であれこれ採取したり、鹿を狩猟したりしていたので、勝手知ったる庭のように軽々と登っていく。
しかし山登りなどしなくなって久しい金造と田吾作は、目的地の半分近く辺りから息も絶え絶えだった。
そのせいか、予定より少し遅い昼過ぎに二作の村へ到着した。
「ちょ、もう無理っす……死にそうです……」
「村長……どこにそんな力が……うぷっ」
村についた瞬間、金造と田吾作はその場に崩れ落ちた。
ぜいぜいと肩で息をして、腰から下げている竹水筒の水をがぶ飲みしていた。
「山に登って薬草を採取したり、鹿を追いかけたりしてたからねー。そのせいで体力がついたんじゃないかな?」
肩で息をしている二人に対して、普段とあまり変わりない静子がケロッと答える。
若干汗はかいていたが、金造と田吾作のように体力の限界を訴える様子が彼女からは感じられなかった。
「話が終わったら、作業開始だからね。それまでに息を整えててね」
そう言うと静子はヘバッている二人と、やせ我慢して無理に立っている代一を置いて二作の村へ入った。
先頭に二作たち、その後ろに静子。そして更に後ろにヴィットマンとカイザー、ケーニッヒという順番だ。
「あ、村長お帰り――――ヒぃっ!!」
狼三匹を引き連れてきたせいか、会う度に村人たちが悲鳴を上げたのは無理からぬことだった。
发表于 2019-2-25 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話說...信長還有森可成這些人對靜子蓄養野狼都沒意見嗎?
以那時候的日本人平均身高來說,威特曼根本是怪物吧..
发表于 2019-2-25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barkerus 发表于 2019-2-25 08:00
話說...信長還有森可成這些人對靜子蓄養野狼都沒意見嗎?
以那時候的日本人平均身高來說,威特曼根本是怪物吧 ...

这种狼也不是日本狼,能跑来日本尾张本来就是金手指,所以也别介意再开一下,当狗养。如果勉强能有合理解释的,也就是从北海道引进哈士奇、阿拉斯加已经是极限了
发表于 2019-2-26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chevy001 发表于 2019-2-25 15:29
这种狼也不是日本狼,能跑来日本尾张本来就是金手指,所以也别介意再开一下,当狗养。如果勉强能有合理解 ...

像信長這種好奇寶寶可能只養鷹連狗都沒興趣,但是這可是狼耶...
或許覺得養狼不入流吧.
发表于 2019-2-26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chevy001 发表于 2019-2-25 15:29
这种狼也不是日本狼,能跑来日本尾张本来就是金手指,所以也别介意再开一下,当狗养。如果勉强能有合理解 ...

引進這兩大拆遷犬是想把織田家拆成零件嗎?
发表于 2019-2-26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barkerus 发表于 2019-2-25 08:00
話說...信長還有森可成這些人對靜子蓄養野狼都沒意見嗎?
以那時候的日本人平均身高來說,威特曼根本是怪物吧 ...

信長滿喜歡的,可成還跟他兒子說敢傷了那狼,你就等著人頭落地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呼吸 于 2019-3-2 10:50 编辑

千五百六十六年 十月上旬(18)
将二作的村落和周围的环境观察一番以后,静子确信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虽然距离村落稍远的地方有两处河流,但不论哪一个流淌的都是过膝的黄褐色的泥水,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见河水中混杂着细小的沙粒。
有时候河水会因为下雨变浑浊大概三五天的时间,但这段时间并没有下雨。
不如说能从河水中淘出沙粒的河川,已经完全被土砂污染了。这样的水是不能用来饮用的,洗衣服也同样,但除了这里就没有其他地方了。
(因为没有定期间伐导致土壤被树根拱起,下雨的时候表面的泥土就随着雨水流到河川中。如果不尽早处理的话,这里就会变成塌方之类的森林灾害的易发地带)
静子在包围着村落的森林中轻步走着,但因为地上全部是淤泥状的土,没走多久草鞋上就沾满了泥,变得不能再用了。
威特曼、凯撒、凯尼希它们也因为脚陷到了泥泞中,无法自如动弹。
也难怪草食动物和以它们为食的肉食动物不过来呢。
“比想象中的还要危险。”
粗略观察下来,山体的状态已经很严峻了。如果放在现代,这里已经可以认定为明年的山地灾害危险地带了。处理不好的话,说不定会发生危及到自己村落的塌方进而带来巨大的损失。
想到自己花费两年岁月才好不容易复兴起来的村庄一瞬间失去的样子,静子不由得战栗起来。
“看来至少也要将二作的村子安定下来,毕竟关系着我们村落的安全呢。”
状况已经不容犹豫,最坏的情况下还要去请求森可成大人临时借些人手。必须尽早将发育恶劣的树木和根砍伐掉,制造出树木的间距,尽快恢复森林原本的保全水土的机能。
“回去了。”向威特曼它们下达简短的命令后,静子快步走回到二作的村落。
回到村落后,交给二作他们的便当已经被村民们尽收腹中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吃饭,村民当中甚至有人一边扒一边哭。
(别惊着胃导致休克就好······)
静子一边想一边寻找二作,不知道是走运还是不幸,村落里并没有多少大人,一下子就找到二作了。
他似乎正和家人在一起,像是祖父母的老人以及妻子和女儿,所有人都瘦弱得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
“(必须做点什么)二作桑,耽误你一下可以吗?”
发出声音的瞬间,在场的全员将视线集中到了静子身上。
他们没有看见因为被周围的人盯着而退怯的静子,而是将便当放在地上朝静子合掌跪拜。
“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被突然的平伏吓到的她注意到,跪拜的人中大半都是老人。这样的情况能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
(虽然我的村子也是这样,但这个村子的老人和小孩少得太极端了。也就是说为了减少吃饭的嘴·····)
粮食不足的时候,老爷爷老奶奶会首先成为需要减少的嘴巴。如果粮食继续减少,接着就是身体孱弱的和无法劳作的人,最后就会轮到孩童。
几乎没有老人小孩,村民全员都是皮包骨的临死状态。即使不断减少吃饭的嘴,粮食依旧是供应不足。
“狼神大人,请一定要救救我们。”
(····啥?狼神······?)
静子对某个村民的发言感到不可思议,但她又想起来这里是山区这件事。
居住在日本中部和关东山区的人们认为狼是神明的使者,也就是说他们将狼作为神使信奉着。
而进一步将狼作为【神】来信奉的,以三峰神社为首,他们信奉着生活在秩夫地区的狼。(埼玉县西边的市) 。
不过在静子生活的现代,日本狼已经灭绝了。
想起狼信仰的静子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凯撒,他是威特曼和巴尔迪的孩子中领头的一只。幼狼经过一年的时间可以发育为成狼的体格,但性的成熟需要两年时间。
不过幼狼之中只有凯撒已经发育到了成狼大小,其他的幼狼还是幼狼那般,至于为什么只有它发育的异常迅速,静子就不知道了。
不过和外貌不同,它就像孩子一样老实的黏着静子,而不久前则总是跟着母亲的巴尔迪。
“(狼信仰呀····)差不多开始工作了,能先把能伐木的人集中起来吗?”
虽然村民们还是跪伏在地上,但静子决定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来达成本来的目的。
#
也许是便当发挥了效果,几乎所有的村民都站了出来,合计二十人。这对于原本以为只有十人的静子来说,是个令人开心的误算。
“先把这一带树木的间距拉开。这叫做【间伐】,不明白的话也没有关系,总之就是让树与树保持距离。”
“收到!”村民们的回答给人一种干劲满满的感觉。
虽然静子不是很喜欢毅力论,但现在也只能拜托他们了。
“砍下来的树运到山脚下,我那边的村民应该在那里,把树交给他们就可以了。”
为了将树木作为木材和薪材使用,首先要将木头干燥。但不管是保管的地方还是加工的地方,在这个山间村落中都找不到。所以将要木头运到静子的村落里,将适合当材木的木头加工成适当的大小,剩下的就加工成薪材或是木炭。
干燥木头的这段时间里要将烧炭的环境整备出来,不过干燥木头少说也要几个月,时间上来说很充裕。加工结束后如果还有剩下的碎片,就将它们当作祭神的木块来使用。(祭神的时候用来烧火的木块)
“那么由我来选择,打上了这个印的树木就麻烦你们连同树根一起端掉。”
“明白了。”
只说了这些,静子开始在需要砍伐的树上一个个打上记号。
树的间隔并非是等间距而是由静子目测来决定,现在比起准确性,更需要的是尽可能的增加太阳照射面积。所以要将树木砍伐到肉眼看起来稀稀落落的程度。
“这棵很健康留下来,这棵不行只能砍掉了。接着是这棵···”
简单判断着树木的状态,静子一棵棵选别着砍伐的对象。
#
选择了一定范围内的树木后,静子留下伐木的人自己回到了二作的村落。
“田吾作、代一、准备好了吗?”回到村子后,静子朝他们问道。
接下来需要准备好过滤河水的设备和掘井的设备。
过滤河水的设备并不是特别复杂所以已经准备好了。
“已经准备好了。”田吾作一边说一边竖起了大拇指。和他说的一样,田吾作身后的木桶已经松弛的固定上了布匹。
“这边是河水,嗯,再看一次果然还是土色。”
没有包上布匹的桶中装满了污浊的河水。虽然已经全部经过了一天的沉淀,但桶中的水还是称不上干净。
“那么按照顺序把木炭、草木、小石头放到布的上面。”
静子选择的是野营中常用的速成型过滤装置。原本的话是需要更加细小的材料,但现实是只能用现场能够准备的材料将就将就。
如果准备过于复杂的设备的话,以后每次设备损坏静子都不得不来二作的村子维修。这样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在浪费时间。因此,准备出二作他们也能够制作的简易设备乃是非常重要的。
“木炭可以净化水,草木可以将水中含有的土砂除去,小石子也是同样的效果。”
虽然静子进行了说明,但田吾作和代一对静子的说明的大半都没有理解。只是有了【能让水变干净】的大概印象。
之后将水引入准备好的木桶中,虽然比沉淀垃圾要快,但至少也需要一两个小时。这段时间里静子等人开始进行最后的掘井工作。
“最后是井泉···能不能顺利找到呢。”
要找到地下水脉,专门的道具和耐心是必须的。不断失败的可能性非常高,为此如果没有耐心就没有意义了。
现代的时候,静子曾经在自己的村子里参与掘井,不过五次的挑战都以失败告终。
讽刺的是,静子也没有想到那时准备的道具居然会在这里派上用场。
“将树枝立在地上寻找。也就是利用这个天然磁铁来测量地下水脉的磁场····”
挑战掘井失败的时候,静子偶然间找到了一块磁石。
虽然有可能是发现了磁铁矿,但究竟是捡到了磁石还是发现了磁铁矿,这对于静子来说是没有丝毫的关系。
关于磁铁矿,在奈良时代的《续日本纪》第六卷——近江国篇中有发现磁铁矿,并于和铜六年(713年)五月十一日将磁石献给天皇的记录。后来的平安时代中,指南针传入了日本。之后日本不断从海外进口磁铁矿以生产指南针。
得到了贵重的磁石对于静子来说自然是利大于弊。
不过毕竟只有一个,如果弄坏了就没有别的了。寻找新的磁石也是不可能的,拿着磁石在地上东挖西垦首先就很奇怪。
因为静子的磁石是近圆形的,所以很难判断南北的方向。没有办法,静子用细绳拴住磁石将它吊了起来,然后用竹板夹住这才得以区分南北。
但是这样的举止却很可疑,在旁人眼中静子完全就是一个拿着石头做着怪异之事的小女孩。
“这样能找到吗?总之先试试吧。”
叹了口气,静子开始用磁石寻找水脉。
#
不出意外,静子没能找到适合掘井的地方。
即使挖了,不是弄得一身泥土,就是难以立足。总之完全找不到适合挖井的地方。
如果到远一点的地方可能能找到,但那样的话打水就太花费时间了。那样的话还不如下山打水更快些,如此如此,静子只能在徒步五分钟以内的范围内寻找合适的地方。
“村长,找不到呢·····”
“不要给我增加压力····”
“压力····?”
“···没什么。现在只能找了。最坏的情况,可能要从山脚组装机械上来···”
说完静子看往金造,金造则以惊人的气势预见到了不久后的未来。
不用说也明白,他正拼命主张着希望静子放过自己,不要用那种迷之机械来让自己大伤脑筋的请求。
在静子烦恼该怎么办的时候,旁边的凯撒突然急吠了一声。静子以为是什么小动物的时候,它却突然朝着远处冲了出去。
面对突然发生的事,静子一行虽然没能立刻理解发生了什么,但他们还是先追了上去。
“停下来,凯撒!你要去哪?”
即使静子发出命令凯撒也没有停下来。虽然是幼崽但毕竟是野生动物,一眨眼就会离静子而去。
但凯撒似乎并没有打算跑那么远,静子很快就追了上去。
“坏,突然跑出来是怎么了?”
对静子的话起了反应,凯撒轻轻地用爪子刨着地面然后发出了低鸣。
虽然一开始对他的行动感到不解,但静子很快就理解到了凯撒是要自己挖这个地方。
“村长,发生什么了!”
静子咚咚地敲打着凯撒前足挖掘的地面的时候,金造和田吾作等人总算是赶了上来。代一和二作虽然喘着粗气,但并没有无精打采。
“好,就挖这里!”
刚一说完,静子就夺过金造背着的手动挖掘机当场挖起土来。
=====================
手动挖掘器大致如图示,根据土壤类型的不同,前端也有所不同,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8轻币 +140 收起 理由
初之影 + 15 工作辛苦
路哥666 + 12 工作辛苦
kuen1994 + 50 工作辛苦
凉子大神 + 12 工作辛苦
into + 10 工作辛苦
2003tim + 15 工作辛苦
bigcat + 13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2-28 06: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吸 发表于 2019-1-28 21:43

请问楼主可以重新发这部分的文章吗,用手机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字特别大,也因此右边的字完全看不见,只能复制粘贴的记事本里才看得见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keechan 发表于 2019-2-28 06:29
请问楼主可以重新发这部分的文章吗,用手机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字特别大,也因此右边的字完全看不 ...

已重新编辑,正常了吗?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9 收起 理由
初之影 + 15 工作辛苦
路哥666 + 12 工作辛苦
凉子大神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2 12: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吸 发表于 2019-3-2 10:56
已重新编辑,正常了吗?

第26楼还是异常。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五百六十六年 十月上旬 (19)
静子使用的手动挖井器是名为土壤采取器的简易地质调查道具。实际上就是一种被称为螺旋钻(auger)的钻头形的穿孔机械,由人力将它旋转插入地下,以此在地下钻孔观察或者抽取样品。
适用于地下数米土质柔软的土层,以及中等以下土质偏硬的粘性土或者砂土的采取及观察。
因为是依靠人力工作,深度超过三米以后效率就会显著降低,在现代是个人进行井泉观察时使用的道具。
“这下面一定就是地下水脉。”
狼的耳朵和鼻子是人类的耳鼻所不能比的。据某研究得出的结论,狼有着非常优秀的听觉,在森林中能够听见半径6英里(9.5千米),而开阔的场所中更是能听见半径十英里(16千米)范围内的声音。
周波数的角话,狼能够听见25KHz以上的声音,有研究者主张即使是80HKz以上的声音狼也有可能听得见。
不过相比听觉,还是狼的嗅觉更为优秀。不仅能够分辨各种各样的气味,诸如通过体味判断同伴的行动情报,通过气味发现远处的猎物等等均不在话下。
(说不定是注意到了水的味道才让我挖这里的。)静子考虑着凯撒有可能是嗅到了水的味道。不过毕竟是推测,是骡子是马还是得遛遛,单纯的弄错了也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现在也没有寻找下一个场所的时间和余裕,静子决定在凯撒发现的地方赌一把。
“呀呼儿嗨·····哦?”
大约挖到三米左右深度的时候,螺旋钻的触感发生了变化。比起坚硬的土层,传来的触感更像是在挖河底的砂。按耐不住类型的激动,静子迅速地将螺旋钻抽了出来,果不其然,钻头上面的砂块沾染有水迹。
“看来可以期待呢····”
目测来看,井穴的位置距离村落虽然有些距离,但并不是特别的远。
虽说是井但也不是要将地表完全打开,周围也没有断崖之类的危险场所。
井泉周围的空地也正好容纳得下一个小屋,在这里搭建一个井屋就可以避免井水被雨水污染了。
(雨水浸透地下,汇集成河然后顺着山体向下流动吗···)
静子本来已经做好了要挖四五米的觉悟,但三米的位置土壤就开始了水的痕迹,也就是说地下水脉很有可能是沿着山的斜面流动的。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河川的水渗透到地下,还是雨水渗透后在地下变成了河,总之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了。
“呀呼儿嗨·····差不多可以挖到水了才对···”
“可能还差一点儿吧···啊,村长,挖到了!”
接着往下又挖了一米左右,螺旋钻终于挖到了目的地的地下水脉。
接着就需要判断这里的地下水是否能够饮用,如果已经被污染了的话,即使是好不容易才挖出来的水也是不能饮用的。
金造将钻头里的水倒入木桶中,看起是没有受到污染的干净的水,但是如果是重金属污染的话,仅从外观是判断不了的。
“凯撒,这个能喝吗?”
因为没有办法通过机器或者药物进行鉴定,静子决定在凯撒的嗅觉上赌一把。如果凯撒表现出反抗,那么这个水受到某种污染的可能性就很高。
凯撒用鼻子细细地闻桶中的水,静子在一旁紧张的看着。
判断结束后的凯撒用和平常一样的表情开始喝桶中的水。
#
看着凯撒的举动,判断这里的水可以饮用后,静子开始动真格的推进井泉的挖掘作业。
“首先把这里挖开,几个人就足够了,剩下的人去搬运道具。”
静子接下来要建造的并非常见的圆井,而是利用钻孔法制作的【掘抜井戸】。圆井需要放人下去挖掘,同时还存在毒气以及崩塌的风险。这种方法挖出的土砂量很大,所以除了挖井的人以外,还需要处理土砂的人。不仅需要大量的人手,在立足困难的山地上使用这种办法也是很危险的。
反之,【掘抜井戸】是通过专用道具向下贯穿岩层以后,再插入竹管打水。地形影响小,而且一个人也可以进行,排除的土砂也不多。
但是依据场合的不同,有时候能够取到的水量也会很少,有利有弊实在称不上是完美的办法。
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田吾作等人将道具搬运了过来。这里里村落不远,来回跑也并没有那么辛苦。
搬运结束后只留下了金造和田吾作,二作和代一等人则先返回村落去了。
哪怕是旁人也看得出二作是在勉强自己工作,但考虑到责任者的矜持,如果直接让他去休息,他一定会固执的不肯去。所以静子才对他说“和代一起回村子确认一下过滤器的状态。”
而表面上装出不满的样子,背地里却偷偷松了口气的金造和田吾作二人的举动,静子并没有漏看掉。
目送两人离开以后,静子开始进行井泉设置的准备工作。
不过,实际上挖井的只有金造一个人,田吾作按照静子的指示将道具交给金造,而静子则负责对两个人的工作给出指示。
狭小的场所里面如果有很多人的话反而会让效率降低,而工作的顺序比起只有静子知道,还是把方法教授给村民们比较好。
“村长,按您说的做好了。”
金造调整着取水用的竹管,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设置完成,之后只需要将事先准备好的零部件安装上去就可以了,而这些工作以前金造就已经做个很多次,所以静子没有给出任何指示,工作也顺利完成了。
大概又过去了二十分钟,掘抜井戸总算是完成了。
#
静子将启动用的水装入手压式泵里面,而能否安全的打水就决定着这个井的价值。如果是存在某些问题的井的话,就只能限定这个井的使用者了。
“哦哦。”
不过静子的担心是多余的,上下摇动把手以后进水以猛烈的气势喷涌而出,金造发出欢喜的声音,一遍用桶接水。接了差不多以后,静子停止操作握柄,和金造、田吾作一起看着桶里面。
“好干净呀”
“完全看不见污渍。”
“虽然要花些时间,但这么清澈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看着清澈透明的井水,三人说出各自的感想。
剩下的就是铺好通往井泉的路,不过这些就不需要静子带头了。
一来是没有连这种细微的东西都给出指示的必要,二来做过头的话可能会给人一种以恩人自居的傲慢态度。
“接着,带上道具回二作他们的村子吧。”
“是呢。天也快黑了,赶紧回去吧。”
“是呢····咦,凯撒他们呢?”
看着周围,静子注意到凯撒、凯尼希、威特曼他们不见了。一边想着它们是到哪里去了,静子一边看着森林深处寻找,接在看见它们三正围着垂下的树枝玩耍。
“喂、回去喽”
静子喊了一声后,凯撒它们也发出声音回应,然后朝静子走去。
等靠近以后,全员撒娇似的蹭着静子的腿。
“好、好,乖孩子。”
摸了摸凯撒他们的头以后,静子一行朝二作的村子走去。
十分钟以后,抵达了二作村落的静子将道具交给田吾作,让他先回去自己的村子。
“估摸着其他人差不多也担心起来了,总之先回去通知一声。”
“了解。就简单说明一下暂时不用担心了对吧。”
“嗯——,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看出效果,总之就先说明挖了井然后解决了水源问题这样。”
“说的也是,那么稍后见,我和代一就先回去了。”
想到代一和二作一样太勉强自己了,田吾作就不由得露出了苦笑。而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的静子,也苦笑着糊弄过去了。
#
确认过滤装置的效果,并将制作方法教给其他人以后,静子和金造一起下山回村去了。
离开前村民不断向静子道谢,让静子心里痒痒的,这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只是做了提出点建议程度的工作而已。
解决二作村落的问题后过了几天,森可成来到了静子的村落,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是独自前来,另外还带来了某个人物。
“····侍女···是吗?”
“正是,也可以让她当往来的联络员 。”
姿势端正的静子将视线移到等候在森可成身后的侍女身上。大概九岁左右,外表看起来是一个文静的少女。
“我叫做彩,请您随意吩咐。”
注意到静子的视线,少女将头轻轻叩在地上平伏说到。
注意到自己好像摆出了一副不可一世的态度,静子用和她同样的姿势低下了头。
“我、我才是,还请多多关照。”
虽然静子是打算好好的向对方回应,当不仅是森可成,连彩也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想着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的静子东张西望的寻找着掩护的语言。
但是静子越慌张,两个人的表情就越尴尬。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对侍女低头的人。”
“我也是。”
听见两人的发言静子这才想起来所谓的侍女(小间使)的工作。
侍女也就是在有身份的人的旁边负责各种杂役的女性,一般来说是没有男性的。
如果是负责仅限男性的工作的职务,那么就称作侍童(小姓)。小姓是由【扈从】一词演化而来,原则上是由武家的年轻人担任,主要的工作是侍奉在主君身旁处理各种杂物,就相当于现代的秘书。
因为工作的性质,小姓需要伴随主君出入各种会谈,因此他们需要掌握丰富的知识以及不会给主君丢脸的一流礼仪举止。
另一方面,如果是在战场上他们就将是守卫主君的最后一面盾牌,所以他们还需要有着优秀的武艺。小姓也就相当于是只有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才能担任的明星一般的职业。
最重要的是,如果小姓得到了主公的赏识就相当于得到了出人头地的保证,这一类人之后大都作为侧近活跃在历史中。
“嘛、算了,这也算是静子殿的一种魅力。”
“哇——您过奖了。”
“今后如果有什么需要传达的就让彩通报就好。信长大人公务在身,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时间。”
“是、是。我明白了。”
听了静子的回答以后,森可成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彩。
“今后你要诚心诚意的服侍静子殿下。”
“是!就算用这条命做交换,也一定会作为静子大人的侍女派上用场。”
(好、好帅气)
像守护主君的武将那样断言以后,彩在静子的心中也留下了相当不错的印象。
“唔呣,那么就交给你了。”森可成笑着说到。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95 收起 理由
初之影 + 10 工作辛苦
kuen1994 + 20 工作辛苦
凉子大神 + 12 工作辛苦
into + 10 工作辛苦
2003tim + 15 工作辛苦
雾谷 + 15 我很赞同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7 12: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