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呼吸
收起左侧

[WEB] [web]【不定期自翻】战国小町苦劳谭【10月27日 第53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0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互相討論,長點知識其實蠻好的
個人覺得,以那個時期,應該很難去作出複合弓
一來材料收集不易,二來耗時太長
文中有寫靜子那時一口氣作了20把
再加上製作工具的試誤,時間因素
應該很難用複合材料去作出那麼多成品

另外,靜子作了三種弩弓
一种就算单纯的弩弓,第二种有着三种中最大最硬的弦,最后一种则是安装有滑轮的组合弩弓。
文中也提到過
弩还有弩弓这些武器也曾经由西洋传入,但都是些威力不如火绳枪,速射性不如弓的半吊子武器,因此这些武器到后来都没有普及开来。
所以,靜子作的應該只是一般型,強化型,改造型,強度遠不如現在的弩弓
信長的評語“这个在战场上派不上用场。”
靜子也只是拿來打獵
发表于 2019-3-10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waiwai5 发表于 2019-3-10 22:50
互相討論,長點知識其實蠻好的
個人覺得,以那個時期,應該很難去作出複合弓
一來材料收集不易,二來耗時太長

唔...你说的对...
八成就是用木头衬层竹片做的木弩吧...
配合狼小弟打猎应该是够用了...
发表于 2019-3-10 2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雖然女主每年也種新東西,但這故事只是一直在種田嗎?有沒有什麼戀愛情節的?
发表于 2019-3-10 23: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vbfool 发表于 2019-3-10 22:24
顺便另一个问题,隔壁大明就是当时最大的糖产地之一,广东那边满地的甘蔗,织田信长这么一个喜欢和欧洲人做 ...

大明有海禁。
甘蔗保质期很短。
发表于 2019-3-10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vbfool 发表于 2019-3-10 22:24
顺便另一个问题,隔壁大明就是当时最大的糖产地之一,广东那边满地的甘蔗,织田信长这么一个喜欢和欧洲人做 ...

一開始12樓那邊在選地的時候就有說選了靠河的兩塊地,水應該是夠的
那時也開始作堆肥了,肥料應該還夠

倒是靜子一開始介紹自己的時候是連名帶姓...
在那時,一般人好像只有名,一定地位以上(貴族?)才有姓
該不會是因為身上與一般人不同的穿著,加上有姓
被誤認為是某落難貴族大小姐?
发表于 2019-3-11 00: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主视觉总觉得代入感不够呢
发表于 2019-3-11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waiwai5 发表于 2019-3-10 23:55
一開始12樓那邊在選地的時候就有說選了靠河的兩塊地,水應該是夠的
那時也開始作堆肥了,肥料應該還夠

就是因为这个姓太有来头了,绫小路这个姓那时候是跟着天皇混的,不大可能出现来历不明的人吧,真亏是没被砍了啊。
发表于 2019-3-12 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damah 于 2019-3-14 10:07 编辑
vbfool 发表于 2019-3-11 14:46
就是因为这个姓太有来头了,绫小路这个姓那时候是跟着天皇混的,不大可能出现来历不明的人吧,真亏是没被 ...

发一下考据结果。

[绫小路家]
日本最古老的四大贵族氏家(源氏、平氏、藤原氏、橘氏)之中的源氏后裔(具体来说,是源氏支流中的宇多源氏),
家族的第一代为生于镰仓时代的绫小路信有[1258年—1324年]。
家格属于“羽林家”,即侍奉天皇的担任武职的公家(公卿贵族),相当于保护天皇的近卫部队。
除履行羽林家的责任外,还会担任神乐师的职务。
总体来说,属于公家六等中的第四等,地位并不算特别高。(不过是公卿贵族就已经很厉害了...)

绫小路家于明治时代被封为“华族”(即明治维新至二战结束之间存在于日本的贵族阶层),爵位为“子爵”。
虽然战后“华族”制度被废除,但是时至今日,以“绫小路”为姓的,依然大多为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像是大企业家之类的...)
“绫小路”姓,在日本网友的票选(年份未知)中也曾经成功登上:
“最让人憧憬的艺人姓氏”——第一名
“听起来就很土豪的日本姓氏”——第六名
... ...
值得一提的是,入选理由一般都是“姓这个的好像都很有钱吧”或“一听就感觉是不得了的大家族”这类。


(所以你们还真以为女主只是个普通乡下女孩子???)(`・ω・´)

===============================
不过,文中信长在和京都的“绫小路本家”确认没有女主这号人之后没啥反应其实也是合理的。
因为这些几百年历史的大家族,后代支流应该会非常多,本家几乎没有办法一一确认。
我不清楚绫小路家的情况,不过可以用藤原家的一些例子对比,
很多情况下,他家的某人得罪了天皇会被判处流放,
如果这些被流放到边远地区的人有幸活下来,且成功开枝散叶了,那么后代依然保留这个姓。
然而在古代很可能因为信息不畅(如战乱原因),本家没有追踪到这支。
这样下来,流放者的后代就成为了“隐秘的分家”。
上面说的只是情况之一,还有别的可能性。
并不是说贵族的大家族中,族人都能当大官。所以信长没有对此大惊小怪也算正常。


另外,其实我也觉得信长可能听说过甘蔗... 因为那时候虽然大明有海禁,可是搞走私的和倭寇真的不少... 砂糖就是其中重要的走私品...
而信长这么重视海上贸易的人,可能接见个大明来的走私商或者倭寇一问就知道砂糖是怎么来的了...
进一步希望让人把砂糖原料的甘蔗带过来,在领地上推广种植也不是没有可能...
据我查到的资料,去皮的甘蔗可能放不到两三天,但是不去皮且保存条件适当的话能放两三个礼拜呢...
不过这事也不能确定,信长没准对这个不感兴趣,真就没问过呢...






发表于 2019-3-12 21: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樓上,沒去皮的甘蔗其實如果沒有在兩週(其實實務沒人敢放那麼久),因為含糖量太高,很容易發酵(就是腐敗啦!),讓附近的收成一起爆炸。。所以哪怕產地,也很少把成熟並且砍下來的甘蔗放那麼久,正常情況是分批收成,收下來就直接出貨(當水果賣),或者直接送農會加工
发表于 2019-3-12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damah 于 2019-3-16 10:38 编辑
ckm2 发表于 2019-3-12 21:26
回樓上,沒去皮的甘蔗其實如果沒有在兩週(其實實務沒人敢放那麼久),因為含糖量太高,很容易發酵(就是腐 ...

那个...我上边关于甘蔗那部分主要是想说一下信长有没有可能听说过或见过甘蔗...
重点完全不是一般情况下甘蔗能存放多久呀...

===============================
不过既然你提到这个,我就来解释一下吧...
首先我家乡不是甘蔗产地,所以对实际情况不了解...我上边的说法来自于以下两篇文献:

1. 刘慧霞, & 杨华. (2000). 甘蔗存放条件对糖汁品质的影响. 华南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1), 82-85.
“不少糖厂砍收后的甘蔗不能及时压榨,一般是砍收2—5d后压榨,也有的是砍收8—20d后才压榨。”

2. 李坚斌, 刘慧霞, & 陆登俊. (2003). 甘蔗氨基酸含量变化及其对蔗汁品质的影响. 甘蔗糖业(4), 36-39.
“目前我国糖厂的原料蔗砍收后大多不能及时压榨处理。一般砍收后在田间放置2—5天,一些蔗料从砍收到压榨长达8—15天。”
(同时这篇文章也使用了存放20天但未腐败的甘蔗进行榨汁实验。)

从文献得出的结论是,放太久的甘蔗含糖量会大幅减少,所以要尽快处理。但是如果不考虑糖的消耗的话,理论上可以在适当条件下放置20天不发生腐败或霉变。
此外,查阅其他关于窖藏甘蔗的文献可知,如果是经过暴晒并采用防潮措施的话,窖藏甘蔗夏季可以保存一个月,冬季甚至可以保存三个月以上。

从大明到日本的水路,我查到的记载来看,顺利的话大概需要10天(明州,也就是宁波,到日本博多)。
这样看来如果信长真的想见甘蔗实物,完全可以用适当的手段让甘蔗的样品送到信长眼前。

===============================
感谢楼下大佬提醒,查资料发现当时日本九州的筑后国有甘蔗种植,且当地特产就是砂糖。
这么看信长要是想取得甘蔗样品,或者在领地上少量种植,完全不需要从大明运来,从国内就能搞到。

以及作者在22话(93楼)中的如下说法:
    “战国时代的日本无法生产砂糖,完全是依靠海外的进口。”
是错误的。






发表于 2019-3-13 00: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甘蔗能留多久的问题,乡下老家产糖的可以很明确的说,在广西这种气候下面,砍的甘蔗(不是平时吃的黑皮的果蔗,是绿皮硬的糖蔗)都是直接屯在地头,一般等三五天后卡车车队来了才送糖厂,进了糖厂也要留个三四天,所以十天左右留着完全不是问题
发表于 2019-3-13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從明朝進口當然是要以砂糖的形式才划算,誰進口甘蔗的啊。
信長時代來自大明的砂糖剛好開始流行,至於日本的甘蔗種植只在九州南部有。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五百六十六年 十二月上旬(23)
听到声音的静子向身后看去,站在那儿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
看上去适当的打扮过,可是比起自己主动打扮的更像是被人强制将他打扮成那样的。
“怎么了?
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毕竟这里是在城内,静子推测他应该是某位武将的儿子。
而从他没有配到这一点来看,毫无疑问内是在十二岁一下。
江户时代认为刀是武士的灵魂,而更早之前也有将刀视为成人的象征。
即便是普通百姓,在元服(戴冠、成人礼)以后也会配上短刀,改换乳名,将发型改成大人的发型等等。
也就是说,没有配刀的男孩子是还没有经过元服仪式的小孩子。
虽然戴冠的时间会视具体情况有所变动,但基本是在十二到十六岁之间,最迟也是在二十岁。
所以静子推测他的年纪尚不到十二岁。
“没,没什么。”
“是嘛。那么你刚才在地上写的是什么?从刚才就一直在看着了,感觉是很奇怪的形式的东西呢”
“啊···只是简单的算式而已···南蛮风格的算式。”
“什么!南蛮是用这样的方式进行计算的呀。唔呣···真是越看越奇妙的形式。”
被静子的发言吓了一跳的少年蹲在她写下的算式面前仔细观察。
一边想着他真是个强势的孩子的同时,立场上也比较弱势的静子稍微后腿了些。
少年看着地上的算式时而为之钦佩、时而为之震惊,然后理解了似的点了点头。
不过估计他并没有理解这个算式,这是对罕见的东西充满了好奇而已。
看着他的样子,静子的脸上浮出了小小的笑容,静子的心里也不由得感到了小小的喜悦。
“原来南蛮是用这样的形式来算数的呀。喂···女人,还有其他的吗?”
“啊?是···姑且是有····”
“什么都可以。对了,最好是和打仗有关的东西。这样就可以跟父亲炫耀了。”
听了他的话,静子稍稍有些烦恼。
毕竟就算让自己说和打仗有关的事,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说出来的。不过倒是有一个符合少年的要求。
“····虽然不是南蛮的东西,是中国···是明朝自古以来就流传学习的兵法书。”
“兵法书?”
静子点了点头,,然后说出了那 超越文化以及时代的具有绝大普遍性的战略级的兵法书的名字。
“那本书叫做《孙子兵法》”
孙子的兵法书,是中国春秋时代的思想家孙武所著的兵法书。著成后经历了数千年,时至今日它在战略方面依旧称得上是最强的兵法书。
西洋当然也有类似的书籍。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还有安托万·亨利·约米尼的《战争概论》
即使时代更迭,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也依然和李德哈特的《战略论》并称二十世纪的战争学·战略学名著。
“明朝有七册优秀的兵法书,合称武经七书。而孙子兵法是其中最为出名的兵书。”
“原来如此”
“《孙子》《吴子》《尉缭子》《六韬》《三略》《司马法》《李卫公问对》”
“那些怎么都好,赶紧告诉跟我说所《孙子》。”
“(切····没糊弄过去)那么就告诉你几句孙子说的有名的话。”
虽然静子这样说,但其实她本人也不甚了解。
原本静子也只是随便翻阅了一下姐姐强烈要求自己帮忙购买的书而已。
虽然也有购买电子书装在了手机里,但看都还没有看。
“(人生,真的是不知道什么东西会派上用场呢····)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兵站乃是生命线;不战而屈人之兵乃为上”
“唔呣唔呣···相当深奥,不,是相当有用的名句!”
少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看他都没有理解那些话的含义,不过静子自己其实也不是很理解,所以她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件事就这样结束。
但是她的愿望被轻易的击碎了。
“那么,都是些什么意思?”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意思是清楚自己和对手的实际情况以后,即使彼此交战一百次自己也不会陷入危险的状态。”静子从脑海的底部回想着《孙子兵法》中的解说,虽然自己受到历史人物的影响去了解了兵法书,但静子并没有特别深入学习的打算。
所以在少年将下一个问题说出口之前,静子接着说明。
“不战而屈人之兵,意思是说百战百胜并不是最好的,能够不打仗就让对方丧失战意的策略才是最好的策略。”
“不懂。”
“也就是说不动自己一兵一卒就能将敌人的城池拿下这样才是最好的。”
自己有四万士兵,敌人有三万。
比起消耗彼此的兵力夺下城池,还是保留自己的四万士兵就拿下敌城对未来比较好。
静子一边说一边在地上写着汉语数字。
“比方说,没有打仗就吞下了敌军,这样一来自己的士兵就变成了七万。如果是打仗的话,最后各剩一半也就是三万五千。虽然也需要考虑军功之类的方面,但能够避免不必要的战争从而增加自己的兵力不是更好吗?“
“呜···确实是这样。”
“当然了,也会有不得不打仗的时候。所以才要把兵力温存下来,然后将全部的军力投入到最重要的地方,这样自己受到的损害就会降低。然后这也和最后的【兵站乃是生命线】相关联。”
静子粗略的在地上书写一边进行说明。
“自己国内有兵粮五万人份,敌国有四万份。如果要从国内运输粮食的话将会产生巨大的费用。那么直接从当地筹集兵粮岂不轻松许多?也就是说身为将领,要努力从敌地调取自己的军粮。”
“呜···原来如此···南蛮和明朝对战争考虑得非常深入呀。”
其实并不是很明白的少年如此感叹着点着头。
虽然静子和少年并不熟识,但幸运的是他尚且年轻对静子说的内容也并没有特别的抵触。也说不定是为了将来成为武将的时候考虑,少年才多多少少将静子的话听了进去。
“实在是有趣的话题。但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不能再听你多说一些实在是太可惜了。”
“是这样呀。那么,剩下的就留到以后有机会见面的时候再说吧。”
虽然静子其实是在心里面祈祷没有下次了,但这样的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更不提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是那位武将的儿子,轻易的惹对方生气实乃下策。将场面话和心里话分开,适当的说些无可非议的话这样才轻松嘛。
“哦!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做静子。那个,可以的话,请问如何称呼···?”
“静子,我记住了。那么我期待着下次见面。再见了!”
静子本想打听少年的姓名,可在那之前少年就已经不知道走到那儿去了。和来的时候一样,一下子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了。
“····回去吧。”
无聊的撑了个懒腰后,静子放下手低声说着。
另一方面,少年则是高兴的哼着鼻歌。
这时候,某个声音朝着连蹦带跳的他说到。
“怎么了奇妙丸,心情相当不错呀。”
#
十二月中旬,严寒刺骨,静子的家也终于安装上了某个设备。
“哒哒,是地炉!”
“静子大人,心情很不错呢。”
静子家新添的设施是地炉。是长期设置在屋内的一种炉子,主要是用来暖饭和做饭。古代多称为比多岐或者地火炉,是传统日式房屋必备的设施。
地炉能够暖房、照明、烧菜还可以干燥衣物和木材,对于木制的房屋来说可以提高房屋的耐久,也是家人间聚在一起增进感情的好去处,可以说地炉有着非常丰富的机能。
虽然有着如此便利的机能,但彩依旧是跟不上静子的情绪显得有些迟钝。
“哼哼,反应有些迟钝哟,但是这个冬天终于不是那么寒冷了。”
房子本身倒是很快完工,但因为材料不足,地炉的完成也就多花费了些时间。为了这件事,信长不知道朝工程人员怒吼了多少次。
“静子大人,那是什么?”
比起地炉彩更在意另外的某样的东西,她用手指着那个地方向静子问道。
彩指向的地方是一个木头制成的方长的无腿靠椅,大小足够静子躺在上面了,如果是彩的话上面会空出将近一半的空间。
彩不知道那是什么,甚至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那是无腿靠椅,可以靠在上面相当舒服哟。”
“无腿靠椅···?”
“嗯···类似折凳/床几一样的东西吧。不过这个是可以把背靠在上面的椅子,所以还是有些不同。”
静子提到的是在神社或者结婚仪式场上使用的便携折叠椅,两边的腿部呈X状交叉,上端展开后皮革或者布匹的坐席,移动的时候可以折叠,易于携带。
椅子在日本的普及要进入明治以后,到近代以后才广泛得到使用。
而即使在现代无腿靠椅也是很少见的形状。虽然可以附加靠背或者搭腿的板块,但通常都只会增加搭腿的板块。那是因为如果增加了靠背,在被人从身后袭击的时候,自己要比没有靠背的情况多一个动作进行闪避。
虽然只是些许的时间差,但依旧可能攸关性命,所以一般是不附加靠背的。
“像这样躺在上面,啊,何等简易的床铺,啊,舒服,实在舒服!”
把无腿靠椅当作简易床铺的静子将贵重的布制成的枕头样的垫子垫在了头底下。
因为里面使用的是鸡毛,柔软度自然是比不上棉花,但在战国时期这依旧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
“是嘛···不对,请不要谁在那种地方。睡觉的时候好好睡····啊!!口水淌出来了!”
地炉烘烤出来的温暖空间,无腿靠椅的床再加上软绵绵的枕头可谓无比快意,静子一下子就睡着了。
之后,在彩做出究极的粗野行为,把她从无腿靠椅上踹下去之前静子一直遨游在梦中。
#
地炉建成以后,静子的活动便以这间房间为中心展开。没有特别的要紧事的话,静子基本一整天都呆在地炉旁消磨时间。
彩自然也得以地炉的房间为中心活动,结果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
虽然并不是两个人一起宅在家里,可总感觉有这样的感觉。
村民的时间也发生了变化,平常一直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唯独冬天要比往常短了一个小时。
负责家务的女性虽然要比平常早一个小时外出活动,不过洗衣服用的是温泉的热水,食物也变得多是温暖易做的汤类。
男人们也差不多,尽可能的不去触碰冰冷的水,农作业以后也都会入浴温暖身体。
虽然村民们已经有了像样的预防对策,但静子总在思考着能不能在加些什么。人体处于寒冷环境的时候,为了不让体温过低会发生毛细血管收缩和寒颤等体温调节反应。
随之而来则是肌肉变得难以活动,工作也变得不顺利起来。寒冷所带来的压力是生理和心理两方面的。
不断思考如何减轻他们的负担的静子最后想到的是【泡澡后的伸展运动】和【广播体操】
泡澡以后的伸展运动可以活动肌肉使身体变柔软,也可以起到刺激副交感神经让人放松的效果。尤其是使身体柔软后还可以预防僵硬的身体易发的腰痛、血液循环不良导致的体寒等症状。
首先广播体操有益于血液循环和神经活性化,可以让昏睡的头脑清醒过来。
其次,三分十秒中的十三个动作既然可以刺激四百种以上的肌肉。兼具了有氧运动、肌肉锻炼、伸展运动,平衡运动等要素,可以说广播体操实际上考虑到了许多角度。
静子将这两个项目传授给村民们,虽然已经是惯例了,村民们几乎每次都是半信半疑的。大约一两周的时间渐渐出现了效果,其他村民们听说了以后开始模仿,最后村民全员开始了早起做广播体操,晚上入浴后做伸展运动的活动。
“···诶,呼。能弯得相当深了呢,哎呀,这股子缓缓的温暖的感觉真心舒服。”【指弯腰】
“我可是能弯得跟下去,多亏了这个晚上睡得更好了。”
“喂!打扰一下,谁来帮我压一下背”
快乐的声音在四处响起的静子的村庄,被难以想象这里是战国乱世的恬静时光所包围。
村民们无不如此想着,不,应该说是祈祷着。
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评分

参与人数 4轻币 +85 收起 理由
kuen1994 + 50 工作辛苦
into + 10 工作辛苦
凉子大神 + 12 工作辛苦
bigcat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14 09: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信長兒子立旗了,看來女主是坐實織田派了
发表于 2019-3-14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ippo0219 于 2019-3-14 10:54 编辑

甘蔗其實好近,大約數百年前九州南面有個奄美大島,上面個薩摩個度個大名,就已經有黑糖,佢只準島民種植甘蔗,令佢可以用黑糖賺錢,但咁樣會成日出事發生餓荒,古代又叫個度糖地獄,到150年前左右當地d島民先可以用甘蔗做黑糖賺錢,當今當地都有好多甘蔗田
发表于 2019-3-14 11: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該不會要上戰場...
发表于 2019-3-14 12: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被信长儿子花嫁?
发表于 2019-3-14 16: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wangyinglun 发表于 2019-3-14 12:21
然后被信长儿子花嫁?

之前就有人說了這兩人不會有戀愛關係了哦
发表于 2019-3-14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為土地是有限的,所以歷史上存在著「米糖互剋」的現象。
也就是說種米的多了,蔗糖產量就會減少,反過來甘蔗種多了,就會糧荒(因為糖不能當飯吃)。
在日據時代的台灣,為了供應本土,日本引進適合日本口味的蓬萊米(粳米)取代台灣原本種植的在來米(秈米),但後來因為產量過剩,壓迫日本本土米價,於是讓台灣大量改種甘蔗,提取蔗糖和乙醇(軍用)。
而在日本撤退之後,因為肥料供應中斷,需要大量肥料的蓬萊米產量銳減,使得台灣有段時間處於米荒糖滿倉的奇怪狀態,之後陳儀將糖賣到中國換錢,向加拿大進口肥料,才讓台灣的米產在1950年恢復到戰前最高水準。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SSE046 发表于 2019-3-14 17:16
因為土地是有限的,所以歷史上存在著「米糖互剋」的現象。
也就是說種米的多了,蔗糖產量就會減少,反過來 ...

借一步说话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17 收起 理由
kuen1994 + 5 工作辛苦
凉子大神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4 23: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