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二水Kana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タンバ]最强出涸皇子的暗跃帝位争夺~虽然对帝位没兴趣,但我不想死所以让我弟当皇帝吧~(8/16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7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來不錯~
感謝翻譯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5 收起 理由
20193287 + 15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7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是一本不错的书,不过大佬怎么没有占楼啊
发表于 2019-4-18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驚見二水大佬
发表于 2019-4-18 00: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皇帝哪比得上当一个逍遥王爷啊……再怎么放荡都不会有人说你……
发表于 2019-4-18 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能混成ss冒险者你这个皇帝候选人平时政务有多认真可想而知233
发表于 2019-4-18 09: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從簡介看來是喜歡的劇情,可是真瘦,養肥再來看好了xd
发表于 2019-4-18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說什麼傻話。要是做了皇帝不就沒法玩樂著生活了嗎。我可是有著迎娶美人妻子玩樂享受生活的人生藍圖的。為此無論如何都要讓你做皇帝啊!」

看太快,第一眼看成玩人妻子
发表于 2019-4-18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意思的,期待接下来的情节。
发表于 2019-4-18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轻小说其实也可以往宫斗剧方向发展了
发表于 2019-4-18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看过的大佬能透下有雷么?
发表于 2019-4-18 14: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应该还是冒险向的剧情吧
发表于 2019-4-18 15: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来我之前看过一部小说是讲四个皇子为了懒散的生活互相推脱帝位,谁都不想当皇帝,甚至有一个为了降低民众支持率不惜在闹市里裸奔
发表于 2019-4-18 16: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emmmm,有点兴趣了,先去嫖web了
发表于 2019-4-18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個劇情感覺不錯,期待後續的發展

发表于 2019-4-18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成殇 发表于 2019-4-18 00:14
当皇帝哪比得上当一个逍遥王爷啊……再怎么放荡都不会有人说你……

>>当皇帝哪比得上当一个逍遥王爷啊……再怎么放荡都不会有人说你……
看朝代,不對的年代的話,皇爺是很容易死得很慘的....
发表于 2019-4-18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是二水大佬!!!

這本書看簡介一直覺得蠻有意思的~~~~~希望能一直都在背後做事-.-+
发表于 2019-4-18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漫长的旅程 发表于 2019-4-18 15:44
说起来我之前看过一部小说是讲四个皇子为了懒散的生活互相推脱帝位,谁都不想当皇帝,甚至有一个为了降低民 ...

是日本WED满清设定。
发表于 2019-4-18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刻情看起来不错,但总有一种进展太快的感觉,单是序章所包含的信息量其他小说得花两到三章来写。
 楼主| 发表于 2019-4-18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二水Kanae 于 2019-4-23 12:40 编辑

第一章的五话都会在这楼更新,前两章还相对比较短……

============================================


第一章 克莱涅尔特公爵家

第一话 暗跃开始



「您表明自身SS级冒险者银的身份如何?」

「驳回」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就今后的事与赛巴斯进行商谈。

知道我是银的只有赛巴斯一人。确实表明那个身份有好处,但同时也有缺点。

「曾祖父沉迷古代魔法,其末路则是发狂了。自那以来在皇族之间古代魔法就是禁忌。而我使用的正是那个古代魔法。对以帝位为目标的雷欧来说,这样的人是他的双胞胎哥哥这点如果暴露了并不好」

「但是,银有着实绩和名声。他被称为帝国史上最好的冒险者。这应该能成为雷欧纳特皇子的助力吧?」

「还太早。那是一切策尽之后的最后手段。既然雷欧要以皇帝之位为目标,我暂且还是保持无能皇子的身份比较方便」

「但是……」

「那样我也比较容易活动」

「……既然您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言。但是您打算怎么做呢?不表明身份的话,几乎无法出手啊?」

听到赛巴斯的问题我以手托起下巴。

那就是最大的问题。雷欧的派阀还太弱小。想要尽快扩大势力的话,只有去拉拢有权者了。

「赛巴斯。有没有还未与帝位争夺扯上关系的公爵家族?」

「没有参与任何与帝位争夺相关之事的,仅有一家」

「哪家?」

「克莱涅尔特公爵家」

这还真是,来了个名门啊。

公爵家即是皇族的亲戚,或是有血缘关系的家族。这地位会被给予没有登上帝位,但被判断为优秀人才的皇帝的兄弟姐妹们。虽然也有因留下显著功绩而成为公爵的人,但那时也会被赐予皇族的伴侣,因此将其认为皇族的亲戚并无问题。

而对这样的公爵家来说,帝位争夺是重大事项。

如果卖人情给下一任皇帝,能得到的回报也很大。所以无论哪个公爵家都多少会去接近一下候补的后继者。而完全没有这么做,就意味着那边面临着在这之上的问题。

「在这个时期还什么都没做,也就是还有什么烦恼之源?」

「真是明察。那边领内似乎出现了恶性怪物,即便已经委托了冒险者但还是完全没能得到解决的样子」

冒险者公会在大陆全土都设有支部。

帝国各处也都设有支部,但各支部的实力都参差不齐。

帝国的支部除了帝都以外等级都不高。而帝都也只是我把平均往上拉了,所以才比其他支部要高上一些。

理由则是帝国领土中并不太会有怪物出现。没有怪物也就是没有需求。有力量的冒险者都会转移到怪物更多的地方去。

因此帝国这里有着一旦有怪物发生要解决就比较耗时间的倾向。毕竟叫其他地区的冒险者过来太花钱了。

「我去解决掉吧」

「虽然这是个不错的提案,但要怎么将银和雷欧纳特皇子联系起来?」

「直接说是被雷欧拜托的就行了。雷欧那边之后我会去说明,没有问题」

「能够请动停留于帝都不去他处的SS级冒险者去别处解决问题的话,其他人对雷欧纳特皇子的警戒就会加强。那样的话阿尔诺特皇子和银的关系就可能会暴露哦?」

「让他们去警戒好了。只要想到雷欧与银有关系,他们也就没法随意出手了。关于银的身份也没关系,只要我注意点就好」

「您有自信的话我就不阻拦了。但是公布身份与暴露身份之间的差距可是非常大的,请您不要忘记」

「我知道。那我就先去克莱涅尔特公爵那里一下了」

这么说着,我以习惯的手势换上银的服装,将之后的事拜托给赛巴斯之后开始转移。

这是已经荒废的古代魔法文明时代的魔法。被称为古代魔法的这些,比现代魔法更难使用,对人的资质要求也更高。但其效果非常大。

我的转移魔法有效范围几乎是帝国全领土。也就是说帝国对我来说就像个庭院一样。想去就去,想回就回。作为代价会耗费超大量的魔力,但这个就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我开始准备这样的大魔法时,赛巴斯以非常认真的表情对我提出忠告。

「说起来,克莱涅尔特公爵家的小姐是那位苍鸥姬,是位绝世美人。请您注意不要迷失于她的美貌而忘记您的目的」

「赛巴斯。我从以前就在想,你是不多说一句不舒服吗?」

「因为那是我的责任」

「哈啊……之后就拜托你了」

「是」

尽快完成了转移魔法的我,飞去了一般来说从帝都要花五天才能到的克莱涅尔特公爵领。





■■■



克莱涅尔特公爵在帝国西侧拥有广阔的领地。其领内中心地区即领主居所所在的“领都”,转移到这里的我马上去拜访了公爵宅邸。

但是。

「我是SS级冒险者银。我想见一见公爵」

「你是银?开什么玩笑。那种大人物要来拜访的话冒险者公会早几天就会联系了。别搞什么恶作剧了赶紧走开吧」

被金发的看门人糊弄了。

一瞬间想着要不把这家伙整个烤了吧,但做这种事的话就没有特意到这里来的意义了。

我抑制着火大,取出用作冒险者身份证的卡片。

这上面有着冒险者的名字和等级,以及其他一些信息。这是用公会的秘术做出的卡片,不可能伪造。

只要看到这个的话。

「不用给我看什么卡,赶紧走开!现在忙着!」

「什!?」

看门的根本看都不看我的卡就要把我赶走。

我的脸因为他那个态度有点抽搐,但同时我也感觉到这是个好机会。

本来是准备帮公爵一把卖个人情的,不过碰上这样的展开,那也有方法让他欠得更多。

「我可是因为雷欧纳特皇子特意来拜托了才过来的……那个皇子人也太好了啊。转告公爵吧,说你可是扫了我和那位皇子的面子啊」

「怎么可能给你去转告什么话!赶紧滚!」

看门的态度始终很横。克莱涅尔特公爵家确实是名门,有着深厚的历史,其他一般贵族根本无法与其相比。

而这样的名门居然会让这种人看宅邸的门啊。也许是因为怪物的关系人手不足了。

要说的话基本是这家伙一个人的责任,不过家臣的失态等同于公爵的失态。虽然这样公爵很可怜,但就请他好好慌一下吧。

在假面之后我打着算盘露出笑容,然后在宅邸二楼的窗口瞄到了一名少女的身影。

那名金发蓝眼的少女即便远看也非常美。我对她的样貌有印象。

两年前,皇帝命帝国的工艺品工匠们制作模拟鸟儿的发饰。而在那其中,完美地制成苍色之鸥形状的发饰入了皇帝的眼。

非常中意那个发饰的皇帝,说着只有帝国最美的女性才能与它相称,将国内的美女都集中到了帝都。在那时,虽然只有十四岁,但却被选为绝世之美女的就是克莱涅尔特公爵的女儿,菲妮・冯・克莱涅尔特。

被赠予了苍鸥发饰的她就被称为苍鸥姬,是帝国男人们的憧憬。

过了两年,她的美貌又更上一层了。

不过。

「确实是很美,但正如赛巴斯所说,现在可不是能看入迷的场合啊」

想起赛巴斯的话,我有些不舍地再次使用转移魔法离开那里回到了帝都。

「……回来得真快啊」

「该做的事我都有在做!要去克莱涅尔特公爵领了,去做准备」

「……您不是刚刚去了吗?」

「银是去过了。现在要去的是阿尔诺特皇子。呵,这下公爵只能哭着去求雷欧了啊,可以说已经等同于在我们这边了」

「您现在露出了很邪恶的笑容哦?」

我无视赛巴斯的话开始做准备。

看着哼着歌做着准备的我,赛巴斯像是呆掉了一样叹了口气后,无言地开始做自己的准备了。

然后我们从帝都骑马出发,经过五日的路程,再度到达了克莱涅尔特公爵领。



■■■



进入克莱涅尔特公爵领都,前往公爵宅邸的我受到了克莱涅尔特公爵的亲自迎接。那也是当然的,就是为了让他这么做才特意提前告知我会来的。但是克莱涅尔特公爵会这样亲自出来迎接是因为重视皇族。如果是其他公爵的话肯定不会做到这个地步。

没有加入帝位争夺,而且一切评价都很差。整天只会玩乐的放荡皇子。被弟弟吸走了一切优点的出涸皇子。会这样周到地来迎接我这样的皇子,看来克莱涅尔特公爵确实非常重礼。

「皇子殿下。久疏问候」

「好久不见了,克莱涅尔特公爵。上一次见是什么时候?」

「是自殿下的十岁生日以来再一次见了」

梳理整齐的金发,嘴边上蓄着同色胡子的壮年男性。

这是埃尔犸・冯・克莱涅尔特公爵。

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公爵之位,之后几十年间作为领主治理领地,其温厚的性格在民众和贵族间都受到了好的评价,也是现任皇帝信赖的公爵之一。

「都这么久了吗。毕竟我基本不离开帝都啊,不知不觉都与在领地的公爵们疏远了。还请见谅」

「岂敢岂敢。是一直呆在领地没去帝都的我不好」

结束形式上的对话后我与公爵进入宅邸。

虽然周围有侍卫跟着,但进入客间的只有公爵、我和赛巴斯。

「那么,公爵。我们没什么时间,就直说正事吧」

「是,殿下。此次是为何事来到我的领地?」

「还问何事,公爵你人也真是坏啊。当然是关于你的回报的事」

「回报?」

「虽然我弟弟雷欧纳特应该并不期望这种事,但身处帝位争夺之中也不是说那种话的时候。所以我是来催你的。克莱涅尔特公爵,如果你感到受了恩情的话就来帮雷欧吧」

「请、请等一下。您说的恩情是指?」

「……公爵。你难道打算装傻充愣蒙混过去吗?」

完全没理解状况的克莱涅尔特公爵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将银送出的我们这边,和不知道银来过的公爵,我们之间的对话当然不可能说通。那种事我知道。虽然知道,但如果马上就互通认知的不同,那问题的分量就会变轻了。

「不止皇帝陛下,还有其他非常多的人都很信任公爵。正因为知道这一点,雷欧才出于善意采取了那样的行动,但你对雷欧的这种回礼是怎么回事?」

「阿尔诺特殿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虽然非常抱歉,但包括我在内,整个公爵家都并没有请雷欧纳特殿下为我们做什么事」

「你说什么?」

我以一副已经忍不下去的样子向前一步。

就等着这一瞬间的赛巴斯在完美的时机制止了我。

「殿下。公爵似乎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这是说不知道就能解决的问题吗?!雷欧可是特意去请动了SS级冒险者啊?!而且还是在被卷入帝位争夺,自己也处于最为紧要关头的时候!所以银也才答应了啊!」

「您、您说的银,是指那位银吗?」

「啊啊,没错!雷欧听说你领内正为怪物而困扰,亲自写信请求银到公爵你这边来。而银那边也马上就应承了。银使用的是古代魔法,听说失传的转移魔法也会。他不可能没有来过!」

「那、那是真的吗?!」

「你是想说我在说谎吗?!」

我继续着怒火冲天地演技,同时向赛巴斯使了个眼色。

明了的赛巴斯再次伸出援手。

「殿下,请息怒。看公爵的样子也能知道他并没有说谎,说不定发生什么问题了。给公爵一些时间让他调查一下比较好吧?」

「给时间调查?要是调查完了也什么都查不出那要怎么办?」

「那就到时直接去问银就好。如果是雷欧纳特殿下召见的话,银会出现的」

「哼!既然赛巴斯那么说了,我就给你点时间吧。但可别想着隐藏什么事啊?我会直接去问银的。如果那结果上发现是你们的问题,今后可不会再有冒险者到你的领内来了」

「……我明白了。现在立刻就集中家里的人收集情报。请您稍候」

克莱涅尔特公爵慌慌张张地出了房间。

如果只是我这个没有直接参与帝位争夺的人说出来的话,公爵大概也不会动摇到那个程度,但问题是与银扯上了关系。

SS级的冒险者放眼整个大陆也仅有五人。这是在消灭怪物方面的最高峰人才。并非只用金钱就能请动,说是冒险者的领头人也不为过。连那个银都会受到闭门待遇的地方,其他冒险者也不会过来。

「很顺利呢」

「这个作战还真是坏心眼啊。几乎就是自导自演的闹剧不是吗」

「说自导自演还真是过分啊。把银赶走的是这个家里的人。我只是拉开了伤口而已,制造这个伤口的又不是我」

「如果被赶走的话暗中潜进来不就好了吗。您是看准了这是个好机会才特意退走的吧?而且还为了凸显雷欧纳特殿下的高尚故意表现得这么强横。该称赞您真是厉害的策士」

「那就是我该起到的作用。雷欧人太好了,但水至清则无鱼。把水搅脏的角色也是必要的」

「您要决定那是您的职责我也不阻拦,但会吃亏的只有您自身啊?」

「没关系。现在最需要的是提高雷欧的声望。我的名声不管掉多少都不会介意」

「我会介意。您的母亲和雷欧纳特殿下也会介意的」

「有你们三个人会在意就足够了」

我们进行完这样的对话后,从外面听到了公爵大声的怒吼。

「你这混账小子!!是想让我们家灭亡吗?!」

看样子公爵的情报收集结束了。

好了,那么接下来要怎么进行呢。
————————————————————————————————————————————————————————




第二话 一人二役



「真的是非常抱歉!」

这么说着克莱涅尔特公爵低下了头。在他身边,那个看门的金发青年也低下了头。只不过看上去是被强行带过来的,还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有些不服。

在这种情况还能表现出不服,胆量也是真大。

「公爵,谢罪就不必了,给我说明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是、是……其实五天前银似乎到访过,但我这个混账儿子都没好好确认就把人赶走了……」

「赶走了……?」

「但是,父亲!SS级冒险者突然就来我们这里一般难道会相信吗?肯定会觉得是假的吧?」

「你给我闭嘴!这个混账小子!就是因为你派不上什么用场,我才把我们出门讨伐怪物期间看门的任务交给了你!但没想到你连这种事都做不好!」

「因、因为那不是父亲你说的吗……说我的任务是把来见菲妮的男人赶走……」

「我可没说过要你把SS级冒险者赶走!只要确认一下银的冒险者卡就可以了吧?!为什么连这都做不到?!」

「那、那是……」

那个儿子的视线游移了。那是在犹豫要不要撒谎的眼睛啊。

笨蛋都会说马上就会被捅破的谎言。就算他现在说银没有出示冒险者卡片,之后向银一确认就会暴露。明明这种情况肯定是老老实实低头认错受害才能降到最低。

「公爵,对令郎的说教请之后再进行。虽然这样说很抱歉,但令郎的失态即是你的失态」

「我、我非常明白这一点!真不知该如何给阿尔诺特皇子殿下和雷欧纳特皇子殿下赔罪……」

「赔罪?把皇子派遣的SS级冒险者赶走了还来赔罪?!那我问你!你准备怎么赔罪?被你们扫了面子的银恐怕不会再协助我们了!这个你准备拿什么东西来补偿?!」

「那是……我可以交出这具老躯的首级,还请您原谅!」

「我才不需要你这家伙的脑袋!你那个把SS级冒险者赶走的无能儿子的脑袋也不需要!」

听到我的话克莱涅尔特公爵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表情,而那个儿子则明显松了口气。这样的父亲居然也会带出这种儿子啊。

既然无法以自己的命抵偿,克莱涅尔特公爵就必须交出其他代价。

而且那必须对公爵家非常重要,并且对我和雷欧来说有价值。

也就是说。

「——那么就将我交给您。还请您饶恕家父及兄长,殿下」

这么说着走进了这个房间的是身穿蓝色裙子的菲妮。

这样在近处看真是止不住要惊叹那份美貌。如果不是这个状况的话我的眼睛就没法从她身上移开了。

金色长发微卷,反射着光微微发亮。如海一般深蓝色的眼瞳很温柔,散出了似乎能包容一切的光辉。虽然体格比较小,但穿着裙子也能看出她体态丰盈。

表情因为紧张而有些僵硬,但即使这样也丝毫不减她的美。说实话,她说要将自己交出的话还希望能更开心一些,如果是男人的话无论谁都会这么想,我差点就要遵从本能地漏出回应了。但现在不是这个时候。

菲妮的登场对我来说是预想之外的。我本来打算再将公爵逼紧一些,然后要求他帮助我们进行帝位争夺的。

「菲、菲妮?!还请您放过她!殿下!小女还只是孩子!」

公爵跪下来拼命恳求,能感觉到他很爱女儿。就像他刚才说能交出自己的而非他那犯下失态的儿子的首级时一样,这是个好父亲。

这样的公爵为了保护菲妮而跪下来恳求我了。

「请您放过家父及兄长!我也看到了银大人来访的身影!如果要论罪的话我也是同罪!」

「我、我妹妹没有过错!都是我不好!请您放过她!」

接着连那个儿子都跪下了。

这是那个啊。我完全是恶人角色啊。

这种展开出乎意料。我本来还想跟公爵多进行一下心理战的。

我看向赛巴斯求助,他无语了一般叹了口气,然后开口了。

「殿下,公爵家的各位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先请您息怒,冷静一下如何?」

「难道要我原谅吗?我们可是相当于被他们耍了啊?!如果饶恕他们的话,今后我们就完全无法显示威严了!」

「只要秘密地进行处理就没问题了。就把这件事当做不存在」

「银那边怎么办?!」

「那是个严守礼节情义的男人。一旦接受委托应该就不会放弃,可能还在附近。派人找一下吧。带着诚意去道歉的话他应该也会接受的」

「就算这样做银能解决公爵领内的问题,我们被公爵家耍了的事实也是抹消不了的啊?」

感觉能看到合适落脚的结论了。

接下来只要赛巴斯指摘我的独断,然后我就能退一步了。

嘛在公爵家看来我大概就是个借了弟弟威风的小人物,但那正如我所愿。

加入帝位争夺的只是雷欧。不是我。

「关于那个,待后日与雷欧纳特殿下一起协商就好」

「跟那家伙一起协商也是没用的!他可是不管什么都能原谅的啊?!」

「正因为雷欧纳特殿下是这样的人才能聚集起人们。而且阿尔诺特殿下,虽然您是雷欧纳特殿下的兄长,但周围的人都是向雷欧纳特殿下聚集的。就算您是他的兄长,若瞒着雷欧纳特殿下将与公爵家的关系恶化,立场也会变差的」

「啧……我知道了,就按你说的做吧。公爵,你派人找一下银。找到后我去和他谈。赛巴斯你也帮忙」

我表现得不情不愿,然后给这个话题做了总结。

接下来只要作为银解决公爵领内的问题,克莱涅尔特公爵就会成为雷欧的助力了。

这是加入帝位争夺后迈出的第一步。

想着这样的事,我烦恼着之后应该怎么去一人二役。



■■■



「你居然就这么普通地还在领都啊。真是意外」

「我想应该会有人被派遣过来的。不过在这种意义上我也没想到来的会是你这个出涸皇子」

在领都的很普通的旅馆。银就在这。准确来说是看起来就在这。

我用古代魔法调整了店主的记忆,让他认为从五天前开始有个打扮奇怪的客人住进了这里。然后装成赛巴斯发现了这一点的样子,我与银见面了。

「那么?那边那位小姐是?」

「初次见面,银大人。我是菲妮・冯・克莱涅尔特」

「我看到你这不是初次。五天前,我的视线和你对上了」

听到这话菲妮有些畏缩。

对仅十六岁的少女来说,与SS级冒险者对话是非常艰难的课题。更不要说还是自己这边有错的情况,要让对方原谅是个非常大的难题。

克莱涅尔特公爵因为还要应对怪物的问题抽不开手,所以我说了说服银的事就交给我就好,但菲妮坚持要作为公爵家代表一起来。

所以我就用幻术魔法制造了一个银,在菲妮面前一人扮演二役。而以幻术做出银的理由,就是万一暴露了还能用银的话会有所警戒这个借口来蒙混过去。如果这个情况反过来,用幻术做阿尔诺特的话,我就不得不使用那种不止是外貌,连声音都能再现的超高级别幻术了。

顺带一提,声音是不会暴露的。银的那个银色假面是超强力的魔导具,声音当然会变化,而且这个道具连体味和给对方的印象都能影响,所以即使站在一起也绝不会被认为是同一个人。

「……我们公爵家的那般无礼行为……真的是非常抱歉……」

「道歉就用不着了。我对你们的评价已经跌进了谷底。原本听说你们是个为领民着想的贤明公爵家族,但那似乎是空有其名而已」

「那是……」

「冒险者会前去为怪物所苦的土地,这并不是什么少见的事。如果真的为领民着想的话应该做好接入任何冒险者的准备才对吧。你的兄长将我赶走就是因为你们懈怠了这方面的准备」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并不将这归为那个儿子的过失,而将其说成是公爵家全体的责任。这样的话这就不是光处理掉那个儿子就能解决的事了。嘛,虽然那个公爵的话大概也不会做这种事。

「您说得非常在理……这是我们克莱涅尔特公爵家考虑不周……」

看着垂下头的菲妮我想着差不多了,向银提案。

来这里是为了说服银。只要让她看到我想办法说服了银的话我的目的就达成了。

没带赛巴斯进这个房间是因为要达成那个目的我就得演一场烂戏,要是被他看到的话不知道会被怎么说。毕竟接下来是我要说服我自己。

「银,你还有继续进行这个委托的意思吗?」

「没有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了。但在那之前我还有件事必须确认一下」

「是什么?」

「你有确实地将公爵家拉为帮手吗?出涸皇子」

「……还没有得到确实的保证」

「果然还是出涸皇子吗。比你弟弟差远了啊」

银刻意地叹了口气。

自己贬低自己还真是有种奇妙的感觉,不过银这样一说的话就可以确实地得到公爵家的协力了。

「我一定会让他们来协力的。你放心」

「一定要得到公爵家会全面进行协助的保证,如果有那个的话我就去完成委托吧。我出于自己的一些原因必须得让你弟弟成为皇帝。特意离开帝都到这里来也是想让公爵家成为雷欧纳特的帮手。我想如果公爵家就如其风评一般贤明的话就会为报恩情而去帮雷欧纳特,但公爵家的名声在我这里已经倒了。要是不好好的让他们写誓约书的话说不定会背叛的啊?」

「家父不会做那种事的!」

「你这么辩驳也没用,菲妮小姐。你们已经失去了在我这里的信用」

银淡淡地这么宣告。

会这么说也是有理由的。

我想伪装出银原本并不打算继续委托,而由这边去说服了他的情况。这件事会通过菲妮之口传达给公爵。当然,连银的目的也一起。

做到这种地步的话公爵肯定会站到雷欧这边。虽然麻烦地绕了个大圈子,但克莱涅尔特公爵就是有这么重要,他在帝位争夺中能起到很大作用。

「银。如果没有确实保证的话你就不打算帮忙吗?」

「当然」

「……希望你改变一下那个打算,接受讨伐怪物的委托。我一定会拉公爵入伙的」

「……你要让我对出涸皇子抱有期待吗?这个要求毫无道理,你有自觉吗?」

「当然,即使这样也拜托你。真的拜托你了」

这么说着我低下头。

原本就与自尊心这种东西无缘的我不管对谁都能低头。更不用说现在是对自己制造出的幻术低头,根本不痛不痒。

「马上就会对人低头,看来你是真的没有身为皇族的荣誉心啊」

「如果雷欧在这里的话,他应该也会这么做……我知道我无法让人信任,但我好歹也是雷欧的哥哥。最低限度的事还是会试着做到的。所以希望你去讨伐怪物。我不想这个问题再拖下去了」

「……算了,作为冒险者来说也不能放任怪物在外面不管。委托我接受了。但是菲妮小姐,我期待着公爵家的回报。请别忘记我是在这基础上给你们帮助的」

「谢、谢谢您!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回应您的期待!」

就这样我们说服过银后,离开旅馆。

坐上赛巴斯在外面准备的马车,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看到我叹气,菲妮一副很抱歉的样子低下头。

「谢谢您……」

「……?为什么你要谢我?」

「皇子殿下为了我们向银大人低头了……明明是因为我们的错才给您添了麻烦,但您还是为了领民们说服了银大人。我当然得感谢您」

总感觉有个重大的误会啊。

这姑娘也和雷欧一样,是不管什么事都会取其良面的类型吗?

这必须得纠正一下。要是被误会成好人我接下来可就难以活动了。

「我低头只是为了我自己,并不是你想的那种理由。是你误会了」

「是吗……那么就让我擅自误会吧。我……之前对皇子有些误解了。我还以为您是位很可怕的人,其实并不是呢」

「不是,所以说……」

「嗯,是我误会了。皇子是为了自己低头的对吧?不是为了领民,更不是为了我们。但是……您会容许我这份误会的吧?」

这么说着,菲妮的脸上浮现了柔软的笑容。

曾经被皇帝赠予苍鸥发饰时她也露出过使帝都的人们都为之着迷的笑容,但现在这份笑容比那时的笑容还要自然得多,美丽得多。

该说是感动吗。以前被母亲带去看数十年一次的流星雨时也有过这样的感动。将没有一丝云彩的广阔夜空几乎填满的流星。那真的是非常漂亮非常美好。看到那个绝景时所感受到的开心、欢喜。与那时的感受同种的情感,在看到菲妮的笑容时涌上了心头。

不自觉地看那个笑容出了神,我红了脸因为无法直视而移开了视线。

就因为这个,我也错失了纠正那个误会的时机。

自己想着菲妮往好的方向误会也不坏,结果之后也没能纠正那个误会。
————————————————————————————————————————————————————————



第三话 SS级冒险者



「这情况真严重啊,真是的」

换上银的装扮,我与赛巴斯一起远望怪物的巢穴。

出现在克莱涅尔特公爵领的怪物等级是AA级。

从F级到SS级的等级中从上往下数在第四位。是需要四五个A级以上的冒险者组队才能打的怪物,对帝国的冒险者公会来说是有些搞不太定的等级。

实际上克莱涅尔特公爵对冒险者公会提出过委托,公会派出了B级冒险者四人及A级冒险者两人组成的六人小队,但至今未能解决。

「以母体史莱姆为对手也没办法」

离领都稍微有些距离的某座山。

从那里涌出了无数的史莱姆。虽然单独的一只一只都是杂鱼,但这数量太多了。这些家伙到处远征,尽情啃食各种作物,所以公爵才带领骑士忙着到处去驱赶啊。

而要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量的史莱姆产生,那就是潜于那座山里的稀有怪物母体史莱姆干的事了。

母体史莱姆正如其名,能作为史莱姆之母生出众多小史莱姆。它会吸收一切,将其变为营养不断地生出小史莱姆。曾有国家因为这种怪物而被毁灭了,很棘手。

对应方法是定位母体史莱姆的巢穴,在小史莱姆数量增加前去讨伐掉,但在公爵对冒险者公会提出委托的当时就已经时机迟了。

看记录的话,母体史莱姆生出的小史莱姆都已经到军队规模了。

「总之不赶紧解决掉母体史莱姆的话这就没完没了了啊」

「正如您所说,但您打算怎么对已经接受委托的那些冒险者们说明?」

「那就是问题所在啊」

冒险者基本上没什么纪律意识。

并不像贵族社会,他们不会对上位的人谦逊。他们会全力去解决自己接下的委托,那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守住自己的信用。

这样的冒险者们,即便对方是SS级冒险者也不会容许他随意插手。如果有公会的正式文件当然另当别论,但现在我是通过别的渠道接的委托。

「虽然我还蛮喜欢冒险者的这种习气,但现在这变成烦恼了啊」

「还得看他们会怎么表态,说不定会很耗时间啊」

「说实话,我们没有那种时间。就希望在这里的那些冒险者能够予以理解吧。你先回去,我来处理」

「祝您武运昌隆」

这么说着,我与赛巴斯分开,前往在山的附近扎营的冒险者们那边。

带赛巴斯一起去的话就很容易被人怀疑了,而且这也容易暴露我的身份。

「这还真是,SS级冒险者大人特意到这里来了啊,各位」

在外面警戒的红发青年这么说了以后,冒险者们都从帐篷中出来了。

五男一女。

所有人的眼神都很严厉。

「我是这个队伍的领队,阿贝尔。等级为A。虽然在你看来大概也就是个小人物」

「我是SS级冒险者银」

我握住阿贝尔伸出的手。

我只是轻轻一握,而相对的阿贝尔用上了像是要把人捏碎的力道。

果然是很不爽的样子啊。

「我从公爵那里听说过你会作为援军过来了。但是我们如果就这样听话地让出委托可就做不了什么冒险者了。你知道这点吧?」

「啊啊,我理解」

「擅自插手别人接的委托作为冒险者来说是违规的。这你也理解吗?」

「啊啊,当然」

放下手后我看向其他五人。

从他们的行为举动来看,还有一名A级冒险者是那个女性吗。

茶色头发,扎着稍短的马尾,戴着帽子看不太清脸,不过是应该女性没错。

完全是一副少年的打扮,恐怕会把她错当成男性的人不少吧。

女冒险者大概是阿贝尔这个队伍的帮手。站在往后一步的位置,似乎不打算对阿贝尔说些什么。

这样的话只要能说服阿贝尔就行了吧。

「还说当然?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来插一脚?!而且还走了贵族的渠道!你这种等级的冒险者根本就不会为委托的事发愁吧!」

「你说得很在理。我知道你们会有不满,所以要骂或者要打随你们,我不打算说什么怨言」

「什么?」

「不过……我想问问作为冒险者的你们。你们能解决这种状况吗?」

「……」

阿贝尔无法回答。

其他人也是一样。在这里逞强说一句能解决是很容易,但对冒险者来说信用就是命。不能轻易说能解决实际上解决不了的委托。

在场的这六人是附近等级最高的冒险者了。恐怕这并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委托,是公会支部向他们提出来的吧。

但是过来一看这状况比听说的还要糟。母体史莱姆的强度是会变动的。在巢穴里不断吸取营养就会越来越强。然后会不断地生出小史莱姆。虽然每生一次小史莱姆就会弱化一次,但那些小史莱姆不断再给它运送营养的话最终就会变得根本无法处理。

既然已经恶化到这种程度了,不尽早处理掉母体史莱姆的话这周边一带的安全就都会受到威胁。

「——母体史莱姆已经变得比我们听说的还要大得多了。我们已经去挑战好几次,但每次都无法给它造成致命伤就撤退了。完全火力不足」

至今为止沉默着的女冒险者开口了。

听到这句话阿贝尔咋了下舌。他似乎也理解这一点。

「如果你们说绝不希望我来插手的话,我就不插手。但我会为了这个区域的安全向公会本部直接报告现状让他们发布紧急任务,然后重新接下那个任务再过来。可是这也得花上几天的时间。如果在这期间你们能将这件事完全解决掉的话我就不阻止了。但……在这几天时间内这个区域会受到很大的威胁」

「……我知道的。你这种程度的冒险者事不会就为了钱来这种地方的……」

「报酬你们那边全部接收就好。还请你们把讨伐母体史莱姆的事交给我来。作为冒险者我无法看着受害继续扩大了」

「……我知道了。我承认我们能力不足……你随意动手吧」

阿贝尔垂下头坐了下来。

以自己的实力成为了这样的冒险者,而这样的冒险者却无法达成自己接下的委托,这个真的是很屈辱。

拘泥于自尊会无谋地继续进行超过能力范围的委托的冒险者也有。在这种意义上阿贝尔这个冒险者还是聪明人,能看清周围的情况。

「抱歉,各位……」

阿贝尔这么说着向队伍里的其他几人道歉。如果只有阿贝尔一人他说不定会强硬拒绝,但他也有考虑到队伍成员,是个不错的领队。

「因为你们对母体史莱姆发起了攻击,所以受害才能止于目前这种程度。如果没有你们的话这一片大概已经被史莱姆填满了吧。本来应该组成只有A级以上成员的冒险者队伍来接这个委托的,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公会也会感谢你们的」

「哈……没想到我还会有被SS级冒险者称赞的一天啊」

「请你别认为我是在讽刺。我是真心的感谢你们,这算我欠你们的。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就到帝都支部找我吧,我会帮忙」

说着这些,我就这样对着山那边伸出手。

无视惊讶地看着我的那六个人,我开始咏唱。

≪吾为代行天意之人・吾为悉知天地法则之人・断罪之刻来临・罪人颤抖良人欢喜吧・吾之言语即为神之言语・吾之一击即为神之一击・灼烧天空之劫火集于吾手・天焰啊将罪人焚烧殆尽吧——处决・赤焰≫

长达八节的咏唱。我伸出的手掌前方展开了超大的魔法阵。

流传到现代的魔法并没有这么长的咏唱,最多也就七节。而有八节的这个就是没有流传到现代的魔法。

曾经那魔法比现代还要繁荣时代的魔法。那就是古代魔法。

只有具有才能的人才可以使用的那些魔法不知不觉就被忘去,失去了传承之人。

要复活那些魔法就只能去解读遗留下来的贵重书籍。所以如今在大陆上能使用古代魔法的人屈指可数。

当然,能亲眼看到古代魔法的人也就极少。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在场的六人这就有了难得的贵重体验。

巨大的魔法阵充满了魔力。接着魔法阵的周围又出现了六个小规模魔法阵。

那些小规模魔法阵绕着巨大的魔法阵不断旋转。

然后魔力提高到了即将崩坏的地步。

辉耀的炎之闪光从魔法阵中发射。

然后眨眼之间,山上的树木皆被烧尽,以那里为巢穴的史莱姆们也全都被烧光了。不止如此,这已经是把整座山都焚烬了。

剩下的只有焦黑的地面。

「这下史莱姆应该不会再增加了吧」

「真的假的……」

「……这就是SS级冒险者使用的古代魔法……」

阿贝尔和那个女冒险者低语。

其他的人也无言了,现在只能试着理解眼前发生的事。

把整座山夷平的魔法。这已经是接近传说等级的魔法了。

他们的理解力追不上这眼前突然发生的事了吧。

「报告能拜托你们吗?」

「……应该由你去。我们什么都没做。是你救了公爵领,这可是英雄啊?」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我还有其他要做的事,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

这样说着我用转移魔法离开。

转移目的地是克莱涅尔特公爵宅邸的某个房间。这是给我休息的房间。

阿尔诺特皇子还停留在公爵领。要等着与公爵一起收到银讨伐了母体史莱姆的消息,得到公爵会帮忙的承诺之后工作才能结束。

在那之前都不能大意。

这么想着我摘下银色假面。

而我接着就注意到这是致命性的大意,因为我听到了声音。

「诶……?」

发生了自己预想之外的事。

这就是那样的声音。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我首先就后悔了。

我认为房间里是不会有人的。因为这是给皇子休息的房间,应该不会有人不经皇子许可就进来的。

回头看到那张脸后,我就更后悔了。

「……菲妮」

「……阿尔诺特皇子……?」

绝世美女,公爵的女儿。

无法简单封口的少女,菲妮就在那里。

————————————————————————————————————————————————————————



第四话 秘密的共有者



菲妮的手上端着放了点心的盘子。恐怕是来给我送东西,听我没有回应所以进来了吧。

我事先说过不用给我送饭菜,所以也没想到会有人来我的房间。居然会有这样的失算。

「阿、阿尔诺特皇子……?您刚才,转移了,还有那个装扮……是银大人的……?」

「……」

要说这种打扮是出于兴趣来糊弄吗?不,再怎么说那也行不通吧。

那要杀了她吗?那也不行。皇帝很喜爱菲妮,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皇帝肯定会亲自搜查。会被怀疑的毫无疑问就是我,而一旦被怀疑雷欧的帝位争夺就终结了。

无法蒙混过去。也不可能封口。

走投无路了吗。

「……你为什么进了这个房间?」

「啊,那个……我做了点心想请您吃一点……然后听您没有回应,就误以为是发生什么事了……」

「哈啊……」

看着菲妮很失落很抱歉的样子缩小了一圈,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已经没有采取强硬手段的打算了。

但也不能就这样放置不管。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那么就不能轻易放你回去了」

「我、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银大人的真实身份是皇子这种事!」

「然而却说得挺大声的啊」

「啊……」

「放心吧,我已经张开隔音结界了。不管说什么都不会漏出去的」

「是、是这样吗……谢谢您……」

菲妮很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她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正处于危机之中啊。外面的人什么都听不到,那可也就意味着不管我对她做什么她都无法呼救啊……

「你没想过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做什么是指?」

「我也许会为了封口而袭击你」

「您吗?不可能的。而且如果您这么做了,肯定是因为不得不这样做吧?那么我就会接受的」

「……我可不记得有做过什么事让你信任到这个地步啊?」

「您就是银大人的话,刚才就是去打倒怪物了对吧?那么您就是拯救了我们公爵领的英雄。而且皇子您虽然到这里来后在我们面前演了各种复杂戏,但那是为了您的弟弟而做的吧?所以我能信任您。能为了别人而行动的人,一定是很温柔的人」

这么说着菲妮露出了充满温柔的笑容。

真是善人啊。居然相信别人到这种地步。

既然知道了我是银,那么在这之前一连串的流程都是为了贬低公爵家,刻意让他们受恩这件事她应该也注意到了。即便这样菲妮还是信任我。

这份信任我到底还是无法去背叛。

「知道我的秘密的只有赛巴斯。而他是绝对不会透出这件事的。如果这个秘密泄露我就绝不会原谅你。所以不准对任何人说起」

「是!我明白了」

听到菲妮很有精神的回应,我叹了口气。

虽然也可以用幻术让她觉得自己是做了个梦,但这种小花招肯定是会露出马脚的。

而露出的马脚之后就会成为致命性的破绽。这样的话还不如就相信菲妮。

从至今的对话中差不多能摸清她的人品了。如果秘密泄露出去的话肯定也是菲妮和与她相关的人,到那时再采取强硬手段也不迟。

「没想到一直保守至今的秘密会因为这种事情暴露啊……」

「请打起精神来吧。吃些点心。啊,我来泡红茶」

看着很开心地将点心排到桌子上,开始准备泡红茶的菲妮,我不由得在心中吐槽。

就是因为你吧……



■■■



「以上就是关于本次委托的报告」

回到领都的阿贝尔跪在公爵面前,报告了一连的事。

听完所以报告的公爵点了好几次头,对阿贝尔说了慰劳的话语。

「真是辛苦你们了。这份委托变得非常艰辛真是抱歉。这是除委托的报酬之外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收下」

这么说着他将几人份的小袋子递到阿贝尔面前。

里面都有一定量的金钱。

但是阿贝尔摇着头拒绝了。

「有委托的报酬就足够了。这次的委托,就如我刚才所说的,将其导向解决的是银,不是我们。我们也有作为冒险者干到了现在的自尊,请您见谅」

「是吗……嗯,我知道了。再有什么事的话我还会提出委托的,到那时也务必拜托你们了」

「是。到那时我们必定会以自己的力量来达成委托」

这么说着阿贝尔离开了。

剩下的就只有我和公爵了。

「这下就告一段落了吗」

「是啊。我们真是无论对皇子怎么感激都感激不尽,非常感谢您」

「那份感谢去对雷欧说吧。我来这里,还有银出手全都是为了雷欧」

「是……皇子。我们克莱涅尔特公爵家将全面支持雷欧纳特皇子,成为他的后盾。这份大恩一定得报」

终于听到这句话,我安心地长出了口气,然后向公爵伸出右手。

看到我这个举动,公爵握住了我的手。

「拜托了」

「我必将帮助雷欧纳特皇子登上帝位」

「啊啊」

这下雷欧就继争夺帝位的那三位兄姐之后,确立了第四势力的地位。

只要将名门克莱涅尔特公爵家拉到我们这边,那些还在观望形势的人也会有来协助雷欧的吧。

我们的父皇也会认可雷欧为可以夺取帝位的后继者之一,也就是说这总算是站到起跑线上了。

虽然还远远不能安心,但总之心情上是终于完成了一件工作,公爵有些不安地看着这样的我开口了。

「皇子……您那边是否人手不足?」

「人手吗……虽然我挺希望能回答足够的,但实际上完全不足啊。还有一些决定了静观的贵族,我也希望能有些人手可以让我们放心将与那些贵族的交涉交给他们」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你能借出人手吗?」

「是的,我想暂时将小女交托给殿下那边」

「什、么……?」

我下意识地反问了回去。

看到我的反应,公爵也露出了苦笑。

「您会吃惊也是正常的。我昨天听到菲妮这么说的时候也很吃惊。她说无论如何都想为拯救了我们领地的皇子们回礼……那个不太有自我主见的孩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也很是感慨啊」

「不,等等……即使你这么说我也很为难啊……」

「请别这么说,皇子。那孩子在帝都非常有名,而且可喜的是皇帝陛下也对她印象深刻。她一定能帮上忙的」

「这点我承认……但公爵你这样就可以吗?」

说实话,这样做的好处根本就列举不尽。菲妮就是能起到这种作用。

但是她突然提出想去帝都,毫无疑问是因为昨天知道了我的身份。说实话,她老老实实呆在领地我还更放心一些。

在帝都的话就会与很多人进行接触,都不知道情报会从哪里泄露出去。

所以我本是想抓住公爵作为父亲的心让他改变主意的。

「这是那孩子的期望。还请您让她帮忙吧」

「……」

还以为他会因疼爱女儿而挽留她,然而他居然还在背后推了一把。到底是有多开明啊,这个父亲。

终于我没有理由再拒绝了。

结果,我不得不同意菲妮与我同行了。

然后。

「那么,我就去了。父亲大人,兄长大人」

「嗯,好好去辅佐殿下吧」

「要注意身体啊——」

在父亲与兄长的送行中菲妮乘上马车。

菲妮从马车车窗对他们挥了一会儿手,看不到那两人之后,她定睛看向坐在对面的我。

「阿尔诺特皇子。虽是才疏学浅之身,往后还请您多指教」

「哈啊……」

「您在,生气吗……?」

「我是无语了。接下来我们将要进行的是帝位争夺,那可是不知会流多少血的暗斗。要回头的话只有现在了啊?」

「我很明白这一点。即使如此我也想帮忙。而且我在您身边的话,您也更方便监视我,会更安心一些吧?」

「不,你乖乖呆在领地我才更放心」

「诶诶诶诶?!」

菲妮吃惊而慌张地啪塔啪塔挥动着双手,看着这样的她我再次叹了口气。

被这样的姑娘知道了秘密,我真的没问题吗……
————————————————————————————————————————————————————————



第五话 帝都导游



回到帝都的我立刻就去了雷欧那里。

雷欧虽然知道我有所行动,但他不知道我与银有关联。所以这部分必须要消除一下他的疑问。

「哥哥居然和银有联系啊……虽然我是觉得你的交际广,但没想到竟然还和那样的大人物有接触」

「并不是我这边去认识他的,是他过来接触的。说是他会帮我们将克莱涅尔特公爵拉入伙,以作为他可以信任的证明。所以我和银就伪装了是由你去拜托的这种形式。抱歉,变成像这样事后告知的情况了」

在雷欧的房间,我告知过在公爵领发生的事后,就银的事进行了一下说明。

到头来也只是由银那边主导,若不做成这种形式我就难以活动了。我只是在被银利用而已。即便这件事走漏,其他人也都会这样判断吧。

迟早有一天我与银之间的联系会暴露,必须先得为那个时候做点准备才行。

「没关系。哥哥也是有自己的考虑的吧?」

「嗯,我之前没告诉你是因为我还没完全信任银。但是那家伙就如他所宣言的那样行动了,我觉得暂且还是可以相信的。不过他也确实是个身上充满谜的男人,会协助我们的理由也没有说明,要全面信任他还是得再等等吧」

「是吗……我也好想见一见他啊」

「我姑且会和他说一声的,不过看他特意来接触我这一点,目前似乎没有直接见你的打算。我虽然知道能与他接触的方式,但会不会回应还是全看他。就像是并不为我们所掌控,会自由行动的鬼牌。还是不要太过依靠他吧」

「了解。但是他拯救了克莱涅尔特公爵领,公爵也因此决定帮我们了吧?我觉得他肯定是不错的人」

「你又像这样只往好的地方看……」

无语地叹口气。

总感觉我最近像这样叹气的次数变多了。理由当然不用说,是因为除了雷欧以外身边又多了个类型相似的人。

「对了,听说公爵家有派遣人过来,来的是谁?公爵亲自来肯定是不会的吧……」

「啊啊,对了。赛巴斯,去叫她过来」

「是」

我对候在房间一角的赛巴斯这么说了以后,他去将等在附近房间的菲妮带过来了。

「初次见面,雷欧纳特皇子殿下。我是克莱涅尔特公爵长女菲妮・冯・克莱涅尔特。往后请多指教」

她优雅地提裙一礼。

对此雷欧毫不惊讶地以完美的动作回礼。

「我是第八皇子,雷欧纳特・雷克斯・阿德拉。没想到能有机会与苍鸥姬直接对话。你比远处看上去的还要美丽得多呢。很荣幸能见到你」

「啊,您真会夸人呢。我也是,很荣幸能见到阿尔诺特大人的弟弟。正如阿尔诺特大人所说,您看上去是位很温柔的人」

「哥哥说了我的事?真是让人在意啊。能说给我听听吗?」

「是,我很乐意。啊,我来泡红茶」

「谢谢你」

不到一分钟就两人就打成一片了。我这弟弟还真是可怕。轻易就能钻进人的内侧这已经是一种才能了。

两人的共通话题很少。当然,作为他们为数不多的接点,我的事就被他们热烈谈论了。

而我就只能以一副感觉不太好的样子皱起脸了。大概是顾虑到我这样的心情,雷欧把话题抛给了我。

「说起来,哥哥。你准备让菲妮小姐以怎样的方式协助我们?」

「基本上就让她做交涉人员。还有,暂时会让她频繁地来往她在帝都住的宅邸与我们这里,只要这样做就能展示克莱涅尔特公爵已经站到我们这边了。目前就这些。啊,我与银有联系这点也已经跟她说了,那方面不用顾忌。她是在了解被我骗了的这件事基础上决定协助我们的」

「又这样把自己说得像恶人一样……我们家惹怒了银大人那是事实,而阿尔诺特大人为我们调停了这也是事实。那不就好了吗」

「看样子我们很合得来呢。我也这么觉得,会过分地贬低自己这是哥哥的缺点啊」

「哈啊……」

总有种有了两个雷欧的感觉。

不过总之拉进来的同伴还是好人多一些比较好。虽然我大概会更加辛苦。

「这就是我的做法,不要在意。比起那个,雷欧,你有在帝都集合到帮手吗?」

「嗯——很微妙啊。毕竟在帝都的有权者都已经加入那三个人的阵营了」

虽然是为了转移话题才向雷欧讯问成果的,但这也跟预想一样。

即便知道克莱涅尔特公爵已经站到了雷欧这边,会有所行动的也只有中立的势力而已。原本就已经加入那三个竞争对手派阀的人是不会动的。目前公爵加入这边的消息还没有传开,情况也就止于这样吧。

「那个……我对帝都的情况并不熟悉……能给我说明一下那三位竞争对手的事吗?」

「还没说吗?」

「路上尽是被问些毫无关系的事情所以累了……提不起那个力气去说明」

「非常抱歉……」

「不,能让哥哥困扰可是很厉害的事。这个人基本上不管什么事都会搪塞应付过去的」

「真的吗?!」

「也就是你麻烦到我都应付不了啊」

「啊呜……」

不管情绪低落下去的菲妮,我为了简单明了地进行说明,将房间里的三颗宝石放到桌上。

「这是竞争对手的三人。第一个是蓝色宝石。第二皇子,艾利克・雷克斯・阿德拉,二十八岁。是掌握了众多大臣的皇子,众所周知的头脑派。第二个是红色宝石。第三皇子,哥顿・雷克斯・阿德拉,二十六岁。是军部内的最大势力,他自己也会上战场,是武斗派。然后第三个是绿色宝石。第二皇女,赞多菈・雷克斯・阿德拉,二十二岁。长于魔法,集中了帝国各地魔导师们的支持。这三人都在各自扩大势力盯着帝位。其他皇族虽然也会有盯着帝位的人,但跟这三人一比就像不存在一样」

「文官、武官,还有魔导师。他们都有坚实的支持基盘。在这之上贵族们各自看着利害关系加入他们的势力,那就是目前帝位争夺的现状。开始是在三年前……身为皇太子的长兄战死于战场之后」

「我有听说过这件事……家父也说过,如果聪慧的第一皇子殿下仍在的话,根本就不会有帝位争夺发生了」

「就是啊。如果那个人还活着的话事情就不会变得那么麻烦了」

但是,反过来说,正是因为那个人死了,机会才转到了其他所有皇族手里。

就是这里让我感觉违和。聪慧而勇猛,人格也非常高尚,简直就像是把雷欧直接升了一个等级一样,那样的皇长兄会在战场上战死吗。

调查有进行过。是皇帝亲自进行的搜查。而其结果证明了皇太子并非死于谋略,但我总感觉那背后还隐藏着某些更深的企图。

不过就算这么说,一直抓着已逝之人的事不放也没办法。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而三位兄姐对敌对者也毫不容情。雷欧,只有让你代替皇长兄成为皇帝了,我们只有这条路可走」

「我知道的。但是,我能做到吗……」

「放心吧,我能给你保证」

这么说着我猛拍了下雷欧的背。

看着被我拍得咳嗽起来的雷欧,我和菲妮都笑了。







■■■







自菲妮来到帝都已经过了三天。

去向皇帝问候过之后,菲妮毫不间断地来拜访我们。她的身影当然被很多人看到,帝都中到处都有了传闻。

说克莱涅尔特公爵为了支援雷欧纳特皇子,将苍鸥姬送到了他身边。

就像这样这个传言附带着各种添油加醋的内容传开了。帝都那些喜欢八卦的民众可能会把传言发展成雷欧与菲妮的恋爱故事,不过那样也不坏。总之就是要让克莱涅尔特公爵来支援雷欧这件事扩散出去。

而就在这时。

「能请您带我游览一下帝都吗?」

菲妮这么拜托我了。

她来拜托我的理由我知道。比起雷欧,我对帝都还要熟悉得多。

但还是有问题。

「你走在帝都会特别显眼啊……」

「我会变装的!」

这么说着菲妮以自信满满的表情取出眼镜戴上。

似乎本人认为这就是变装了,但其实完全没变啊。确实这样的话能注意到菲妮的人可能会减少一些,但她是美人这点完全没能隐藏起来。

戴上眼镜后增强了一种知性美女的感觉,应该也有不少人会更喜欢这种的吧。虽然在她这样就认为自己变装过的这点上很难说她知性。

「驳回」

「为、为什么?!」

看着不肯罢休的菲妮我呆然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个少女并没有自己是美人而且非常引人注目的自觉啊。

明明在被赠与苍鸥发饰的时候就已经相当于跟她说你是帝国第一美人了一样啊。

「我不想引人注目。如果你能变得更不显眼一些的话我再考虑考虑」

反正是不可能的吧,我心中这么低念着拒绝了菲妮的请求。

在这个时期和我一起出去并不好。好不容易感觉不错地炒起了菲妮和雷欧的话题,要是出涸皇子在这里面插上一脚可不是好事。

想着这种事,过了上午,到午时菲妮又以自信满满的表情进了房间。

「请带我游览帝都吧!」

「太显眼了我不要」

「我会变装!」

和刚才一样自信满满的菲妮拿出一件衣服。

带有风帽的灰色斗篷。完全是旅人用的那种。

菲妮将那个披到了身上。因为将脸完全遮住了,乍看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菲妮。

「那是谁的注意?」

「是赛巴斯先生教我的!」

「赛巴斯那家伙……还必须得考虑一下护卫的事,所以下次再说吧」

「赛巴斯先生说只要有阿尔诺特大人在的话就用不着护卫了!」

「……」

那个执事只会给我找事儿吗?

我本来还想今天整理一下可能会依从我们的中立贵族的……

被她眼睛闪闪发亮地盯着,我叹了口气,屈服了。

「我知道了。去外面吃个饭吧」

「好的!」

「时间可不能太长啊?你那边应该也有各种人提出申请想要与你会谈的吧?」

「不,目前还没有这样的申请哦?」

「……毕竟你受父皇喜爱,也不会有这么轻易就出手的家伙吧」

皇帝并没有想过要菲妮成为妃子,只是将很漂亮的菲妮当成像女儿一样喜欢。但就是这点比较麻烦。随意接近她的话皇帝可能会像看到有人盯上自己女儿的父亲一样发怒的。

另外她与雷欧有着联系应该也是其他那些贵族却步的理由吧。接近菲妮的话必然也就会接近雷欧。似乎还没有能做出那种判断的贵族。

「嘛算了,那就走吧。但是,我说要回来就得回来啊?」

「是!麻烦您了!」

菲妮绽开笑容很开心地回应。



■■■







帝都的街道一直都非常热闹。

菲妮正很快乐地到处看着这样的街道。

「阿尔诺特大人,那个是什么?」

「那是鉴定屋。只要有那里的证明书东西就能卖得很贵。还有叫我阿尔就行了」

「可以吗?那是爱称吧?」

「万一被人注意到就头痛了,叫阿尔就行」

「……今后也能这么称呼吗?」

菲妮投来窥视我的脸色一般的眼神。

称呼我为阿尔的人很少。但本人想叫的话我也没理由不让她叫吧。

「随你喜欢」

「是!阿尔大人!」

到底是为什么这么高兴呢。

佩服着能为些许小事而开心的菲妮,我接着带她参观帝都。

途中在我常去的餐厅吃了饭,总之先带她走了一通帝都内的主要设施。

虽然之前说不能太久,但一带她参观帝都就花了不少时间。

就在我想着差不多该回去了的时候,菲妮发现了一家贩卖一些小物件的店。

「哈啊……别待太久啊?」

「好的!」

她以视线说着想进去看看,于是我没办法就答应了。

大概本人还是有些顾虑,菲妮不会说任性的话。但都说眼睛可以传达很多信息,她的眼睛诉说了非常非常多的东西。

这是第几次了呢。

我到底是有点累了,就没有进入店里,将身体靠在了店外的柱子上。

但是,客人并不让我休息。

「哦呀哦呀?那边的不是出涸皇子吗?」

听到那讨人嫌的刺耳话语,我蹙起眉。

这还真是碰到了不想碰到的人啊。

带着一大群小弟出现的是茶发娃娃头的青年。

人瘦瘦长长的,衣服和发型的品味总之就非常糟糕。不过本人似乎认为这样很帅,一幅充满自信的样子。

名字是吉德・冯・霍尔茨瓦特。在贵族之中是有着第二长悠久历史的霍尔茨瓦特公爵的儿子,还有虽然实在非我所愿,从小时候就认识了。

霍尔茨瓦特公爵的领地就在帝都附近,因此公爵常驻在帝都,这家伙也经常来城里。我们是同龄,所以周围的大人就把这家伙与我和雷欧塞到一块儿,经常一起上课和训练。

但是这家伙只会对雷欧露好脸,对我则是尽情欺负。周围那群小弟也从那时起就是欺凌的同伴了。不会还手,也不会告状,而且被周围的大人都放弃了。这样的我看上去就是个非常合适的靶子吧。

他说不定因为能欺凌比自己上位的皇子而充满优越感了。

成长起来后的现在也像这样每次看到我都要来找事。

「吉德吗……真是稀奇啊,在这里碰到你」

「我正坐在马车上,突然就看到了一张根本就不像皇子的寒碜脸,于是就想着作为帝国贵族得来打个招呼啊」

「那还真是多谢」

「怎么回事啊?你那态度?」

吉德用手里拿着的手杖撵按我的脚背。

然后以烦躁的表情宣告。

「你难道以为这是在公众面前我就不会揍你了吗?就算揍你也根本就不会变成话题传开啊?你这张脸谁都不会在意的」

「谁知道呢。最近雷欧挺有名的,说不定我的脸也会被认出来啊」

就算是帝都的民众也不会记得所有皇族的脸。即使我恶名远扬,人们应该也只把握到了黑发黑眼的特征而已。虽然在典礼之类的场合会出现在公众面前,但远望是没法好好看清相貌的。

但是,最近雷欧开始变得有名了。如果长着同一张脸的我被人揍了肯定会变成大事。

「你又不是雷欧纳特,这一看就知道了。骺着背衣服也不穿整齐,视线还一直往下看,那就是不自信的表现。谁会把你当成皇族?光看举止你就比皇族差远了啊!」

这么说着吉德拿手杖用力敲了我的小腿。我因为尖锐的疼痛皱起了脸,但不会倒下。

不能在这种地方引人注目。现在在外人看来还只是某个倒霉的家伙被贵族缠上了,但如果被围观的人发现我这张脸像皇族的话会造成大骚动的。要是变成那样不管以什么样的结果结束都很麻烦。

那么,要怎么做呢。

「这是什么事?」

我不由得想咂舌。

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出来。

希望别把这事情搞得更麻烦。

菲妮看见吉德再次用手杖敲我的腿,显露出了怒气。

「无礼之徒!!」

「嗯?怎么?你的随从吗?」

「真是越发无礼了呢」

这么说着,菲妮拉掉了风帽。

一瞬间,吉德看那份美貌入迷了,但他马上察觉到那是谁,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你、你是……菲、菲妮小姐?!」

「是的,我是菲妮・冯・克莱涅尔特。你是?」

「我、我是吉德・冯・霍尔茨瓦特。是霍尔茨瓦特公爵的长男」

「有着深厚历史的霍尔茨瓦特公爵的长子?真是遗憾。我还以为你会是位更懂礼的人」

看到菲妮露出失望的表情,吉德慌慌张张地开始辩解。

那个样子真是非常丢人。好面子的吉德应该不会希望出现这种事。在这么一大群人面前被批评,吉德的自尊大概是不会容许的。

「不、不是的!这家伙是」

「阿尔诺特・雷克斯・阿德拉皇子。你是认为他被称为出涸皇子,所以对这位皇子做什么事都没关系吗?你没有对皇族的忠诚心吗?」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

我盯着菲妮。

菲妮在这里撕了吉德的面子可不是好事。菲妮是苍鸥姬,在帝都具有压倒性的人气,皇帝也非常喜欢她。这样的菲妮要帮我是很容易,但不能用这种完全撕碎吉德面子的做法。

没必要为了这种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去树敌。随他去做他自己也就满意了,那边单方面殴打我也只会拉低那边的评价而已。

我以包含着快停下这种意思的视线持续盯着菲妮,但她没有在意。

然后菲妮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要说起来……你难道认为我会和阿尔诺特皇子一起出门吗?」

「诶……?」

菲妮直直地看向我。

察觉到她的意图,我叹了口气。

既然变成这样那就没办法了。只有照着她的想法来了。

「你这样我就困扰了哦,菲妮小姐。因为你说不想传出什么流言,我才扮成哥哥的样子的啊……」

「非常抱歉,雷欧大人」

「诶、啊,咦,雷欧纳特……?」

「嗯,是我哦,吉德」

将服装打理整齐,挺直背脊。语气模仿了雷欧,表情也放柔和了。

看见这种改变的吉德瞪大了眼睛,然后似乎立刻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脸色瞬间就发青了。

「雷、雷欧纳特……不是的,这是那个……」

「没事的,吉德。你对哥哥做的那种事我都是知道的,但既然哥哥什么都不说,那我也不会做什么。不过今天还请回吧,我正在带菲妮小姐熟悉帝都」

「啊、啊啊……我,我知道了……」

吉德一副心情很糟的样子走了。

如果是我的话姑且不论,但他若是对雷欧做出什么事,那就真如菲妮所说可能会被视为没有对皇族的尊重和忠诚心了。毕竟雷欧可是帝位争夺的第四势力,是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皇帝的皇子。与我完全不同。

就吉德那边来说,也知道再把事情弄麻烦会很糟糕吧。那匆匆忙忙离开的身影真的就是个小人物啊。

但是。

「搞砸了啊?」

「抱歉……」

「哈啊……总之先走吧」

总之得先离开这里。太受瞩目了。

快步走开,接近城里。在那里我停下脚步,看着菲妮。

菲妮以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我。

「……你擅自行动了啊?」

「非常抱歉……」

「如果就那样放着他不管的话,也只会下拉对他的评价而已。但经过这次的事以后他应该多少都对你和雷欧有些敌意了。而且如果雷欧可能会扮成我的样子这个情报传出,我也会变得难以行动」

「……」

这样下去菲妮应该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她的眼睛里蓄起了泪水。

看到这个我移开了视线。

不管在这里对菲妮说什么,都已经无法做出改变了。为已经发生的事责备她也没办法。

「吸取了教训的话下次就别再擅自行动了。也可能会危及你自身的,别轻易做那样的事」

「是……」

她那泫然欲泣的表情还是没有改变。

看着低着头的菲妮,我犹豫了会儿该做些什么,但结果也什么都办不到,只能对她扔出了这样的话语。

「不过……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采取了那样的行动。谢谢」

「……阿尔大人……」

「抱歉啊,难得你正开心,结果却出了这种不愉快的事」

「不、不会!这不是阿尔大人的错!是我太轻率了!下次我会好好注意的!所、所以……以后还能再请你带我游览帝都吗?」

「啊啊,下次我也会变装的」

我这么说了以后,菲妮的表情一下子明朗了起来,露出了耀眼的笑容。

只是看到这份笑容就觉得特意带她游览帝都也值了啊,我这么想着,带菲妮回了城。



=====第一章完=====

评分

参与人数 55轻币 +656 收起 理由
gosick15 + 15 工作辛苦
win900701 + 10 工作辛苦
月淋凜 + 12 工作辛苦
夢魘§ + 13 工作辛苦
蒸鱼 + 10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1 工作辛苦
A010707 + 11 工作辛苦
荡漾魂 + 10 工作辛苦
SYW-LTC + 13 工作辛苦
lookpook + 10 工作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8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是不是只要是个管家就叫赛巴斯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0-23 18: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