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rex0000
收起左侧

[WEB] [ 翻譯中][接坑自翻][web]討厭第四次死屬性魔術師(10.6更新至107,向之前的翻译君致以诚挚敬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十五話 開火


  肩膀大幅度上下起伏的劇烈呼吸著,泰妮希雅就像毒品成癮者吸食到毒品後精神得到解放滿足感般發出「咯嘻嘻(ケヒヒ)」的笑聲。那個姿態已經化成了不像吸血鬼的東西。
  沒有側頭部和額頭,從背部和腹部、上臂和手背、大腿和膝蓋與小腿也都長出扭曲分岔的角。

  「咕呋……看到了嗎?要嘗一下嗎?這就是魔王古杜拉尼斯被封印了一部分……【魔王的角】的力量」
  泰妮希雅在幾萬年前入手了,魔王的碎片。那是這個角的真面目。能輕易穿透所有的魔術防禦,連精金也能輕易得撕裂的這個【魔王的角】正是她的王牌。

  與同樣是身體寄宿著魔王碎片的比爾卡因、古巴蒙合作,從獲得英雄神加護的英雄們那裡逃跑延續下來,再戰勝了侍奉其他邪神的原種吸血鬼。
  但是,也只到今天為止了。
  「這樣啊,呋呋,那些傢伙,竟然都背叛我了。啊啊,這樣啊,那些傢伙什麼的根本不需要。我不就是最強的嗎。就是那樣,我很強。那些傢伙甚麼的不需要。殺掉他們,奪走魔王的碎片,帝國和選王國的其他碎片也——咕!」
  泰妮希雅對至今還未來救助自己的比爾卡因他們充滿著沸騰的殺意,她大聲的呻吟並壓抑著頭部。

  (糟糕,侵蝕已經開始了。不快點控制住的話……!)
  魔王的碎片,會帶給持有者帶來巨大的力量。那才是,能與神戰鬥的力量。
  但是,那個代價非常大。魔王古杜拉尼斯的肉體碎片到現在也還是活著的。會奪取作為假的宿主泰妮希雅的精神和肉體,會為了復活而不斷地收集著其他魔王的碎片。

  即使不是那樣,魔王的碎片中還是蘊藏著古杜拉尼斯的魔力,因為是拉姆達原本就不存在的性質,所以會侵蝕宿主。
  那個程度是以【魔王侵蝕度】的技能形式在狀態上顯示著。泰妮希雅的【魔王侵蝕度】等級已經到5了。等級越高,就越能自由得使用魔王的碎片,反過來說就越接近那個魔王,也是精神被侵蝕的證據。

  馬上將氣息平靜下來,打算抑制【魔王的角】的泰妮希雅,但看見她四周倒下的海因茲等人站了起來後就被迫中斷。
  「這個……是魔王碎片的力量」
  「我做的精金盾滿是洞,還真幹得出來」
  海因茲他們各自都受了重傷,但沒有受到致命傷。然後受重傷的也會慢慢地癒合。

  「……哎呀哎呀,你們好像更像吸血鬼呢。為什麼到現在誰都沒有死啊?」
  德萊薩的精金盾,與海因茲的秘銀與龍鱗合製的鎧甲都被【魔王的角】切開了。一般來說A級的冒險者也不過是一個人……特別是輕裝的艾德加和珍妮弗應該是會受致命傷的。
  但是,現實是所有人都還活著,戰鬥還打算要下去。

  在眼前的是從神治時代就存活的怪物,寄宿著打倒了許多神的魔王碎片,不過,眼神還沒有出現放棄的神情。
  (難道這些傢伙裡面有誰會是那個職業嗎?不,那樣的話我應該會被逼得更緊。那麼,充其量只是擁有素質的傢伙程度罷了)

  「嘛,反正都要殺死的!【螺旋大暴投】!」
  喊出【投擲術】高斗武技的名字,泰妮希雅身體長出【魔王的角】後並射了出去!
  「不要防禦!避開攻擊!」
  理解黛安娜警告的意思,海因茲等人避開逼近的魔王的角,或是用武器敲擊改變軌道。

  「我們來製造破綻,【百萬凍射】!」
  (ミリオンスラッシュ,前面是百萬的意思,後面スラッシュ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翻(原意),以前看動畫有看過翻譯成"噴射",不顧這裡是魔術師在使用,所以參考了同名飲料加個"凍"字,如果有更好的翻譯再來更改好了)
  「去吧,海因茲!【千輝破擊】」
  同時發動了【限界超越】技能以及艾德加和珍妮弗的上級武技,用旋轉將逼近的魔王的角彈開,打落。

  「交給我吧!【滅魔輝真擊】」
  用著比江奇普拉斯劈成兩半時候更激烈閃耀的魔劍刀鋒,向泰妮希雅逼近。
  「【邪壁】!」
  然而,泰妮希雅再次從身體長出【魔王的角】。

  【魔王的角】與龍等骨質的角不一樣,性質比較接近鹿或犀牛的角。就像鹿的角每年都會重新生長一樣,【魔王的角】是以泰妮希雅希望的形狀和地方生長。
  她那多開岔的服裝會露出很多皮膚,也是為了在關鍵時刻使用【魔王的角】的時候。

  讓彎曲分枝生長的角纏繞著,化成盾牌與海因茲的魔劍激戰。
  「嗚哦哦哦哦哦哦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貫穿【魔王的角】,海因茲打算用刀尖繼續貫穿進去。不那樣的話,泰妮希雅的【魔王的角】會繼續生出鞏固防禦。

  (這傢伙!果然是【導士】啊!)
  不僅是被選中的夥伴,那個存在還能引導眾多的人。在神治時代,除了貝爾伍德和紮卡特等勇者們就職外,在這十萬年裡也只有用雙手就可數完的人就任。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個被視為勇者條件的職業。

  【導士】的恐怖之處,不僅僅是本人的強大,同時同伴和受到引導的人的能也都會跟著無止境得提高。
  那是曾經受到勇者們引導的泰妮希雅本人所知道的。

  「嘎啊啊啊!【邪壁】!【邪鎧】!【螺旋粉砕擊】!【光崩暗連槍】!」
  「咕!?」
  連續發動【盾術】和【鎧術】、【投擲術】及【槍術】的上級武技,用強力技能忍耐海因茲的攻擊,並且使之後退的泰妮希雅咬著牙,對【導士】候補和受它恩惠的同伴們怒目而視。

  海因茨也好,這些傢伙以及這些傢伙養的半吸血鬼小鬼也好,無論如何都要將他們殺掉。如果就這樣放著不管就會給予他們成長的空間,自己等人就會毫無辦法得被獵殺殆盡。
  現在還是泰妮希雅比較強。這樣繼續堅持下去的話,有七成以上的概率可以殺掉海因茲他們。

  但是——。

  「可惡,能使用魔術的話,明明就還有更多辦法去處理!」
  考慮到連續發動上級武技會引起頭痛,魔王的碎片所持有的神秘魔力,與其他屬性的魔術相性很差。因此,在【魔王的角】發動時泰妮希雅除了無屬性魔術以外其他的魔術都無法發動。
  如果是平時的缺點,在魔王的碎片力量面前毫無意義。

  《【魔王侵食度】技能等級上升了!》
  「嘎唏嘰呀啊啊!?」
  聲音在腦中響起的同時,【魔王的角】災禍影響更進加激烈。與劇烈的頭痛和朦朧的視野相反,是麻木般蔓延的快感。泰妮希雅的危機感達到了極限。

  (只能到這裡而已嗎,即使殺了這些傢伙,我也會被碎片奪取!這裡只能再重新開始了!)

  「你們,我是一定要殺了你們,給我記住了!」
  「嘖!打算要逃了!」
  「哪能讓妳跑!」
  海因茲等人打算要追殺要逃跑的泰妮希雅,卻被她再次射出的【魔王的角】阻擋了。

  然後,海因茲在結束完對角的處置後,泰妮希雅的身姿已經消失了。


  使用了安置在臼齒內傳說級的魔術道具,轉移到了藏匿之處的泰妮希雅就那樣如崩塌般地倒下了,額頭依附於用磨亮的石材作成的光滑地板上。
  「總、總算逃出來了……」
  必須重整態勢,必須向比爾卡因和古巴蒙傳達海因茲成為【導士】的訊息,必須集全體之力殺掉。
  不是等待在山脈對面的半吸血鬼的時候。

  西西琉脩卡卡也沒有甚麼反應,什麼『悅命的邪神』,比起能製作不死族的半吸血鬼,那些傢伙不是更加危險嗎。為什麼不將那傢伙殺掉,快點下神諭啊!

  「貝爾蒙多……到底在哪裡發呆呢!?快點過來,你是我的【愚犬】啊!」
  最後剩下的一個心腹……泰妮希雅呼喚著最沒用的僕人。

  心靈和身體都壞了,外表也很醜陋,作為這裡的看守人兼應急用糧食還很遲鈍。但是,她擁有【供品】獨特技能。這種技能效果可以使食用之人的生命力和魔力完全回復,還能解除大部分的異常狀態。
  如果喝乾貝爾蒙多的血後,泰妮希雅就可以立即完全恢復。所以至今一直養在這裡。

  現在就在這裡用生命來還把她撿回來的恩情吧。

  「為何還不來!快點——啊?」
  泰妮希雅毫不掩飾焦慮站立起來,映入其眼中的,不是貝爾蒙多而是長著相同臉的五個孩子,朝著自己拿著筒對準。

  一瞬間思考停止了,泰妮希雅的生存本能大聲疾呼。
  「【念動】槍,發射」
  筒從發出巨大轟鳴的聲響裡發射出什麼。就在那一瞬間,泰妮希雅用平靜下來的【魔王的角】來保護自己。

  但是,平常狀態下能撕裂精金盾的【魔王之角】,被筒內發射出的子彈像貫穿糖果一樣貫穿了,直接命中泰妮希雅的頭部。
  驚愕的張開大眼的泰妮希雅的臉消失了,殘留頭部以下的身體再次摔落在地板上。
  然後子彈撞到遠方的牆壁上的轟鳴聲和震動。在數秒之後響起了什麼東西掉到地底湖內的聲音。

  「真不愧是奧里哈爾鋼的子彈威力就是不一樣。………只是注入的魔力太多了點」
  看到受到反動而消失的自己靈體的四體,以及像爆開竹子般的槍身(銃身),班達爾歎了口氣。


  班達魯將貝爾蒙多的各種飛散的碎片拼湊起來後,從她那裡得知泰妮希雅來這裡時出現的場所,是從宅邸裏直接用小船劃向地底湖的宅邸內的港口。
  泰妮希雅鑲嵌在臼齒上的傳說級魔術道具很小且攜帶性能優異,但是只能用在一個預先登記的場所,和上次轉移前的地方。

  然後用遊魂(レムルース)遠遠觀察著海因茲他們追擊泰妮希雅,就在她逃脫過來的瞬間,在這裡等待的將是裝有奧里哈爾鋼子彈的槍筒。

  在此期間在泰妮希雅藏匿處宅邸後面作出移動用的極小型迷宮,順便散步,並將她做的不死族馴服,以及將魔術道具與物品回收了。
  順便一說,從貝爾蒙多墮落的時候開始,到今天已經過了一週了。

  「比想像的還要早,而且還是那樣損耗的狀態來了」
  「不,還有別的話要說嗎?」
  「其他……?還有什麼嗎?」
  「欸——」
  輕描淡寫地將神治時代開始在黑暗世界君臨的原種吸血鬼打倒了,對於什麼特別感慨的樣子都沒有的班達爾,貝爾蒙多發出像是吃了一驚的聲音。

  但是在班達爾看來,和父親仇人的頭目古巴蒙將桑蒂雅等塔羅斯海姆的英雄屍體拿走了,以及艾蕾歐諾拉的原主人比爾卡因相比,泰妮希雅是作為敵人的資格低得多。
  (ザンディア,原塔羅斯海姆三王女之一,因為原發音是"讚"蒂雅,用在女孩子名字上怪怪的才擅自改成"桑"蒂雅)
  當然作為二百年前的塔羅斯海姆與米魯固盾國戰爭在後面操縱的其中一人,在他心裡的「絕對要殺名單」上記載著。

  「啊啊,如果擔心這個地下空間會崩塌的話,我已經做好了抗震工程所以沒關係。即使是最壞情況,要逃跑的時間也足夠了」
  「……這只要看看宅邸旁邊建了幾根粗大的岩石柱子就知道了”」
  「她想說的不是那樣的事情吧,師父」

  要讓蟲子寄生在原種吸血鬼身上後就這樣裝備在班達爾體內,想看到將其作成為不死族!研究者的靈魂燃燒起來的魯奇里哀諾這樣插嘴說著。
  時隔好久才看到,被活著的人種所理解讓貝爾蒙多感到了共鳴。

  「必須要儘快回收掉落在那裡的貴重素材!從神代時代開始生存到現在的原種吸血鬼,也是受到邪神保佑的稀少個體!她的價值是無法估量的!」
  「……不,我不是想說那樣的事」
  啊啊,價值觀不符。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嗎。貝爾蒙多看到魯奇里阿諾那想得到滿足的眼睛閃閃發亮的樣子感到了孤獨感。

  「那麼說也是。【死亡遅延】,請寄生吧」
  對倒下開始痙攣的泰妮希雅的身體施行手術,讓蟲寄生。然後在體內裝備她的身體。
  因為在地板上流有大量的血液很可惜,所以弄成血液哥雷姆移到嘴邊咕嚕咕嚕的喝乾。將破碎掉的角碎片也回收到了包裹中。

  《【業血】的等級上升了!》

  只喝了一次血就讓技能的等級上升了,就算再爛也是原種吸血鬼。

  「回去之後也讓我調查一下吧,師父。只是……頭部的回收看來是無望了。從貝爾蒙多小姐那裡聽到的【石化的魔眼】和大腦碎片也好想得到啊…...不過...…」
  「我漸漸害怕出門了。加上您在內的人種業障,好像比一萬年前更加深了」
  「比起那個,我用【念動】開槍擊中時從她身體長著角和刺一樣的突起物,妳知道那是什麼嗎?」

  「那個是……不,我不太知道。只是,恐怕那個該不會是【魔王的碎片】吧」
  聽了始終不改的貝爾蒙多那恭敬語調的回答,班達爾手裡拿著角的碎片用上【鑒定】。

  『泰妮西亞的角:詳細不明,具有魔王古杜拉尼斯的血與同質的魔力』

  「原來如此……啊,兩個人都離開我吧。差不多該來了」
  「「來了?」」
  「泰妮希雅她還沒死」
  班達爾的話在二人理解其意思的同時,從遠離的湖面飛出了一根黑色的角。

  班達爾張開結界想要阻止它,下一個瞬間腦海跑出【危險感知:死亡】的警告而改換成趴在地上躲過那個。
  從頭頂上,投射過來的角輕易就將【停擊的結界】貫穿過去了。
  「原來如此,對上那個角的話結界會無效。不過呢……還好好地活著呐」
  感到有些驚訝的班達爾站了起看了過去,湖面浮起滴著水珠鬼氣逼人樣子的泰妮希雅。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超越常識的再生能力使新的軀幹重新再生著,以脊椎和肋骨及內臟用少許的肌肉纏繞的狀況,以及各處都好像被黑色硬質的什麼東西連接著的狀態。
  「看來,破壞掉腦袋或心臟就會死亡的常識,對原種吸血鬼是行不通的。」
  儘管如此說,立即用【哥雷姆鍊成】還原了槍身後用【念動】再次射擊……被迴避掉了。
「在瀕死的狀態下看起來很快啊」

  「看起來像是瀕死的狀態還真快啊」
  集死如此的亢奮也不能忘記自己受到了深刻的攻擊。
  「突然的偷襲,我要嘎啊!」
  伴隨著轟鳴聲的地下空間在搖晃,泰妮西亞意外地迅速採取了回避行動。時刻警戒著【念動】槍,事實上【念動】槍要到下一發子彈發射有數秒的延遲時間,射程距離荒唐般地對長但對移動的目標的命中精度就很差所以還是缺點滿載的實驗武器。

  (果然還打不中高速飛行的敵人啊)
  貝爾蒙多這時候將自己本體當誘餌封住其行動,剛才是等待的再突襲。但要像在動作電影的主人公的那樣運用自如,還需要下功夫吧。

  「嘰捏"滋!嘰捏"欸"欸欸!」
  蒂尼西亞的理智碎片已是所剩無幾了,接著更進一步射出【魔王的角】。高速旋轉有如彎曲扭曲的角,即使只是過就會將剜取掉大塊的肉。

  「枝和蔓伸長」
  結界對攻擊無效,班達爾用裝備在體內不朽樹人的藤蔓和樹枝,用自身伸出去的絲線纏繞後捕捉。

  對構造上能掛的地方有很多地方的【魔王的角】很有效,即使不能彈開也能成功地反過來大大的改變軌道。
  「然後師父,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有點在意的事,還在考慮中」
  「那是能那麼從容不迫地接受嗎!?」

  「蕾比雅王女,大量魔力交給妳,拜託妳了。艾蕾歐諾菈,幫我【加速】」
  『是,陛下』
  現身的幽靈蕾比雅王女們變成黑炎之槍和骷髏與角衝撞一起,將氣勢稍微消去。
  「交給我,班達爾大人」
  然後艾蕾歐諾菈突然出現在班達爾那裡,接著立刻詠唱【加速】時屬性魔術。她與魯奇里阿諾一樣,讓自己身體寄生蟲子後在班達爾體內待命。

  【加速】將班達爾的時間加快,接著邊使用【死靈魔術】迎擊魔王的角,邊加深思考。
  看到這樣魯奇里阿諾與貝爾蒙多,也開始進行援護。魯奇里阿諾對不朽樹人詠唱出賦予魔術,貝爾蒙多則用擅長的絲線岔開【魔王的角】協助支援。

  「貝爾蒙多───!為什麼背叛我!?妳這隻忘恩負義的廢犬啊啊啊!」
  可是,由於曾經的部下明顯背叛的事讓泰妮希雅的狂亂變得越來越激烈了。由於越來越憤怒反而使口齒不清的狀況越來越正常,完全沒有長全的角四處亂射導致宅邸化為瓦礫的狀況也完全沒有發覺。

  對獻出一萬年忠誠的對象獻出那樣的身姿,貝爾蒙多不自覺得失聲發笑了。
  「話雖如此不過『客人』,這邊新的『老爺』似乎對我比較好。
  確實是對我有救命之恩,不過對您服侍一萬年已經十分足夠了吧?」
  有人說救命之恩就要用生命來償還,但那個是根據個人價值觀、羈絆及人際關係去決定。
  而且,實際上貝爾蒙多在一萬年間被叫為【愚犬】的情況下侍奉著,所以這樣被認為是背叛者是怎麼樣?

  「這個渾蛋女人!我要把妳跟其他輕挑的女人一起殺了!」
  「我輕佻……!」
  『不、不可原諒!!』
  「原來是嘴巴很臭的人,哎呀呀……」
  「啊啊,關於我的事妳可以無視。如果可以的話請忘記自己的存在」

  乍一看好像很輕鬆在交談著,但要被【魔王的角】擊中的話,魯奇里阿諾不用說、貝爾蒙德、艾蕾歐諾菈,就連班達爾也沒無法得救。如果蕾比雅王女們與班達爾的魔力連結被切斷的話,也會馬上消失的。
  也就是泰妮希雅即使只做單調的射出攻擊,也是無法放鬆的狀況。

  而泰尼希雅也是處於極限的狀態。在和海因茲他們戰鬥中消耗的魔力和精神力都沒有恢復的狀況下受到的致命傷。雖然是托自己的再生力和【魔王的角】的福總算保住了生命,但也因為【魔王的角】無法解除的原因導致戰鬥陷入了困境。

  拜其所賜導致無法使用魔術。要維持飛行,就要消費巨大的魔力同時還要射出角戰鬥。而且不經常移動的話,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那個正體不明的筒射擊,【石化的魔眼】也因而無法使用了。
  而且骨頭和肌肉還只恢復三成左右的現在的身體去做格鬥戰,由於自己搞不好反而會受到損壞。

  (可惡啊!至少能回收軀幹的話就好了!這些傢伙,把我的身體搞到哪裡去了!?)
  若是奪回身體後接合切斷面還能想些辦法,泰妮希雅感覺非常懊惱。
  魯奇李阿諾催促趕緊回收她的身體並隱藏起來,這是絕妙的一招。

  另一方面,班達爾看著泰妮希雅使用著魔王碎片的樣子思考著。
  (我也喝了【魔王的血】。那麼,能做到同樣的事情吧?但是那之後已經過了半年多了,卻完全沒有那樣的迹象)
  (是沒有禁斷的力量嗎?首先是【脫離幽體】,徹底調查我自己的身體。……喔呀?)
  利用從艾蕾歐諾拉那邊賦予【加速】思考著,調查了自己體內時就找到有奇怪的異物(?)。

  (收集我吧,收集我吧,讓我成為完全體吧)
          聽到幾乎毫無察覺的微小的聲音。明顯地在有自己以外的意識存在自己的體內。
  實在……很不爽。
  (收集我吧,讓我成為完全體吧)

  《【魔王侵蝕——】》

  (※這一小段有很多不同日文對"我"的不同稱呼,裡面的"俺"主要是班達爾,"我"、"儂"、"おれ"、"われ"指的都是。【魔王的碎片】的意識自稱)
  (你是俺的一部分。俺是我,我是俺)  
  (收集我……我(おれ)?我(われ)是俺,俺是……我?俺收集俺吧,讓俺成為完全體吧)
  (沒錯,那樣就可以了)
  不管如何對於裝備在體內的皮特牠們,如果在自己體內有自己以外的其他意識就不好了。

  《獨特技能,【魔王融合】獲得!》

  在腦內聽到廣播說出獲得了那樣的技能同時,【魔王的血】的用法也明白了。
  「去死吧!」
  於是好時機來了,泰妮希雅的攻擊貫穿了不朽樹人的樹枝,並切斷貝爾蒙多的絲線迫近了。

  對此班達爾用鉤爪切斷了自己的脖子。

  「班達爾大人!?」
  猶如悲鳴一般艾蕾歐諾菈叫喊著班達爾的名字,從他頭下脖子斷裂處流出的鮮血像噴泉一樣噴出,接著就這樣如同蛇一般彎曲與【魔王的角】展開激戰。

  「「那、那是什麼!?」」
  對奇怪著狀況同時教出同樣聲音的泰妮希雅和魯奇李阿諾的面前,【魔王的角】竟然被班達爾脖子迸發出的【魔王的血】所吞噬。

  「為什麼你會有魔王碎片!難道是納因朗德封印的……唏!?」
  【魔王的血】纏住了腳後繼續朝向自己逼近過來,看到這樣泰妮希雅慌忙想要逃跑。但是,身體卻毫無預兆的沉重得不聽使喚。

  「這是,難道……打算背叛我了嗎!?嘎哈!」
  血液的凝固作用變硬的【魔王的血】,將泰妮希雅生長的【魔王的角】壓斷之後像小枝一樣,融入了她的臟腑中。
  在感到內臟被撕裂開來,死亡迫近的同時,在泰妮希雅也聽到什麼在對話。

  (我啊,俺呀,與本體合流吧。集合我起來吧,讓俺變成完全體吧)
  (宿主無能,宿主無能,我要更優秀的寄宿體——與本體合流了。我是俺,俺是我)

  如生皮剝落般令人作噁的聲音響著,【魔王的血】收割了【魔王的角】後回到班達爾的傷口。只剩下最後殘留的骨頭和內臟的泰妮希雅垂著頭,        無法維持魔術的飛行狀態再次落入地底湖中。

  《獲得了【魔王的角】》
  《【魔王融合】、【精神侵食】、【異形精神】的技能等級上升了!》

  「好,贏了」
  擺著小小的勝利姿勢得班達爾周圍,矮蕾歐諾菈和蕾比雅王女愕然了,貝爾蒙多得嘴角抽搐著,魯奇李阿諾不知為何感動得流著眼淚。

  「現在……還好嗎?」
  『欸那個,好像打倒那個人了……』
  「沒想到有寄宿著魔王的碎片,還因此奪走了【魔王的角】。我自己也快,跟著對了不起的人搖尾巴了」
  「所有禁術的頂點之一,能夠近距離研究魔王的碎片!啊啊,成為師父的弟子真是太好了!」

  「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在弟子眼中的我身價上漲了,總之還是先回收經驗值和素材再說吧。啊,對媽媽保密我把頭切掉的事情喔」
  (侏:股票,不過拉姆達世界應該還沒有股票觀念,所以改翻成身價)
  『那個,陛下?您的身體沒問題嗎?』
  「沒有問題喔」
  對於蕾比雅王女和艾蕾歐諾菈的擔心,班達爾點了點頭。頸部的傷口已經癒合了,除了大量的魔力消耗掉了以外沒有什麼不順的。

  「即使是魔王的碎片,既然已經變成構成我的骨肉的一部分,那就是我的一部分了」
  對自己拿手的是能突然保持個人的意志說出「今後聽我的話」之類的話即使會被妨礙也是無可奈何的吧。
  因此,如果能同化的話就應該要同化。

  「這樣的壞,嘛,大概,覺得還不錯」
  『欸欸,嘛,順利就好了』
  對兩個人的困惑感到有些微妙,不過如果今後能够熟練使用魔王的碎片的話就應該能理解了吧,班達爾這樣想著邊做著回收泰妮希雅的事了。

  「貝爾蒙多」
  「僅遵聽命,老闆」
  絲線閃耀著光,將浮在湖面上的泰妮希雅打撈上來,放在地板上。

  「唔"」
  真令人吃驚,臉上雖然浮現著濃濃的死相但是泰妮希雅還活者。
  「那麼,首先來回收石化的魔眼吧」
  當然理所當然的不需要慈悲。

  「等、等等……不要……救啊啊啊啊啊!」
  「魔眼之類如果不在死前解體的話就不能移植了,魔術師公會內的禁術書中有記載說明所以不能等待」
  班達爾私毫不留情地推進解體的動作摘取了那隻眼睛,泰妮希雅張大嘴地大聲慘叫著……並且被貝爾蒙多地手指插入口中。

  「我知道您把魔術道具藏在牙齒內」
  泰妮希雅直視這樣說的帶著微笑曾經部下的眼睛。並且注意到了,貝爾蒙多跟以前的她已經完全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了。

  (這傢伙……嘖!跟那個海因茲的同伴一樣,被除了自己以外的某人吸引住了!是誰,那傢伙是誰……!)
  剩下的一隻眼睛看到,艾蕾歐諾菈和魯奇李阿諾的眼睛裡也有跟貝爾蒙多一樣的相同存在。
  然後.        看到最後看到班達爾的眼睛確信了。就是這個傢伙。

  「那個眼睛不是魔眼放著別管就好了吧」
  【魔王的角】失去後,【魔王侵蝕度】技能也就跟著失去了。這個半吸血鬼的危險性。和這傢伙相比的話,【導士】也沒不算什麼了。

  (不能被這個傢伙殺掉!)
  不管是本能的直覺,還是西西琉脩卡卡的加護,恐怖地發抖的泰妮希雅,現在簡直是如字面上形容的束手無策,什麼都無法做了。
  但是,她的厄運還沒結束。

  「啊,這真是出乎意料啊」
  班達爾嘟噥著,兩個人的身影從幾乎化成殘骸的房子稍遠的地方出現了。
  「艾蕾歐諾菈!?」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了救下泰妮希雅,比爾卡因與古巴蒙轉移到了她的藏匿處。
  看到眼前的狀況兩人懷疑或許是她說的那個半吸血鬼,但是因為無法理解自己眼前所發生的光景,一瞬間呆立住了。
  那個狀況班達爾牠們也一樣,萬萬沒想到竟然還有其他的原種吸血鬼出現,而且還是兩人一起出現的狀態。

  「糟了!」
  在那個間隙間吐出貝爾蒙多的手指的泰尼西亞轉移後身姿消失。
  「那好吧要逃囉」
  「喔咘!?」
  反射性地在泰妮希雅消失的附近伸手到貝爾蒙多口中,將手指插入放入蠕蟲寄生,並將她和艾蕾歐諾菈以及魯奇李阿諾一起裝備到體內。
  就這樣,對自身使用【念動】像炮彈般射出自己,再跳進了極小迷宮。

评分

参与人数 10轻币 +121 收起 理由
Sfiction + 14 工作辛苦
win900701 + 10 精品文章
blid + 20
lz874 + 10 工作辛苦
Aurorae + 10 工作辛苦
mary875xd + 10 感謝翻譯!辛苦您了!
sar2016 + 12 工作辛苦
秋風夜影 + 13 工作辛苦
kanonxzo + 10 感謝翻譯!辛苦了!保重身體啊!.
msyang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huzhiren 发表于 2019-7-26 12:53
貌似目前看到最多的就是翻译到98话就弃坑了

原來...那樣我得繼續努力撐~~!!
发表于 2019-7-30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伸手到貝爾蒙多口中,將手指插入放入蠕蟲寄生

這段好噁

插入手指讓蠕蟲進入口中

超噁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janpoi 发表于 2019-7-30 16:30
伸手到貝爾蒙多口中,將手指插入放入蠕蟲寄生

這段好噁

哈哈哈哈.......畢竟原文就是那樣....

手を伸ばすベルモンドの口に、適当なワームを突っ込ませて寄生させると
可能是等蠕蟲直接鑽入皮膚,或許直接強迫她吃下去比較快....()原文是手...不過我想整隻手伸進去應該更噁心...所以想說可能是手指吧?
(不考慮植物會直接寄生後無法摘出吧?)
其實當初轉職成蟲使野蠻意外的,不過皮特很威,所以就這樣接受了~
发表于 2019-7-30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好久没看这个了都
发表于 2019-7-30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感謝大大
期待下更
注意身體www
发表于 2019-7-30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小心身子啊
养好眼睛才好
不然得不偿失
发表于 2019-7-30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rex0000 发表于 2019-7-30 16:13
原來...那樣我得繼續努力撐~~!!

所以大神加油啦,不知道作者有没有弃坑.....
 楼主| 发表于 2019-7-31 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huzhiren 发表于 2019-7-30 23:04
所以大神加油啦,不知道作者有没有弃坑.....

應該不會.....
剛剛確認了一2019.07.30作者更新了最新一話.327話.....
(這次確實比較久一點,格了18天...可能作者忙實體書的部分吧?)
发表于 2019-7-31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rex0000 发表于 2019-7-31 00:08
應該不會.....
剛剛確認了一2019.07.30作者更新了最新一話.327話.....
(這次確實比較久一點,格了18天... ...

那就希望大神加油啦,这本书蛮好看的呢
发表于 2019-7-31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向翻译君致以诚挚敬意
非常感谢
发表于 2019-7-31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x0000 发表于 2019-7-31 00:08
應該不會.....
剛剛確認了一2019.07.30作者更新了最新一話.327話.....
(這次確實比較久一點,格了18天... ...

我帮大神把96-97的发上来吧
发表于 2019-7-31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96话
最后的阴谋和后面的企图


「逃跑了的……不,应该说是放过吗?」
「怎么办。那个原种吸血鬼也这么慌张。还是先疗伤吧」
「是啊。戴安娜,拜托了」
蒂尼西亚逃跑了,海因茨们受伤的身体受到戴安娜的治疗魔术和药水回复着,检查武器,将打倒的【斗犬】进行魔石和材料的剥取工作。
「这次服从『悦命的邪神』吸血鬼们的组织要瓦解了……」
「艹,比童话里听到的更加凶恶。那是魔王的碎片么」
窝气的海因茨和詹妮弗,埃德加们则是「是,不要后悔了」敷衍过去。
「确实让蒂尼西亚逃跑了,不过,到现在为止也摧毁了那家伙的几个据点,那家伙的心腹三人也被打倒了。这对那家伙来说,是不小的损失吧」
「那么,剩下的五犬众就一个人了。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一个被别的人打到了」
「情报还不全,或许不是被谁讨伐的,而是跟其他吸血鬼们暗斗被打倒的吧」
正说着,突然虚空中出现一道光,从那里沦落为畸形姿态的蒂尼西亚跳了出来。
「哇啊啊啊啊啊!」
「咦!?」
蒂尼西亚拖着脊髓和内脏像刚砍掉脑袋的蛇一样,露出獠牙猛扑过来。偶然在附近的海因茨吃惊的同时,反射性地用魔剑劈过去。
深深斩到额头,蒂尼西亚喀嚓一声倒在地面一动不动了。
「……为何回来了?」
感觉到大量的经验值流入,可以理解为自己将蒂尼西亚打倒了,由此海因茨更加疑惑的样子,德拉们也困惑地眨着眼睛。
他们不怎么满意的样子,而注意到蒂尼西亚的遗容是稍微后面的事了。
不过,蒂尼西亚的灵最后借助监视海因茨们游魂视野的班达鲁,在他下面被【降灵】了。


瞬间放出攻击魔术,在洞穴的…….迷宫入口,命中的轰鸣声与冲击所产生的裂痕进不去。迷宫的入口即便是树木和石头也不可能被物理破坏。不要说原种吸血鬼了,就是神也无法伤害得到。
如有可能的话,就唯有化为英雄神的贝武多们将量产魔物到危险程度的迷宫全部破坏掉。
反过来说,自己的攻击术也无法破坏入口状的迷宫建筑物。
「混账,这是迷宫吗? 为什么,这里有这样的东西……不,比起这个那丹皮尔为何跳到里面去?」
「谷巴蒙……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样我的计划就完了! 到底怎样才会这样! 为何会发生的啊!?」
「嗯唔,冷静点! 比尔凯恩,现在把你的癫痫收起来,这里不是慢条斯理的场合!」
谷巴蒙大声斥责比尔凯恩,虽说也无法冷静下来。
两个人,用使魔从远处监视到与海因茨战斗疲惫的蒂尼西亚,为了木偶,来到她的藏匿之处。
原本的三人原种吸血鬼,在紧急事态时是通力合作的盟友同伴。因此,蒂尼西亚的秘密藏匿之处,谷巴蒙和比尔凯恩是知道的。
但是转移过来一看,蒂尼西亚弱得已是濒死的状态,隐匿处的宅院变成瓦砾,一只手拿着蒂尼西亚一边的眼球,背后是背叛了自己还活着的爱莲,那个年幼的丹皮尔就在那里。
惊讶地停止了动作,在那瞬间的空隙蒂尼西亚逃跑了,丹皮尔将其他人种和女性幽灵,之后是蒂尼西亚部下的吸血鬼,不知怎么收纳到体内跳进了迷宫。
从神治时代就生存的原种吸血鬼二人,什么都搞不清楚了。
「那么说的话,使用【魔王的角】程度的蒂尼西亚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尽管如此,是不会轻易输给普通对手的。而且,那是爱莲的缘故吗?还是,那个丹皮尔——」
「是的,班达鲁。由你的从属种和黑暗精灵之间所生,偷走我的爱莲的家伙。
 ***,那家伙没有与蒂尼西亚合伙,而是利用那些假装英雄的臭小子,进行着杀死蒂尼西亚的作战!」
听了打断自己说话的比尔凯恩的喊话,谷巴蒙慌忙通过使魔去确认,蒂尼西亚已经被海因兹给予决定性的一击结果了。
「说的什么事啊……【魔王的角】是怎么啦? 魔王的碎片是在宿主死亡的时候才会附身到附近的生命体这样吧。还是说那丹皮尔,班达鲁将蒂尼西亚的碎片弄到手了吗!?」
谷巴蒙凝视着班达鲁突然消失的迷宫入口。单纯收集魔王的碎片不止会越来越强,相反【魔王侵蚀度】技能的上升率就有加速提高等的风险,而莱茵兰度封印的究竟是什么碎片还不知道。
或许,【魔王的角】对班达鲁来说是相性比较好的碎片也是有可能的。
「谷巴蒙,那按你说的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如今无论如何也要把那小子杀掉!那家伙至少也有两个魔王的碎片,我和你也要把那家伙杀掉!」
比尔凯恩龇着獠牙端正的脸都扭曲了,事隔数万年后,让谷巴蒙感应到危机感「不是那样的」。
「谜样的家伙,杀了那怪物之后再考虑就好了。我打算在迷宫中等待,可不能简单就算了,所有叛徒的身体都要得到教训」
还没有能玩弄班达鲁的对手,能杀掉自己的敌对者让比尔凯恩和谷巴蒙重新认识到了,说着话走进了迷宫…..用【迷宫建筑】技能效果转移后的班达鲁,当然是不在里面的。


法命神阿纳达通过赤狼骑士图巴勃罗的记忆,大体知道班达鲁在哈托纳公爵领行踪的事情。
『阿纳达啊,如今要将那个人讨伐掉了!』
『束手无策的话,有可能成为无法挽回的事态!』
『记录之神』裘拉托斯和『断罪之神』赫尼特克向阿纳达申诉着,但他摇了摇头。
『不要慌张。那个丹皮尔已经是……『怪物』了,潜藏在盖亚大陆南部。不能把分灵,御史以及英灵派遣到那个地方』
大陆南部不存在阿纳达信仰者,受到尚在沉睡的维达很大影响,直接派遣他们手下的人降临是很困难的。
『那么,下达圣战神谕!』
『赫尼特克,这太草率了。那个丹皮尔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怪物』。即使部署多少弱兵也只有被惨杀的份,只会被作成不死』
阿纳达推测班达鲁的实力,以冒险者行会的等级来看已经能与S级匹敌了。
阿纳达们并不知道蒂尼西亚战斗的详细情况,既然班达鲁能操纵史那比们,那么推测这事跟他有关系的可能性也很高。
不管与海因茨的战斗消耗得怎样,但能把原种吸血鬼逼到濒死状态,可见其实力是不可估量的。
麻烦的是,班达鲁自己的手下与率领军队的事。假如班达鲁带着一个人,或者几个左右的手下,如果是十多位英雄与其对抗的话总会有办法吧。
而且班达鲁的部下是能与英雄匹敌的人,那些曾经的英雄有多个存在着。
然后杂兵程度的话,以石头和木材为材料就能制作出魔术人偶且制作数量无限。
班达鲁在境界山脉的对面潜藏着,其质量和数量,就是阿纳达们要压倒他的军事力量也是很难的。
『大家啊,我们应该重视不要草率,要慢工出细活。重要的是,召集有一骑当千式超级英雄价值的大英雄,与曾经贝武多匹敌的勇者』
拥有过去打倒魔王古杜兰斯,与『罪锁的邪神』战斗厮杀等成就,还在睡眠中的英雄神贝武多,拿出他的名号令众神骚动起来。
这十万年期间,几个英雄如今成就了伟业。在这个场合聚集的众神中,也有曾经是那个英雄的人。
但是,即使这样贝武多们是从异世界被众神选择邀请的勇者,是特别的存在。贝武多们,他们英雄在死斗的尽头打败了理所当然讨伐的存在,牺牲三人后也把完全体的魔王打倒了。
阿纳达宣布那就再努力一把吧。赞同,动摇,希望,各种各样的感情在神灵间浮动着。

『……那样简单就能做到么』
代替被毁灭的西萨利翁,风属性的众神汇集于莱茵兰度,以不赞同也不反对的口气嘟哝着。
『呵呵,能有与曾经勇者的自己匹敌的后辈出现,不期待吗?』
『场电,我认为英雄的条件不是强度,原本就认为只考虑力量来定英雄的优劣是无稽之谈』
对部下,有后辈意味的『雷电之神』场电,莱茵兰度回答道。
『那是,过去的你不曾考虑过的话语。特别是,在与勇者阿珂和寨卡特诀别场面时的针锋相对,那都听麻木了』
『……那个场面就是给后世的人添油加醋的啊。实际上,我无视了她们的话。想起来我也很愚蠢。
 当然,现在也不聪明。跟阿纳达一样』
『……这么说什么意思呐,莱茵兰度。赫尼特克可就在旁边,被听到了可就大件事了』
『开玩笑呢。不论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们神灵不应该亲自出动,只是这样想而已』
把时间都放在世界的维持上,根本无法降临到地上。在这种状态下跟神治时代一样引导人们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人类也不希望这样吧。至少我不想,莱茵兰度回答道。
『场电,你是人类的话,无论何时反复被种种指示操纵着生活与死亡,那样的世界也会厌烦吧?』
阿纳达要做的事,就等于那样子。由于贝武多的睡眠,因此下达神谕的频率特别高。
『我们是神,并非是支配者与统治者。要行动也是人类的请求,还是必要的时候。
 英雄并非是我们制造的,是人们众望所归的,我们只需要稍微帮一下忙就好了』
过去在『地球』,还只是在宠物商店打工学生九道阳菜的时候,她曾想过「神不存在」
不过被西萨利翁告知神也存在于『地球』。那时候,感叹『地球』的神是何等得无能。将众多愚蠢言行以及做出十恶不赦行为的人们放置不管。
正因为如此在拯救世界中自己主动与寨卡特们合作,对贝武多的话也有共鸣。
自己成为神后的今天,再回头看看这个世界又是怎样的呢?
『……那确实啊』
对于唉声叹气的上司,莱茵兰度没有以人们而是从作为神的自己视角考虑的事是值得赞同的。
注意到给一个个信徒像顽固父亲般那样教导是很麻烦的事,可能也不会想做。
『不过,魔王的碎片落到了一个邪恶存在的手里。不忧虑吗?』
『那也是,人应该自己面对问题。……很可惜,最近管理的一族不乞求神的引导』
哈托纳公爵家恣意地利用自己残留的结界,那当然不是莱茵兰度的本意。但是,那个时候哈托纳公爵对塔洛斯海姆进行了背叛,只是历史上反复发生的悲剧之一而已。
在『地球』,在其他的异世界里也在进行着类似的东西。
觉察到是哪方面的过错吧。公爵家的人,或者是侍奉的人,还是公爵家的代替者。与其他数不清的过错一样。
历史不断重复着相同的愚蠢行为和悲剧。
而且,莱茵兰度们众神是构成塔洛斯海姆包含巨人种在内维达新种族灭绝的原因,故意制止真是很奇怪的话。
『那是我最大的愚蠢行动吧。
 场电,隐瞒了什么呢?』
『啊?我到底会隐瞒什么?』
『提问就要回答问题。不过,如果对拿了魔王碎片的人有不利的事就好了。
 我向阿纳达呼吁变革。他的新英雄热衷于教诲,应该当作正道』
『那是,融合派的教义,要承认维达新种族吗?』
场电不由反问回去,莱茵兰度没回答他就向阿纳达那里走去了。
『呃,事到如今才融合? 要做那个的话,也要在死绝之前做啊。而且阿纳达也一度要专心对付魔王的残党,考虑过停战。对莱茵兰多的话也有可能点头吧。平时的时候,对到现在为止的牺牲说长道短与无聊的事胡闹着,未必会不同意』
场电一边皱着脸一边说着自己上司的麻烦事。
总之得到【魔王的血】后,莱茵兰度和阿纳达是不会与班达鲁和解的了,被挑拨离间而相互厮杀实在没有意思。
『如果罗多特鲁特下次……真想快点见到送过来的转生者』


罗多特鲁特在班达鲁的弟子鲁奇里亚诺那记载着,看到他所看到的东西,也忘记了自己是神的事,抱住了脑袋。
『寿命的存在超过死者的复活,在轮回转生出手的结果,是得到魔王的碎片……将欧利金的转生者就这样送进去,终于变得无法处理了么』
卡纳塔就是这么放下去的,然而比起他,战斗力更高智慧更优异的班达鲁就变得强大多了。罗多特鲁特是这样认为的。
明明没有给予外挂能力,但在欧利金那里也实现了恐怖的成长。
何等惊异的是通常不做的事,会犹豫的事以及绝对要回避的事,却成为切切实实的行动。
这样下去可能真的成为第二个古杜兰斯。那是噩梦般的预感。
『应该考虑像卡纳塔所希望那样的怀柔政策吧。让其认为有在这里想要拉拢的决心,好让转生者们瞄准其疏忽大意的地方,这也是对策』
这个时候是不会有涉及向班达鲁老实谢罪等选项出来的,是高明的愚蠢吗?
『或是一个团队而不是一个人,跟班达鲁一样一开始就应该让其积累经验』
成长空间稍微增加的话,转生者们应该能打倒班达鲁。因为有外挂能力。
罗多特鲁特开始有那样的自信,阿纳达的使者带着他要转达的意思来访了。
注意到送进来转生者的事了么。罗多特鲁特是这样想的,不过内容只是提案。
『维达新种族的灵魂,在我的轮回转生系统流通如何么,嗯。只是十万年前曾有过一次拒绝了』
承认维达新种族存在在融合派的教义里就是那样说的,阿纳达考虑后听取了莱茵兰度申诉的提案。
只不过与这个提案相同内容的东西罗多特鲁特在十万年前就收到过一次。那是在阿纳达与维达决裂战争前。
当时罗多特鲁特是不行拒绝了。
准确来说并非不可能。理论上是有可能的。只是实际操作不了。
首先要向罗多特鲁特的系统灵魂转移,维达就必须要以自己的意愿破坏掉自己的系统。
就算实施之后,能灵魂转移的魔物始祖里没有维达新种族。也就是说吸血鬼和女妖等,不会有新生儿以及死后将永远彷徨,堕落到魔王式系统完全只能转生成魔物了。
这样的条件当时的维达是接受不了的。
而现在维达处于沉睡状态,她管理着的系统包括罗多特鲁特在内是无法直接破坏的。所以,如今与阿纳达目标是将维达的新种族灭绝不同,破坏其系统是必须的。
「承认你们的存在,但要先让你绝种」等等,无论人的价值观多么愚钝罗多特鲁特不认为会有那样认可的人。
『不那样的话,我只能组装新的系统了……要做这一切的话,我所管理包括拉姆达全部轮回转生系统在数年到十年间会停止。考虑到影响,没做过那事但应该会明白的』
在数年至十年里,不只是人类,动植物会以不正常形式的状态诞生。没有灵魂的肉体只会增加下去,最初会有彷徨的灵魂以附体形式转生……如果是植物的话还说得过去,记忆缺失人格崩溃疯狂的灵,如果不是专用的肉体,转生的话会怎样呢?
最坏的情况,所有生物都灭绝的可能性有不少。
拉姆达这地方,通过狩猎魔王式轮回转生系统所增加的魔物,食物是能得到的。
十万年前同样的事情已经说明了,忘了这个奇思异想吧,阿纳达提案的最后,『希望考虑』要求着。
『……打算让我考虑新方法吗』
专业领域好象打算委托专家了。
『但是这样的建议再次到来,而贝武多还在睡觉。再加上阿纳达被逼到这样……是班达鲁的原因吧』
到现在为止,即使转生者的事被注意到了,那就交给转生者自己的才智就好了,罗多特鲁特这样考虑到,直到被阿纳达逼到陷入困境,才认真考虑改变隐瞒的想法。

与此同时,罗多特鲁特也决定先接受阿纳达的提议。虽说是考虑过,但现在也不认为会被发现得到。只是打算与其断然拒绝不如一定程度考虑之后,再转达结果更好一些。
这就是班达鲁的行动绕来绕去的结果,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推动了世界吧。只是当事人一点高兴劲也没有。
『不过,我手头上可没有那么多空余』
罗多特鲁特则继续应对处理着班达鲁引起的错误,空余间向阿纳达转达回复『会检讨的』。


春天,逐渐暖和起来,塔洛斯海姆的水渠边,家畜在吃着藻类和水草。
「咩~」
「咩~」
「呀ー」
「咩~」
那是山羊。
不是鸭子和鹅,毫无疑问是山羊。
长着白色的毛胡须和长方形眼睛的,山羊。但是,只有上半身和前腿是山羊这样,下半身则变成覆盖着鳞片的鱼尾巴。
这是塔洛斯海姆魔境本质的缘故,连带将山羊变化为位阶2的摩羯这种魔物。由于山羊们摩羯化身体长大的缘故,挤奶量约两倍了,没有看到有什么特别的问题。
顺便说一下,不止山羊,兔子和鸡以及入手的一头猪也各自魔物化了。如摩羯那样极端变异着。
马在不远的将来也会变化吧。
「哪啊,大王? 明明听到在这里的」
「班达鲁混在摩羯那里」
「啊啊,真的混在里面!」
在水渠钓鱼的原开拓村男人指向的方向,班达鲁混在摩羯里游泳。
「啊——?」
「拜托,说人话」
【魔王的角】在其头上长出山羊形状的角,毕露媞拜托班达鲁,更改后开了口。
「怎么了,毕露媞?」
跟摩羯混在一起一边游泳一边检查水渠的班达鲁上岸后,毕露媞嘟囔着「那个内瞳孔长方形的感觉」,告诉下个预定的事情。
「到料理讲习的时间啦」
「这样啊。今天,是拉面的制作方法哦」
班达鲁相继引进新的食材和调味料,当然不是马上就能参透的。不管教授什么样的烹调方法,据说这是大家从理解到普及的第一步。
所以班达鲁就定期召开料理讲习了。
「用活版印刷就能印刷出食谱,用料理书……是不是很奇怪啊」
「是吗? 做在那白色黏黏的~轻薄宽广的纸上吗,想想就很厉害哦」
在纸工厂里,用纤维魔术人偶揉戳植物材料的纤维阶段,再自己均匀厚薄,以拉长方式来生产纸张。
大概是比起出自熟练的手艺人之手的东西品质是下降了,但做为书籍的纸就足够了。
「不,不是纸的问题是印刷机的问题。印刷机魔术人偶还没有调整好。卡尔坎和巴勃罗真是笨啊」
「啊~哈。把纸做成的书也很麻烦啊。我认为石板或黏土板也不错。」
一边进行那样的会话,班达鲁一边擦拭着潮湿的身体,等待着的毕露媞还不知道书的可贵,这是原来在丛林生活着的食尸鬼的缘故。


看起来跟平时一样的班达鲁,对耽误杀掉蒂尼西亚的事情上有些低落。得到大量经验值的机会,不经意间成为海因茨们战利品的事情,是通过游魂的眼睛看到的。
打倒蒂尼西亚的作战,很难说是部署缜密的作战。但除了最后的最后以外都进行得很顺利。
首先将与蒂尼西亚手下有勾结的史那比弄成废人,准备成为告发者。
再者替代为了帮助蕾比雅公主和幽灵们而无法行动的班达鲁,以骑士和冒险者追捕邪神派的吸血鬼们。
特别是海因茨们欣喜万分准备行动了。他们带着丹皮尔少女,如果有打算守护她的话,那邪神派的吸血鬼是一个人也要多番讨伐的对象。
跟预案的一样,海因茨们纷纷讨伐邪神派的吸血鬼,班达鲁则不断用【降灵】成功地召唤到那些灵。
然后从如奇兹列般蒂尼西亚亲信的灵听到的情报,是她的藏匿处……被追逼的时候最后一个特定躲进的地方。
对蒂尼西亚来说是机密中的机密,同样也有原种吸血鬼比尔凯恩与谷巴蒙的,然后还有看守兼应急食物的贝尔蒙德之外的亲信也都说出来了……人真是失败的生物。
即便想要为了保护秘密,偶然的言行就一点点漏出去。每一个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情报,也不能称为线索。
但是,对于有几万年的吸血鬼们,就持有很多这样尘埃般的情报。
然后五犬众在内三个灵到手的时候,尘埃就变成了山。判明了藏身之处,用武力和说服工作占据掉。就等待被海因茨紧逼的蒂尼西亚了。
对班达鲁来说计算之外的是,在那里比尔凯恩和谷巴蒙出现的事。海因茨们将蒂尼西亚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没出现,所以深信不会有援军,因此疏忽了。而且,还损失杀掉她的机会。
「啊呀,好啦。虽然经验值没有到手,海因茨谁都没有死,不过敌人的数量减少了」
至少,作战目的是为了减少妨碍者的事,也算达到了。
而且从藏匿处,蒂尼西亚的几个贵重魔术道具以及材料都到手了。
蒂尼西亚创造出的不死,稍微有点粗糙。
考虑到她的不死完全是玩具艺术作品的那样子,因此全无班达鲁要求的战斗力和实用性。
「反正,总之都将情报全部吐出来了——」
『喔哇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难听的尖叫声,与清澈的玻璃破碎声音回响的同时中断了。蒂尼西亚的灵魂破碎,毁灭掉了。
『【神殺】、【魂碎】的等级提高了!』
『悦命的邪神』西里酥卡卡从属神化的蒂尼西亚,对班达鲁怀揣着笨拙与危险的判断。贝尔蒙德对其已无好感,所以没有顾虑地打碎了。
「那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在班达鲁的综合性工房化王城地下的大厅里,他为了决定今后的方针召开了会议。
「个人报告」
「啊,新居民代表的卡西姆」
首先举起手的是,除了自己以外的成员稍稍感到相形见拙的卡西姆。
「诶,请做给我冰箱,菲斯塔说了几次要冻住蔬菜和肉。」
将死属性魔法的夺走热量燃烧【鬼火】赋予到制作的冰箱里。夏天里能将一天里没用到的生肉和生鱼保存起来,是很好用的东西……第一次使用冰箱的卡西姆们还不习惯。
做了防止小孩被关到里面去的研究,不过把冰箱跟冰库搞错的话,无法想象。
「在试作阶段知道实在太好了。在商品化前就有了对策」
『啊,确实啊。我也要冰冻味噌』
「门上有写了东西吗? 为何要注意呢?」
「不,我们都不会读汉字。现在,莉娜将门上读到的片假名扔掉了」
空气有少许松弛,会议在和谐的氛围下进行着。
「班的角加工方法的开发也很顺利」
接下来的报告是塔利亚。班达鲁用【魔王的角】生长出的角跟精金一般坚硬,还有鹿和犀牛角一样的性质,可以加工为各种各样的武器和产品。
现在是看到混了班达鲁的【魔王的血】血渍的样子。
「呵呵,班大人的坚硬健壮的角在我手中……」
「在会议中不想有神色难看的脸。暂时是不回来了,先继续吧。」
「蒂尼西亚的不死化怎么样了?」
「没有问题。通常将原种吸血鬼在内的维达新种族不死化是不可能的,但从师父的【魔王的血】调和后使血液循环起来,使这事情成为了可能。
 用别人的东西代替脑髓还是第一次,不过,经过师父的微调整后就可以了」
「那么,爱莲和贝尔蒙德的手术所需要的材料也随便取得了」
「嗯,原种吸血鬼的再生能力惊人。不论皮肤,脂肪还是骨头以及内脏,只要没有死的话就没有问题」
「曾经主人的下场真可怕……..老板大人,是说我的手术吗?」
顺着眼睛看去的话,当事者贝尔蒙德抽搐着脸颊。顺便说一下,这是她成为班达鲁同伴的条件,班达鲁是要直接杀掉蒂尼西亚的。但是蒂尼西亚她自己逃跑,而最终蒂尼西亚也死了,所以最后为班达鲁服务了。
只是除了那个地方以外就没有能去的了。
「嗯?成为我的管家条件的另一个,不是说了『把身体回复到原来的事』吗」
「我确实是说了,我的身体已经是原来……」
「真不解人意。班达鲁大人说要治疗我们的伤痕。我的被比尔凯恩赋予的伤痕和您的伤痕」
可能对那样的事有些吃惊的贝尔蒙德,但看到还几次点头,正是爱莲对主人肯定的话,认为“看起来就是这样”。
「……那么,承蒙厚意吧。因为我也喜欢这丑陋的身姿」
触摸贝尔蒙德残留着伤痕的脸颊,她所说那样的丑陋想是不存在的。特别是沃尔克斯,别说是一半伤痕的脸了,他就剩下骨头啊。
卡西姆也没认为她是个难看的人,他跟班达鲁柔和地,但冷静观察凝视着寄宿悲伤的眼睛。
(你也是那方面)
虽然没有绝对会被责备的理由,但是却有这样的事,感觉很舒服。
「那,那下一个议题」

新设学校,新居民的新职场的情况,将棋和国际象棋,黑白棋的围棋大会等的集会,礼服在内新衣服的需求量增加,非修复性新的公共浴场建设计划。各种各样的事进行了交谈,只是被视为最大问题的是乳制品不足。
「班,鲜奶油不足了」
班达鲁做的鲜奶油,其松软的香甜口味让塔洛斯海姆的居民着了迷。其产量是山羊摩羯化增加着,只是仅有十几头。还不至于满足超过四千人的国民。
因为需求和供给差太多了,所以牛奶全都生成鲜奶油的状态。
班达鲁原来还想做黄油,奶酪以及酸奶的说,事态变得十分严重。
「嗯,以去小村庄巡视的方法筹措山羊的话,那么弄到足够的数量就不知道要多少年了……」
『陛下,增加摩羯怎么样?』
于是切萨雷大声问。
「确实因为摩羯作为魔物,繁殖能力比普通的山羊强。但是下半身是鱼,现在在塔洛斯海姆一次能够饲养头数很有限。增加到那个极限的话,还是与班达鲁大人要求的数量不够」
爱莲,指出摩羯生活需要水场的生态性问题。只是,切萨雷认为那样的事谁都知道而继续着。
『是的,要开拓新的土地。雅玛塔殿下,例子的资料』
雅玛塔……….蒂尼西亚制作的,上半身是九人容貌姣好的半人马和人鱼,拥有九条脖子九头蛇变异品种,其头部可安插替换的僵尸,用于分发资料。
在资料里塔洛斯海姆的记录残留下来描绘着这里周边的地图。
『这个塔洛斯海姆沿着水路向南前进,河流越过这个森林流入宽广的沼泽。往这里开拓吧』
『但是,这里大概有几个蜥蜴人种群……二百年前,比较友好的群落支配了离塔洛斯海姆较近的北部,有相互不可侵犯的约定,现在如何呢……』
蕾比雅公主说明着二百年前的事,蜥蜴人的寿命比人短三十年至四十年的程度。不知道现在是哪个群落支配沼泽地。
『是的,如果那个比较友好的群落还生存下来的话,就提议与他们合作。如果没有的话,那就用武力支配好了』
原来如此,全体点头。
「那么,为了摩羯牧场向沼泽地南进吧」
原本,维达派的原种吸血鬼和维达本人在大陆南部沉睡,打算要去的。在选举王国的社会舆论冷却期间,南进还不错。
就这样,在之后的历史书中,记载的远征与开拓事业开始了。

『别名、【忌讳之名】解除了!』

选举王国欧鲍姆的首都,欧鲍姆。
拥有两百万人口大都市的居民们,在当天狂热中沸腾着。那是因为传说……不,成就了神话的大英雄在这个国家诞生了。
「海因茨! 海因茨! 海因茨!」
「『五色之刃』万岁! 『黑暗撕裂者』五人万岁!」
「我也要改变成融合派的宗旨!」
「哇啊——,埃德加大人来这~边!」
在绚烂游行前领头挥着手的海因茨们和他们所保护的,丹皮尔少女希儿,人们向他们投向欢呼声。
在被装饰得很奢华的马车装货台上向人们挥手,听到美女尖叫声还一脸放松的埃德加,发现在那里闷闷不乐的海因茨,他搭话道。
「喂喂,可以讨好笑一下。微笑啊,微笑」
「……我不是舞台演员」
「什么? 新的别名不喜欢吗?」
在对吸血鬼特别有利的夜晚挑战战斗的事情被广为人知,五人全员也得到别名【黑暗撕裂者】,这确实太夸张以至于埃德加也觉得不好意思。
说起来,是抓住众所周知「在夜晚人类是不会攻击吧」这个吸血鬼的大意而不得不攻击的。
「那有什么好」
「有什么好……你喜欢吗?」
「不是那样的,蒂尼西亚啊。只是最终一击,但真正打倒的不是我们。那是,在逃避什么人吧」
在神治时代出生,以后超过十万年里支配黑暗世界威胁着人类的原种吸血鬼。那讨伐了一只,海因茨们就被称赞为大英雄。
但是海因茨最后一击前蒂尼西亚很明显是奄奄一息了,『石化的魔眼』和,强大的【魔王的角】也失去了。
传说中,魔王的碎片会从死亡的宿主身体中跳出,寄生在旁边的生物中。要防止它,就必须封印……蒂尼西亚的尸体里『魔王的碎片』的东西,不管过了多久都没出现。
蒂尼西亚在海因茨们前开始转移的地方,她是被什么人打击了吧。而『魔王的碎片』和『石化的魔眼』被夺走的同时,险些丧命逃出来的。
是其他的原种吸血鬼么,除此以外就没有了。
「那件事大家都明白。我们,行会和神殿伟大的先生,给了我们感激的话语还有给予勋章的选举王国伟大的先生们也一样」
「现在,向我们挥舞着手的人,就不明白」
「确实是这样的……海因茨,这个事实传开来的话,会刺激侍奉西里酥卡卡以外神灵的原种吸血鬼在内的魔王的残党。如果开始激烈的抗争,受害的就不止地下世界了。」
「没错……戴安娜的话很好理解。而且……」
海因茨视线的前方,是脸上充满紧张和兴奋希儿的身影。
「也是为了她」
这一天,『五色之刃』被赐予选王勋章,领导者海因茨则被赐予名誉伯爵位,埃德加以下成员被赐予名誉男爵位。

【完】

・名前:班达鲁
・種族:丹皮尔(黑暗精灵)
・年齢:7歳
・别名:【食尸鬼之王】 【蝕王】 【魔王再临】 【開拓地的守護者】 【维达的御子】 【怪物】(NEW!) 【忌讳之名】→(解除)
・职业:樹術士
・职业等级:88
・职业履歴:死属性魔術師 魔术人偶錬成士 不死驯师 魂滅士 毒手使 蟲使
・能力値
生命力:820
魔力 :485273958
力 :283
敏捷 :317
体力:462
知力:972


・被动技能
怪力:5Lv
高速治癒:7Lv
死属性魔術:7Lv
状態異常耐性:7Lv
魔術耐性:4Lv
闇視
死属性魅了:9Lv
詠唱破棄:4Lv
眷属強化:10Lv
魔力自動回復:6Lv
従属強化:5Lv
毒分泌(爪牙舌):4Lv
敏捷強化:2Lv
身体伸縮(舌):4Lv
無手時攻撃力強化:小
身体強化(髪爪舌牙):3Lv
糸精製:2Lv

・主动技能
業血:3Lv(UP!)
限界突破:6Lv
魔术人偶錬成:7Lv
無属性魔術:5Lv
魔術制御:5Lv
霊体:7Lv
大工:6Lv
土木:4Lv
料理:5Lv
錬金術:4Lv
格闘術:5Lv
魂砕:7Lv(UP!)
同時発動:5Lv
遠隔操作:7Lv
手術:3Lv
並列思考:5Lv
実体化:4Lv
連携:4Lv
高速思考:3Lv
指揮:3Lv
装植術:3Lv
操糸術:4Lv(UP!)
投擲術:4Lv
叫喚:3Lv
死霊魔術:3Lv
装蟲術:3Lv
鍛冶:1Lv
砲術:1Lv(New!)


・独特技能
神殺:5Lv(UP!)
異形精神:6Lv(UP!)
精神侵食:5Lv(UP!)
迷宮建築:5Lv
魔王融合:2Lv(NEW!)


・魔王的碎片



・诅咒
 前世経験値持越不能
 既存职业不能
 経験値自力取得不能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15 收起 理由
mary875xd + 5 很给力!
kanonxzo + 10 感謝翻譯!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31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anshuzhiren 于 2019-7-31 14:13 编辑

第97话
奶油遠征了結!

獲得《鱗王》的稱號後,君臨廣大沼澤地的他,今天也受到崇拜自己的僕人們的侍奉。
在一百多年前,他還只是條大地龍(アースドラゴン)。
屬於龍種之一,作為地屬性的龍而受到畏懼,但是到頭來,他在龍種中也只屬於下等的一群。
而且他還是出現在沼澤地區的迷宮所孕育出來的魔物。不是迷宮主也不是樓層主,只不過是棲息在某個樓
層的魔物罷了
雖然棲息在附近的魔物都與自己同等級,所以生活不算好過,但是有一天,因為大暴走,他終於從迷宮中
解放出來了。
與其他魔物一起來到外面後,身邊充滿了比自己弱小的魔物。
於是他不斷啃食這些弱小魔物,襲擊他們啃食他們、戰鬥、被人襲擊然後戰鬥、埋頭啃食。
當他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經晉階了。
不久之後,他便聽見了暴邪龍神・魯維茲馮爾(ルヴェズフォル)的聲音。
『你很有天分。要是你肯信奉我,就賜予你加護吧!』
他聽從魯維茲馮爾話,並獲得了加護。於是他便的更加殘暴、更加熱衷於啃食其他魔物。原本位階7的他
,最終成了位階10的巨大狂龍(グレートマッドドラゴン)。
但是他完全沒發現自己的手腳變成魚鰭狀,頭與軀幹都變的向是鱷魚一樣了。畢竟對魔物而言,晉階是一
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就外觀算會因此有集大的轉變也不需哀嘆。
然後在鎮壓了不知從何時開是追從自己的蜥蜴人(リザードマン),並且啃食了幾個強敵後,他便以《鱗
王》的身分君臨沼澤地,過者舒適的每一天。
蜥蜴人會送來食物,如果不夠,就吃了蜥蜴人就好。
蜥蜴人為他擦亮自己的手所勾不著的背上的鱗片時,眺望著蒐集來的寶物打盹。真是太棒了。
雖然不再親自戰鬥,但是自從蜥蜴人一起祈禱後,魯維茲馮爾別說是斥責了,甚至還給了他更強的加護。
原本以為時間就會一直這樣過去,但是最近身為僕人的蜥蜴人們好像有點吵鬧。統治下的族群裡,有幾個
開始不聽話了。
不過實在太麻煩了,所以《鱗王》什麼也沒做就再度陷入了沉睡。
下一次醒來時,他接到的卻是受到襲擊的通知。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膽敢反抗本《鱗王》!?看我吃了你!
把前來報告的蜥蜴人當做早餐吃掉後,擁有《鱗王》稱號的巨大狂龍,久違的踏出了巢穴。

在廣大的沼澤地裡,大量的蜥蜴人正與,另一批蜥蜴人、食屍鬼以及不死者所組成的聯合軍對戰著。
而其中占優勢的是聯合軍一方。
『真是一面倒呀!』
久違的做了像將軍該做的工作的切札列,完全不用擔心被人吐槽說「別豎旗呀!」,因為聯合軍就是如此
具壓到性。
「畢竟我們做足了能夠壓倒對方的準備呀!」
回應他的是,在酷暑的日照下,皮膚還是像蠟一樣白的范達爾。
當他們舉著與兩百年前進行交涉時相同顏色的旗子,尋找與塔洛斯海姆簽下互不侵犯條約的蜥蜴人部落時
,最後卻發現當年君臨這片沼澤地的部落,現在已經沒落到,全體加起來還部到三十隻的中小聚落了。
因為能夠理解人類語言,並且可以書寫文字的聰明蜥蜴人已經不在了,范達爾只能將尋找部落過程中對他
們露出敵意的蜥蜴人做成殭屍,用來當做翻譯員。
結果一問之下才知道,從很久以前開始,這片沼澤地就被一條很強的龍給統治了,並且由信奉賜予那條龍
加護的暴邪龍神・魯維茲馮爾的蜥蜴人部落所支配。
雖然不論是詢問當地的蜥蜴人,還是問幽靈們,都問不出那條龍到底從何處而來,又是怎麼樣的個體,但
少知道那是一個適應沼澤地的個體,並且底下還率領著數條大地龍與岩石龍了。
然後據說,《鱗王》底下的蜥蜴人居然超過三千隻。
敵方部落藉著龍威當後盾統治了好幾個部落,並以獵捕其他魔物與魚維生,並且利用出現在沼澤地的兩座
迷宮的其中一做鍛練戰士,維持部落的人口。
雖然一般的蜥蜴人位階為3,但是在亞人型的魔物中,除了高貴豬頭人等上位種之外,是智力最高的種族
。蜥蜴人的戰士們比隨便的山賊還具有忍耐性、冷靜,並且擁有更高的判斷力。
在兩百年前與塔洛斯海姆簽下互不侵犯條約的這項事蹟,也凸顯了他們的高智商。
據說《鱗王》旗下的部落保有大量高位階的蜥蜴人,考慮到戰場又是立足點非常差的沼澤地,用武力征服
應該不是一項好的決策。
特別是用來當做雜兵的岩石和木製哥雷姆,應該三兩下就會沉入沼澤了吧?
那麼為什麼能將腦袋聰明、【死屬性魅惑】不起效果的,《鱗王》的蜥蜴人部落軍擊潰,並且讓他們加入
己方軍隊呢?
那是因為,讓他們見識到極具壓倒性的力量了。
『這群死蜥蜴!看是要歸順我們,還是要死,趕快選一個吧!!』
『哦哦哦哦哦哦哦喔喔喔嗯!!』
「動作快點呀!我們可沒什麼耐性!」
位階10的殭屍英雄(ゾンビヒーロー),波庫斯;位階8的連鎖骸骨,庫諾漢;位階7的暴君巨獸食屍
鬼,維賈羅一邊放出發出殺氣與怒氣進行威嚇,一邊讓擔任翻譯的殭屍蜥蜴人進行勸說。又或者是……
「呵呵呵,四肢都被切斷很痛苦吧?殺了你?不不不,這怎麼可以呢?我們要的不是你們的性命而是服從
呀!
還請你們考慮考慮。只要你們一點頭,就會幫各位將手腳通通接回去喔!」
位階10的蓓爾蒙多(ベルモンド)臉上掛著完美的營業笑容,跟殭屍蜥蜴人翻譯一起進行勸說。又或者
是……
「服從,我們吧!」
「真是一群死腦筋!范達爾大人可是叫你們服從了喔!」
「妳不用【魅惑魔眼】嗎?」
「那個只要一移開視線就沒用了,沒意義呀!」
布拉卡、艾蓮奧諾拉、巴絲提亞將部落的全員打了個半死,彰顯實力差距。
因為魔物基本上不會服從比自己弱小的存在,因此挖腳行為得利用肉體語言才行。
「────♪」
其中只有范達爾比較和平的散布著麻痺毒,並且不斷唱著歌。當然付上了【叫喚】與【精神侵蝕】的效果

等到麻痺毒解開實,整個部落的蜥蜴人都對自己從很久以前就服從范達爾,而不是《鱗王》這件事感到深
信不疑了。
將以上的工作在沼澤的外緣的中小聚落,花費兩個月執行的結果,末約一千隻的蜥蜴人變成了友軍。……
不過很神奇的是,在這段過程中,原本就是塔洛斯海姆友方的部落的忠誠度,莫名的上升了許多。
『居然一面倒到這個地步,說不定當初一開始就可以用武力征服了。』
「切札列,那樣就太驕傲了一點。而且你看夏咻加(シャシュージャ)都露出這麼哀傷的表情了,別這樣
!」
面對半開玩笑的吐出恐怖話語的切札列,范達爾指著現在成為蜥蜴人統合人的傳奇戰士蜥蜴人(リザード
マンジェロニモ),夏咻加如此說到。
身為與塔洛斯海姆締結契約的部落的子孫,他用拋棄的小狗一般的可憐眼神望著范達爾。真虧他能用爬蟲
類的冰冷雙眼,表達出如此豐富的感情。
不過實際上,范達爾他們並不需要如此顧慮不是維妲新種族,單純只是魔物的蜥蜴人。
但是因為敗給夏咻加那可憐的眼神,與哀情的哭訴,范達爾決定在打倒《鱗王》後,合併蜥蜴人族群。
順帶一提他的名字「夏咻加」是直接將蜥蜴人文音譯過來的。
『……陛下,如果是對女人、小孩心軟就算了,為何會只是因為蜥蜴人的哭訴就心軟呢?』
「我呀,很喜歡小動物喔!可是在地球上沒辦法飼養寵物,到了歐力金甚至還變成了實驗動物。」
而且就算多花了一點時間,也不會對大家造成危險,所以沒差吧?
最重要的是,讓蜥蜴人來管理廣大的沼澤地區,是最適合、最便利的選像也是事實。
「比起這個,敵人的王牌好像出動了喔?」
『哦哦,那個是皇家衛士蜥蜴人(リザードマンロイヤルガード)!本來是在沒有出現蜥蜴人王的情況下
,就不會誕生的魔物喔!陛下!』
比其他蜥蜴人都還要健壯,裝備也比較高級的,更為勇猛的蜥蜴人從洞穴裡魚貫而出。就切札列所言,應
該是蠻稀有的種族。
但就算是那些蜥蜴人被投入了前現,也沒辦法將傾倒的局勢反轉過來。
畢竟雖然說《鱗王》旗下的蜥蜴人還約有二千隻左右,范達爾這邊除了有從《鱗王》側奪來的蜥蜴人一千
以外,還有超過一千人的食屍鬼、不死者與魔物的混合軍在。
最重要的是,范達爾旗下的蜥蜴人雖然還在【眷屬強化】的效果範圍之外,但【從屬強化】已經展現出效
用了。
區區數十隻的精銳加入前現,也沒什麼效果。
不知是否為此感到急躁,恐怕是《鱗王》下的四大天王立場的心腹級龍種也出現了。大地龍與岩石龍合計
出現了六條龍。他們一邊撞開本是己方軍隊的蜥蜴人,一邊朝前線突進,這反而使得戰線更加混亂。
但是《鱗王》側的蜥蜴人卻發出了「沙──沙──」的歡呼聲,提高了士氣。
與此同時,《蝕王》軍也發出了歡呼,振奮了士氣。
「這肉看起來真好吃!」
『殺掉!殺掉!』
因為最近塔洛斯海姆附近已經不常出現龍種了,大家都很興奮。就算是B級迷宮的「巴里肯滅命山(バリ
ゲン滅命山)」,先不說翼龍(ワイバーン),大地龍以上的龍種出現率很低,所以這是久違能夠吃到龍
肉的機會。
而且實際上,區區位階7、位階8的程度,對《蝕王》的精銳等人根本算不上威脅。
「【大割斧】!」
『哦哦哦哦哦哦哦嗯!』
維賈羅用【魔王之角】製成的戰斧砍下大地龍的頭,旁邊看上去完全就是骨頭山的庫諾漢,將大地龍直接
吞噬,活生生的將其骨骼全部拔了出來。
『到了展現我們新生黑牛騎士團武勇的時候了!』
『奔馳吧!吾之愛馬!』
騎乘勇猛,但是有點邪門的軍馬,前米爾古盾國的黑牛騎士團的殭屍騎士們也對岩石龍發起集團戰。
翻弄著如同整塊巨岩動起來的巨體與怪力,然後以耐久力最為見長的位階8龍種,用黑色的死鐵所製成的
斧槍與大劍將外殼擊碎。
順帶一提,他們其的軍馬是,從卡爾康(カールカン)與赤狼騎士團那奪來的軍馬魔物化後的生物。
是位階3的魔馬,在戰場上沐浴了大量鮮血、無數臨終慘叫的軍馬,有微小機會會變化出來的,令人生畏
的存在。
雖然外觀有點可怕,但是就算殭屍接近也不會害怕,雜食性,與到較弱的魔物也能直接踩死,並且吃掉的
,非常便利的一種騎乘動物。
而其他的龍不是被蓓爾蒙多用移植而來的魔眼石化,然後在被封住行動的情況下,被她的金屬絲切成肉片
;就是被巴絲提亞與艾蓮奧諾拉殘殺。其中最悲慘的一頭甚至還被布拉卡等人刺穿喉嚨而無法使出吐息的
情況下,被抓去當武藝較不成熟的暗黑哥布林與阿努比斯們的沙包使用。
面對絕對上位者的龍種被不斷擊到的場面,不論敵我,雙方的蜥蜴人都瞪大雙眼,呆然的望著這一切。其
中當然包含與范達爾一起待在本陣的夏咻加。
「位階7、8左右的魔物,我們家的迷宮也會出現呀?怎麼可能到了現在還陷入苦戰呢?」
雖然龍種不常出現,但是與龍種旗鼓相當的魔物可是很普通就能遇見的。

『陛下,是時候了。』
「好喔。那麼剩下的就拜託了。」
受到催促的范達爾使出【靈體化】從背上生出翅膀飛上天空的數秒後,從洞穴裡一條巨大的龍伴隨著咆哮
,現身了。
『GYAOOOOON!!』
四肢成現魚鰭狀,外觀神似鱷魚的《鱗王》,其異樣的外觀,不只是蜥蜴人,甚至讓不少《蝕王》軍的人
陷入動搖。
到了位階10的地步,就已經是能夠單獨毀滅一個國家的強大魔物了。如果是普通的魔物與一般水準的冒
險者,很有可能陷入慌亂、爭相逃出。
『終於出現值得一戰的傢伙了!』
所以波庫斯高興的舉起巨劍,朝牠飛奔而來這件事,對《鱗王》而言應該是意料之外的展開吧?
直至魔劍的劍尖撕裂牠的鼻頭為止,《鱗王》都呆呆的愣在原地。直到血沫飛濺而出,牠才總算發出怒吼

『發什麼呆呀!別睡昏頭了!給我趕快醒過來呀!』
雖然范達爾覺得維持睡昏頭的狀態也不錯。但是看來對於晉階到位階10的波庫斯而言B級迷宮的迷宮主
已經沒什麼看頭了,所以很想與認真的《鱗王》一戰的樣子。
就好像要實現他的願望一般,戰鬥本能覺醒過來的《鱗王》發出代替咒語的吼叫,放出了土屬性與水屬性
的魔術,甩動如同鞭子一般的尾巴,揮動巨大的魚鰭。
其狀完全超過了暴力的範疇,只能說是災害,要是被捲入其中,不管是何種生物都只能受到翻攪,然後遭
到毀滅吧!
『喀哈哈哈!就是這個樣子!』
但是波庫斯完全無視這一切。畢竟同為位階10,而且就算說同等的龍種與不死者相較之下,一般來說都
是龍種較為強大,但是波庫斯是取回了生前A級冒險者時代實力的殭屍,而且其裝備也是與A擊冒險者同
等,甚至更為充實。
最重要的是,因為【眷屬強化】與【從屬強化】的效果,他的能力值也受到強化。雖說到了這麼高的位階
,單靠Lv10的【眷屬強化】,想要壓倒超越自身位階的敵人也很困難就事了。
這就跟,讓位階1的哥布林的腕力上升五百公斤是劇烈的強化,但是讓隨便就能舉起岩石的龍種的腕力上
升五百公斤,看起來就沒什麼效果是一樣的道理。
但是波庫斯與《鱗王》的位階相同。一方有受到強化,一方沒有,這樣的差距就很大了。
『哈哈哈!小鬼做的劍,鋒利程度就是不一樣!!』
在此之上,波庫斯現在揮的刃長三米的巨劍是用范達爾產出的【魔王之血】打磨後的【魔王之角】,與死
鐵一起鍛造出來的寶劍。
雖說《鱗王》的鱗片堅固到就算是一流的劍士也沒轍,但是面對用連精鋼都能斬斷的素材所製成的魔劍,
還配上超一流的殭屍劍士,輕易的就被撕裂。
「看來差不多了。」
從上空眺看著受到壓制的《鱗王》,判斷時機已到的范達爾用鉤爪切開自己的手腕,發動了【魔王之血】

赤黑的血液從傷口噴出,然後迅速凝結成圓筒狀。在這樣的情況下,范達爾又發動了【魔王之角】,產生
出如指尖般大小的流線型角。
『GUOOOOOON!!GOGYAAAAA!』
這時《鱗王》發出了一陣又大又長的咆哮。隨後從天空降下了濃紫色的光柱包覆住《鱗王》。
這是以前哥魯檔大祭司也用過的,讓侍奉眾神的使徒降靈在自己肉體上,用來強化能力值的【使徒降臨】

《鱗王》雖然是魔物,當同時也是暴邪龍神・魯維茲馮爾的信徒,所以他能夠讓使徒降靈在自己身上。
原本就很強大的龍種,要是再受到【使徒降臨】的強化,說不定就連波庫斯也會很危險。
「開火!」
面對那【使徒降臨】所產生的邪惡光柱,范達爾用【念動】擊出了附上【碎魂術】效果的子彈。
瞬間,一種難以言喻的慘叫聲響徹四方,光柱也像玻璃一樣破碎、消失。
從上空看著愣在原地無法動彈的《鱗王》,一邊拍動翅膀,范達爾工作完嘆了口氣後,斜過頭陷入思考。
「用凝固的【魔王之血】做出鎗身,射出【魔王之角】做成的子彈來防礙【使徒降臨】的這個目的來是成
功了。但是剛剛的慘叫到底是什麼?難不成打到使徒的本體了嗎?」
《鱗王》能使用暴邪龍神・魯維茲馮爾的【使徒降臨】這點,在很早的階段就被艾蓮奧諾拉與蓓爾蒙多推
測出來了。
就算是邪神們,也各自擁有信奉自身的使徒,而其信徒當然也能使用【使徒降臨】這項技能。就算這些信
徒是魔物也一樣。
那麼當然就會進入思考對策的場面,但就在這時,范達爾的第一弟子,不死者研究員的前冒險者路切里亞
諾(ルチリアーノ)卻說,「師傅用那個叫做鎗的東西把它打穿不就得了?」。
怎麼可能用鎗妨礙神明的使徒的降臨呢?范達爾剛開始也抱持著懷疑,但是其他人卻說著,「就是那個了
!」贊同路切里亞諾的說法。
『別擔心!范達爾一定做得到!壞蛋神明的使徒根本輕輕鬆鬆喔!』
「沒錯!有自信一點吶,小弟!」
「范達爾大人已經消滅的實質上已經算是非非流修咯咯從屬神的特涅西亞了喔。使徒什麼的根本就是雜魚
喔!雜魚!」
受到妲爾希亞等人鼓吹的范達爾最後也說著「那麼就試試看……吧?」,拿出了幹勁。
用凝固之後,雖然不到奧理哈鋼的程度,但是硬度超過精鋼的【魔王之血】做出鎗身,產出小小的【魔王
之角】直接當做子彈射出。
結果真的成功妨礙【使徒降臨】了。而且說不定因為,為了以防萬一而附上的【碎魂術】的效果,使徒的
本體也受到了傷害。
「那麼,剩下的就交給你囉!」
『瞭解!好了……就讓我們繼續吧!』
面對重新架好魔劍的波庫斯,王牌受到妨害的《鱗王》,其縱長的瞳孔中,首次浮現的恐懼之色。

『【無屬性魔術】、【魔術駕馭】、【砲術】、【弒神者】、【指揮】、【從屬強化】的等級提升了!』
之後,沒有發生任何奇蹟,波庫斯嘴上雖然說著『有點不過癮』但也與《鱗王》展開了還蠻壯烈的激戰,
最後終於刺穿了《鱗王》的頭顱。
由於久違的打倒了同等級的對手,終於能獲得像樣的經驗值,他也感到非常開心。
然後獲得波庫斯等人所取得的量的一成左右經驗值得范達爾,也因為等級提升而感到喜悅。
「這下子【蟲術師】的等級也滿百了。」
『真期待這次會多出什麼樣的新職業呢,少爺!』
『不過下一個職業果然要選【魔導士】嗎?』
「預定上是這樣沒錯。」
范達爾向魔法高衩泳裝鎧甲、魔法比基尼鎧甲的莎莉雅與麗塔如此回答。
雖然是曾經因為字面上看起來很普通,反而覺得很可疑,因而避開的【魔導士】,但是春天時從因為被他
擊碎靈魂而慘遭消滅的原種吸血鬼特涅西亞那裡問來的情報得知,要成為勇者的條件就事就職【導士】職
業的樣子。
【導士】職業好像是一種不只自己,還能促使伙伴變強的職業。雖說詳細其況特涅西亞也不理解,但是說
不定能獲得對人類有效的,類似【眷屬強化】的技能。
但是如果只看這點,范達爾因為《蝕王》這個稱號的效果,只要是塔洛斯海姆的居民,不論種族都在他的
【眷屬強化】的效果範圍之內,所以不太具有就職這項職業的必要。
不過,雖說一般人不太明白,但姑且是說不定能成為勇者的條件的職業,光是就職這個職業,大概就能獲
得上流階級與冒險者公會會長等等的信賴吧!
雖然名稱裡有個魔字而看起來有點不吉利,但是據說【導士】職業也分成好幾種。勇者・貝爾烏德就職的
雖然直接就是【導士】二字,但是聽說勇者・薩卡特就職的卻是【共導士】。
這樣一想,就會覺得就算多加了個魔字也不算太奇怪。范達爾因此從新考慮這項職業。
而且【魔術師】與【魔戰士】、【魔劍使】與【魔物使】等等職業的名字裡也含有魔字,但卻都是些普通
的職業。那麼【魔導士】大概也只是指魔物的伙伴比較多一點罷了吧?
『就職【導士】之後,記得要讓爸爸也能飛起來喔!』
兩人的父親,附身在在馬車上而成為不死者的薩姆,依然嘗試著如何飛上天。只是助跑後再從高處躍下,
也只能提升【衝擊耐性】的等級而已。
看來身前長時間擔任馬車車伕的經驗,造成固定概念,反而妨礙它進化灰飛的馬車行不死者的樣子。
雖然能用【精神侵蝕】的技能消除他被定型的概念,但是不知道會對薩姆的精神造成怎麼樣的影響,所以
范達爾也無法輕易出手。
「嗯……到時候再試試看吧!總之,我也差不多該開始幫忙戰後處理了。」
討伐《鱗王》之後,敵方蜥蜴人的生還者都已經受到以夏咻加他們的勸降,並且丟掉手中的武器,雙手高
舉挺出肚子來了。
……當然不是在擺架子,而是將柔軟的腹部露出來以表示投降的姿勢。就跟也受露出肚子是同樣的道理。
沒有躺在地上是因為,他們的主要棲息地是沼澤地帶,一個弄不好說不定會窒息。
原本以為大概會有一半嘗試逃跑,但看來沒有發生那樣的情況。
「切換的還真快呀?難道說,這個《鱗王》其實很沒有人望?」
『不是那樣,一定是認為要是反抗就會沒命吧?一定是。』
范達爾也認為麗塔的說詞很有道理,所以點了點頭。
「這都是多虧了波庫斯他們的活躍呀!」
面對至今君臨頂點的《鱗王》卻能始終站有優勢,並且將其擊倒的波庫斯,再加上,將四天王等級的龍種
,當做雜魚一樣擊到的蓓爾蒙多、艾蓮奧諾拉、維賈羅等人。
蜥蜴人會選擇投降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與其說是我,應該是小鬼的功勞吧?』
但是全身都被《鱗王》的血染紅的波庫斯卻說范達爾比較活躍。
「咦──?」
『咦什麼咦,居然還露出「完全沒印象」的表情。』
「可是,要說我這次做了什麼,也不過是組合了【魔王之血】和【魔王之角】發動【念動】砲,射擊巨大
的靶子而已喔?
的確阻止《鱗王》的【使徒降臨】是一大功績,但是也沒花掉多少魔力,又沒什麼危險,是件很輕鬆的工
作喔?」
雖然論戰功的確不小,但是也不會比擊倒敵方大將的波庫斯還引人注目才是。范達爾對自己所做的事,是
如此認識的。
但是,實際上卻有點不同。
『我說呀,那個叫《鱗王》的傢伙,同時也是蜥蜴人所信仰的暴邪龍神・魯維茲馮爾的祭司喔?
小鬼你卻射殺那個祭司所叫來的使徒喔!他們會嚇傻也是正常的吧?』
「不不,又沒人真能肯定我真的射殺了使徒?」
「話是這樣說,但是老爺,用不是攻擊【使徒降臨】的使用者,而是攻擊使徒那一邊的方式,阻止技能發
動的事情,我從來也沒聽過呀!」
接受范達爾的手術,將特涅西亞的【石化魔眼】移植到因為燒傷而失明的眼睛上的蓓爾蒙多,露出苦笑如
此說到。
「簡單來說,就是范達爾大人折服了敵人的心靈喔!」
「嗯嗯。因為等於是打倒了蜥蜴人的信仰對象吶。而且他們跟哥布林還有豬頭人不一樣,棲息地限制在水
邊吶。要是領地被奪走了,他們也只能選擇服從勝利者唄?」
看來蜥蜴人的生活也不好過呀!
「算了,願意服從也是好事……總之將存活的蜥蜴人集合起來,還有幫我叫來夏咻加吧!」
就這樣,范達爾取得了原本由《鱗王》統治的沼澤地了。
順帶一提,這沼澤地的總面積比哈托納公爵還要大上許多。
范達爾,八歲。雖然在人類社會只能算是一般人,但卻已經君臨比公爵領還要廣大的土地,其戰力已經是
中小國家所無法比擬的了。

◎魔物解說:蜥蜴人
亞人型魔物的一種,且被認為是其中智能最高的一種魔物。不過實際上其實跟魚人怪相差無幾,只是蜥蜴
人精神構造與人類比較接近,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錯覺。
基本位階為3。外觀完全就是直立的蜥蜴,頭上沒有長角。大型的個體也不會超過二公尺,就純粹的力量
來說,比起豬頭人略遜一籌。但是他們擁有豬頭人所沒有的敏捷,還有能夠思考戰術的智能,以及不受挑
釁的冷靜。
要是展開集團戰,他們會更加強悍,並且給人如同面對受過正規訓練的軍隊的錯覺吧!
活用自身的高智商,他們會為自己製做武器,就算是最下級的蜥蜴人,也會利用死去同伴的鱗片做成長槍
或鎧甲、小盾等等武裝自己。
同樣是位階3,但是種明顯比豬頭人還強的魔物,不過因為棲息地被限定在水邊,所以只要避開,人類的
村莊與城鎮就不會受到影響。
而且蜥蜴人與豬頭人不同,繁殖不需用依靠人類女性,其繁殖力本身也就比較低,所以總歸來說,威脅性
比豬頭人還要小。
不過若是蜥蜴人的族群變大,通常都會透過祭祀邪神或惡神以統合集團。所以有些時候會因為其信仰性質
而與人類締結互不侵犯條約。只不過蜥蜴人不會說人話,所以交涉都得透過筆談或者肢體語言。
鱗片可以當作防具或裝飾品的材料。肉可食,油花較少,味道類似鳥肉。
此外,將龍人喚作蜥蜴人或蜥蜴男是一種羞辱,還請注意。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5 收起 理由
mary875xd + 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31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96-97完毕,大神可以直接接98的坑啦
 楼主| 发表于 2019-7-31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huzhiren 发表于 2019-7-31 14:11
96-97完毕,大神可以直接接98的坑啦


我96翻譯到一半了........
而且還是把會看了會想要睡覺的阿爾達和其他神的對話篇剛翻完.....

恩...我險把96搞定一下再來弄98吧~

(貼圖好像蠻好玩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7-31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huzhiren 发表于 2019-7-31 14:11
96-97完毕,大神可以直接接98的坑啦

啊...對了,96話之後必須要搞定閒話7.8.9,以及第四章的腳色一覽篇和新種族介紹篇...
97話開始是第五章,怪物的遠征篇,所以98的翻譯會延後喔.....

(話說這個圖像是幸運星系列,這部動畫的監督已經在前幾天的京都動畫公司大火中身亡了,和其他33名年輕工作人員以及動畫師一起過世.....唉...)
发表于 2019-8-1 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rex0000 发表于 2019-7-31 19:05
啊...對了,96話之後必須要搞定閒話7.8.9,以及第四章的腳色一覽篇和新種族介紹篇...
97話開始是第五章,怪物 ...

不着急啦,我看到的翻译最新一话也只是翻译到98章的一半就弃坑了,我只是感觉如果把那半部分放上来是不是不太合适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兩篇96.97看起來怪怪的.....
有靴地方和原文差很大,一些音譯的名字也和原文差很大.....(例如泰尼西亞的手下.奇納普和吉普拉斯,和班達爾的手下 艾蕾歐諾菈.....之類的角色名)

我還是繼續按照步調繼續翻下去好了...反正只有差一話而已~

先貼上到現在出現在我翻譯的文中的名字.和一些雜七雜八的日中對照...
.
.
.
 
アイラ 艾拉 (忘記性別了)
アダマンタイト 精金
アザン 阿贊 (哈特納公爵領 頻農夫婦丈夫)
イモータルエント 不朽樹人 不朽樹人之森主要構成魔物,樹蜜是高級奢持品
アーク 亞克(過去七者之一)
アミッド 阿米德(帝國)
アリア 阿莉亞 被卡納塔殺死的冒險者公會受付娘
イクス男爵 伊克斯男爵
イワン 伊萬(第七開拓村石匠?)
エドガー 艾德加 (五色之刃成員之一)
オリハルコン 奧利哈爾鋼
オルバウム選王国 歐爾巴烏姆選王國
オーカス 歐卡司(死屬性魔力感染出生的黑歐克)
カイン 凱因 哈特納公爵領第五開拓村獵人,其家族為班達爾治療所救。
カナタ 卡納塔 (百人轉生者之一,殘暴虐殺多人,為班達爾所殺吞噬靈魂)
カチア 卡琪亞 (元人種鍛造師之女,有冒險者和娼婦過往,後被古爾族捕獲後轉換種族成為女性古爾族,有過一族之長的過去。)
カメレオンマンティス 變色螳螂
カシム 卡希姆(第七開拓村冒險者三組之一)
ガランの谷 格朗之谷 (迷宮)
カールカン・ラッセン 卡爾康.拉森 哈特納公爵領騎士隊長
ギルマン 半魚人(人的外型全身長滿鱗片,臉是人和魚的混合)
キチ 嘰唧(狀聲詞)
キナープ 奇納普(元商業公會會長)
キュラトス 丘拉特斯(阿爾達派,記錄之神)
グドゥラニス 古杜拉尼斯(十萬年前穿越異界到來的魔王,後被七勇者與七神一起討伐,軀體和靈魂被分成碎塊分別封印)
クリアドラゴンバタフライ 透明龍蝴蝶
グーバモン 古巴蒙 (西西琉脩卡卡派原種吸血鬼之一,邪惡老魔術師樣貌)
ゴースト 幽靈
ゴーレム 哥雷姆(魔導人偶、魔偶)
タレア 塔蕾雅 (元冒險者,後被歐克王底下魔物捕獲成為歐克王集團的禁臠,歐克王戰敗後為班達爾古爾軍所救後,轉變種族成女古爾族。)
タロスヘイム 塔羅斯海姆 (太陽巨人的城市,班達爾的根據地)
ダタラ 達塔拉 (巨人種不死族鍛冶屋)
ダマスカス鋼 大馬士革鋼
ダルシア 妲露希亞 (班達爾他媽)
ダローク 達羅克 (泰妮希雅底下五指的鬥犬,侯爵爵位貴種吸血鬼)
ダンゴムシ 團子蟲
テイム 訓服
チェザーレ 伽札雷
チプラス 吉普拉斯 (貴種吸血鬼,商業公會副會長。)
デライザ 德萊薩 (五色之刃成員之一)
テーネシア 泰妮希雅 (西西琉脩卡卡派三大吸血鬼之一,殘暴美女吸血鬼)
トム 托姆 (哈特納公爵領 頻農夫婦孩子)
トリスタン 特里斯坦(海神)
ドラン水宴洞 德朗水宴洞 (迷宮)
ドワーフ 矮人
サウロン領 薩鄔隆領 (歐爾包烏姆選王國領土之一)
サハギン 魚人(魚的身上有著類似人的手腳)
サム 薩姆 附身於馬車上的原人類幽靈。
ザディリス 薩蒂莉絲 (古爾族長老,元280歲超過的老者,被班達爾回春到外表相似年紀(約15歲))
ザンディア 桑蒂雅 (塔羅斯海姆王女,在塔羅斯海姆被侵略時,被米海爾的冰槍凍住一隻手後死亡,後被古巴蒙取走屍體製成不死族)
ザッカート 紮卡特(十萬年前七勇者之一,薇妲派唯一戰鬥職代表勇者,後戰敗被阿爾達派殺害,原本靈魂已經將要歸入輪迴,卻在哀傷的薇妲力量下保存了部分靈魂碎片,並與另外三個被殺害的生產職勇者的靈魂        碎片拼湊成一個有缺陷的靈魂後,再用於紮卡特的屍體上製成不死者,薇妲並與之交合後生出始祖吸血鬼,後在對抗阿爾達陣營後戰敗,始祖吸血鬼被殺害而紮卡特則沉睡在境界山某個迷宮深處,薇妲也同時因為戰敗導致神權被奪取還重傷一起沉睡在大陸南部某處,薇妲派的原種吸血鬼則成了薇妲沉睡之地的守護者一起沉睡在該處。)
シザリオン 席紮里翁 (阿爾達派,前風屬性之神,已亡)
ジェニファー 珍妮佛 五色之刃成員之一
ジャダル 賈妲兒
ストリングマスター 操絲大師(貝爾蒙多的職業之一)
セバス 塞巴斯 (哈特納公爵領第一開拓村村長之子)
セレン 賽蓮,受五色之刃保護的半吸血鬼。
セルクレント 賽路庫連特 (貴種吸血鬼,和艾蕾歐諾拉搭檔要暗殺班達爾,卻看不清實力差被反殺)
セメタリービー 墓地蜜蜂
セルクレント 塞爾庫連多(和艾蕾歐諾菈搭檔要去暗殺班達爾結果被反殺的貴種吸血鬼,貴公子原種吸血鬼所屬)
セレン 賽蓮(海因茲等人保護的半吸血鬼)
ゼノ 哲諾(第七開拓村冒險者三組之一)
ハインツ 海因茲 (曾被迫接受獵捕班達爾母親達露希雅,和五色之刃全體階成為班達爾的仇敵首位)
バウム 鮑姆(歐爾包烏姆選王國貨幣單位)
バスディア 芭絲蒂亞 (20歲後半古爾族女戰士,薩蒂莉絲和維加羅的女兒,  的母親)
バニラビーンズ 香草豆 (香料)
バリゲン減命山 巴利根減命山 (迷宮)
ハンナ 漢娜 (為卡納塔所殺,後來跟隨班達爾,火焰幽靈)
パウヴィナ 匏葳娜
パブロ・マート 巴布羅.馬頓
パラライズモス 麻痺蛾
ヒヒリュシュカカ 西西琉脩卡卡 (魔王軍殘黨的邪神)
ビルデ 畢露媞 女古爾族
ビルカイン 比爾卡因 (邪神派原種吸血鬼三人之一,貴公子樣貌)
ピート 皮特(蜈蚣)(班達爾裝重術主力蟲)
ビルカイン 比爾凱因 (西西琉脩卡卡派原種吸血鬼之一)
フェスター 菲斯塔(第七開拓村冒險者三組之一)
フィトゥン 菲頓 (阿爾達派神,雷雲之神,風屬性神之一)
ブラガ 布拉加(黑哥布林忍者(筆頭))
フレイムゴースト 火焰幽靈
フロト 弗洛特(哈特納領屬開拓村的偽神官)
ベールケルト 貝爾凱爾特
ベルウッド 貝爾伍德 (十萬年前阿爾達神方面的勇者代表,七勇者中最強的戰鬥職,死後成為神,極端保守派)
ベルトン公子 貝爾頓公子 (哈特納公爵之子之一)
ベルウッド 貝爾伍德(十萬年前的勇者七人之一,後為英雄神之一)
ペイン(激痛)ワーム(蠕蟲) 激痛蠕蟲
ベルモンド 貝爾蒙多 (泰妮希雅的五指之愚犬,原猿人族貴種吸血鬼,女性。)
ホムンクルス 人造人
ボークス 波克斯 (不死族巨人種最強戰士,元A級巨人族冒險者)
ポイズンマッシュ 劇毒蘑菇 (不朽樹人之森的魔物)
ポイズンエイプ 劇毒猿猴 不朽樹人之森內的魔物
ミスリル 秘銀
ミリオンスラッシュ 百萬凍射(スラッシュ(找不到合適的詞))
ミル 米魯,睡眠之神
ミルグ盾国 米爾固盾國 班達爾出身地,也是第三世故事的開始地。
ナインランド 納因朗德城,哈特納公爵領公都,城堡傾斜了。
ナインロード 納因羅德(十萬年前七勇者之一,後為英雄神之一,魔王之血的封印者,女性,地球時原名為:九道陽菜)
ニアーキの町 尼亞基鎮 (班達爾與海因茲第一次再會之鎮)
ニルターク 尼爾塔克(阿爾達派,斷罪之神)
ルチリアーノ 魯奇里阿諾 (人類冒險者,活屍製造師)
ラミア 拉米亞 (半人半蛇的女妖)
ラピエサージュ 菈皮耶莎裘 (200年前襲擊塔羅斯海姆的死亡S級冒險者小隊屍體組合而成的合成魔物)
ランスセンチピート 百槍蜈蚣皮特
リタ 麗塔
リナ 麗娜(第七開拓村冒險者公會看板娘)
ルーカス公子 盧卡斯公子 哈特納公爵長子
ロドコルテ 羅多寇魯特 輪迴傳生之神,控制有地球、歐利金、拉姆達三個世界的輪迴神,毫無責任感且十分自以為是的中立神。
ロジャー 羅傑 第八十九話提到的冒險者。 
ヨウダの村 猶達村 哈特納公決領邊境村
ヴァレン 瓦倫 (班達爾的生父,下級吸血鬼)
ヴァービ 瓦比
ヴィガロ 維加羅 (古爾的獅頭戰士,芭絲蒂雅她爸,薩蒂莉絲的第一個對象)
黒曜鉄 黑曜鐵
何でも屋 萬事屋
死肉蠅 死肉蠅
糸使い 操絲使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30 收起 理由
win900701 + 10 工作辛苦
wdr550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話是 第四章 哈特納公爵領篇 本文最露一話,接下來在閒話之後才會進入第五章....總算是把這一章結束了~\

  九十六話 最後甜蜜的陰謀及下一個企圖


  「被逃跑了嗎……不,應該說是被放過嗎?」
  「怎麼樣。那個原種吸血鬼看起來也沒有那麼餘裕。但是,還是先來療療傷口吧」
  「說的也是。戴安娜,拜託了」
  泰妮希雅逃跑之後,海因茲等人利用戴安娜的治療魔術和藥水治療著受傷的身體,同時進行裝備的檢查,將打倒的【鬥犬】進行了魔石和素材的剝奪工作。

  「這次應該是把服從於『悅命的邪神』的吸血鬼組織瓦解了吧……」
  「可惡,這比傳說中裡聽到的更加兇惡。那個是魔王的碎片嗎」
  懊悔的海因茲和珍妮佛、愛德格們則是「不要那麼後悔了」這樣說著。

  「確實讓泰妮希雅逃跑了,不過到現在為止也摧毀了幾個那傢夥的據點,也打倒了那傢夥的三個心腹。這對那傢夥來說都是不小的損失吧」
  「而且聽說,剩下的五犬眾也只剩下一個了。除了我們以外還有一個是被誰給打到了嗎」
  「情報完全不全,也許不是被誰討伐了,而是跟其他吸血鬼暗鬥而被打倒的吧」

  才正那樣說著,突然虛空中閃出一道光,在那裡成為奇怪姿態的泰妮希雅飛了出來。
  「嘎啊啊啊啊!」
  「—!?」
  泰妮希雅猶如拖著脊髓和內臟人頭蛇一樣,露出獠牙襲擊過來。偶然在附近的海因茲吃驚的同時,反射性地用魔劍砍了過去。

  被斬到額頭的泰妮希雅,黏糊糊的滑落到地面一動不動了。
  「……為何會回來了?」
  感覺到大量的經驗值流入,可以理解自己已經將泰妮希雅討伐了事實,不過由於這樣也讓海因茲、德拉茲等人困惑地眨了眨演眼

  不知為何他們發現對泰妮希雅的死很滿足,已經是稍後的事了。
  不過,泰妮希雅的靈最後被班達爾借著監視海因茲他們的遊魂發現後,被他用【降靈】回收了。



  突然放出攻擊魔術命中了洞穴…….迷宮入口,伴隨轟鳴聲與衝擊所產生的裂痕連人都進不去。迷宮的入口即使是樹木和石頭也不可能被物理性破壞。不用說是原種吸血鬼了,就是神也無法損傷。
  如有可能的話,就唯有化為英雄神的貝爾伍德等人會把大量的魔物送入迷宮到超過危險程度崩壞掉。

  反過來說,自己的攻擊魔術也無法破壞迷宮入口狀的建築物。
  「渾蛋,那是迷宮嗎?為什麼,這裡會有這樣的東西……不,比起這個那半吸血鬼跳到裡面要幹甚麼?」
  「古巴蒙……什麼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根本沒有這樣的計劃!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會發生的啊!?」

  「欸咿,冷靜一點!比爾卡因,把你的癲癇收起來,現在不是等你緩解的時候!」
  如此斥責比爾卡因的古巴默也不能說是很冷靜。
  兩個人,用使魔從遠處監視著與海因茲戰鬥消耗了的泰妮希雅後,操控(替身?)人偶來到了她的藏匿之處。

  原本三人的原種吸血鬼,是遭遇緊急事態時會相互合作的盟友。因此,泰妮希雅的秘密藏匿處的事,是只有比爾卡因和古巴蒙知道。
  但是轉移過來一看,泰妮希雅卻已經衰弱到瀕死的狀態,隱匿處的宅邸也已經化成瓦礫,一隻手拿著蒂尼西亞一邊的眼球,背後是背叛了自己還活著的艾蕾歐諾菈以及還有一個年幼的半吸血鬼在。

  在那驚愕中停止了動作的空隙泰妮希雅趁機逃跑了,而半吸血鬼竟然將其他人種與女性幽靈,還有本應該是泰妮希雅部下的吸血鬼,全部收納到體內跳入了迷宮。
  作為從神治時代就存活至今的原種吸血鬼二人,什麼完全都搞不清楚。

  「無論怎麼說,泰妮希雅已經被逼到使用魔王之角的地步了,即便如此,泰妮希雅也不應該會輕易輸給一般的對手。而且,那應該是艾蕾歐諾菈吧?那麼,那個半吸血鬼——」
  「對,是班達爾。就是由你的從屬種和暗黑精靈之間所生,偷走我的艾蕾歐諾拉的傢夥。
  可惡,那傢夥並沒有與泰妮希雅聯手,而是利用那些假裝英雄的臭小子執行殺害泰妮希雅的作戰!」

  聽了打斷自己說話的比爾卡因的喊叫聲,古巴蒙慌忙通過使魔去確認,泰妮希雅已經被海因茲刺中了。

  「該怎麼說啊……【魔王的角】到底怎麼樣了?如果宿主死了的話魔王的碎片應該會立刻憑依到附近的生命體才對。果然是那個半吸血鬼班達爾得到了泰妮希雅的碎片嗎!?」
  古巴蒙凝視著班達爾突然消失的迷宮入口。收集魔王的碎片並不會單純得越來越強,相反得還會有【魔王侵蝕度】技能的上升率加速提高等的風險,而奈因朗德城封印的碎片究竟是什麼還不知道。

  或許,班達爾持有與【魔王的角】相性好的碎片也是有可能的。
  「古巴蒙,正如你說的現在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現在不管怎樣都要把那個小鬼給殺了!那傢夥至少持有兩個魔王碎片,我和你的話就能殺了他!」
  比爾卡因端正的臉都扭曲的露出獠牙,古巴蒙也帶著數萬年未見的危機感用「不是那樣的」回應著。

  「謎樣的傢夥,等殺了那怪物之後再考慮就好了。我打算在迷宮中等待,可不能簡單就算了,背叛者們都要讓他們親身體會到教訓」
  並不是把班達爾當成嘲弄的對象,而是以作為能殺死自己的敵對者的對象讓比爾卡因和古巴蒙重新認識到了,那樣說著話走進了迷宮…..用【迷宮建築】技能的效果轉移後的班達爾,當然是不會在其中了。



  法命神阿爾達透過赤狼騎士圖巴布羅的記憶中,大體上知道在哈特納公爵領班達爾所做的事。
  『阿爾達喲,現在應該馬上討伐那個人!』
  『如果袖手旁觀,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事態!』
  雖然阿爾達被『記錄之神』丘拉托斯和『斷罪之神』尼爾塔克如此控訴,但祂還是搖了搖頭。

  『不要慌張。那個半吸血鬼是……『怪物』,而且再次潛藏在蓋亞大陸南部了。無法把分靈、禦使和英靈派遣到那邊去』
  大陸南部不存在任何阿爾達信仰者,受到尚在沉睡的薇妲影響很大,直接降靈和派遣手下的人去那邊是很困難的。

  『那麼,降下發起聖戰神諭!』
  『尼爾塔克,那也太草率了。那個半吸血鬼已經化為名副其實的『怪物』。無論派出多少雜兵也只有被慘殺的份,只會被作成不死者而已』
  阿爾達推測如果把班達爾的實力適用於冒險者公會的等級的話,已經可以與S級匹敵了。

  阿爾達他們並不清楚泰妮希雅的戰鬥詳細情況,不過既然操縱了奇納普等人是班達爾話,那麼推測這事跟他有關係的可能性很高。
  雖說在與海因茲等人的戰鬥中消耗了不少,但能逼迫原種吸血鬼到瀕死狀態的實力是無法估量的。

  麻煩的是,班達爾率領著自己的手下與軍隊的事。假如班達爾隻身一人,或是只有幾個手下,應該只要十多位英雄和他對抗的話或許還有點希望吧。
  但是班達魯的部下是能與英雄匹敵的人,以及還有多個是過去的英雄存在著。
  然後數量是無限的,如果只是要雜兵程度的話,用石頭和樹木做成的資料無論多少都可以做成哥雷姆。

  只要班達爾潛潛藏在境界山脈的對面,無論是質量還是數量阿爾達他們都很難有能壓制他的戰力。

  『各位,我們應該注重的是不要拙劣而是要慢工出細活(巧慢)。必樣的是,要召集有一騎當千價值的大英雄,如同與貝爾伍德匹敵的勇者』
  擁有過去打倒魔王古杜拉尼斯,與『罪鎖的邪神』戰鬥抗衡的成就,拿出還在睡眠中的英雄神貝爾伍德的名號,令眾神騷動起來。

  在這十萬年間,出現了許多英雄完成了偉業。聚集在此地的眾神中,也有曾是英雄。
  但是,即使如此貝爾伍德他們是從異世界被眾神所招喚的勇者也是特別的存在。貝爾伍德等英雄在死鬥的盡頭打敗了理所當然必須要討伐的存在,在犧牲三人後把完全體的魔王打倒了。

  阿爾達宣佈要致力於那樣的再來。眾神為贊同、動搖、希望、各種各樣的感情而動搖著。

  『……能那樣簡單就能做到嗎』
  代替已經滅亡的席紮裡翁,風屬性的眾神彙集在奈因羅德周遭,用既不反對也不贊同的語調嘟噥著。
  『呵呵,以前的勇者大人對於能與自己匹敵的後輩的出現,不期待嗎?』
  『菲頓,我認為英雄的條件不是強大而以,只把英雄用力量的優劣來考慮是荒謬的。』

  對部下,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後輩『雷電之神』菲頓,奈因羅德回答道。
  『呴(Hou),這是從過去的你身上無法想到的一句話。特別是,在與勇者亞克和紮卡特訣別場面時的針鋒相對,那些都已經聽到麻木了』
  『……那個場面是由後世的人改編的。其實我只是無視他們的話而已。想起來我也很愚蠢。
  當然,現在也沒有聰明到哪。和阿爾達一樣』

  『……那是什麼意思啊,奈因羅德。要是在尼爾塔克在附近被聽到的話可不得了』
  『別表現得這麼高興。不管什麼意思,我們神都不應該自己親自行動,只能這麼想』
  因為關係到世界的維持,而無法降臨到地上。在這種狀態下不可能像神治時代一樣引導人們前進。

  而且,人類也不希望這樣吧。至少我不想,奈茵羅德用我很抱歉的態度回答著。
  『菲頓,你是人類的話無論何時都被種種指示操縱著反復與死亡生活,那樣的世界也會感覺厭煩吧?』
  阿爾達做的事,就等同於那個。自從笨爾伍德入睡後,神靈託付的頻率特別高。

  『我們是神,不是統治者也不是君臨者。行動是人所冀求,當必要的時候。
  英雄不是我們所創造的,是人們所追求的存在,我們只能盡可能地幫助他們』
  過去,在『地球』(アース)時,還只是在寵物商店打工的學生九道陽菜的時候,她曾有「神不存在」的想法

  不過被席紮裡翁告知了『地球』也有神的存在。那時,她只感歎『地球』之神是多麼的無能啊。因為祂們放任著許多只能說是愚蠢的行為發生。
  所以為了拯救世界,她協助了自行行動的席紮裡翁等眾神們,並對貝爾伍德的語言產生了共鳴。

  但是,在自己成為神的今天,重新回頭看這個世界變成了什麼樣呢?

  『……那的確是』
  對於歎息的上司,菲頓並沒有以人們而是始終以自己作為神的視角去考慮並同意。
  照顧著一個個信徒如同頑固的父親那樣進行指導是件麻煩事,即使可能也不想做。

  『但是,魔王的碎片又傳遞給了一個邪惡存在的手中。這難道不值得擔憂嗎?』
  『那也是,人應該自己面對問題。……很遺憾,最近管理的一族好像都不尋求任何神的指引』
  哈特納公爵家任意利用自己遺留下來的結界,那當然不是奈因羅德的本意。但是,當時哈特納公爵對塔羅斯海姆的背叛,也只不過是歷史上反復出現的悲劇之一

  在『地球』,與在其他的異世界裡也是在進行著類似的東西。
  持駔嘿察覺到是哪方面的過錯吧。是公爵家的人,或者是侍奉的人,還是公爵家的替代者。與其他許多的過錯一樣。
  就像至今為止不斷重複發生的愚蠢行為和悲劇一樣。

  而且,奈因羅德等眾神們是導致包含構成塔羅斯海姆在內的巨人種在內及薇妲新種族滅絕的原因,故意加以制止的話也很奇怪。
  『那是我最大的愚蠢行動吧。
  菲頓,你沒隱瞞什麼吧?』
  『哈啊?我到底要隱瞞什麼?』

  『不樣把提問用問題來回答。不過,如果是對奪取了魔王碎片的人有不利的事就好了。
  我對阿爾達提出變革。他的新英雄傾心於教誨,應該當作正道』
  『那就是,融合派的教義,要承認維達新種族嗎?』
  菲頓忍不住反問回去,奈因羅德沒有回答祂就往阿爾達那裡走去了。

  『呿,事到如今才融合嗎?要做那個的話,也要在死絕之前就要做啊,但是,阿爾達也曾一度為了專心致志於魔王的殘黨而考慮停戰。也有對奈因羅德的話贊同的可能性吧。平時的時候,至今為止的犧牲都是些不值一提的事,所以未必會不同意』
  雖然是自己的上司卻說出了麻煩的事情讓菲頓雙眼皺起眉頭說著。

  總之得到【魔王的血】後,奈因羅德和阿爾達是不會與班達爾和解的了,被挑撥離間而相互廝殺實在很讓人氣餒。
  『會變成什麼樣取決於羅多寇魯特……希望快點把有看頭的轉生者送進來吧』



  羅多寇魯特從班達爾的弟子魯奇裡阿諾的記憶中看到他所看到的東西,忘記了自己是神的事頭痛的抱住了腦袋。
  『固定壽命的存在超越了死者的復活,對輪回轉生出手的結果,居然連魔王的碎片也吸取了……就算將歐利金的轉生者原封不動的送進去,終究也變得無法處理了嗎』

  卡納塔姑且不論,跟他比起來戰鬥力更高智慧更優異的,班達爾變得過強這點。羅多寇魯特是這樣認為的。
  明明沒有給予外掛能力,但在歐利金和拉姆達也都完成恐怖的成長。
  比什麼都令人驚異的是平時不會做的事。猶豫的事、絕對要避免的事、都是繼續前進並達成的行動力。

  這樣下去可能真的成為第二個古杜拉尼斯。那種噩夢般的預感。
  『或許也應該考慮一下卡納塔所希望的懷柔政策吧。讓對方覺得自己有懷柔的意志,再趁其疏忽大意的時候就讓轉生者們瞄準目標,這樣的對策』
  事到如今還不能坦率地向班達爾道歉,這是明智的還是愚蠢呢?

  『果然不該一個人而是讓團隊來,跟班達爾一樣從頭積累經驗。』
  如果追加多少成長空間的話,轉生者們應該能打倒班達爾。因為有給予外掛能力。
  在抱著這樣的信念的羅多寇魯特面前,阿爾達的使者來傳達他的意思了。

  是注意到送進來轉生者的事了嗎。羅多寇魯特是這樣想的,不過傳達的內容只是提案。
  『讓薇妲新種族的靈魂在我的輪回轉生系統流通如何?嗯。十萬年前應該已經拒絕過一次了』
  這是從承認薇妲新種族存在的融和派的教義裡就是那樣說的,阿爾達考慮了奈因羅德申訴的提案。

  只是,這個提案相同內容的東西羅多寇魯特在十萬年前就收受過一次。在阿爾達與維達決裂,戰鬥之前。
  當時羅多寇魯特表示不行拒絕了。

  準確的不是不可能的。理論上是可能的。只是,在現實中做只是非常不可能。
  首先,要將靈魂轉移到羅多寇魯特的系統,薇妲就必須根據自己的意志破壞自己的系統。
  即使實行了那個,能移魂的只有對魔物沒有根源的薇妲的新種族。也就是說讓吸血鬼和拉米亞等,不留下新的子孫就那樣滅絕的靈魂未來永劫彷徨,到最後墮落到魔王式系統完全只能以魔物來轉生了。

  當時的薇妲是不可能吞下這個條件的。

  而現在薇妲處於沉睡狀態,她管理著的系統是包括羅多寇魯特和阿爾達在內是無法直接破壞的。所以,必須根據現在阿爾達作為目標的薇妲的新種族的滅絕,破壞其系統是必須的。

  「我承認你們的存在,希望你們暫時滅絕」等等,再怎麼對人的價值觀遲鈍的羅多寇魯特也不會有人認同。

  『不那樣的話,我只能重組系統了……要做這一點的話,我所管理包括拉姆達在內所有的輪回轉生系統在數年到十年間都會停止。考慮到影響,應該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吧』
  在數年至十年裡,不只是人類,動植物也會以不正常形式的狀態誕生。沒有靈魂的肉體只會增加下去,最初會有彷徨的靈魂以附體形式轉生吧……如果是植物的話還沒關係,如果記憶缺失、人格崩潰靈魂轉生為沒有專用的肉體會怎麼樣呢?

  最壞的情況,所有生物都滅絕的可能性也不小。
  拉姆達這地方,通過狩獵魔王式輪回轉生系統所增加的魔物是能得到食物的。

  應該已經在10萬年前說明瞭同樣的事,不過,感到吃驚忘記了那個嗎,來自阿爾達的提案的最後,附有了『希望考慮』的要求。
  『……打算讓我想個新方法嗎』
  好象打算將專業領域委託專家了。

  『但是這樣的建議再次到來是貝爾伍德還在睡覺嗎。再加上,阿爾達被逼到這樣的話……可能因為事是班達爾吧』
  到現在為止,即使轉生者的事被注意到了,那只要交給轉生者自己的才智就好了羅多寇魯特是那樣考慮到,如果阿爾達被逼到那種程度,認真地考慮是不是應該隱瞞。

  與此同時,羅多寇魯特也決定暫且接受來自阿爾達的建議。雖說已經考慮過了,但事到如今也想不到能找到好辦法。但是比起輕易拒絕還是考慮到一定程度之後再告訴對方結果比較好。

  這就是班達爾的行動一個又一個之後的結果,從某種意義上說可能可以說是他推動了世界。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推動了世界吧。只是他本人似乎一丁點高興勁都沒有吧。
  『不過,我的雙手也放不太開』
  羅多寇魯特繼續處理著班達爾引起的錯誤過程中,向阿爾達轉達了『會檢討的』這樣的回覆。



  春天,在逐漸變暖的塔羅斯海姆的水路上,家畜們正在吃著藻類和水草。
  「咩耶~」
  「咩耶~」
  「咩ー」
  「咩耶~」
  那是山羊。

  不是鴨子或鵝,無庸置疑的是山羊。
  長著白色的毛鬍鬚和長方形眼睛的,山羊。但是,山羊只有上半身和前腿,下半身變成了被鱗片覆蓋的魚尾巴。

  這大概是塔羅斯海姆本身是魔境的緣故,連帶將山羊變化為位階2的魔羯這種魔物。由於山羊們摩羯化身體變大了後擠奶量成為約之前的兩倍,所以沒有被看成是什麼特別的問題。
  順便說一下,不止山羊,兔子和雞以及入手的一頭豬也各自魔物化了。不過沒有魔羯那樣的變異著。
  馬在不久之後也會變化吧。

  「阿咧,王呢?明明聽說在這裡的啊」
  「如果是班達爾的話就混在魔羯裡呦」
  「啊啊,真的混在一起了!」
  在水路邊釣魚的原開拓村男人指向的前方,班達爾就混在摩羯裡游泳著。

  「咩—?」
  「拜託了,說人話吧」
  【魔王的角】在頭上長出山羊形狀的角的班達爾,在畢露媞拜託之後他重新開了口。

  「怎麼了,畢露媞?」
  跟摩羯混在一起邊游泳邊檢查水路的班達爾上岸後,畢露媞嘟囔著「那個內瞳孔快要變成長方形的感覺」後,告訴下個預定的事情。

  「料理講習的時間快到了」
  「原來如此。今天,是拉麵的做法呢」
  班達爾陸續引進的新食材和調味料,但當然並不是馬上就能滲透的。告訴有什麼烹調方法。據說這是大家從理解到普及的方式。

  因此班達爾開始定期開設料理教室。
  「如果能用活版印刷印刷食譜的話,就能出料理書了……做出來的話感覺還是很微妙吶」
  「是嗎?在做用那白色黏糊糊的年成物做成輕薄寬廣的紙嗎,想想就很厲害哦」
  在紙工廠裡,在使材料植物纖維變軟的階段把纖維做成哥雷姆,再自己均勻厚薄和拉長方式來生產紙張。

  大概是比起出自熟練的職人之手的東西品質還是比較低下一些,但做為書籍的紙已經足夠了。

  「不,不是紙的問題是印刷機的問題。印刷機哥雷姆的力量還沒有調整好。卡爾康和巴布羅都很笨拙」
  「呋~嗯。不管是製紙還是做成書都很辛苦吶。我認為石板或是黏土板也不錯。」

  一邊進行著那樣的會話,等待著班達爾一邊擦拭著潮濕的身體的畢露媞,還不知道書的可貴,這是因為原本是在叢林生活著的食屍鬼的緣故。



  看起來跟平時一樣的班達爾,卻對沒能處理掉泰妮希雅的事情有些失落。因為他突然有了大量的經驗值的機會,並透過遊魂的眼睛看到了海因茲他們取得的功績。

  為了打倒太尼西亞的作戰,可以說是經過了周密的推敲而難以言喻的作戰。但是除了最後的最後以外進展都很順利。
  首先將與泰妮希雅手下有勾結的奇納普弄成廢人準備讓其成為告發者。
  再者替代為了幫助蕾比雅王女和幽靈們而無法行動的班達爾,讓騎士和冒險者去獵捕邪神派的吸血鬼們。

  特別是海因茲他們非常高興得準備行動了。他們帶著半吸血鬼少女,如果打算要保護她的話,那麼邪神派的吸血鬼即使只有一個也應該是討伐的對象。
  按計劃,海因茲等人接二連三地討伐了邪神派的吸血鬼,班達爾接二連三地將那個靈魂以【降靈】成功地召喚了。

  然後從像吉普拉斯一樣的服侍泰妮希雅的靈那裏聽到的情報,找到她的藏匿之處……被逼到絕境的時候確定了最後會逃跑的地方。
  對於泰妮希雅來說是機密中的機密,除了同為原種吸血鬼的比爾卡因與古巴蒙的,還有看守兼應急食糧的貝爾蒙多以外都並有向身邊任何人透露過……人是會失敗的生物。

  即使覺得好像保守著秘密,但卻從意想不到的言行中一點點洩漏出來。每一個都不是什麼重要的情報,根本不能稱為線索。
  但是,對於侍奉數萬年的吸血鬼們,有著那樣的塵埃那樣的情報。

  然後五犬眾中的三個靈入手的時候,塵埃就變成了山。去了被判明的隱藏之家,用武力和勸降的工作佔據。然後就等泰妮希雅被海因茲逼得走投無路。
  對班達爾來說計算之外的是,在那裡出現了比爾卡因和古巴蒙。海因茲等人將泰妮希雅逼到走投無路的時候(他們)沒有出現,所以以為不會有援軍因此大意了。因為那樣,錯失了殺掉她的機會。

  「嘛,也很不錯了。雖然經驗值沒有入手,海因茲他們誰都沒死,不過敵人的數量減少了」
  大筆上,作戰的目的是為了減少妨礙者,所以算達成了。
  而且從泰妮希雅的藏匿的家也得到了幾個貴重的魔術道具和素材。

  泰妮希雅創造出的不死族,稍微有些粗糙。
  她完全把不死族當是作玩具或者藝術作品,因此根本沒有班達爾所追求的戰鬥力和實用性。

  「嘛,總之先把所有情報都吐出來了........」
  『嘰────────────咿啊啊啊啊啊啊——』
  難聽的尖叫聲,在清澈的玻璃碎裂聲音迴響的同時中斷了。泰妮希雅的靈魂破碎,毀滅了。

  《【神殺】、【魂碎】的等級上升了!》

  成為『悅命的邪神』西西琉脩卡卡的從屬神的泰妮希雅,班達爾對她笨拙地抱持有危險的判斷。沒有比貝爾蒙多有更多的好感,所以就毫無顧慮地粉碎了。

  「那讓我們進入正題吧」
  在已經成為班達爾的多用途工房的王城地下大廳裡,班達爾為了決定今後的方針召開了會議。

  「那麼請各位報告」
  「啊—,我是新住民代表的凱西姆」
  首先舉起手的是,是被自己以外的成員稍微施加壓力的凱西姆。
  「那——個,請做幫我做冷藏庫,菲斯塔說了幾次要凍住蔬菜和肉。」

  用死屬性魔術將熱量奪走而燃燒的【鬼火】製作的冷藏庫。夏季時能把不能放超過一天的生肉和生魚保存起來的好東西……凱西姆他們第一次使用冷藏庫時還很不習慣。
  為了不讓孩子跑到裡面被關在裡面而下功夫費了心思,把冷藏庫和冷凍庫弄錯了的事無法想像。

  「在試作的階段就能理解真在太好了。在商品化之前就可以採用對策了」
  『啊,確實是這樣。我的味噌也結凍了』
  「門上不是有寫了文字嗎?為什麼沒有注意到呢?」
  「不,我們不會讀很難的漢字。現在,莉娜雖然是讀了門上的(平、片)假名啦」
  會議氣氛有些許鬆弛,會議在和諧的氛圍下進行著。

  「班大人的角加工法的開發也很順利」
  接著報告的是塔蕾雅。班達爾用【魔王的角】生長出的角跟硬度和精金一樣
堅硬,還有像鹿和犀牛角一樣的性質,可以加工成各種各樣的武器和產品。
  現在好像是浸泡在混有班達爾的【魔王之血】的血液中觀察的樣子。

  「嗚呋呋,        班大人的堅硬強大的角用我的手……」
  「開會時不要一臉讓人發毛的樣子。暫時別回來了,先繼續吧」

  「泰妮希雅的不死化怎麼樣了?」
  「沒有問題。通常將包含原種吸血鬼在內的薇妲新種族不死化是不可能的,但從師父的【魔王的血】調和後讓血液循環起來使這事情變成了可能。
  這是第一次用他人的腦髓來代替,但是經過師父的微調後就進行得很順利」

  「那麼,艾蕾歐諾菈和貝爾蒙多的手術所需材料也可以隨便使用了」
  「嗚姆,原種吸血鬼的再生能力真是驚人。不管是皮膚、脂肪、骨頭、內臟,只要注意別讓他死了,就沒問題了」

  「以前的主人的末路真的很可怕……..老爺,您是說我的手術嗎?」
  面對眼前發生的事,當事者貝爾蒙多的臉頰抽搐了。順便說一下,這是她成為班達爾同伴的條件,但是,班達爾並沒有直接殺掉泰妮希雅。但是泰妮希雅逃跑了是她自己的事,而最後泰妮希雅也死了,所以最後服侍班達爾了。

  也可以說能去的地方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欸?成為我的執事的條件另外之一,不是『將身體復原』嗎」
  「我確實是說了,我的身體已經會復原狀了……」
  「真不解人意。班達爾大人說的是要把我們的傷痕給治療好。我的是被比爾卡因所傷的傷痕以及妳的傷痕」

  驚訝於這種事情是否可能發生的貝爾蒙多,看到對艾蕾歐諾拉的話點頭表示肯定的主人,讓人有「好像能做到」的感覺。
  「……那我就承蒙厚意了。我也不是喜歡這麼醜陋的樣子」
  觸碰著殘留傷痕的臉頰的貝爾蒙多,沒有人會認為她像她自己所說的那麼醜陋。特別是波克斯,別說是傷痕了,他臉的一半根只本剩下骨頭而已。

  而且凱西姆也不認為她是醜陋的人,他很班達爾(看她的眼神都)很柔和,但她卻經常帶著放棄和悲傷的眼睛凝視著。
  (你也是那一邊啊)
  絕不是被責備。卻感覺好像被說了那樣的事,心情非常不好。

  「那、那麼下一個議題」
  學校新設,新居民的新職場的狀況,將棋和國際象棋、黑白棋        的圍棋大會等的活動,包括禮服在內的新衣服的需求新增,無須修復的新設公共浴場建設計畫。雖然討論了各種各樣的事情但問題最嚴重的則是乳製品不足。

  「班,鮮奶油不夠」
  班達爾製做的鮮奶油,以其柔軟的口感和甜美的味道與香味吸引了塔羅斯海姆的居民。其產量是羯化山羊的摩生產著,但是只有十幾隻。還不至於讓超過四千人的國民滿意。

  由於需求和供給的差距實在太大,所以羊奶全部都製成了鮮奶油。
  對於還想要製作黃油、起司或優格的班達爾來說,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態。
  「嗯,以去小村莊巡迴的方法籌措山羊的話,不知道得要花多少年才能達到充足的數量……」
  『陛下,增加摩羯怎麼樣?』

  在那裡大聲喊的是伽紮雷。
  「確實摩羯作為魔物繁殖力比普通的山羊強。但是因為下半身是魚,現在的塔羅斯海姆一次能養的總數量很有限。即使新增到這個極限,還是與班達爾大人追求的數量還是不夠的」
  艾蕾歐諾菈指出,指出生活用水場是摩羯必要的生態性的問題點。只是,伽紮雷認為那鐘事誰都知道而繼續說。

  『就是那樣,要開拓新的土地。雅瑪塔殿下,那份資料』
  (ヤマタ殿.雅瑪塔殿,好想翻成山田殿下啊...班達爾取名字真隨便~)
  雅瑪塔……….泰妮希亞製作,是九個容貌姣好的半人馬和人魚上半身,與擁有九個頭的許德拉(多頭蛇)變異種插在一起換的僵屍,用於分發資料。

  資料中記載著塔羅斯海姆的記錄,這周邊的地圖被描繪出來。
  『沿著這條通過塔羅斯海姆的水路向南前進就會變成河流,河流越過這個森林就會流入廣闊的沼澤地。讓我們來開拓這裡吧』
  『但是,這裡確實有好幾群蜥蜴人……二百年前,比較友好的群落支配著靠近塔羅斯海姆的北部,有著相互不可侵犯的約定,現在變得如何呢……』
  蕾比雅王女說明著二百年前的事,蜥蜴人的壽命比人類短,大約三十到四十年。不知道現在哪一群人支配著沼澤地。

  『因此那樣,如果那些比較友好的群體倖存下來的話,向他們請求協助就可以了。如果沒有的話,就用武力來支配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全體點頭。

  「那麼,為了讓沼澤地變成摩羯牧場向南前進吧。」
  原本,打算要去薇妲派的原種吸血鬼和薇達本人沉睡的大陸南部。在選王國的社會輿論冷卻之前,南進不錯。
  就這樣,在以後的歷史書上記載被稱為鮮奶油遠征的遠征與開拓事業開始了。



  《別名、【忌諱之名】解除了!》



  選王國歐爾巴烏姆的首都,歐爾巴烏姆。
  居住在五百萬人口大城市裡的人們,那天狂熱地沸騰著。因為傳說的……不,因為成為神話的大英雄誕生在這個國家裡。

  「海因茲!海因茲!海因茲!」
  「『五色之刃』萬歲!『切裂黑暗者』五人萬歲!」
  「我也要改成融合派的宗旨!」
  「哇啊——,艾德加大人看這~邊!」

  在華麗的遊行隊伍的前頭揮手的海因茲他們和他們保護的板吸血鬼少女賽蓮,人們的歡呼聲向他們傳來。
  在被裝飾得很奢華的馬車的車臺上向人們揮手,聽到美女的尖叫聲就一臉放鬆的艾德加,發現在那裡臉色不悅的海因茲,向他搭話了。

  「喔咿喔咿,能好好笑一下吧。微笑啊,微笑」
  「……我不是舞臺演員」
  「什麼?不喜歡新的別名嗎?」
  在吸血鬼特別有利的夜晚對他們挑起戰鬥的事情眾所皆知,五人也全員都得到了別名『【切裂黑暗者】』,確實太誇張導致蓮艾德加也覺得不好意思。

  說起來,是因為知道了「因為是夜晚人類不攻擊吧」這個吸血鬼的疏忽大意而展開突擊的。

  「那有什麼好」
  「有什麼好啊……你喜歡嗎?」
  「不是那樣,是泰妮希亞。雖然為了阻擋她而刺過去,但真正打倒的不是我們。那是從什麼人那裏逃出來的」

  出生於神話時代,之後超過十萬年君臨黑暗世界威脅人類的原種吸血鬼。由於討伐了那一匹,海因茲們被稱讚為大英雄。
  但是海因茲在給予最後一擊前泰尼西亞很明顯已經瀕臨死亡了,『石化的魔眼』也好,強大的【魔王的角】也好甚麼都失去了。

  傳說中,魔王的碎片在宿主死後會從身體中飛出,寄生在身邊的生物身上。要防禦那個,就必須要封印……泰尼西亞的屍體中像是『魔王的碎片』的東西,不管過了多久都沒出現。

  在泰尼西亞從海因茨等人面前轉移的地方,她是被什麼人打敗了吧。而且『魔王的碎片』和『石化的魔眼』都被奪走的同時,拚了命逃出來的。

  是其他的原種吸血鬼嗎,還是那個以外的什麼。

  「那種事大家都明白。我們也好,公會和神殿偉大的人也好,從今往後也會有對我們說感謝的話和給我們勳章的選王國的偉大人也一樣」
  「現在,向我們揮舞著手的人,就不明白」

  「確實是這樣……海因茲,這個事實傳開來的話會刺激侍奉西西琉脩卡卡以外的神的原種吸血鬼在內的魔王殘黨。如果激烈的抗爭開始了,受害就不會止地下世界了。」
  「是啊……就如戴安娜所說的。而且……」
  海因茲的視線前方,有臉上充滿緊張和興奮的賽蓮身影。

  「更是為了她」

  這一天,『五色之刃』被賜予選王勳章,領導者海因茨則被賜予名譽伯爵位,艾德加以下成員被賜予名譽男爵位。



.名前:班達爾
・種族:半吸血鬼(黑暗精灵)
・年齢:7歳
・别名:【食屍鬼之王】、【蝕王】、【魔王再临】、【開拓地的守護者】、【薇妲的御子】、【怪物】(NEW!)、【忌諱之名】→(解除)
・職業:樹術士
・職業等级:88
・職業履歴:死属性魔術師、哥雷姆錬成士、不死族馴師、魂滅士、毒手使、蟲使
・能力値
生命力:820
魔力 :485273958
力 :283
敏捷 :317
體力:462
知力:972


・被動技能
怪力:5Lv
高速治癒:7Lv
死屬性魔術:7Lv
狀態異常耐性:7Lv
魔術耐性:4Lv
闇視
死屬性魅了:9Lv
詠唱破棄:4Lv
眷屬強化:10Lv
魔力自動回復:6Lv
従屬強化:5Lv
毒分泌(爪牙舌):4Lv
敏捷強化:2Lv
身體伸縮(舌):4Lv
無手時攻撃力強化:小
身體強化(髪爪舌牙):3Lv
糸精製:2Lv

・主動技能
業血:3Lv(UP!)
限界突破:6Lv
魔術人偶錬成:7Lv
無屬性魔術:5Lv
魔術制禦:5Lv
霊體:7Lv
大工:6Lv
土木:4Lv
料理:5Lv
錬金術:4Lv
格闘術:5Lv
魂碎:7Lv(UP!)
同時発動:5Lv
遠隔操作:7Lv
手術:3Lv
並列思考:5Lv
實體化:4Lv
連攜:4Lv
高速思考:3Lv
指揮:3Lv
裝植術:3Lv
操糸術:4Lv(UP!)
投擲術:4Lv
叫喚:3Lv
死霊魔術:3Lv
裝蟲術:3Lv
鍛冶:1Lv
砲術:1Lv(New!)


・獨特技能
神殺:5Lv(UP!)
異形精神:6Lv(UP!)
精神侵食:5Lv(UP!)
迷宮建築:5Lv
魔王融合:2Lv(NEW!)


・魔王的碎片



・诅咒
 前世經験値持越不能
 既存職業不能
 經験値自力取得不能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99 收起 理由
mary875xd + 11 工作辛苦
win900701 + 10 精品文章
blid + 20
秋風夜影 + 26 工作辛苦
sar2016 + 12 工作辛苦
lz874 + 10 工作辛苦
Aurorae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0-23 18: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