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hwting
收起左侧

[转载] [貼吧轉載][web]扮演成人渣勇者的我在最后一战中孤独地死去……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不知为何跟战斗过的LAST BOSS好上了并在一起生活了!(11/9更至34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6 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ballcat 发表于 2019-7-24 16:30
這這這.......真是好阿~~~
想不到自爆可以只吹飛衣服!!

觉得这设定不错的可以去看看龙珠(手动狗头)
发表于 2019-7-26 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aosfighter 于 2019-7-26 06:41 编辑
happysteei 发表于 2019-7-26 02:42
啊,我当初就想说这部作品来着,不过当时忘了名字了(尴尬)。当时就是有神旨要求勇者队伍带上女主吧,除 ...

那队伍的人几乎个个都没有信仰
女主芙拉姆:某个小村庄的村姑,神刻意指定的活祭,组队核心,不能有任何属性成长。
圣女玛丽亚:神的直属使徒,职责负责隐瞒情报和封口,时时刻刻都想着毁灭一切生灵,因此跟神利益一致,也时时刻刻在接收神的洗脑波。
风之斥候莱纳斯:阅女无数的花花公子,但迷上了玛丽亚,误以为她陷入了歧途,知道玛丽亚主动走入绝路之后也尝试拯救她。
战士加迪欧:除队长妻子外其他队伍成员均被螺旋脸奇美拉杀死,因而怀疑螺旋脸属于神造生物,才加入勇者队伍了解真相。
魔女叶塔娜:人类,也是人造魔族实验体,项目废弃前辈养父母带出设施。曾经隐居数十年,但因为女主的性格而选择参加勇者队伍,第一个因为女主脱队而选择脱队的成员。
贤者吉恩:人类,嫉妒芙拉姆无能但受人宠爱,于是私自卖掉芙拉姆并打成奴隶,无意中触发了神全面追杀芙拉姆的世界线。后来从玛丽亚收到神的水晶,自尊感到极大羞辱,开始逆向分析水晶并暗中制定弑神计划,为此弄死芙拉姆都无所谓。(最后女主并没有杀掉神,却让神强制变成清醒的永生,受到了所有受害者累加的生不如死的痛苦与疯狂)。如果不卖掉芙拉姆,那将是芙拉姆变成神的人体计算单元(类似黑客帝国)并献出反转属性,世界提前毁灭。
勇者琪莉露:另一个地方出身的村姑,勇者属性的转生体(上一任是壮汉)。固有技能“勇气”是个没有勇气就用不出的技能,因为女主离队陷入消沉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激活勇气技能。


作者kiki的宣传语变成如下
“反転”の力を持つ少女フラム
彼女は呪いの大剣を手に、異形の神オリジンと戦う
いつかこの街で、愛しい少女と気ままに暮らすためにーー
拥有“反转之力”的少女芙拉姆
她手执诅咒的大剑,对异形之神Origin进行战斗。
为了总有一天在这镇里,跟心爱的少女随意地生活。---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18 收起 理由
whitewung + 10 认真回复
wdr550 + 8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26 0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appysteei 发表于 2019-7-26 02:35
我是说在边境悠闲地生活这部作品中,作者把旅行中的“引导者”这个职位塑造的相对而言黑了些:最重要的战 ...

标题就已经暴露了,怎么认同。
发表于 2019-7-26 07: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作品从一开始就已经告诉你,主角本来就从来没黑过。没黑过何来洗白,标题就已经告诉你他是白的。
发表于 2019-7-26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等著沙糖劇情
這小說就是要夠甜才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19-7-26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wting 于 2019-7-30 13:16 编辑

烈火:其實這一話昨天就已經處理完90%了,只是有幾個句子特別難處理所以就被我摸到現在了。。。

6、輕輕的觸碰

(譯:再次強調,魔神妹子對男主稱呼的“主人”是“丈夫”的意思,絕不是那個“主人”)

「等、等一下!」

我抓住迪米爾戈斯的肩膀把她拉開。

不行、不行、不行!

這樣下去的話,會順著氣氛下去跟迪米爾戈斯結合的。

應該是我(?)向迪米爾戈斯進行了愛的告白,但我卻完全沒有記憶。

也許是在失去的那段記憶中,我被迪米爾戈斯身上的某些地方所吸引而對她懷有戀慕之情,但現在的我卻沒有對那傢伙的戀慕之情啊。

不,她的確非常可愛,是個美人。

那是毫無疑問的。

假設照著氣氛下去的結果是色色方面的事情,越不在意細節就會越幸福吧。

但是,那絕對有些什麼不自然的地方。

迪米爾戈斯稱我為丈夫,以妻子的身分自居。

是因為眼前的她對我抱有好感。

而不是我自戀對吧。

而且她作為那樣強大的存在,沒必要為了籠絡我而編造一個謊言。

但是,我對她的心情是抱有困惑而複雜的感情更多,無法坦率地接受目前的情況。

在這種狀態下順勢而為結合起來的話,怎麼說呢,總感覺是不對的。

這種行為,是相互愛慕情投意合才會有的,不應該是隨隨便便就能做的。(本話最難處理的一句,感謝LY大佬協助,只能怪樓ˊ主語文能力不夠想不出更好的句子了)

所以

「你、你有這份感情我是很高興啦,但我和你之間相互認識還不久吧?那個,這種事情應該……花更多時間去慢慢了解了彼此後才做」

在我說完這番話後,她臉上浮現出鬱悶的表情。

「什麼嘛現在,明明是主人向吾求愛的。而且花的時間已經足夠了吧。不管怎麼說,距離老公向吾告白都過去2年了啊」

「哈?!兩、兩年?!」

兩年是什麼鬼?

我,自那場戰鬥以來就一直在沉睡嗎?!

不,這樣說的話為什麼我還活著?

話說回來,如果一直都睡著的話,肌力什麼的會不會下降或者身體會活動困難嗎?

話說回來,我和迪米爾戈斯待在一起都2年了啊……和賭上性命的互相廝殺的對手,都2年了……這不是很糟糕嗎?

難道說我,被迪米爾戈斯做了各式各樣的奇怪事情嗎?

「一直昏迷不醒的主人,必須貼身地看護著,為此抑制著自己慾望而不斷忍耐著的日子,真的很漫長啊。吾可是一直都在等著老公醒來的」

啊,總之好像什麼都還沒做呢。

這樣就可以放心了。

倒不如說,她那忍耐慾望的表現,也給人一種奇妙的、並非高不可攀的感覺。

「……然後,好不容易才醒來,卻連對吾的告白都不記得了。不僅如此,主人還要拒絕吾的感情嗎?」

「嗚……」

沐浴在來自迪米爾戈斯的責難目光下,我不由得愧疚了起來。

對那樣的我,迪米爾戈斯撅起嘴巴,再次把身體朝我貼緊。

話說,這傢伙原來是這樣的角色嗎?

戰鬥的時候,明明更加……嚴肅莊重,而又神秘莫測……

總之,我覺得她應該不是像現在這種情感一覽無遺的性格。

不,反正就是太黏人了!

怎麼說呢,柔軟的身體各處都壓到了我的身體上,讓人怎麼也冷靜不下來。

心臟快要爆炸了。

「吾一直都是一個人……一直一直,都是一個人看著這個世界。面對這樣的吾,主人卻說想要和吾在一起。總覺得,非常開心……然而,現在的主人是不會接受吾的吧……」

「嗚……」

哎~……

不,妳到底,是誰啊。

為什麼露出那樣悲傷的表情?

別這樣。

別讓我看到女孩子這樣的臉啊。

我的精神,會被名為罪惡感的這把刀切成碎片的。

「主人,和吾交往真的不行嗎?吾,一點魅力都沒有嗎?」

「嗚嗚~……」

該死!

對童貞的我來說,那道攻擊太厲害了!

從下方仰望著我的濕潤雙瞳。柔軟而水靈的嘴唇。紅通通的臉頰。從她那邊傳來的溫暖感和身體的柔軟感。

對我來說全都是具備著必殺威力的精神攻擊。

「嗚,主人啊」

要上嗎?可以上的吧?!

我就要在這裡,成為男人了嗎?!

迪米爾戈斯說,她一直都在等待著我醒來。

然後,她對我抱持著好感,而且非常急迫地想要跟我培養感情

一個女人都做到這種地步了啊,勇者亞雷斯。

那麼,怎麼辦?你,打算怎麼辦?!我,又該怎麼辦?!

「咕……迪、迪米爾戈斯」

「姆,什麼事呀,老公……」

我……我!

「迪米爾戈斯!」

「呀啊」

我抓住迪米爾戈斯的肩膀,正視著她的眼睛。

她現在的悲鳴,顯得有點可愛。

不對,現在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

「哦哦,主人啊。多少有些想要回應吾之愛情的感覺了嗎。唔姆,雖然多少有些焦急,但那也是一種樂趣。撒,來吧。讓吾等一起深入交流一下吧」

希望能和我更加親密的迪米爾戈斯。

對她那樣的行為,我的心臟都快要突破臨界點了。

但是,不能逃避。

迎擊上去,不能被敵人看扁了,不能顯得自己弱氣!

上吧,我!!

「那麼老公喲,到底想向吾索求何物……唔?!」

在迪米爾戈斯的視線一瞬間游離的間隙,我將自己的嘴唇與她的嘴唇重疊在一起。

濕潤而柔軟的觸感,雙唇相交。

這就是迪米爾戈斯……不,女孩子的嘴唇……

第一次的kiss。

僅僅如此,血液流動就加速不已,心臟的跳動也劇烈到敲響了極限的警鐘。

到底,雙唇重疊在一起多久了呢?

我緊緊地閉著眼睛,所以不知道現在的迪米爾戈斯是什麼表情。

但是,既然沒有被揍飛,就應該是被她接受了吧,大概。

我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看著對方。

那裡,有張看起來非常幸福的、一臉陶醉的、以前的敵人的臉。

「嗚!」

我突然覺得非常害羞,分開了嘴唇,然後跟緊貼著的她一口氣拉開了距離。

「這、這樣應該可以吧!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這已經是極限了!」

啊啊,現在的我一定連耳根都紅透了吧。

臉上像是要著火似地火辣辣的,心臟都快要突破胸膛跳出來了。

老實說,我現在連正視迪米爾戈斯的臉都做不到。

「老公,這是……」

「我、『還不能』跟你做那種事!喜不喜歡你這件事,現在的我還不清楚!所以,請再稍微等一下!讓我好好整理下自己的心情,好好地回答對你的感情!因此,在那之前!」

我把臉轉過去不看迪米爾戈斯,一個勁兒像是在辯解似地說道。

說實話,我也覺得自己很無情,好想死。

但是,這就是我現在真正的心情。

與誰相互交合,就應該彼此間心心相連。因此,只有單方面意願是不行的。

因此,在只有單相思的情況下,是不能做出那種事情的,連我都覺自己有著一個青澀而保守的貞操觀念。

然而,這種觀念想改也改不了

但是,當我為自己的頑固而低著頭的時候,突然有人從身後抱住了我。

不,在這個地方要說是誰的話,只剩下一個人了。

「姆,既然主人都這麼說了,那Kiss就夠了……」

「唔唔!」

是、是吧……

不管怎麼想,我的話也只是暫緩事態而已。

迪米爾戈斯會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吾也太性急了點。主人才剛醒來。在對吾的記憶還很模糊的時候,如果無理地強迫你而被你討厭的話,吾也會很難受的……」

「迪、迪米爾戈斯,我……」

「好,答案已經出來了,我們約好了哦,吾也再等一會兒吧。一個從容不迫的女人,才能成為好妻子。但是,不能讓吾等太久哦。不管怎麼說,吾都已經等了兩年了」

「知、知道了。對不起」

「呼呼……即使那樣,一臉拚命地親過來的主人,怎麼說呢,感覺非常可愛喲。難道說老公,還是第一次和女性有這樣的經驗嗎?難不成還是童貞嗎?」

「呃?!!」

這、這這這、這傢伙,突、突突、突然在說什麼啊!

背上被恰到好處的女孩子的柔軟擠壓著,我的聖劍又快速聳立了起來。

話說,不要直接壓上來啊!真的對心臟很不好啊!

「噢……那個反應,就是代表吾的話是正確的吧。感覺越來越可愛了呢」

別管我!

啊啊沒錯!自我出生以來,從來都沒有和女性交往過。是個名副其實的童貞小子還真是抱歉吶。

「不過,吾也沒有跟誰結合過的經驗哦。」

那你說個JB

別用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看著我!

話說,你也還是處女吧!

「呼……勇者還是童貞……真是好可愛啊」

「……」

唔……總覺得我好像被迪米爾戈斯玩弄在掌心之中。

如果現在就開始被蹬鼻子上臉的話,今後事情到底會發展成怎樣啊。

而且還

「呼呼……為了讓老公盡快得出答案,吾會更多更多地展示(appeal)自己的。遲早,在主人渴求吾之前就會被吾籠絡的。做好覺悟吧,老公」

「喂喂」

按這樣的節奏,我今後真的沒問題嗎?

哈啊,前方多災多難啊,不由得胃疼起來了。

评分

参与人数 40轻币 +514 收起 理由
llllyyyyllll + 12 工作辛苦
文学之外的读者 + 36 工作辛苦
enozmamaor + 24 工作辛苦
BacteriaHero + 10 工作辛苦
夜莺689 + 12 很给力!
wishhel + 11 工作辛苦
撒上的风格 + 12 工作辛苦
Daytona + 12 工作辛苦
梁天宇 + 10 工作辛苦
白夜零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7-26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1091955187@qq.c 发表于 2019-7-24 22:09
请问爱女是哪部小说吗

https://masiro.moe/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142

順便用這個當預告帖,明天如果沒意外潤完第七話我就要先回去潤這個坑了,這邊預計星期二恢復更新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4 收起 理由
撒上的风格 + 12 工作辛苦
懒惰的羊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26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勇者這一段實在是勇氣不足,勇者都不勇者了

雖然要發糖這種節奏比較好
发表于 2019-7-26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勇者在这种关键时刻怎么一点都不勇呢,是男人就上,不行我就来代练!
发表于 2019-7-26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設定上還挺有趣的說~~~感謝大佬的翻譯!!
期待哪天的可以看到插圖
发表于 2019-7-26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你说个jb。。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wting 于 2019-7-27 22:07 编辑

7 、追憶1 迪米爾戈斯

(主人公與Last boss 的描寫。)

我做了個夢。

如果要問為什麼那是夢的話……因為我現在所看到的情景,是自己過去所經歷過的事情。

彷彿在追憶當時的體驗一樣在眼前流淌而過的畫面,正是我的記憶。

我所看到的記憶……正是我賭上性命與迪米爾戈斯進行的激鬥。

<><><><><>

——我很焦急。

正如傳聞中的那樣,魔法攻擊真的完全不起效。

炎之箭、風之刃、水之彈、風之礫,全都被對方展開的【魔力障壁】所阻擋,無法起作用。

得想辦法拔出劍來給對方一擊。

「別擋路!」

擋住我去路的兩頭魔物——【曼蒂科爾(Manticore )】和【暗黑鎧甲飛龍】,讓我這邊的攻擊完全碰不到迪米爾戈斯。

曼蒂科爾——有著人面獅身,以及蠍尾的A 級魔物。

不僅兇惡,還喜歡襲擊並吃掉人類

而暗黑鎧甲飛龍,正如其名是有著黑色鱗片的飛龍種。與一般的飛龍相比身體也要大上一倍,鱗片非常硬。

和曼蒂科爾一樣,魔物等級是A 級。

「怎麼了,就只有這種程度嗎?剛剛的氣勢跑去哪了?」

「吵死了。現在才剛剛開始!」

「還在耍嘴皮子嗎?行吧,你們,去當他的對手」

『『咕哦哦哦哦!!』』

兩頭魔物嘶吼著。就這樣朝我衝來了。

我在千鈞一發之際躲開,朝曼蒂科爾的腹部上揮出一劍。


通紅的鮮血噴湧而出,曼蒂科爾發出了痛苦與憤怒交織在一起的咆哮。

面對揮舞著劍的我,暗黑鎧甲飛龍的爪子朝我揮下。我將魔力注入劍中反手揮下,瞬間切掉了其爪子。

在血還沒有噴出的瞬間,朝著震驚的飛龍,我發動了進一步的追擊,把它的頭砍掉了。

接著轉過身,往因痛苦而導致動作遲緩的曼蒂科爾的頭上深深地刺出一劍,阻止了其衝刺。

「哇,挺能幹的嘛。但是,魔物的話要多少有多少。那麼,你到底能打倒多少對手呢?呼呼」

露出一臉殘酷笑容的迪米爾戈斯。

自己完全不參與戰鬥,在高處觀戰著。

那份驕傲自大的餘裕,讓我的額頭上浮現出青筋。

但是,力量竟然有著如此大的差距啊。

如今,才打倒了那傢伙用魔力生成的魔物而已。

但我的體力可不是無窮無盡的。

遲早會有耗盡的時候

在那之前,必須想辦法結束掉戰鬥。

「哼,自己躲在魔物後面,在一旁觀戰嗎,迪米爾戈斯?妳還真是相當膽小啊」

「挑釁是沒用的。像這樣計畫著而出現在吾之跟前的討伐者有很多。但,當出現在吾面前的那一瞬間,都被瞬間解決掉了。這場戰鬥只是餘興喲。說到底也只是一種讓吾享受的視覺娛樂而已。來,小丑啊​​​​,再表演一次給吾看吧!」

嘁!

又有魔物被生成了。

這次是【狂暴之蠍(Tyrant Scorpion )】嗎!

巨大的蝎子怪物。

我揮起劍迎擊上去,魔物突進了過來。

對方攻擊無效、被我躲閃過來、趁空隙攻擊並打倒對方。

這樣的戰鬥,反復了好幾次。

我所擁有的【體力】已經耗盡了。

但是,我依然站在那裡。

全身都受有傷,呼吸變得急促,眼看就要跪倒在地似的滿身傷口,但我還不能倒下!

「不錯嘛。吾被人單獨挑戰至今,就只有你這傢伙能堅持到現在哦」

「那、那是因為,之前那些傢伙都太弱了,不是嗎?我,還很有餘裕、哦」

「儘管身體破爛不堪卻還是很從容呢,人類啊。為何,要站起來?完全,不想讓自己輕鬆一下嗎?」

「很不湊巧啊,人類這種生物的執念可是很深的。目的還沒有實現的時候,是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地就放棄的!」

我吐了一口混雜著血的唾沫,大聲地喊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的迪米爾戈斯,眼睛一下子瞇了起來。

「那個目的,就是打倒吾嗎?」

「不對。是拯救這個世界!」

「拯救、世界?」

然後,迪米爾戈斯的聲音,變得如同帶上了寒氣一樣低。

「為了拯救世界,要打倒吾,眼前的你也好,之前的人也好,都說過同樣的話。”

「什麼?」

「汝等人類為了拯救自己所居住的世界、要殺死吾,於是不斷地對吾發起了挑戰。已經好幾次、好幾次、好幾次了!!」

迪米爾戈斯的臉上浮現出明顯的憤怒。

簡直就像是有著質量的空氣壓過來一樣的,充滿著高密度的憤怒。

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屈膝。

「來到這裡的人們,總是把為了世界、為了世界掛在嘴邊,然後把利刃指向吾。但是,真正在毀滅著這個世界的,可是你們人類自己!!」

「啊?!」

那個聲音,讓我的身體退卻了一步。

但是最重​​​​要的是,至今為止一直保持著超越者姿態的迪米爾戈斯的冷淡態度煙消雲散了。我對她流露出自身感情的這件事感到震驚與異常。

「那是怎麼回事,人類會毀滅世界?妳在說什麼啊,讓這個世界陷入破壞和混沌的,不就是你嗎!」

「果然人類就是種無知的生物啊。竟然沒有發現汝等所發展的魔法文明,正在侵蝕著整個世界!」

「哈?魔法讓世界走向毀滅,妳在說什麼啊……」

我從未聽說過魔法會讓世界走向毀滅。

但是,我並不認為那是迪米爾戈斯是為了維護自己而說的藉口。

因為那傢伙根本沒有說謊的必要。

也就是說……難道、居然、是真的嗎?魔法會讓世界走向毀滅。

「本來,這個世界上有著被稱為世界樹的大樹。這棵大樹孕育出了在世界內不斷循環著的魔力。但是,長年以來過度發達的魔法文明逐漸侵蝕了世界,大量的魔力被大地所消耗。僅僅靠大樹所孕育出來的魔力,已經逐漸變得無法維繫世界
了」

「世、世界樹?」

那是,在神話和童話中出現過的、傳說中大樹的名字。

但是,全世界的學者和冒險者都在尋找著世界樹的踪跡,卻依然沒有找到這棵夢幻般的大樹

這樣的大樹名字,為什麼會從迪米爾戈斯口中出現呢?

「大樹是世界被創造出來之際,與吾一同存活著的。此後,吾一直守護著世界樹。但是,世界樹正在逐漸枯萎。為了支撐起世界上那過度發展的魔法文明,一棵世界樹終究是承受不起的。因此,吾決定使之破壞殆盡。將人類所創造的文
明,還有人類全部消滅乾淨,然後創造出新的生命。此乃、吾之目的。這就是吾給世界的救贖

「為此,現有的生命消逝也沒關係嗎?」

「這不就是所謂的自作自受嗎。即使吾不親自動手,總有一天人類也會走向滅亡。但是,吾等無法容許將世界也捲入其中導致毀滅的人類。若要毀滅,人類就自行自取滅亡吧!」

「咕」

迪米爾戈斯,是想保護這個世界的嗎?

世界樹因為人類過度發展的魔法而逐漸枯萎了?

然後,因為我們,世界會走向毀滅?

那麼,我是為了什麼而來到這裡的?

毫無疑問,是為了拯救世界。

只要打倒了迪米爾戈斯,世界就會因此而得救,我一直是這樣堅信著的。

但是,如果打倒這傢伙,世界就要毀滅了。

能相信嗎,這傢伙的話?

……不得不去相信吧。我實在想不出來,那個迪米爾戈斯一臉痛苦而冷酷地撒謊的理由。

那麼,我又能容許自己在這裡被這傢伙打倒,讓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們全部被殺掉嗎?

那種事……

「那種事怎麼可能做得到啊!」

腦海中浮現出剛剛分別的三位少女。

不僅如此。在抵達這裡之前,我遇見很多人。

看到那些傢伙被殘忍地殺害的話,我不可能會容許自己默不作聲吧!

「就算……就算世界毀滅了,我也要打倒你!」

「愚蠢,不以大局為重,只為眼前的榮譽就挑戰吾等嗎!?所以說,人類終乃庸俗之物啊!」

吵死了!我可沒有像你一樣心懷天下的餘力!可是,如同你想守護世界般,我也有想守護的人

沒錯。要守護如此龐大的世界,渺小的我終究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哪怕被人說是我自私也好,比起世界,我更希望以自己的雙手保護那些對我很重要的人!

所以,把力量借給我吧,瑪爾蒂娜,索菲婭,託卡!

讓我借用你們的力量,來守護妳們!

「……不錯的發言呢,人類。至今為止的人們,聽了這番話後,所有人都無一例外地失去了鬥志……只有你在這種情況下,也要向吾挑戰啊。那麼……」

說完,迪米爾戈斯就出手了。

齒輪哥雷姆發出咔擦的聲音,開始進攻了。

儘管動作非常緩慢,但因為其巨大的軀體,很快就到達了我的旁邊。

「感到自豪吧,人類。那份愚蠢吾認可了,就由吾親自來當汝之對手。讓創造神迪米爾戈斯親手,把你這傢伙連靈魂都消滅殆盡吧!!」

评分

参与人数 31轻币 +398 收起 理由
m4a1ak47mp5 + 12 工作辛苦
llllyyyyllll + 12 工作辛苦
abrahamlin43 + 20 精品文章
BacteriaHero + 15 工作辛苦
撒上的风格 + 12 工作辛苦
Daytona + 12 工作辛苦
梁天宇 + 10 工作辛苦
白夜零 + 22 工作辛苦
CyclonicPinna + 16 工作辛苦
CodRe12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28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類真的太可惡了
发表于 2019-7-28 02: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明白了,不管勇者喜不喜欢,先亲上去就对了(有毒.jpg)
发表于 2019-7-28 13: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后宫变单线,血亏(滑稽)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2 收起 理由
撒上的风格 + 12 赞一个!
宁静山城 + 1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29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呜呜,我一点都不羡慕
发表于 2019-7-29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vob 于 2019-7-29 22:23 编辑

才開始幾話就有甜度了...期待後續 [url=]图片[/ur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wting 于 2019-7-30 13:05 编辑

8、愛撒嬌的太太嫌穿衣服麻煩

「呼嗯……唔……」

「啊?!老公,你醒啦!」

「……啊嘞,迪米爾戈斯?」

嗯?我睡著了嗎?不知不覺間……總覺得似乎做了個夢。

和她初次相遇時的夢……

「老公,沒事吧?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啊、啊啊。沒關係了」

把臉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映入眼簾的是迪米爾戈斯的臉。

長長的睫毛顫抖著,如同紫水晶一樣的雙瞳注視著我。

但是,仔細一看,眼睛好像泛著淚珠……

說、說起來,太近了!

「和吾接吻之後,突然倒下了……處變不驚的吾,也難免心生焦慮……還以為,是不是又陷入了長時間的休眠…………姆~,別再讓吾擔心了!」

「抱、抱歉……」

看著雙頰鼓起的迪米爾戈斯,我連忙道歉。

可是,倒下了,嗎?確實,如果有人在我眼前突然倒下的話,我也會很擔心的。

但是,竟然讓她如此慌張,真是罪惡感滿滿啊。

哎呀,這又不是我想要倒下才倒下的。

「吶,我到底失去意識多久了?」

「足足一整天。真的是,你這男人,盡讓人操心」

「所、所以說,是我不對啦。」

似乎是我跟迪米爾戈斯接吻之後,失去了意識。

也許是,兩年後才醒來的我,身體對與迪米爾戈斯的這個接觸感到過於刺激了。

心跳都快到極限了,或許是因事件突然接二連三地襲來讓大腦一時轉不過來也說不定。

畢竟,醒來後眼前的人可是曾經與之展開過死鬥的迪米爾戈斯,但最後卻被她寄予了愛意。

如果各式各樣的事情一下子蜂擁而上的話,大腦會直接死機的,這點也能理解。

就算不至於如此,身體上也還殘留有之前的種種負荷吧。

不,都過去了……

「那個,迪米爾戈斯小姐……」

「不要用『小姐」這個對外人才用的客氣稱呼。那麼,有什麼事呢?」

「那個,可不可以放開我了呢?」

「不要」

立即回答了。

迪米爾戈斯,用與昨天一模一樣的姿勢緊緊抱著我不放。

這可以說是人間胸器正壓迫著我,緊貼在我身上也不為過了。

「都是主人不好,突然地就倒下了。這是懲罰,暫時讓吾這麼待一會……雖然這麼說……那個,吾只是,想要與主人緊貼在一起……會很困擾嗎?」

「嗚……」

突然變得這麼可愛是犯規的吧。

根本無法拒絕。

但是,這種情況對我來說可謂是相當的痛苦啊。

不管怎麼說,和昨天不同,當時我的身體還有著各種不適應。

但在今天這種狀況下,我的聖劍快要覺醒了。

而且由於頭腦比起昨天更加清醒了,讓人更加在意起迪米爾戈斯的肌膚。

「吾已經受夠一個人了。讓吾感受到溫暖的是主人,所以你要承擔起這個責任」

「……是」

於兩年前的我,到底對她做過什麼,完全想不起來?

但是我對她應該有做到該盡的責任了吧。

否則,我不就成了真正的人渣勇者了

「嗚姆~……老公~……」

但是,那個迪米爾戈斯竟然會撒嬌到這種地步,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啊……?

「呼哈……主人的味道,好喜歡。只是這樣子,就能安心下來了……不可思議,一旦喜歡上某人,就會變得想要向對方盡力撒嬌。感情這種東西實在是不可思議呀」

「是、是這樣啊?」

「嗯」

但是,現在的我並沒有去重新挖掘以前記憶的餘裕……

在像貓咪一樣撒嬌的迪米爾戈斯面前,我全力驅使著理性的屏障,以滅卻心頭的精神鎮壓著心中躁動的猛獸。

 <><><><><>

「那麼,跟老公的撒嬌就到此為止吧,差不多該開始每天的例行工作了。昨天因為一直守在主人身邊,所以偷懶了」

說完,迪米爾戈斯就離開了我。

「真不像話啊,昨晚因主人失去意識而焦躁不安,甚至感覺到孤獨到了異常悲切的程度,但像剛剛那樣相互對話,相互感受著肌膚的溫暖,心裡竟然就滿足了。真是的,歷經時代更替的吾,竟然會為情所困……愛真是一種不方便、讓人難
過不安,卻又無比甜美的東西……對吧,主人喲」

被她喊到後,瞬間下意識地想要回頭,但在最後我強行忍住了。

怎麼說呢,我和迪米爾戈斯現在都光著身子。

醒來後,大腿間一直通風良好(涼颼颼的),讓人無法平靜下來。

如果就這樣把視線轉向迪米爾戈斯的話,會重新看到她這些那些的、各種各樣的地方。

先前我的理性能完全阻止我的性慾真是太好了。

如果是現在的我,可不知道會變成怎樣啊。不,毫無疑問大腿間多多少少都會覺醒吧。

不如說,只是感受著剛才迪米爾戈斯身上的肌膚餘韻,就已經……不、不要去回想啊我!

對、對了!把意識轉向別的東西上吧!

「吶、吶,剛才你說的,每天的工作是什麼?」

「嗯?啊啊,那個啊,是吾一直……不,不是那樣的……老公,這是個好機會。和吾一起過來吧。與其說明半天,不如親眼目睹更快吧。而且,順便見識一下好東西吧」

「好東西?」

從剛才開始就看到非常好的東西了,在這以上的還有什麼可以看的嗎?

不,比起那個,果然,像這樣彼此都是裸體的狀況還是很讓人很為難吧。

至少得讓她穿上衣服。

我喊住了迪米爾戈斯。

「怎麼說呢,果然還是穿上衣服吧。不管有沒有敵人,還是穿上衣服為好」

請穿上,拜託了!

這樣下去的話,我的聖劍會一直保持著過載狀態(Over Drive)的!

就跟一直在戰場上保持著臨戰狀態一樣!

所以拜託了,請穿上衣服!

大概是我的願望成功傳達過去了吧,儘管迪米爾戈斯一臉不情願,但感覺還是接受了。

「姆,真拿你沒辦法。主人似乎強烈希望讓吾穿上衣服呢。既然如此,沒辦法了。雖然這幾年什麼也沒穿過……嘛行吧。吾多多少少也,『恢復到了能做出衣服的程度的魔力』了。既然老公都這麼說了,就弄件衣服出來吧」

這樣說著,從她自己的身體裡,出現了以魔力編織而成的衣服,覆蓋了上去。

如同法衣一樣的衣服,露出著肌膚的部分比較多。比起普通的法衣,似乎更著重追求便於活動的設計。

「這樣如何,合適嗎?」

「啊、啊啊。很適合妳哦」

「姆、這樣啊……很合適嗎……雖然覺得衣服什麼的很麻煩,但既然主人表揚的話,以後還是好好穿衣服吧」

「哦,請務必那樣做。」

為了不讓我的胯下覺醒。

但是,沒想到魔力能直接變成衣服的形狀,不愧是被稱為創造神的迪米爾戈斯。

人類的話,是不會只憑藉魔力就能編織出衣服這個技巧的。

「那就順便,把老公的衣服也弄出來吧。嘿」

「嗚哦,突然」

說完,在我面前也出現了男性的衣服。

倒不如說,這是我和迪米爾戈斯對峙時所穿的衣服。

「吾不太了解男士的衣服,所以參考了老公以前穿的衣服做出來的。穿上感覺如何?會很彆扭嗎?」

「唔姆……不會,剛剛好。沒問題」

穿上之後,感覺非常合身。

既不會太寬鬆,也不會太緊繃。鬆緊度恰到好處。

穿起來相當舒服。

「謝啦,迪米爾戈斯」

「什麼呀,不用道謝哦。那麼,比起這個先說明一下吾的日常工作吧。請跟過來」

接著,她轉過身子,朝著森林的深處走去。

评分

参与人数 23轻币 +293 收起 理由
m4a1ak47mp5 + 12 工作辛苦
llllyyyyllll + 12 工作辛苦
abrahamlin43 + 10 工作辛苦
enozmamaor + 24 工作辛苦
BacteriaHero + 15 工作辛苦
撒上的风格 + 12 工作辛苦
Daytona + 12 工作辛苦
梁天宇 + 10 工作辛苦
白夜零 + 11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30 1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g699 发表于 2019-7-22 18:42
主角的名字和隔壁的休闲那个贤者同样的名字啊。

在隔壁被称位嫌者的那位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wting 于 2019-7-30 17:07 编辑

9、一心同體

我慌張跟上朝著森林深處走去的迪米爾戈斯。

然後跟上到她身邊的我,把至今為止一直抱有疑問的事情說了出來。

「吶,可以問一下嗎?話說,為什麼我們會沒事呢?」

我放出的那一招自爆魔法,先不說迪米爾戈斯,我覺得使用了自爆魔法的我自己應該死了才對啊。

但現實是,無論是迪米爾戈斯還是我依然在活蹦亂跳著。

完全無法掌握現狀。

我使用了自爆魔法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那是因為,吾以自己的魔力,把瀕死的吾與主人同時回復了。」

啊啊,這麼說來迪米爾戈斯是會用這個世界所有魔法的吧。

那樣的話,會使用回復魔法是理所當然的。

……不對,等等。

照這麼說,就算我用了自爆魔法,也沒能戰勝迪米爾戈斯。

誒?也就是說,我白死了……不,不對!不要這麼想。

姑且,我的那一擊總算是對迪米爾戈斯造成了傷害。這樣想不就可以了嗎?

呃……

這就是所謂的逃避現實了吧……捂臉。

嗯?但就算是迪米爾戈斯,在使用自爆魔法後基本上是當場死亡的我是不可能回復得了吧?

那件事情的始末,我決定向迪米爾戈斯打聽一下。

「但是啊,我當時不是使用了自爆魔法嗎。我覺得應該會直接當場死亡的,難道不是嗎?」

「是的,沒錯。當給主人的身體治療完畢的時候,老公你已經斷氣了」

「果然是這樣啊。但是,那樣的話要怎麼做……」

「姆。這樣一來確實,再怎麼讓身體恢復也沒有意義。畢竟……生命已經消失了」

那是當然的。

生命是……即使讓靈魂消失了的身體再回復到原來的狀態,死去的人也不可能會復活的。

如果能讓那種事情成為可能的話,那已經是……

「如果想要解決這個問題的話,那死者復活的奇蹟就是必要的。」

死者復活。

神之領域。

這個世界上,讓陷入瀕死狀態的人回復過來的魔法確實是存在的。

但,讓死去的人復活過來的方法,沒有。

至少現在沒有,

「但是,即使是吾,也不會那種魔法。那已經屬於扭曲這個世界真理範疇的技能了。即使是吾,也並非能完全違抗這個世界的真理」

也就是說,某種程度上她可以無視各種各樣的規則。

這傢伙果然是規格外的。自己居然跟這樣的傢伙打了一場啊。

但是,即使是身為這樣強大無比存在的迪米爾戈斯,也不會死者復甦魔法。在這個世界上死者復活是不存在的,也就是這麼回事吧。

「那我是怎麼保住性命的呢?」

除了讓死者復活以外,還有方法把生命已經消失了的人連接到現世嗎?

但接下來的那瞬間,對於我的疑問,迪米爾戈斯的回答讓我震驚異常。

「嗯姆。有是有。只是,在這個世界上,能做得到的也只有吾而已」

「意思是?」

「吾是『把自己的生命,給予了主人』。現在,吾和主人是兩人共享一條生命的狀態。也就是說,吾和主人,正如字面意思一樣,一心同體」

「什麼?!」

對於迪米爾戈斯的話,我無法掩飾自己的震驚。

不是吧,她為了救我居然不惜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竟然讓她做到了這種地步,當時的我到底是用了什麼伎倆把這個世界最強的少女攻略了的啊?

明明是自己做的,卻完全沒有記憶,真是讓人抓狂啊。

「但是,由於進行了生命操作,導致大部分的魔力都消耗完了。因而連做出衣服的魔力都無法使出了,於是就這樣裸著身子一起過了。不過,反正也沒有什麼敵人,覺得就算什麼不穿也不成問題」

「不,穿普通的衣服不行嗎。」

「這不是很麻煩嗎?」

「不不不」

果然,迪米爾戈斯和我,在一般的常識部分有著顯著的差異。

但畢竟她原本就不是人類,沒有與人類相同的認知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儘管如此,數年間以裸體一起度過,果然會覺得很羞恥。

「然後,吾的魔力經歷一段時間後,也終於恢復了部分。托您的福,已經恢復到可以像剛才那樣製作出衣服的程度了。從確認了這一點的意義上來看,製作衣服也就有了意義吧」

「不,不僅僅是確認,還請你務必有普通地穿上衣服的意識。」

確實剛才,迪米爾戈斯說過『回復到了能製作出衣服的程度的魔力』,那件事代表著的是這樣的意思嗎?

也就是說,至今為止一直沒有穿衣服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穿衣服太麻煩,也是為了回復魔力而不去使用多餘的力量。

但是,持續了這麼長時間,她稍微變得有點嫌穿衣服麻煩了……

如果是我的話,光著身子度過數年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身為男人的我。

「而且,吾接下主人的自爆魔法時,核心(core)受到了傷害,因此從現在開始,已經使不出原本的力量了。總之,主要原因並不是因主人的無用攻擊而變成這樣的」

「無、無用攻擊、這種說法還請稍微委婉一點……」(譯:也就是男主的自爆完全是白費心機,白死的。男主受不了這樣大的打擊....... )

「這是事實。嘛,就是因為這樣,吾不僅沒有了和主人戰鬥時的力量,而且魔力的恢復也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因此,現在連稍微大型一點的魔法都無法使用……不過即使不是那樣,吾回復了的大部分魔力,現在都『被用到了另外的事情
上』」

「?別的事情?」

「接下來就要到那邊去了,去了你就知道了。」

說完這些後,迪米爾戈斯作為我的嚮導,先一步往森林中走去。

我一邊對她的話語陷入了沉思,一邊朝著迪米爾戈斯的背影跟了上去。

评分

参与人数 25轻币 +326 收起 理由
m4a1ak47mp5 + 12 工作辛苦
llllyyyyllll + 12 工作辛苦
abrahamlin43 + 10 工作辛苦
enozmamaor + 24 工作辛苦
BacteriaHero + 15 工作辛苦
lamiyas817 + 12 精品文章
撒上的风格 + 12 工作辛苦
Daytona + 12 工作辛苦
白夜零 + 11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5 00: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