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87|回复: 8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烟花與幽靈、初夏的追慕 (8.25 第三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1 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まだまだまだ 于 2019-8-25 00:21 编辑

花火と幽霊、初夏の追慕
----------------------------------------------------------------------
作者:橘 六六六
Web網址:https://ncode.syosetu.com/n2351fo/
翻譯:まだまだまだ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
内容簡介





存在感稀薄且寡言少語,簡直像幽靈一樣的女友繪理。和她同居的我,與一個可愛、很會説、很愛笑、很愛哭,簡直像人類一樣的叫做美空的幽靈相遇了。
那樣的我所居住的街道,因初夏時分的煙花大會而顯得熱鬧非凡。
在這場煙花大會之前,面對著失去記憶的美空,我一邊追尋她的記憶,一邊逐漸被美空的人性所吸引。
我在跟身爲幽靈的美空一起度過的時間裏,變得開始對生與死的觀念心存懷疑。但在内心變化的同時,城市内的暗流也不曾停止著湧動。


tag:純文學[文藝]
------------------------------------------------------------------------
譯名參考



エリ             繪理
マサト          正人   
美空             美空


评分

参与人数 57轻币 +1103 收起 理由
1014465379 + 11 工作辛苦
树下午睡 + 12 工作辛苦
恶魔拽拽 + 15 工作辛苦
Hachiman_Yui + 10 工作辛苦
flsf + 15 工作辛苦
c8be6f + 11 工作辛苦
s979630 + 10 工作辛苦
butterfly815 + 12 工作辛苦
繁华三千 + 11 工作辛苦
genuinearticle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8-11 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分

参与人数 8轻币 +99 收起 理由
butterfly815 + 12 工作辛苦
princeedward + 15 工作辛苦
J0nathan + 13 工作辛苦
我永远喜欢六花 + 10 工作辛苦
月淋凜 + 12 工作辛苦
丝提西亚 + 12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3 工作辛苦
中野一花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8-11 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まだまだまだ 于 2019-8-11 13:23 编辑

第1話 幽靈一樣的人類和人類一樣的幽霊
在你的一生中,有過像這樣和幽靈面對面的經歷嗎?

通過直面與完全相反的存在的幽靈,我們所説的生存的價值觀和的價值觀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正人)、與我們會思考些什麼呢?
——————————————————

這是我記憶中的故事。串聯起來也不會是你的記憶。因為它是存在於我腦中的事物,而不應該存在於你的腦海裏。


「接下來我所要說的話,無論是什麽事都請務必忘掉。」

那是類似於陽炎的事物,那裏似乎存在著什麼,走進一看卻空無一物,什麽也摸不到。卻又并非是由於熱光的折射而產生的幻視物。
(注:『陽炎』指遠處地面炎熱導致光綫像火焰一樣跳動的折射現象。)

的確是在那裏,雖然存在著,卻既看不見也摸不着。那樣的東西。
這裡所說的『事物』,因為既無法得知它是作爲『人』而指代人,也不能判明它是作爲『物』指代物。這裡就權且用平假名通俗地稱其為『事物』。那件『事物』就是我們通常所説的『幽靈』。
(注:『事物』,即日語中寫作平假名的『もの』,根據漢字寫法的不同,既可以寫作『者』指代人,也可以寫作『物』指代物。)


※※※※※※※※※※※※※※※※※※※※※※
「晚上好。」
※※※※※※※※※※※※※※※※※※※※※※


那個幽靈像那樣普通地跟我打招呼。正因爲這個平淡無奇的問候才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畢竟由於只能聞其聲卻不見其人,我也沒見有人闖進這間六疊大小的公寓。
我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不時發問。之所以能毫不畏懼地像這樣試圖掌握狀況,是因為聲音的主人是一位聽起來有著可愛感覺的女性。

「咦?是誰?在哪兒?

回答我問題的那個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不像是傳入我的耳中,而像是回蕩在我身體的中心位置一般。

「是這裡。就在這裡。就在你眼前。」

聽到那個聲音,她開始逐漸染上色彩,緩緩出現在我面前。然後。

「請不要驚訝哦。我、是個幽靈。」

聽到這句話我剛准備嚇一跳,卻又為別的事情感到震驚。因為這個女幽靈是一位非常可愛的女性。在那色澤明亮的短髮劉海下面,是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眼角下垂著,圓潤挺翹的鼻翼之下,有張看上去頗柔軟的嘴唇。將看得入迷的我放在一邊,女幽靈開始繼續述説她的故事。

「我、就在這個房間死掉了。只記得名字叫做『美空』,就是美麗的天空的意思,寫作美空。」

「雖然從是幽靈這點就能判斷出你死掉了。不過美空小姐到底為什麼會出現?是為了詛咒我嗎?

「不!絕不可能是那種事!詛咒什麽的!我是在這個房間裏死去的。不過怎麼死的卻記不清了。其他還記得的就只有一個超級帥氣的男人,溫柔地注視著我的臉,一次又一次地『美空。美空。』這樣叫我的名字這件事而已。」

「除這兩個之外就沒有其他記憶了吧。」

「是的。因爲他是那樣溫柔地多次呼喚我名字的人。我想在我死了,不在他身邊之後,他也許會感到悲傷或是孤獨。至少在最後也要對那個人傳達『我沒關係的,我的事情就忘了吧。請你去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然後變得快樂起來。這便是對我最大的祭奠。』。或許是需要你的幫助,我才會出現的吧。」

我一邊聽著美空的敘述,一邊欽佩縱使是在自己死後也要爲對方擔心的這份體貼和深情。淚水差點溢出眼眶,爲了不讓其落下,我稍稍向上看了看。
緊接著,公寓的門咯吱一聲被打開了。

「我回來了。」

與我同居中的戀人、繪理回來了。一旦美空被發現,事情就會很糟糕,於是我向美空的方向看去。但美空似乎有那方面的直覺,她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繪理脱下高跟鞋,從玄关附近的冰箱中取出五花肉、洋葱和青椒,以及預先泡好的牛蒡和菠菜,然後將它們放在水槽上。

繪理總是沉默寡言、缺乏感情,是比起語言更擅長行動的類型。從交往之初我租借這個公寓那時起,她就一聲不響地,提著行李跑來找我。

最近沒有什麼正式的對話,即使說也只是一兩句,她連表情都不曾改變,雖然住在這裏,卻又如同不存在一樣。我簡直就像和幽靈住在一起。雖説從今天開始也有真正的幽靈、美空在。可在這一點上,我覺得美空比繪理更像人類。

在我考慮這件事之時,繪理已經做好料理,端到了矮桌上。五花肉、洋葱和青椒炒成的甜辣味東西,與盛有牛蒡和菠菜的小碟子并排放著。終日不變的景象。

然後我也同往常一樣在繪理的對面盤腿坐下。雙手合十。

「我開動了!

這麽説後我便開始吃了。繪理也像往常一樣雙手合十,然後默默開吃。然而繪理剛吃到一半,就停下了筷子。

「呐,這周的周末有煙花大會。」

突然聽到一聲低語,我看向繪理那邊愣住了。繪理一邊撩起長長的黑髮,一邊冷冷地看著桌子,說出了這樣的話。
儘管我聼不清楚的情況也時常發生。不過剛才與美空的交談,和來自繪理久違的搭話,我感覺喉嚨深處像是有金平糖一樣刺痛的東西,使我如鯁在喉,無法應答。

沒有收到回復,繪理就吃完了,把我早已吃完的那份也整理好。她便去泡澡了。其間,我擦了擦桌子收拾好,並取出手機決心調查一下關於美空的事情。

起初是輸入美空,或是輸入我公寓的住址。結果,出來的是地圖還有歌手的照片。沒有得到任何能作爲線索的資訊。

説來就只知道死了的事實以及名字叫做美空,由於缺乏情報,可供搜索的關鍵詞未免也太少。

我暫且決定去我所住地區的匿名論壇,和與之類似的網站上進行調查。

——————————————————

然後算早,我瞭解到了美空的事情。美空的本名叫做『高山美空』,於26歲時去世。

死因是,自殺。

儘管她説過當時好像有誰呼喚她的名字。但她卻是獨自死去的。就在這個房間裏。

——————————————————

评分

参与人数 10轻币 +130 收起 理由
princeedward + 15 工作辛苦
J0nathan + 13 工作辛苦
我永远喜欢六花 + 10 工作辛苦
月淋凜 + 12 工作辛苦
tungtungta + 10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3 工作辛苦
fymxy + 12 工作辛苦
wdr550 + 20
中野一花 + 12 工作辛苦
虚空之下 + 13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15 09: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主和女朋友关系这么冷淡的嘛
 楼主| 发表于 2019-8-18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まだまだまだ 于 2019-8-24 13:15 编辑

第2話 你是孤身一人
如果這個事實確實存在,那麽美空所說的記憶又是什麼呢?一定是因為記錯了什麼導致的記憶混亂。我一邊這樣考慮,一邊繼續調查美空的情報。


———— 一年前的今天


那一天,高山美空在這個房間死亡。一個月後,被警方在處理異味騷動事件中發現。從手機提取到的信息裏,明白到她在這座城市的烟花大會的幾天前便已經死亡。


『你是孤身一人死去的。』


我在内心低語的同時,繼續在論壇上四處尋找著關於美空的資訊。在此期間,繪理換上睡衣並在頭上纏了毛巾,從浴室出來了。她打開了電視。


在繪理走出浴室之前,我删除了關於美空的搜索記錄。

繪理像往常一般美麗、端莊,靜靜地看著新聞節目。當天世間發生的事情,比如可愛的動物們充滿治愈的內容,抑或是讓人想蒙上雙眼的悲慘內容,還有評論員熱情解説的體育新聞,她總是像這般漠然、不爲所動地看著,所以我不能得知繪理平時都在想些什麼。


然而,這一天的繪理看得卻不是新聞,而是搞笑節目。據我所知這還是首次。繪理依然沒有表情。我偶爾會對藝人們的動作和言論發笑,但繪理卻始終就這樣面無表情地看著。

繪理突然站了起來,將電視的電源關掉去了浴室,隨即打開吹風機開始吹幹頭髮。我想趁這個空當再調查些關於美空的事情,於是點亮了手機屏幕。


幽靈一樣的人類和人類一樣的幽霊。哎呀,真是不可思議啊。」


在我輕語之時,美空只把頭呈現在我眼前。


「叫我了嗎?知道什麼了嗎?」


在她説著的時候,我在這一瞬間


(把至今為止調查到的事情盡數説出,美空是否會恢復記憶呢?但是那難道不是只會破壞美空堅信的溫柔記憶嗎?)


這樣權衡之下的結果,我打算再稍微調查之後,再好好地對美空說。


「不。沒有叫你。還什麽也不清楚。會被繪理發現的,還是藏起來吧。」


「繪理小姐是看不見幽靈的那種人,所以沒關係。而且她也聽不見聲音。你如果瞭解到什麼,請一定要告訴我喲。」


美空這樣回應我說的話。只把右手伸到頭旁邊,揮了揮手就消失了。與之相對,浴室裏吹風機的聲音停下了。繪理走了出來,她說:


「我明天要早起,先睡了。」


這麼說著,她就展開被子準備睡覺了。我决定去洗個淋浴。洗了頭,擦了擦身體,就一口氣沖掉了。在我拭乾身體換上睡衣,從浴室走出時,發現繪理已經躺在被窩裏了。


我小心翼翼地進入繪理睡着的被窩裏,繪理始終面朝天花板。


「喂。小正你在聽嗎?我明天起要出差,要在外面住兩晚。」


「嗯。」


「飯就在冰箱裏,想吃的時候就拿吧。」


「瞭解。」


說著,繪理背對著我睡了。我撫摸著那纖細的後背,因為再做下去她會生氣,所以就那樣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繪理已經去上班了。


我起床後,從被窩出來到洗碗臺,往水壺裏加水燒開。把速溶咖啡倒入了和繪理一起買的馬克杯裏。雖然有人說其味道過於廉價,但我卻認為速溶咖啡的味道是最能讓人平靜的。


「早安。」


伴隨那句問候,美空出現在房間裏。我不知爲何總覺得美空會在這裡出現。


「早上好。妖怪在早上出現,也沒關係嗎?」


「才不是妖怪,是幽靈哦。並沒有在特定時間段不能現身那樣的規則啦。這似乎主要是取決於我的想法。」


「嘿。也就是說,只要想出來的話隨時都能出來。如果想藏起來的話,也隨時都能藏起來咯。」


這麽回答後,我啜了一口先前倒好的咖啡,感受著唇間的熱氣與鼻腔中逸散的濃濃的咖啡香氣。然後當看到近在眼前即將貼上來的美空的臉時,我不由得呆住了。

注意到這一點的美空慌張起來。


「那個!這個!不好意思!我那個!聞到咖啡的味道,似乎很美味的樣子。」


她一邊胡亂揮著手一邊解釋,我把速溶咖啡倒入另一隻繪理用的馬克杯中,又注入開水。向美空伸出手。

於是美空把臉凑到快要落進咖啡的程度,然後退了一步,尷尬地看著我。


「雖説非常感謝而且我非常想喝,不過我拿不了東西。」


她這樣回答道。或許我本是好意,卻在無意中傷害到了美空。想到這些,我立刻就有一種難以忍受的心情。


「對不起!我一定會設法讓你喝到這杯咖啡!請説吧,我可以做任何事!」


吐出了那樣的臺詞。我雖然有點後悔,但我覺得讓她喝咖啡只是一件簡單的事。


「那麼,究竟怎樣才能讓你喝到咖啡呢?」


「欸…那個啊……。你不用這麽勉强自己啦……。」


「是我說要做的。快告訴我,讓你喝到的方法。」


「那個。實在令人很難爲情…」


「沒關係的。」


「如果你把咖啡含在嘴裡轉移過來的話……」


「誒!?轉移?」


美空這樣說著,右手食指碰了碰自己柔軟的嘴唇。




雖然腦海中浮現出繪理的事,但總覺得很高興,隨之而來的是從未出現過的罪惡感,無意閒臉上汎起了紅潮。


(為了幫助有困難的人,這也沒有辦法)


這樣勸説道使自己能夠接受。然後我再一次:


「可以做那種事嗎?」


被問到的美空,染紅了臉頰。


「如果你不討厭的話…」


這樣說定了。雖然就時間而言只有區區幾秒鐘,但在我看來似乎停了相當久的時間。

评分

参与人数 5轻币 +70 收起 理由
princeedward + 15 工作辛苦
J0nathan + 13 工作辛苦
high420666 + 12 精品文章
wdr550 + 20
我永远喜欢六花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0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题材的web很少见啊(至少很少有翻译),感谢楼主
发表于 2019-8-20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书名比那些简答粗暴的轻小说书名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发表于 2019-8-21 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山美空』原來是這樣,不錯的幽靈題材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まだまだまだ 于 2019-8-25 00:33 编辑

第3話 初夏朝陽與咖啡
——我同美空二人沉默了數秒,在我視綫所及之處看到的是,困惑地眨著眼睛的美空。一股極度害羞的心情湧上來,使我移開了視線。


錯開視綫後看到的是放在桌上的烟花大會的傳單以及,書架上最右邊的書倒了。映入眼簾的盡是些平時不甚在意的東西。

比起那種事,我想起了必須要讓美空喝到咖啡。看著眼前的美空。果然還是很害羞的我對她說:


「那就、要喝了哦。咖啡。」


說著,我將馬克杯裏的咖啡含在嘴裡。

就那樣凑近了美空的臉。

美空是幽靈的緣故,應該不會有什麽氣味才對,可我總覺得有一股香甜的氣息,使我非常緊張。


(明明最近和繪理都沒有好好接吻過。為什麼我會和幽靈接吻呢?)


一面想著這些事,一面靠近美空嘴唇的我,像爲了防止咖啡灑出來一般。


(柔軟。)


我一邊想著那樣的事,一邊不留間隙地充分覆蓋上去。用舌頭將我含在嘴裏的咖啡緩緩渡入美空的口中。

從美空口中不時傳來的『咕嘟』的聲音直接在我的腦内迴響。我確認著那個聲音,慢慢地將咖啡送入。最後,送進去的舌頭進到了美空的口中,與她的舌頭相撞,我匆忙閒離開了美空的臉。


初夏的朝陽與幽靈與咖啡味的吻。


柔軟、香甜、伴著咖啡的氣味。我感受到它們活像在我心底悅動一般,回想起繪理的事,做了深呼吸試圖平靜下來。然後我看向美空。

美空在胸前合掌,仰望上方流著淚。我無聲地望著那副身姿,美空注意到了。突然朝這邊靠近,握住了我的手。


「非常感謝!我好像很喜歡喝咖啡!總覺得這個香味和這份苦澀特別令人懷念,讓我有種幸福感!非常謝謝您!誒……那個……」


「啊,我的名字叫做正人哦。比起那個,你能這麽高興真是太好了。雖説有些緊張。」


我害羞地笑著回答道。美空對能喝咖啡的事天真地感到高興,握住我的手,歡欣雀躍興奮不已。我委實感到欣慰,雖説因爲覺得有點別有用心而感到慚愧,撓著頭笑著敷衍過去了。再結合她剛才所説的話。


「那就已經知道,你在生前喜歡喝咖啡了。接下來,我再稍稍調查一下你的過去。」


說著,我躺在鋪得整齊的被子上。拿出手機,再次打開匿名論壇開始瀏覽。美空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後消失了。


——已知關於現在的美空的事

在這個房間裏死去。

名字是高山美空。

美空在這個房間裏一個人自殺了。

那是在1年前的煙花大會的前一天。

而且喜歡喝咖啡。

僅此而已。對於懷念生前的美空來說,沒有看透最後溫柔的男朋友。只憑這點就足以讓人憐憫美空了,但接下來調查到的情報已然令我超越了同情,絕不能把這件事告訴美空。


——為什麼是在煙花大會的前一天?


美空本想與相信是自己男朋友的男子『杉井純平』一起去煙花大會。在傳達這句話之時,她似乎意識到自己不過是個在虛構的舞臺上縱情狂舞的悲傷的小丑,因此决心獨自尋死。


這個叫做杉井純平的男人實在是個無論如何都難以原諒的邪魔歪道,他與高山美空交往了1年左右。可是,這個叫做杉井純平的男人卻是個滿口謊言的男人,除了美空之外他還同時與多名女性交往。其中一人便是美空。


美空對於這個男人所説的,哎呀是父母的住院費、為了結婚不得不還債、出了事故要交賠償金,經常會因爲這類種種原因失去存款。即便如此,美空依然一直相信著杉井純平,她以爲縱使目前很貧窮,但只要結了婚兩人齊心協力,就一定可以共度難關。

但是,就在1年前的煙花大會的前幾天,連美空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的希望,也在存款用光的那刻消失殆盡。

美空想兩個人一起去煙花大會,雖然和純平聯絡了,但卻在不看重金錢的美空告知純平存款用光的事實之時,被他說:


「真是個沒用的女人。可別再聯絡我了啊!」


在聯絡的最後,意識到即使跟他聯絡也會被無視的美空,感到失去了一切,於是選擇一個人在這個房間裏自殺。


——


我、

我、不知爲何,被無名的怒火所吞沒。

為什麼,即便是那樣的即溶咖啡也會那麼高興的單純的她。

為什麼,如此相信著將自己抛下的男友,直到他最後將自己捨棄,卻還假裝是溫柔的話語,那樣心地善良的美空竟會……

我的眼淚奪眶而出,為了不讓美空看見,把臉埋在枕頭裏,勉力壓低聲音哭了出來。
把涕淚橫流的臉深深埋在枕頭裏。


——然後把臉埋進枕頭裏過了30分鐘左右


我抬起頭,只見美空仍站在那裡。


「身體、不舒服嗎?」


我對於能對那個人溫柔相待的她。對於她一個叫純平的男人的行為,我似乎又要流淚了。認爲不知道這件事的美空更幸福的我,不想被發現我在哭泣的事實。


「對不起。看太久屏幕,眼睛有些疲倦…。」


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將臉埋進枕頭,等待著淚水平息。然後在眼淚完全止住之時,我抬起頭,美空看起來很擔心的樣子說:


「真的呢!兩眼通紅!對不起!都是為了我才!」


聽到她的道歉,我說:


「即便如此,卻還是什麼也沒找到。我這邊才該説對不起啊。」


這麽說的同時。我思考了很多事情。無論美空說多麽想見他。我都不能讓那個男人、杉井純平和美空見面。不想讓他們見面。美空還是選擇忘卻會比較幸福吧。我這樣想。可是,難道説就沒有辦法能填補美空的心靈嗎?我如此考慮。


「對了!這個週末的星期六,我們兩個人一起去煙花大會怎麽樣?如果是星期六的話,繪理還不會回來。」


我這麽説道,美空畏畏縮縮地看上去很高興地說:


「可以嗎?如果能去的話,我很樂意。」


她的話讓我不由得,有一種做了好事的心情。同時,我很喜歡美空開心的樣子。


「當然了。兩個人一起去吧。」


我如此重複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20 收起 理由
wdr550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3 22: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