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5|回复: 9
收起左侧

[翻译中] [自翻][MediaWorks文库][小川 晴央]没有做完的告别作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3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eroblast 于 2019-9-13 12:50 编辑

  没有做完的告别作业
  ————————————
  原名:やり残した、さよならの宿題
  作者:小川 晴央
  插画:よしづきくみち
  - - 公式と無断の壁 - -
  图源:AE
  翻译:AE
  校对:
  轻之国度 https://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LK不负担任何责任
  暂时禁转
  ————————————
因为有了一点进度所以先立个碑,建议等最后一口气看,下次更新是全部校对完成之后。

征集开头这首诗的翻译……
视奸进度——>仓库


  
  


目录:
一章
二章
三章
四章
尾声
后记


  




评分

参与人数 29轻币 +815 收起 理由
liucover + 11 工作辛苦
fsm4545 + 16 工作辛苦
ZHENGQIYI + 12 工作辛苦
00-Raiser + 45 我很赞同
wxhx + 182 工作辛苦
ffyct + 77 工作辛苦
xiaoshuyan123 + 18 工作辛苦
吖君君 + 10 工作辛苦
阅读障碍者 + 10 工作辛苦
zdy666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eroblast 于 2019-9-13 12:51 编辑

  
  蝉的叫声似乎全部溶入了空气,到处都充满用钢丝球摩擦水泥地一样的声音。眼前的木头电线杆上,也肯定停着几只吧。从那里能听到格外响亮的叫声。
 「诶,那就是说,青斗(Haruto)君已经把理科的练习做完了!?」
  在石阶上,(Suzu)惊讶地回过头来。因为我抱怨了练习最后的问题很难。铃没有擦额头渗出的汗,睁圆了眼睛。
 「你刚才觉得不像(boku)风格了吧。」
 「诶!我才,没有,那个……抱歉。」
  我超过把手放在肚子前面扭扭捏捏的铃。
 「嘛,我确实是忘记写作业的惯犯呢。」
  一边握着学校课上做的手袋的绳子,我抬腿踏上石阶。陡峭的石阶上,如果不把身体前倾,就好像要往后摔下去。
 「但是变成四年级作业有很多,青斗君真了不起啊。明明暑假才刚开始。」
  从今天开始就是八月了。如果是以前的我,就大概在欢喜暑假还有一半以上,这次可不能这样。
 「青斗君除了体育就最擅长理科了嘛。接下来要做完哪个作业?」
 「日记,之类的?」
 「诶—。那不行啊。必须认真写当天的事情……」
  似乎是在想象被老师发火的样子,铃把眉毛变成了八字。
 「而且,青斗君要去东京吧?这件事也必须写进日记。」
 「东京?」
 「稍微之前的时候,你说过大概盂兰盆节开始家人一起去吧?说是因为父亲好像很寂寞。」
  我父亲在我上了四年级的同时有了工作调动。现在他正独自赴任东京。
 「我不去那个。」
 「诶?你明明很期待,说要住很久所以要好好玩。说要去游乐园、东京塔之类的。」
 「我要和铃在一起。」
  因为,这个暑假就是我和铃度过的最后的暑假。
  一个月后,铃就要从这个小镇搬走。所以,我必须在这个小镇和铃度过最棒的时光。
 「铃也赶快做完作业吧。这样的话啊,不就能玩个痛快了吗。」
 「是呢。嗯,我会加油。」
  她真的会这样做吗。我犹豫要不要叮嘱,最后放弃了。要是太啰嗦和铃吵起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爬完石阶,土岐波神社映入眼帘。在数个灯笼的行列前方,是比我家还大的本殿。细致的装饰今天也反射着阳光亮闪闪的。
  铃登上最后一级石阶,立刻把散开的衬衫衣角紧紧地塞入红裙子里。
 「今天也好热啊。」
 「嗯,好热啊。」
  我没有朝着本殿,而是沿着神社的地基走下去。处于小山正中间的土岐波神社,比小镇离太阳更近一些。
  从隐约带着热量的木栅栏对面,可以闻到咸味。
  如同顺着波浪一样细碎的人家沿着海岸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在渔港则有许多小船等待着明天的出海。从这里看像是米粒在排列一样。
  我知道,海虽然平静,但是若去往近处,水面就像皱皱巴巴的铝纸一样凹凸不平。
  盯着天空和海的接线,我似乎快要被吸进去了。
  辽阔的大海,和渺小的镇子。
  从这个小山所见的全部,就算我和铃一直一起所在的小镇,土岐波镇。
 「怎么办?今天到祠堂看看?」
 「嗯。好啊。而且感觉这里好晒。」
  白色的石子铺满了神社的宽阔的领地。依照太阳的位置,热量从下面也反弹过来,火辣辣地痛。
  我和铃绕到了神社的内侧。刚进本殿的地方有个被草木覆盖的斜面。正中间秃掉了草露出的地面的纹路,连接着向更高处爬的山道。
  每天来这个神社的附近的老奶奶也不会从这里再往上走。或许大人们不知道这是路。
  我一靠近,草的青涩气味就骚弄着鼻子。我总能感觉到好像踏入了秘密迷宫一般的激动。
 「遥远水面有遗忘之物,十里大海分割的对面。」
  铃一边有节奏地哼着,开始向上爬。我也跟着她。进入茂密的绿叶形成的影子的那一瞬间凉爽了一下。
  我也从中间开始加入了铃的歌唱。
 「时而打开门扉的时之波。解开追上时间的时间穿越。」
  和铃目光相触之后,我喊出了我们擅自编的后续。
 「突然往原始时代时间穿越!」
  虽然会被奶奶发火说不要用小镇流传的歌胡闹,但唱歌似乎就是为了喊出这个最后的乐句。
  一边咯咯咯地笑,我们又一次从头重新唱。
  虽然看起来是野路,因为时不时有用木头做的台阶,还算能看出来是路。这种山道左右都没有人烟,可以随便大声唱歌。
  第二遍唱完的时候,坡道变得平缓了。
 「哟、」
  我特地发出声音,向旁边避开跃出到路上树枝。跟在我后面的铃缓缓地从它下面钻了过来。铃一如既往地为了不让裙摆沾到地面,用手压着。
  那里有教室一半的大小,周围的树木都被掏空了。地面上落着腐烂的叶子和树枝,周围又被草覆盖。
  石头形成的祠堂正处于这空间的正中间。祠堂今天也满是苔藓,仿佛从原始时代开始就坐落在那里。它大概有四个土岐波神社本殿里的灯笼拼起来的大小,好像小人住的小屋一样。正面开了一个四方的洞,其中不知道谁放了一个白色的茶碗。
 「到达—目的地—!」
  我停下毫无意义地带着的手表的计时器。精确到小数点后的时间和电子音一起被显示出来。今天和铃会合之后到这里花了不到半小时,是29分32.22秒。
  虽然来这里要稍微多花些时间,我很喜欢这个地方。这个潮湿的感觉让夏天清凉起来,十分舒服。而且大人基本不来这里。
  我坐在祠堂的土台上。石头祠堂本身也凉凉的,冷意透过裤子传到身上。
 「时子(Tokiko)大人,失礼了」
  铃向着祠堂低头行了一礼之后,坐在了我的旁边。
 「不用每次都做那个吧。」
 「但是,姑且做一下。惹怒时子大人遭报应很可怕啊。」
 「报应是什么啊。难道是穿越回原始时代之类的?跑到恐龙肚子里。」
 「原始时代没有恐龙啊。」
  并不是要跟我开玩笑,只是单纯搞错了,但铃还是轻轻笑了。
 「嘛,总之啊,不用行什么礼,我不就没事嘛。」
 「那确实是这样……」
  铃一边扭扭捏捏地缠着手指,一边寻找理由。
 「嘛,或许是因为铃行礼是两人份的,所以我也不会遭报应呢!」
  我替她想出了理由,铃的表情明亮起来。
 「要是那样就太好啦。青斗君的那份我也会加油做的哦。」
  铃握起双拳,小小地鼓劲。
 「说起来,刚才在海边,(Tamotsu)君他们在钓鱼呢。」
 「真的嘛,我没看见。」
 「大概是呢。虽然从一直以来的红衬衫看出来是保君,但是只是远远地看到的。」
  保现在是四年二班像是Boss一样的人。不,或许说是四年级全体的Boss也没错。虽然我想尽可能不和他扯上关系,但他一见到我和铃在一起,就过来捉弄。他住在我们对面的地区,我还以为如果不上学就可以安心了,结果暑假他们有空会时不时来这边的海边玩。
 「在一起的果然是亮太(Ryouta)君和英二(Eiji)君吧。还有一个人,是谁呢。」
 「嘿嘿,那家伙的小弟又多了吗。」
 「居然说人家小弟。」
  不想被保打而在一起,这能叫做朋友吗。而且,他们每月要给保上贡一个扭蛋的橡皮人偶作为年供。
 「那家伙只有态度和身体很了不起呢—。」
  或许是无法赞同我,铃似乎有些困扰地笑了。铃不会说别人的坏话。
 「但是,青斗君,之前从保君那击球了。那个好厉害。」
 「击球?什么时候来着?」
  我挖掘了一下记忆,但是没有想到。
 「你看,就是体育课上。因为是暑假前最后的课就打棒球的时候。」
 「啊,那个时候的。」
  我一边恍神一边回想起来,同时苦笑了一下。说实话我不太想回忆起这件事。
 「那个与其说是击球,不如说是安打吧……」
  我的体格在班里也是从前面数更快,打不了保的快速球。所以我没有办法只尽力让球棒打中球。上垒只是因为捕手没拿好球。如果可能我想做个更帅的出垒。
  我想象从保手中打出本垒打的自己。我正举着拳头绕着一屁股坐在投手丘上的他转。
  稍微想象了一会,我对只有在脑中才能做到这些的自己感到害羞,停下了。
 「但是保君好像很失落呢。是因为没被其他人击球过,来着?No kit no run?」
 「No hit no run。意思是在比赛中一次也没有被打到……啊,是啊,所以才那样。」
译注:原文「ノーヒットノーラン」,“无安打比赛”。
  或许是不知道我无意中的念叨是什么意思,铃歪了歪头。
 「你看,那天放学后,保的心情很不好吧。那个,我觉得是因为我击球了。」
 「啊……」
  铃似乎也想起了那天回家时发生的事情,露出苦涩的表情低下了头。
 「那时,那个,抱歉……」
 「没关系的,不用道歉啦。那是我不好。」
  我和铃那天回家路上大吵了一架。我清楚地记得那时的事情。
  原因就是保。我和铃和往常一样打算回去时,那家伙来挑事了。
  保抢了铃的手提包,开始和亮太、英二扔。我拼命想要拿回来,但是以三个人为对手太困难了。
  铃看不下去了,说服我「不用了。没关系。」
  我听到铃的这话,脑袋一下充血了。
  因为我知道,铃的手提包是最近母亲刚给她买的、重要的东西。
  而且,我无法从保手中帮她取回包,对自己感到不甘、羞耻。
  我那时对铃怒吼「为什么要那么软弱啊!不愿意就说不愿意啊!」就回去了。
  现在想起来,我想揍那时的自己。一点也不成熟。真讨厌。
 「但是,谢谢你。能和好真是太好了。虽然青斗君给我道歉了……」
 「不,没事的。是我不好。」
 「没有。不是的。果然,是因为我,不擅长把自己正在想、曾想过的事情说出来。」
  铃在学校的课上被老师点到后,站起来就会沉默下去。可是她很擅长学习,应该是知道答案的。
 「所以,我,那个,要努力呢。暑假的目标。」
 「努力是要做什么?」
 「把想到的事情,好好说出来。不愿意就说不愿意,觉得厉害就说说厉害!」
  铃一再点头。编成两束的麻花辫跟着同时摇晃。
 「这样啊,加油哦。」
  这对我来说是过于理所当然的事情,想给也给不出建议。
 「所以,那时的,击球跑着的青斗君也,那个,就是……」
 「什么?」
 「S、S、非常、Shu……」
  本来就因为气温而暖烘烘的铃的脸,变红了。
 「S、S……」
 「S?」
 「赛跑!我那时想赛跑呢!」
译注:这里铃想说「かっこいい」(帅气),改口为「かけっこ」(赛跑)。
  蝉发出刺耳的声音,从附近到达树上飞走。
 「是吗,做吗?赛跑。」
  不知道为什么铃抱着头说「没有。不用了。」很失落。
 「来啊,铃想做就做吧。赛跑。」
  明明是自己提出来的,铃却没有兴致。
 「啊,对了。说到想做,昨天我做了《想做的事情列表》!」
 「作业的预定表?」
 「不是啦,不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列表》,是《想做的事情列表》!」
  我从背包里取出折好的传单展开。
 「抱歉有点难看。我只有快没水的签字笔。」
 「那个,玩烟花。完成塑料模型。收集贝壳。一分钟内做出叶子花边。豪快躲避球全部完成……」
  铃在大概三分之一的地方停下不读了。
 「时不时太多了?」
 「诶,还有一张。」
 「完、完不成那么多啊。而且塑料模型你说不做了,已经收进家里的仓库里了吧?」
  那是我五月的生日得到的塑料模型。父亲说我已经四年级了,给我选了一个最大的,但是太困难了没有完成。
 「我在仓库找到了。铃也想看完成的样子吧?」
 「那个……是什么名字的机器人来着?」
  明明是一起开始做的,铃连名字都不记得了。或许铃只是在陪着我做。
 「那塑料模型就算了吧。把其他的一个个……」
  铃的脚尖上上下下地十分不安。
 「不愿意?有不想做的可以去掉。」
 「没有。不是那样。就算不做这样的计划,能玩的时候玩就好了啊。」
  比起遗憾,我肚子里有点生气。这是我为了度过一个美好的假期,花了一晚上想出来的。然而,没有一条是铃需要的。现在如果周围有谁在,肯定会笑我太逊吧。
  我不由得握紧了传单的边。
 「那、那样的话!铃来想吧!」
 「诶?我来?」
  虽然是难受之中说出来的,我注意到这是个好点子。
  在铃接受前,我从包里拿出签字笔。把祠堂的台座当成桌子,我把我写的文字都划掉,在旁边的空地写下《真想做的事情列表》。
 「来吧,说点什么看吧。」
 「那、那个,和青斗君玩……?」
 「所以说不是看要玩什么吗。」
 「啊,抱歉。」
  铃视线飘摇着烦恼。
 「啊,对了,那个啊,今天有点想做的事情。说是想做,其实是想拜托你。啊,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行,青斗君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什么?」
  我简短地回问。要想让铃不再顾虑,这样做是最快的。
 「那、那个啊。」
  铃打开口袋,从里面取出了饭盒。因为响起了“喀拉”的玻璃的声音,里面似乎不是筷子或者杯子。
 「这个,青斗君能修好吗?」
  铃把饭盒倒过来,在传单上展开内容物。木片、一枚玻璃和几颗螺丝,与纸胶带、胶水一起倒了出来。
 「相框?」
  能从这些四散的东西认出来,是因为最后出现了一张照片。
  照出的看板上写着〈入学式〉。在那旁边,站着打扮好的一年级的铃,和她的父母。
 「那个啊,今天早上起来,就发现这个坏了。妈妈跟爸爸说话的时候,用手臂挥到……」
  明明是早上起来发现的,为什么会知道坏掉的原因呢。
  我虽然有疑问却没有说出来。铃一定是在看着他们的。虽然不知道她的父母有没有注意到。
 「虽然我想修好,但是那个,不太顺利……」
  明明不是自己弄坏的,铃似乎很抱歉地低下头。
 「不能拜托妈妈吗?」
  铃摇了一下头,小声说「因为放在了垃圾箱里」。铃的父母似乎不打算修好这个相框。
  铃重新检视散开的部件。虽然玻璃板和装饰没有破,但围起照片的框在角的地方裂开了。
 「我试试看。」
  这是铃的《想做的事情列表》第一条。
 「真的?啊,但是,如果觉得不行,就不用了哦。」
 「没关系。我更擅长手工吧?」
  虽然我抛弃了那个塑料模型。
  我一边从铃那问出原来的形状,一边把叶子或者花的装饰用胶水接在一起。
  铃一边看着我做,一边吞着口水。我因此稍微感觉到些压力。
 「铃、铃,总被看着我会紧张的哦。」
 「啊,抱歉。」
  铃马上站起来,说「我在附近走走」开始在祠堂周围走。在这样走着的时候,她也时不时在瞥这边,我从动静能明白。
  照片上照着的父母露着笑容。那时或许还没有过吵架。
  铃的父母决定离婚,好像是春天结束的时候。
  铃的父亲是警察,母亲是护士。我得到母亲说过,可能是因为工作的时间不一,没有一起在家的时间。
  为什么要吵架呢。都大人了,马上道歉不就好了吗。虽然我这么想,也不可能直接去对他们说。
  正因为如此,我想至少把这个相框修好。
  我试着合起来裂开的木框。虽然用力压着的时候没问题,稍微放松就马上出现空隙。当我想着无论如何把它好好粘上,胶水本身就漏了出来。
 「真是,做不好呢……」
  我烦躁起来咬着牙的时候,铃从祠堂对面发出了悲鸣。
 「咿呀!」
 「铃!? 怎么了?」
  我慌张地跑向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铃。我到了跟前,铃用颤抖的手指,指向草丛。
  我吞了一下口水,向草丛中前进。
  那里倒着一个女人。白白的手臂从灰色的衬衫里伸出来。和手腕一般细的脚被刚刚好的牛仔裤覆盖到膝下。女人收着手臂和脚,团成一团。只有染成茶色的长发像孔雀的毛一样在地面上散开。
 「这个,难道……」
 「这不是尸体吗……」
 「呜哇哇!」
  我往后退的同时,脚跟碰到了石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头很疼,能不能别出那么大声?」
  大姐姐把树干当作支撑站了起来。树叶和土从她的头发啪啦啪啦地落下。她粗暴地用力擦了擦脸,将细而尖锐的眼睛朝向这边。
  我和铃对视了一下,也站了起来。
 「大、大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啊—这是什么,宿醉……?」
  大姐姐没有回答我们的质问,把手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你们,有没有什么喝的?」
  大姐姐向我们伸手。
 「啊、我、我有带水壶!需要吗?」
  铃一边磨蹭,一边从口袋里取出水壶。她向盖子杯子注入麦茶,递给了大姐姐。
  大姐姐一口喝干了麦茶,又要求再来一杯。铃按照要求又倒了一杯,大姐姐把第二杯麦茶浇在了头上。
  大姐姐摇了摇头甩着湿润的头发,水滴飞溅到了我的脸上。
 「啊—。活过来了—。」
  大姐姐啪啪地拍着牛仔裤的屁股,拍掉了泥。虽然惹眼的粉色黄色的运动鞋上落了泥,她没有在意。
 「谢谢。真的帮忙了啊。」
 「不、不用谢。」
  铃一边搞错回应,一边接过水壶的杯子。
  大姐姐摆弄了一下手腕上银色的手镯。她歪了一会头,向我问道:
 「喂,少年。现在几点》虽然我知道是白天。」
  我举起戴着手表的手臂后,大姐姐抓住了我的手腕。她的手冷得让我觉得是不是刚刚洗了冷水浴,我的后背 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
 「十三时二十分……」
  大姐姐读出了时间,深深叹了一口气,捂住了嘴边。
 「也是呢。毕竟太阳那么高呢。」
  大姐姐一时沉默下来。我和铃一边互相看着脸色,一边等着大姐姐说些什么。
  在对我们有所反应之前,大姐姐突然开始在周围寻摸。
 「你们,有没有看到大概这么大的包……啊,找到了。」
  大姐姐从树干的阴影里拉出一个包。浓绿色的包四处沾着红色的斑点。
 「哇!血!? 那个!」
 「诶!」
  听到我的话,旁边的铃身体僵住了。
 「不是啦。你看。」
  大姐姐把包伸到我们的面前。一股粘稠的味道进入鼻腔。
 「这是,颜料……?」
  听到铃的话,我注意到这味道跟图画课用的颜料很像。在近处看,发现除了红色的斑点,还沾着黄色、蓝色之类颜料。
 「因为之前的画用红色做了滴画(dripping)呢。」
 「滴画(dripping)?」
 「使劲转着笔画画。」
  大姐姐的鼻梁又直又高,目光十分锐利。一想象这个漂亮的人使劲转着笔,我总有点觉得可怕。
  铃似乎反而对大姐姐有了兴趣,比我往前多走了一步。
 「大姐姐是画师吗?」
 「——的卵吧。因为是美大生。」
 「Mei da sheng……。第一次见到。」
  无视叹气的铃,大姐姐在包里似乎翻找。
 「笔,画材……好,什么也没被偷呢。」
 「钱呢?」
  被我指摘后,大姐姐才找了找包的侧兜,取出了钱包。
 「嗯,有在哦。不过里面也没多出来东西。」
  大姐姐把包背上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然后,这是土岐波镇没错吧……?」
  听到这不可思议的问题,我和铃对视。
 「是的。你怎么来这里的?」
 「哎呀,昨天晚上来了电车,想着找个夜景漂亮的地方吧,就走过来了……从中间开始就没记忆了……」
  大姐姐一嘎沙沙地挠头,刚才浇在头上的麦茶又溅了出来。
 「中暑了吗?所以才倒在那吗?」
  铃问道,大姐姐说着「是呢。大概就是。」指着铃。
 「那个啊。」
 「是。」
  我们两人一起回应。
 「总之,能不能先带我到小镇呢?」
  我打断了想要说出「可以哦」的铃:
 「我们之后要玩。而且,还必须修好相框。」
 「相框?」
  大姐姐看向放着修了一半的相框的祠堂。
 「啊—好像是在说这些呢。我模糊地听着呢。」
  大姐姐开始走向祠堂。我和铃慢一步追上去。
  在祠堂前面蹲下,大姐姐望了一眼相框的部件。
 「我以及大体上修好了哦。不过那个,框的伤痕还很明显……」
 「唔—嗯。」
  我有种像是被图画课的老师给作品打分一眼的不适感。
 「那个啊,大姐姐来把这个弄漂亮了,能不能作为交换带我去小镇?」
  大姐姐像是在计划着什么一样笑着。虎牙很尖。
 「漂亮是说……」
  我和铃对视是工夫,大姐姐开始了行动。她把背包放在地上打开后,取出了透明盒子。盒子里装着很多颜料的软管。软管的颜色都是银色,从皱巴巴到圆鼓鼓的有各种各样。像是我们玩积木的时候一样,大姐姐在里面翻找。
 「这个,还有这个,然后这个吗?」
 「那、那个,大姐姐,这是……」
  铃指向敞开的背包里。
 「嗯?我的速写本啊。要是闲着就看看?不过要是还有电的话就能给你看手机里的数据了呢。」
  得到许可的铃取出速写本,翻开最上面的厚纸。
 「哇……」
  看到铃吸气,我也绕到铃的后面窥视。
 「呜哇。」
  画着的是苹果。真实得仿佛现在能闻到味道,连小小的黄点也画进去了。
 「好厉害,感觉,比照片漂亮……」
  铃拿着速写本僵住了。
 「这个是大姐姐画的吗?」
 「要是拿着别人的画就惊人了吧。」
  大姐姐从透明盒子里取出三支颜料。白色软管上贴着的贴纸,分别印着茶色、红色和黄色。我怀疑是不是要用黄色和红色把相框变成彩色,变得有点不安。
  大姐姐似乎有点开心地取下软管的盖子,在手背上挤下一块茶色,然后是只有一点点红色和黄色。
 「OK,大概就这样吧。」
  大姐姐开始用食指混合颜料。
  她一边捏着茶色,一边一点点补足红色和黄色,仿佛就是魔女在搅拌魔法药品一样。
  最初看上去过亮的茶色,变化向冷色调,最终变成了和相框完全相同的颜色。
  铃在旁边轻轻「哇」地小声感叹。
  大姐姐拿起我修好的相框的木框,用食指往消不掉的裂口上抹。先整体抹了一下,最后细致地混合。
 「消失了……」
 「只是藏起来了而已啦。」
  最后向沾上的颜料“呼”地吹了一下,大姐姐把相框递给了我。
  近看的话更加惊人。我都找不到裂口在哪里,木框连接的地方变得看不出来了。
 「好厉害……」
 「嘿嘿。是吧—?」
  在旁边看着相框的铃的眼睛一瞬间湿润了。铃的父母不会因此和好。即便如此,对铃来说,肯定有意义。大姐姐如此简单地完成了。
 「谢谢。」
  因为我的道谢回过神来,铃也「非常感谢!」低下了头。
  大姐姐用透明盒子里防着的破布擦拭手背和食指。
 「那么,如果没问题的话,可以带我我镇里了吗?」
















































































































































































































































































































































































































































评分

参与人数 9轻币 +100 收起 理由
Are~ + 10 工作辛苦
阅读障碍者 + 10 工作辛苦
ejdj + 12 工作辛苦
南臣九鸾 + 10 很给力!
fymxy + 12 工作辛苦
Coco猫都 + 15 工作辛苦
鈴呉 + 10 工作辛苦
as211814 + 10 工作辛苦
will4444 + 11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eroblast 于 2019-9-13 12:52 编辑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9 收起 理由
ejdj + 12 原创内容
fymxy + 12 工作辛苦
Coco猫都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eroblast 于 2019-9-13 12:52 编辑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30 收起 理由
Coco猫都 + 3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eroblast 于 2019-9-13 12:53 编辑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2 收起 理由
ejdj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eroblast 于 2019-9-13 12:53 编辑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4 收起 理由
ejdj + 12 工作辛苦
fymxy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小川 晴央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2 收起 理由
fymxy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9-13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居然是第一个
发表于 2019-9-13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后会做epub吗
发表于 2019-9-15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得漂亮,大佬加油^0^~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9-16 18: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